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二章 生死还魂丹
    俞匡看到这走来的老僧人面色微微一变道,“慧禅大师,您怎么来了?!”

    听到俞匡都要用您来称呼,云飞雪顿时意识到了眼前之人的身份,或许正是那佛灵圣地的方丈慧禅大师。

    佛灵圣地也是道阳圣地这次邀请的势力之一,只不过佛灵圣地一直都比较低调,从云飞雪来到道阳圣地以来,他就没见过佛灵圣地的人出现,想不到此刻他们的方丈大师居然出现在了这里。

    慧禅大师说道,“云施主的身上本就留着你们斩仙门的血,况且就算有错,错也不在云施主的身上,所以还请俞施主收手吧。”

    俞匡面色难看,他想不到佛灵圣地的人居然会在掺和到这件事上来。

    佛灵圣地的声誉响彻大陆,据说慧禅大师更是继承了先佛衣钵的传承之人,再加上佛灵圣地的弟子遍布天下,这样的势力可丝毫不弱于斩仙门。

    俞匡沉声道,“这是我斩仙门内部的事情,佛灵圣地插手不太好吧。”

    慧禅大师说道,“老衲无意插手斩仙门内部的事情,但云施主,你们是万万不能伤到他的。”

    俞匡的面色阴沉,半晌过后他身上气势暴涨,“都说慧禅大师修为了得,一身佛法更有无人能及之势,我俞匡不才,今日就来领教领教慧禅大师的高招。”

    话音落下,只见俞匡身形不进反退,紧随着他身前灵气汇聚,一道十丈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这道身影携带着万钧之势一掌朝慧禅的头顶拍了下去,但见慧禅大师丝毫没有慌乱。

    金色的禅杖立在一旁,他双手微微合十,就在那掌印拍下来的瞬间,慧禅大师身边亮起了刺眼的金色佛光。

    同样是十丈大小的金色佛影将慧禅大师还有云飞雪都笼罩在了其中。

    只听轰的一声,掌印拍到了佛影的头顶,整个地面轰然一颤,恐怖的力量将四周的竹林彻底掀飞,地面更有无数裂缝朝四周龟裂而去,此刻几乎整个道阳圣地都感觉到了此地恐怖的气息波动。

    俞匡面色再度一变,“金刚不动禅竟已修炼至大成,慧禅大师,领教了。”

    俞匡大手一挥,身前虚影消失,伴随着其他四个大玄尊也是消失在了云飞雪的视线之中,他们来的快,去的更快,但如果不是慧禅大师的强大手段震慑到了俞匡,想必俞匡还不会如此轻易的善罢甘休。

    云飞雪扭头看向慧禅大师双手合十鞠躬,“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慧禅大师双手合十道,“云施主不必这么客气,受人所托,忠人之事,只要你平安,老衲也就放心了。”

    云飞雪愣在原地,受人所托,慧禅大师受到何人所托,又是什么人能让慧禅这么德高望重的大师来出手保护自己?

    云飞雪连忙问道,“不知是您是受到何人所托?”

    慧禅大师摇了摇头道,“还请云施主见谅,老衲答应过他不能透露他的身份姓名,在道阳圣会期间,老衲会在暗中出手保你无恙,还请云施主放心。”

    云飞雪绞尽脑汁也想不到自己认识的哪个人有这种能力,让慧禅大师暗中当自己的保镖,此人的身份的确让云飞雪充满了好奇。

    不过慧禅大师坚持保密,云飞雪问再多也是无用,至少眼前的危险算是过去了,但从这件事上云飞雪也是明白了俞匡的疯狂。

    道阳宫内,道玄子、俞匡、玄神教的副教主叶玄机还有他们身边的一些骨干长老汇聚一堂。

    俞匡面色阴沉,屡次没有拿下云飞雪让他很是郁闷,本来这一次就已经要把云飞雪拿到手,但谁知又冒出来个慧禅大师,从头到尾俞匡的脸色就没好过。

    一旁的叶玄机忍不住说道,“俞匡,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我们都商量好去诸仙遗藏再下手,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

    俞匡怒喝道,“要是你儿子被杀了,你能不能沉得住气?”

