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皇族血脉
    痛经这毛病对于每一个女人、女孩来说都是噩梦一般的存在,一旦开始痛经瞬间就能让广大女性同胞有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悲催、纠结的心境,这一条对于狐族少女也同样适用。

    荀玥心情十分不好,结果一到家肚子就又开始疼上了,让她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但好在身边有楚天羽,于是乎楚天羽又成了她的私人按摩师。

    楚天羽按了一会荀玥的腹痛好转不少,感觉小腹上热热的很是舒服,立刻眯上了眼睛,时不时还舒服得发出“哼哼”声,而楚天羽却是备受煎熬,他很想问问荀玥你就不能注意点吗?你难道不知道你穿成这个样子,还这幅表情对我来说有多大的诱惑力吗?偏偏特瞄的老子还不敢对你怎么样,只能强忍心头的邪火,这滋味你知道有多难受吗?

    说实话楚天羽此时此刻真的非常、非常想把荀玥这诱人至极的小狐女就地正法,但他是真不敢,只能强忍了,享受令人想发疯的煎熬中。

    但是随着荀玥时不时就哼哼两声,以及手掌上传来的滑腻感觉,楚天羽发现自己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赶紧转移注意力道:“江思晨不是人类吗啊?怎么好像在你们狐族中有一定地位、身份似的?”

    荀玥猛然睁开眼,十分不爽的道:“别跟我提那个贱人。”说到这气呼呼的道:“族长就是偏心。”

    楚天羽诧异的道:“怎么偏心了?”

    荀玥冷笑道:“怎么偏心了?你刚刚没看到那个贱人拿着族长令去强买裂空披风吗?几天后的秘境试练那个贱人也是要参加的,族长很清楚我们都看她不爽,恨不得她死,现在我们不能把她怎么样,但是到了密境中可就难说了,我有一百种办法让那个贱人在密境中死于非命,荀艳那个贱人估计也有这样的想法,族长清楚我们心里想的,所以就让那个贱人把裂空披风买走,有了这宝物,在密境了我们根本就不能把她怎么样!”

    荀玥为这事心里很是不爽,一个人类的贱女人凭什么如此受族长的青睐?

    楚天羽顺着荀玥的话往下引道:“她不是人类吗?你们族长干嘛对她这么好?”

    荀玥撇撇嘴道:“她是人类,但这贱人偏偏还有狐族的血脉,她是几千年前也不知道我们那个祖先跟你们人类的贱男人生下的孩子的后代,高贵的狐族血脉她一个人来贱人竟然拥有,这简直就是对我们狐族的亵渎。”

    楚天羽皱着眉头一边给荀玥按摩小腹一边道:“那你们是怎么发现她有狐族的血脉的?”

    荀玥想了下道:“银耳跟我说他出去历练,距离试炼石不远处察觉到了狐族才有的精神波动,就过去查看,然后就看到了那个贱人。”

    听到这楚天羽立刻想到了前不久在试炼石前跟邵国华的血站,当时江思晨为了帮他使用了自己的精神系异能,这应该就是荀玥所说的精神波动了,作为狐族的银耳自然能分辨出什么样的精神波动属于狐族,于是当天晚上就把江思晨抓走带回了狐族,随即狐族确认江思晨拥有狐族的血脉,这她才在狐族中有了今天的身份、地位。

    荀玥继续愤愤不平的道:“你知道吗?那个贱人不但拥有狐族的血脉,并且血脉还是狐族中皇族的,我真是搞不懂几千年前我们那位圣女怎么就看上了你们这些卑贱人类,还跟肮脏的人类生了个孩子。”

    听到这楚天羽算是彻底了然了,江思晨身体中不但有狐族的血脉,并且这血脉还是狐族中皇族才有的血脉,如此高贵的血脉自然为她带来很大的潜力,所以狐族不但把她抓了回去,还让她有了现在的身份、地位,只是其他狐族还是接受不了江思晨人类的身份。

    楚天羽是真没想到只是在试炼石那里跟邵国华发生了冲突,竟然为自己等人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荀玥看着天花板无奈的道:“现在裂空披风在那贱人手里我们是没办法干掉她了,她可千万别成为狐族的圣女啊,要是成为了狐族的成女对于狐族来说简直就是天大的耻辱,一个人类成了狐族的圣女,不久后还会成为狐族的族长,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

    楚天羽一愣道:“圣女是怎么回事?”

    荀玥闭上眼轻声道:“我们狐族的寿命比你们这些卑贱的人类要长,但也不过两百多年的寿命,我们狐族也会死,所以每一代族长都会选择一名圣女,作为她的继承人,等她老了后就会让圣女成为族长,而圣女不但需要高贵的皇族血脉,并且要天赋惊人,很不巧的是那个贱人不但拥有皇族血脉,并且天赋很惊人,来了没几天狐族的妖术掌握得就跟我们差不多了,这该死的贱人怎么天赋如此强?”

