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裴晨
    道阳圣地有三十六圣徒七十二圣子,这是道阳圣地的中坚力量,可以说道阳圣地能有今天的繁荣和地位,和这一百零八人是分不开的。

    只不过只要有利益分割的地方自然就有争斗,即便是再团结的内部,也许稍微的利益分布不均就会引来其他人的异心。

    当然,这并不会影响到整个势力的发展和走向,毕竟每个人都是在为道阳圣地而做出一份贡献。

    可是一旦某些事情影响到了自身的根本利益,或许原本的某些意志就会跟随动摇,此刻的裴晨就正是如何。

    他惊疑的看着云飞雪说道:“你说我身上的病痛用魂力就能治好?”

    云飞雪点了点头:“没错,你眉心和胸口每个月十五和月底都会疼痛,原因就是因为你修炼的魂力功法有些缺陷,正是因为长期修炼这种功法而导致你身上总会定时的出现这种症状,但想要修复武学功法并没有那么容易,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外界的魂力来治疗你身上的状况,这是比较容易的办法。”

    裴晨听闻之后面色阴沉的可怕,因为他修炼的魂力功法不是来自别人,正是道玄子亲自赐给他的。

    道玄子赐给他的功法怎么会有缺陷呢?

    要么就是云飞雪在说谎,要么就是道玄子有问题,可作为圣徒身份的他,此刻却把天平倒向了云飞雪的一方,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云飞雪出言救了他的父亲丹元子。

    所以现在云飞雪是根本没有理由来骗自己的,况且自己身上的病很少有人知道,云飞雪却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毛病,这也证明了云飞雪是有着强大的能力的。

    裴晨说道:“除了利用魂力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云飞雪摇了摇头:“除了魂力别无他法,而且即便是用魂力也需要有着非常强大的魂力才能做到,普通的修魂者是没办法的。”

    裴晨面色一阵难看,道阳圣地很多人都在修炼魂力,但真正将魂力修炼至大成的却没几个,难道说只有道玄子才能治好自己?

    可前几天道玄子可是对自己父亲起了杀心的啊,如果不是云飞雪,很可能丹元子在那天就丧命了。

    况且他修炼魂力的功法是道玄子传授的,道玄子难道就不知道这功法的缺陷?

    或者说他本来就有能力治好自己,只是道玄子一直不愿意罢了,综合这些情况来看,去找道玄子明显不是上策。

    云飞雪能一眼看出自己身上的问题,或许他就有办法呢?

    想到这里,裴晨连忙说道:“还请云门主能助我,相信以门主的能力,定能解决我身上的问题。”

    云飞雪看着裴晨恭敬的面容说道:“的确,你身上的问题对我来说不算是什么问题,我对魂力也稍有研究,只是……”

    裴晨大急道:“只是什么?公子有什么为难之处,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竭尽全力。”

    云飞雪笑着说道:“你身上的问题对我来说不过是小问题罢了,只是你的魂力功法必然是道阳圣地所赐,而道阳圣地赐予这个功法就不可能不知道功法的问题,现在如果我帮忙了,那道阳圣地这边……”

    云飞雪没有说完,但裴晨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的确可以治好你身上的问题,可治好了之后,道阳圣地那边怎么交代,不管他们会怎么做,想必绝不会对自己有多么的友好。

    裴晨面色一阵难看,云飞雪想到这个问题,他自然也想到了,虽然救了丹元子看似他对道阳圣地有恩,但实际上裴晨也明白,道阳圣地这个八神门的新门主可是敌意不小,毕竟曾经八神门可是威胁到过道阳圣地甚至是斩仙门的势力。

    看到裴晨的脸色,云飞雪暗暗一笑,他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不会无缘无故的去救你爹,说的明白点,八神门现在和道阳圣地还算是敌对关系,所以你明白吗?”

    裴晨并不傻,经过云飞雪这么稍微的推敲一下,裴晨便已认定了一个道理,丹元子只怕早已和云飞雪暗中联盟。

    至少从道玄子那天想要杀丹元子就能看出,他在道阳圣地其实过的并不安全,相反,在那种情况下云飞雪反而挺身而出的救人,丹元子又何必继续待在道阳圣地呢?