    叶玄机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的俞匡就是*桶一点就炸,外人说什么都已经听不进去了。

    一旁的道玄子开口道,“俞兄啊,还希望你能冷静一些,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如果你现在真杀了云飞雪难免会落人口实的,虽说是俞妙音违反斩仙门规则在先,但说到底整件事和云飞雪并无丝毫的关系。”

    道玄子说话要巧妙很多,所以俞匡听着心里就要舒服很多,但他依旧还是很不服气,“凭什么,俞妙音生的一个野种罢了,居然也敢骑到我这个大宗阀的头上来。”

    道玄子开口道,“俞匡,你稍微冷静冷静,距离诸仙遗藏开启也没几天了,我让你们过来主要还是有件事想让你们帮个忙。”

    叶玄机双目精光一闪道,“哦?何时连堂堂的圣主大人都束手无策,那只怕我们也无能为力了啊。”

    道玄子淡淡一笑道,“其实不是什么难事,但此事由我们道阳圣地的人出手是不合适的,唯有你们帮忙才行啊。”

    叶玄机问道,“究竟是什么事?”

    道玄子说道,“昨天百里恩昌携着我道阳圣地几十个圣徒圣子来质问我的事想必你们都是清楚的吧。”

    叶玄机点了点头,“没错,我们都在场,这件事怎么了?”

    道玄子说道,“百里恩昌其实并没有说错,那些事情都是丹元子做的,而且他的女儿百里颜对我有大用。”

    叶玄机目光一闪似乎明白了什么,“你不会是想……让我们帮你抓百里颜吧。”

    道玄子一声大笑道,“没错,我就是这个想法,你也知道这件事由我们来做的话肯定是不合适的,但是百里颜的体质特殊,她对我道阳圣地有大用,但这些年来,百里恩昌在我道阳圣地也建立起了不小的威望,一旦查明是自己人做的,后果你们也看到了。”

    这个道理他们自然明白,昨天可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丹元子作为道玄子手下最重要的一名圣徒,他都能威逼道玄子将其斩杀,更何况是其他人呢?

    再者说,百里颜是他的女儿,自己女儿出事了他肯定得拼了老命也得讨个公道。

    叶玄机的右手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动着,“这件事做起来自然不难,但如果做了,那一旦被查到,我们可就得给你背一个大黑锅啊。”

    叶玄机的话很明显,我们不可能替你无缘无故的扛着这件事,没有好处的事谁会干呢?

    道玄子淡淡一笑道,“二位放心,无论你们谁去做这件事,事成之后,我给二位一颗丹元子最近刚刚研究出来的生死还魂丹作为酬劳。”

    听到这生死还魂丹这五个字,叶玄机和俞匡二人的呼吸忽然急促了起来,此刻俞匡似乎连云飞雪都被他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

    只听他说道,“生死还魂丹,可是那据说失传已久有着起死回生之能的丹药。”

    道玄子笑着说道,“不错,正是那生死还魂丹。”

    叶玄机和俞匡二人不禁都是倒吸一口凉气,生死还魂丹,据说有着起死回生之能,只要死亡不超过三十天,即便只剩残肢断臂也能复活。

    当然,前提必须是灵海秘境以上的修炼者,因为只有修炼到这个境界,即使一个月的时间尸体也不会腐坏,只有没有腐坏的尸身才有复活的可能。

    俞匡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俞晨,如果能拿到这生死还魂丹,自己儿子岂不是有救了?

    俞匡暗骂一声道玄子,有这种好东西居然都不说出来,他明明知道俞晨被云飞雪轰杀而死,但直到现在有求于他们才拿出这等好东西,俞匡自然恼怒。

    不过恼怒也只是在心里,他当然不会直接将其表现出来。

    他呼吸依旧有些急促的说道,“可否将那丹药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道玄子点了点头,他伸出右手,接着掌心之内出现了一个长宽约半米的精致玉盒。

