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强弩之末
    小紫几步跑了过来直接跳上楚天羽的肩膀向传来打斗声音的方向看去,然后道:“好像是狐族,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自打小紫的体形变得跟家猫差不多后这货基本就不走路了,不是钻进楚天羽的衣服里,然后从楚天羽领口探出头来,要不就是蹲在楚天羽的肩膀上,这货懒得已经没办法形容了,质问它,它还振振有词的道:“我这是保存体力!”弄得楚天羽非常无语。

    换成以前楚天羽才不会去,因为他实力太弱,去了一旦被狐族发现是会丢掉小命的,但现在不同了,楚天羽的实力有了极大的提升,就算遇到荀玥、荀艳、银耳这些人他也有把握把他们连他们的随从全部干掉,要知道进入到这些密境中的狐族就没一个等级超过30的,最强的就是江思晨那两个随从也才29级,而楚天羽现在的等级都能轻易击杀羽兽这种等级高达42级的妖兽,早已经把进入到密境中的狐族甩得远远,在这里他才是最强的。

    楚天羽早就受够了那些狐族一口一个卑贱、愚蠢的人类,现在实力比他们强了,自然要找他们的麻烦,让这些蠢货为他们愚蠢的行为付出代价。

    想到这楚天羽直接道:“走,过去看看!”说完把刚从羽兽尸体上采集到的东西往背包里一扔就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冲去。

    楚天羽的速度快得惊人,就像是一股狂风飞快的在茂密而高大的丛林中穿梭着,不多时就到达了现场,楚天羽没有贸然出现在正在打斗的狐族面前,而是直接窜上了一棵树,哪怕楚天羽名知道自己实力远超这些狐族,但还是非常谨慎的,天知道这些狐族身上带没带可以让他陷入危机的秘宝,所以他要先探查一下情况,确认这些狐族没有能威胁到他安全的秘宝在出现。

    不过楚天羽到希望这些狐族身上多带点宝贝,实力越强越好,然后偷袭他们抢走秘宝。

    楚天羽蹲在树枝上,巨大的树叶挡住了他的身体让下边的人很难发现他的存在,他透过翠绿色树叶的缝隙向下看去,一看楚天羽就乐了,下边正打得不亦乐乎的狐族都是他的老相识——荀玥、荀艳、银耳。

    不过此时被荀艳、银耳围攻的荀玥很是狼狈,身上的衣服到处都是破损,都快走光了,裸露在外边的肌肤上也是伤痕累累,一张俏丽而抚媚的小脸蛋不但脏,并且有着浓郁的疲惫之色,并且此时荀玥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这几天荀玥的日子可并不好过,面对荀艳跟银耳的追杀,她能做的只有逃走,正如荀艳所想她那偏心的父亲确实给了荀玥保命的秘宝,这才让荀玥一而再再而三的从荀艳与银耳的追杀中逃走,但银耳却有追踪类的秘宝,这是他出去历练时击杀一名狗族后搜刮到的,正因为有这追踪类的秘宝在,银耳才能带着荀艳对荀玥紧追不舍。

    接连的追杀荀艳跟银耳到是没受什么太严重的伤,不过他们两个人的随从都被荀玥干掉了,这个备受父亲宠爱的狐族公主身上的秘宝可比荀艳想象得要多得多,不过哪怕这样今天荀玥还是到了生死关头,此时的她已经是强弩之末。

    荀玥衣衫褴褛手里握着黑龙鞭喘着粗气警惕的看着站在她对面的荀艳跟银耳,愤怒下荀玥一只小手捏紧了拳头,一条条细细的青筋暴起,同时荀玥恨得银牙咬得嘎嘎响。

    对于荀艳的狼狈不堪,银耳则依旧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只是相貌太过阴柔一些,让人一看到他就忍不住想到娘炮这两个子。

    荀艳则是满脸抚媚至极的笑容,她优雅的往前走两步,挺翘而圆润的臀部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能顷刻间让男人兽血沸腾的曼妙弧线,荀艳把一缕垂下来的发丝别到耳后动作优雅而抚媚,然后微微一笑道:“我亲爱啊的妹妹你还是不要抵抗了,乖乖把你身上那些秘宝都交出来,看在我们是姐妹的份上我饶你一命。”

    荀玥才不相信荀艳的鬼话,她很清楚就算自己交出了身上所有秘宝荀艳也不会放过她,荀艳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得到自己身上所有的秘宝。

    狐族每个人都有个类似楚天羽那个背包的储物器,每一个储物器都有主人的精神烙印,别人是根本就没办法打开这个储物器的,如果主人死亡储物器里的所有东西都将在也拿不出来,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中。