    裴晨说道:“我明白了。”

    云飞雪接着说道:“所以我担心的并不是道玄子,毕竟在表面上他们之间的关系依旧很好,就算真出了什么差错,你爹丹元子也会出手保我,我担心的就是那些平时对丹元子有意见的强者,可能他们会把怒火引到我头上来,毕竟你爹可不想永远只做一个道阳圣地炼丹的人。”

    听到云飞雪的话,裴晨的上演之中闪过一丝杀意,这种杀意让云飞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满意之色。

    裴晨目光一凝,丹元子连这件事都告诉云飞雪了,想来丹元子只怕也是要开始行动了,道玄子那天的一言一行怕是已经彻底引起丹元子的怒火。

    裴晨说道:“现在道阳圣地内偏向我爹的圣徒圣子大概有三分之一,但这其中也有一些人属于墙头草的类型,好在我爹也算有先见之明,他早已让我再暗中策划了很久,就怕有一天会出问题,现在看来也是用得上的时候了。”

    云飞雪点了点头:“如此甚好,你过来,我来试试看能不能治好你体内的问题。”

    裴晨走到云飞雪身前,强大的魂力从云飞雪体内爆发冲进了裴晨的体内。

    实际上裴晨也并非是完全的信任云飞雪,毕竟活了几十年的人了怎么可能会被云飞雪的三言两语就能轻易的说动呢?

    可是直到刚刚,云飞雪身上的那种魂力波动让他一阵骇然,这种魂力居然不弱于道玄子,这就难怪他说自己有能力治好自己身上的问题了。

    况且有如此强大的魂力,云飞雪也根本没有欺骗他的理由和必要啊,就算再有怀疑,回去问问丹元子不就行了吗?

    所以裴晨完全放开了心神任凭云飞雪魂力在体内来回的窜动。

    但裴晨却完全没有察觉到,云飞雪的魂力之中还蕴藏了一丝强大的生之力量,正是这生之力量的存在才能让他体内的那种症状渐渐消散。

    不过在如此强大魂力的包裹下,裴晨根本不可能发现那生之力量,从头到尾他一直都认为那是魂力的功劳。

    半个时辰过去,云飞雪淡淡一笑道:“虽然耗费了不少时间,但总算是解决了。”

    裴晨恭敬的朝云飞雪点头:“多谢云门主的帮助。”

    云飞雪笑了笑道:“不必客气,另外你一定要小心道玄子,他对你爹可没有真正的放心过,现在你爹的一言一行只怕都在他的监视之中。”

    裴晨瞳孔一缩,旋即再度恭敬的说道:“多谢云门主的提醒。”

    裴晨离开了血炼峰,百里恩昌是越来越看不懂云飞雪的做事了,不但就丹元子,连他儿子都要一块儿救,他究竟在做什么?

    百里恩昌忍不住说道:“云公子,这裴晨可不是这么轻易好说话的人,就算公子治好了他的病,他也未必会感激公子。”

    云飞雪笑了笑道:“谁说我治好他了?”

    百里恩昌忍不住一脸的愕然:“那公子……”

    云飞雪说道:“他体内的症状只是被我遏制住了而已。”

    百里恩昌惊讶的看着云飞雪,他没想到云飞雪居然一直都在骗裴晨。

    不过紧接着百里恩昌又担忧说道:“但如果被他发现了……”

    云飞雪说道:“发现了也没关系,他总是会来求我的,或者说丹元子他们都会来求着我的。”

    百里恩昌还是不明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看到云飞雪这么的自信,他暂时也就放下了心来。

    现在他唯一能依附的只有云飞雪,毕竟和道玄子的力量相比他还是太弱了。

    更主要的是他刚刚得到消息,斩仙门的俞匡杀气腾腾的跑到了他的府上去扑了个空,他和斩仙门之间可没什么打恩怨。

    正如云飞雪所料,道阳圣地对百里恩昌还有百里颜不好动手,所以道玄子请了外援,一切都在云飞雪的预料之中。

    道阳宫内,道玄子此刻震怒的听到这名属下汇报的消息:“你刚刚说什么?丹元子的儿子裴晨,跑到血炼峰去和云飞雪密谈了?”

    这名属下恭敬的说道:“是的圣主大人,因为血炼峰的高手太多,我们的人也不敢靠太近,不过裴晨离开的时候非常高兴,他急匆匆的回去之后见了丹元子,之后便开始搜集其他圣徒还有圣子的资料,看起来似乎是要搞什么大动作了。”

    道玄子面色阴沉的可怕,他一直就怀疑丹元子和云飞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联系,如今看起来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连他的儿子都已经和云飞雪在秘密的联络,这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不过道玄子依旧不太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许久之后他说道:“传令,让裴晨来见我。”万域封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