    碧绿色的玉盒被道玄子缓缓打开,然后二人便看到那盒子里面有一颗晶莹剔透的丹药,准确的说不是丹药,而是一颗人头。

    这人头闭着双眼,浓郁的药香朝四周不断扩散着,药香所到的地方一片生机盎然。

    如果是在道阳宫外面就能清楚的看到四周的花草树木在以一个疯狂的速度生长着。

    道玄子将盖子合住,四周那种生机盎然的景象消失无踪。

    叶玄机轻声说道,“竟然真的是生死还魂丹,丹元子还真是一位炼丹宗师,这失传已久的神丹竟然都被他给研究出来了,此丹,我要了。”

    俞匡惊喜的目光微微一滞,“什么叫此丹你要了?你难道不知道我儿子死了吗,他正需要这颗丹药。”

    叶玄机淡淡的说道,“你儿子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这种神丹妙药谁不想要,你以为就你需要吗。”

    俞匡沉声道,“我不管,这颗生死还魂丹,我要了。”

    叶玄机微微一怒道,“哼,你要就得给你吗,事情都还没完成,凭什么给你。”

    道玄子看着二位的争吵淡淡一笑,“二位不用争抢,如果你们真的需要这颗丹药的话,你们只需要把百里颜还有百里恩昌的人头送到我这里来,这颗生死还魂丹就是你的。”

    俞匡噌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这话可是你说的啊。”

    道玄子点头道,“自然,我道玄子说话也算是一言九鼎,况且就算我说话不算数,也有叶教主在一旁作证,你说呢。”

    “好,我这就去。”

    说完俞匡疯一般的冲出了道阳宫,好像生怕自己慢一步会被叶玄机抢先了一般。

    待他离开之后,道玄子和叶玄机二人相视一笑,只听叶玄机说道,“就凭他这个脑子,我真怀疑他是怎么坐上斩仙门宗阀之位的。”

    道玄子说道,“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儿子死了,现在有丹药能救命,他当然要不顾一切了。”

    叶玄机的双目忽然阴冷了起来,“只可惜,再不顾一切也要长脑子才行。”

    话说俞匡冲出道阳宫直奔百里恩昌的行宫而去,而且俞匡没有掩饰自己的行踪,他带着几十个人就这么大张旗鼓的飞掠在道阳圣地的上空。

    正如道玄子所说,这也不能全怪俞匡,毕竟现在有一个救俞晨的机会摆在眼前,他怎么也得把握住才是。

    只可惜,到了百里恩昌的行宫里他才知道,百里恩昌还有他身边的人已经举旗搬迁到了血炼峰。

    没错,是搬迁,而不是去做客。

    听到这个消息的俞匡忽然冷静了下来,他忽然想到现在可不是对付云飞雪的好时候,可百里恩昌在血炼峰,那自己要拿他的人头就势必会和云飞雪起冲突。

    也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也太鲁莽了,如果百里恩昌真在这里,甚至被自己摘了脑袋,那自己岂不是立刻就要背一个杀死道阳圣地圣子的名声?

    俞匡虽然鲁莽了些,但那也是因为俞晨的死让他冲昏了头脑,至少他并不是真的那么愚蠢。

    “看来要杀百里恩昌还得从长计议。”

    一旁一名手下说道,“俞阀主,可就算我们杀了百里恩昌,道玄子到时候咬定耍赖不给我们丹药,那怎么办?”

    俞匡面色一冷,“不给我生死还魂丹?他真以为我斩仙门只来了我一位阀主吗,到时候我要他道阳圣地毁于一旦,现在的道阳圣地可不是当初道尘子在的时候了。”

    百里恩昌的确在血炼峰,不单单是他,基本上和他关系亲近的人都已来到了血炼峰。

    自从证明了云飞雪所说的话之后,百里恩昌对他几乎已经是言听计从了,毕竟云飞雪救了他的女儿百里颜,这才是最主要的。

    让他搬到血炼峰自然也是云飞雪的主意,虽然他还是有些不相信道玄子和丹元子就是一伙的,但鉴于之前云飞雪所做的一切,他还是遵从了云飞雪的意思,只是几天的时间过去,依然让百里恩昌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云飞雪要救丹元子。

    而这个疑问现在在他心底越来越深了,因为今天来血炼峰做客的不是别人,正是丹元子的大儿子裴晨。万域封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