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张 竹篮打水
    眼前站在自己身前的不是慧禅大师又是谁,可是俞匡把注意力一直放在云飞雪所在的阵营中,却忽略了其他人的存在,他忽然想到在广场上好像确实没有发现慧禅大师,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进入诸仙遗藏内去。

    慧禅大师双手合十轻声说道:“云施主果然料事如神,在加上老衲不喜争斗,所以并未进入诸仙遗藏。”

    俞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狰狞,慧禅大师异常强大,他镇守在这里的话,自己如何对百里恩昌下手?

    半晌过后俞匡闪过一抹疯狂:“慧禅大师,还希望您不要当我生路,我儿子身死,我需要生死还魂丹救他。”

    慧禅大师:“阿弥陀佛,俞施主的心情老衲能够理解,但你的儿子已经死去多时,不如就让他安静的转世,何必打扰他呢?”

    俞匡怒喝道:“慧禅大师,不是你儿子,你当然可以随口带过,我只问您一变,您让不让开。”

    慧禅大师依旧是双手合十:“对不起,老衲答应过云施主要守护他身边的人,还请俞施主回去吧。”

    俞匡面色狰狞的说道:“好,这是你自找的。”

    俞匡双目之中闪过了愤怒的狰狞,只见朝身旁四人示意,四名巅峰大玄尊的强者从四个方向将慧禅大师围在了中间。

    四人身上释放出了巅峰的气息,整个血炼峰都是轰然一震,伴随着,四个人同时朝慧禅大师一指点了过去。

    白色的光芒直奔慧禅而去,不过这光芒在慧禅大师体外好似被一层无形的屏障所抵挡。

    但是这光芒却并未散去,被慧禅大师抵挡的瞬间,这些光芒忽然两两交汇,转眼之间,慧禅大师就好似被一个白色的巨大鸡蛋壳包在了中间。

    直到此刻,慧禅的脸上才蓦然一惊:“这是……一座小型的困仙阵?!”

    俞匡说道:“慧禅大师得罪了,虽然这困仙阵只能困您一时半会儿,但也足够了。”、

    他说完直接绕过慧禅大师朝血炼峰身后而去,虽然现在身边只有他一个巅峰大玄尊的强者了,但在他看来没有了慧禅大师的血炼峰,那就是自己的天下。

    慧禅大师脸上出现了焦急之色:“俞施主你住手……”

    慧禅大师朝前一掌拍去,恐怖的气息让整个地面轰然一颤,但这困仙阵却是诡异的并未破开。

    不过也能瞧见这四个巅峰大玄尊的强者面色开始变得苍白,显然即便是以这困仙阵抵挡慧禅大师也是格外的困难,不过他们也不需要作别的,只需要困住慧禅大师短暂的时间就足够了。

    俞匡怒气冲天的冲到了血炼峰后山的宫殿之内,感知力朝四周释放出去企图要找到百里恩昌和百里雪。

    他不但看到了百里恩昌和百里雪,他还看到了俞妙音。

    对俞妙音,他可是同样生痛欲绝,但此刻他最主要的还是抓到百里恩昌,毕竟只有拿下他们,道玄子才会给自己生死还魂丹。

    可是他忽然凝滞住了,因为他不但在这里看到刚刚逃走的百里恩昌,丹元子居然也在这血炼峰。

    俞匡皱了皱眉:“丹元子,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也应该去诸仙遗藏了吗?”

    丹元子淡淡的说道:“我不去诸仙遗藏当然是为了在这里等你啊。”

    俞匡疑惑不解,半晌过后他脸上出现了一抹喜色:“莫非是道玄子让你给我生死还魂丹的吗,我知道那个丹药只有你能炼制成功。”

    丹元子淡淡一笑道:“生死还魂丹?谁说我能炼制那种丹药了?”

    俞匡感觉自己的心脏咯噔一声,他连忙说道:“道玄子手上那颗生死还魂丹难道不是你炼制成的吗?”

    丹元子说道:“我的确给了道玄子一颗丹药,不过不是生死还魂丹,而是草木生长丹。”

    俞匡不可思议的盯着他:“你说……什么?!”

    难道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和精力,最后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有的一切都是道玄子在欺骗自己?

    根本就没有什么生死还魂丹,一切不过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美好愿望罢了。

    丹元子接着说道:“生死还魂丹?我倒是知道那种丹药,但我却没有能力炼制出来,你也不想想,起死回生?起码这个世界根本没人能做到,起死回生需要把灵魂从冥界召回过来,起码炼制这颗丹药的人也得有着通天本领才行吧,再说我听闻生死还魂丹的那些药材在这个世界根本就找不到。”

    俞匡喃喃自语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他嘴里不断的自言自语,这一刻他好像连自己的灵魂都已经丢失了,本来抱着百分百的希望能够把儿子救活,可结果给了他如此沉重的一击,俞匡似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半晌过后,他面色陡然狰狞起来:“没有丹药?没有丹药也没关系,那你们所有人就给我儿子去陪葬去吧,也包括你俞妙音,不是你这个不知廉耻的*,我儿子怎么会死?”