    荀艳是很眼馋荀玥手里的各种秘宝的,尤其是荀玥手里的黑龙鞭,这可是狐族三大秘宝之一,别说荀艳了,所有狐族都想拥有这种秘宝,所以荀艳才会说出上边的话。

    荀玥冷冷一笑道:“荀艳你做梦,就算是我死我也不会把这些秘宝交给你。”

    荀艳听到这脸上立刻有了惋惜之色,很无奈的道:“亲爱的妹妹那就对不起了。”说到这双眼猛然绽放出妖异的湛蓝色。

    空气中突然出现道道涟漪飞快的向荀玥冲去,连续多天的追杀早已经让荀玥成了强弩之末,她很清楚自己抵抗不了,但还是银牙一咬使出了狐族的妖术精神壁垒,荀玥的双眼中同样出现了妖异的湛蓝色,但跟荀艳比起来却微弱很多,显然荀玥的精神力所剩无几。

    就在空气中无色的涟漪要冲到荀玥身前时,她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一层湛蓝色的薄膜,无色的涟漪狠狠的撞击到湛蓝色的薄膜上,薄膜立刻出现了扭曲,并且发出细微“喀嚓”声。

    荀艳冷哼一声道:“真是找死,你以为以你目前所剩的精神力还能使用多久的精神壁垒?”说到这荀艳双眸中湛蓝色的光芒越发浓郁起来,空气中再次出现秘籍的涟漪,然后箭一般冲向荀玥。

    涟漪狠狠的撞向湛蓝色的薄膜,薄膜的形状开始扭曲变形,“喀嚓”声越发的密集起来,突然“喀嚓”一声轰鸣湛蓝色的薄膜瞬间变成点点篮色斑点飘散在空中,失去了精神壁垒保护的荀玥发出一声痛呼,她双手抱住头神情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不停的在地上滚动着。

    精神攻击所带来的疼痛可一点不比其他异能带来的伤害弱,甚至会更令人痛苦。

    荀艳看到荀艳倒在地上冷哼一声,迈步走到她跟缓缓蹲下来笑道:“亲爱的妹妹如果你现在交出所有秘宝我给你一个痛快,不然……”说到这荀艳没有说下去。

    但荀玥很清楚,如果她不交出所有秘宝,荀艳会让她生不如死,狐族的精神攻击类妖术中可是有不少能让人生不如死的,但哪怕很清楚这点荀玥依旧怒道:“你做梦。”

    荀艳站了起来冷哼一声道:“正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到这就要施展妖术让荀玥吃点苦头。

    但就在这时候一直没说话的银耳突然道:“等等。”

    荀艳立刻是一皱眉不满的道:“你不会是心疼了吧?”

    银耳微微一笑道:“心疼到不至于,我就是怕你把她弄成个白痴,那样就不好玩了?”

    荀艳不解的道:“什么意思?”

    银耳走到近前看着荀玥道:“你不感觉我们的公主就这么被弄成白痴或者被杀死太可惜了吗?”

    荀艳不耐烦的道:“你到底想怎么办?”

    银耳脸上出现了贪婪之色,捏着下巴看着荀玥道:“反正她也是死,不如在她死前让我享受一下狐族公主的味道。”

    荀玥立刻是面色大变,怒道:“你敢?”

    银耳根本就不堪荀玥,而是看向荀艳道:“你不会拒绝吧?”

    荀艳满脸的怒色,她清楚银耳要做什么,他要占有荀玥,因为她是狐族的公主,但正因为这句话却极大的伤害了荀艳,她跟荀玥有共同的父亲,但可惜的是她母亲的血统并不纯正,并不是皇族血脉,银耳早就拥有她了,但却根本没把她当狐族的公主看,说出想要占有荀玥的话,变向的嘲讽荀艳不过是个杂交品种而已。

    荀艳很想杀死侮辱她的银耳,但她还是忍住了,因为她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银耳的对手,这时候得罪了他跟他撕破脸是相当不明智的选择,甚至可能丢掉性命。

    荀艳想到这脸上的怒色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抚媚的笑容:“好啊,那我就成全你,让这贱人在死之前享受下当女人的快乐。”

    荀艳说是这么说,但心里却发誓以后有机会一定要让银耳为今天事付出惨重的代价。

    蹲在楚天羽肩膀上的小紫道:“怎么办?要不要干掉他们?”

    楚天羽看着银耳走向荀玥这臭丫头,眼看着就要看到她被银耳糟蹋,楚天羽呼出一口气道:“我特么的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话音一落楚天羽就出现在银耳、荀艳近前,楚天羽突然的出现让荀艳跟银耳都吓了一大跳,但是当他们看清楚来的人是楚天羽后脸上立刻有了不屑之色,荀艳嘲讽道:“卑贱的人类你是来给你的主人陪葬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