    听到这楚天羽感觉脑子很乱,江思阳有可能成为狐族的圣女,然后在族长老了后成为狐族的族长,一个人类成为狐族的族长这确实有些荒唐,也确实让人难以想象。

    荀玥看看楚天羽道:“你就别想那个贱人了,想想你在密境中怎么活下去吧,荀艳那个贱人肯定要在密境对我动手,她那两个随从都很强。”说到这撇撇嘴不屑的道:“在看看你跟小紫,弱得跟一只蚂蚁似的,到时候荀艳在密境中一旦对我下手,我可没功夫管你跟小紫了,你们对上荀艳的随从就是死路一条。”

    楚天羽此时真的非常想骂娘,你大爷的是我跟小紫要跟你去密境试炼的吗?还不都是因为你给我们报了名,现在可惨了,就自己跟小紫那实力,荀玥又自顾不暇,进去后跟送死真没什么区别。

    荀玥说到这拉住楚天羽的手很不舍的道:“说实话我真不希望你死了,你死了谁给我洗衣服做饭,你死了谁给我做美味的烤串吃,最最重要的是你死了谁帮我补习那些妖术啊?”

    楚天羽甩开荀玥的手很不爽的道:“那你别带我们去啊!”

    荀玥两手一摊笑道:“不带你们去是不行了,随从一旦报名就不能更改了,所以啊你们这两天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就去密境等死好了,你要是跟小紫怕受罪,要不一进去我就给你们俩一个痛快?”

    楚天羽终于是忍不住了,怒道:“你大爷的,我……”说到这不管不顾的一巴掌狠狠拍在荀玥的屁股上,楚天羽自己都要死了,那还会管打了荀玥后会有什么下场,反正都是死,先打了在说,出口恶气。

    荀玥猛然红着脸捂着屁股蹦了起来,震惊的看着楚天羽道:“你敢打我?”

    楚天羽正在气头上,想也不想又一巴掌打在荀玥的屁股上,手感非常好,但楚天羽却根本没心思享受这软软弹弹的触感,都要死了,那还有心思想这些。

    这一下后荀玥脸红得都快滴出血来了,浑身上下的肌肤也是变得一片血红,她大而狐媚的双眼此时水汪汪的,用娇艳欲滴这成语形容都不为过。

    荀玥没有发作,而是用这种媚眼如丝的诱人眼神看向楚天羽,突然语出惊人的道:“你在打一下。”

    面对这么犯贱的要求楚天羽想也不想就满足了她,“啪”的一声脆响后,荀玥竟然舒服的发出一声娇吟声。

    这可把楚天羽吓了一跳,猛然蹦起来看着满脸春意的荀玥,心里就一个想法——这小狐女不会有受虐倾向吧?打了她屁股,怎么会这个表情?应该暴走拿出黑龙鞭要把自己抽成一滩烂泥才对啊。

    荀玥媚眼如丝、吐气如兰的走到楚天羽跟前抚媚的道:“在打几下好不好?你打我一下,我感觉怪怪的,还感觉有些舒服。”

    楚天羽心里咯噔一下,这小狐女果然有受虐倾向,怎么办?继续打?万一她恼羞成怒怎么办?这小狐女可是喜怒无常的,上一秒还眉开眼笑的,下一秒就翻脸抽人,这些楚天羽可是领教过好多次了。

    荀玥看楚天羽站在那一动不动,突然拉住他的手嗲声嗲气的道:“就一下好不好?”

    楚天羽此时很无语,自己在末世里遇到的就特么的没几个正常人。

    楚天羽满足了荀玥的要求,然后立刻箭一般的窜了出去,留下心里空落落的荀玥满脸春色的坐在那里发呆。

    次日一早楚天羽给荀玥送饭的时候发现这小狐女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了,楚天羽被她看得直发毛,也不敢多做停留生怕出什么事,把饭菜放下就一溜烟的跑了。

    打这天开始荀玥就变得很古怪,话变得非常少,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出去玩了,甚至饭菜都让楚天羽放在门口等她饿了就自己去拿,几乎就是不见楚天羽了。

    荀玥的古怪到是让楚天羽长出一口气,他是真怕了这喜怒无常的小狐女了。

    时间过得飞快,眨眼就到了进入密境试炼的日子,楚天羽跟小紫非常不情愿的跟着荀玥去了后山,也就是密境所在的地方,他们到的时候其他人几乎都已经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