    巅峰大玄尊的气息如火山在这内殿喷发,此刻从外界就能看到血炼峰的后山之中有着一道笔直的气浪直冲天空,头顶上的云层都是被这气息朝四周冲散。

    俞匡赤红着双目看向俞妙音还有丹元子,这一刻这里的所有人似乎都已成了他的生死仇敌。

    丹元子怒道:“俞匡,你疯了不成,你……”

    俞匡怒笑道:“是啊,我疯了,我就是疯了,既然道玄子欺骗我,那这道阳圣地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俞匡怒极而笑,在这癫狂的情绪中,他几乎已经失去了理智。

    但至少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道玄子现在不在圣地,而且圣地内的很多高手都去了诸仙遗藏,所以他现在可以在这道阳圣地内为所欲为。

    “阿弥陀佛,俞施主,还望你能够冷静冷静。”

    慧禅大师的声音出现在身后,俞匡就如同当场被人从头淋了一盆冷水下来。

    不等俞匡说话,慧禅大师口中忽然诵起了经文,一段深奥晦涩的经文念出,俞匡那暴躁的情绪忽然安静了下来。

    百里恩昌见状连忙以法宝将俞匡束缚,众人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一个巅峰大玄尊一旦发了疯,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俞匡会被活捉,其他人同样是没能幸免,当然,他们仅仅只是被抓住而已,如何发落还要等云飞雪从诸仙遗藏出来之后定夺。

    此刻云飞雪他们一行人进入到了诸仙遗藏内,这里的入口和之前他们从八方仙灵锁魂阵内发现的那个入口显然不一样。

    因为这里和那天进去的环境也是大有差异,此地仙气浓郁,确切的说不能说是仙气,而是神力。

    这种神力比之道阳圣地乃至紫莱仙岛还要浓郁数倍,可以说就算不去探索遗藏内的秘密,单单就在这里修炼都会获益无穷。

    “咦?那是……圣器?不会吧……”

    “圣器,就是圣器,遍地都是……”

    身旁不少人都疯了,朝前看过去,只见遍地都是各种形形*的武器,让人感到疯狂的是,即便是最低等级的兵器都是宗级,这里连一把将阶兵器都看不到。

    不少人忽然想起了云飞雪刚来血炼峰的时候把将阶兵器随手奖励给那些打扫血炼峰的人,但这里哪里有将阶兵器啊,全部都是圣阶。

    “不对不对,那……那把剑,那把剑是帝兵?!”

    顺着那个人的目光看过去,果然,在前方一个石台上放置着一把晶莹剔透的长剑,这把长剑散发出来的气息正是帝兵独有的。

    云飞雪不禁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此地居然遍地是宝,帝兵、圣兵就如垃圾一样扔的遍地都是?

    有宝当然就会有人抢,除了各大势力的领军人物之外,其他人几乎都是疯狂的冲向了那些兵器。

    但就在这时,血无尊忽然开口道:“各位最好还是不要冲动的好,拿到帝兵是小,送命了可是大事。”

    “什么?你说什么,你自己不去抢,你不让别人抢?”

    “就是,你八神门算个什么东西,还能阻止别人去夺宝?”

    议论纷纷的声音传来,每个人看着云飞雪和血无尊都出现了不善的目光,认为他们是在危言耸听,甚至是想把这些宝物全部据为己有。

    血无尊淡淡的说道:“道玄子想必来过这里不少次吧,为什么他不把这些兵器收走,还要便宜你们这些人?”

    说到这里,不少人眼神微微一变,也在这个时候,角落不远处一名男子手中拿起了一把圣阶级别的长戟。

    可是拿到手上没有多久,此人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所有人都是朝他那里看去。

    只见拿着长戟的人就如浑身抽搐身躯在疯狂的颤动,然后所有人看到他握着长戟的右手忽然变得紫黑,这种紫黑迅速顺着他的小臂蔓延。

    云飞雪如电闪一般来到此人身旁,血光乍现,此人右臂齐肩而断,鲜血如喷泉从他肩口喷出,但好在云飞雪反应迅速切断了蔓延的源头才能让此人幸免于难。

    此人虽然面色痛苦,但依旧是感激的看了一眼云飞雪,如果不是他出手迅速,此刻他或许已经彻底身死。

    云飞雪用血刃将那手臂上衣服划开,所有人不禁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整条手臂已经完全变成了紫黑色,就连断口处的血液同样也是紫黑色,甚至还散发着一阵阵让人作呕的恶臭。

    “道玄子,这些兵器有毒,你为什么不早说,你想害死我们吗?”

    “道玄子,你是何居心,为什么要害我们?”

    道玄子阴郁的看了一眼云飞雪,刚刚如果不是血无尊的出言阻止,至少有一半人会丧命在此。万域封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