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丹元子
    俞妙音面色铁青的盯着俞匡,但此刻她却也做不了什么,谁也没有她的心情糟糕,自己和儿子刚重逢没多久就遇到这种事情,她的心情又怎么能好起来呢?

    她很惧怕斩仙门,但为了自己的儿子,俞妙音必须要站出来,“我儿飞雪可不是胆小鬼,他是我俞妙音的骄傲,俞晨死了那是他自己咎由自取,在斩仙门别的本事没学到,一身傲气倒是跟你们这些老家伙学的不少。”

    俞匡怒目一斥,眼中杀意爆闪,如果不是有紫莱仙岛和雷擎宇他们在此,俞匡早已将俞妙音捏在了手上。

    “臭娘们,违反斩仙门的门规,你还有脸在这里说三道四,你和一个垃圾生的一个野种罢了,还你俞妙音的骄傲,你爹是怎么死的就忘了?你爹俞岩现在还在斩仙门的十鬼窟,当然,你是体会不到十鬼窟的滋味了,因为你也没多久可活了。”

    俞匡可谓是一层一层不断揭开与俞妙音的伤疤,此刻俞妙音是又惊又怒又悲。

    霍元忽然开口道,“够了,如今的斩仙门当真是乌烟瘴气,什么东西都能蹦出来满嘴喷粪,果然有其子必有其父,俞晨死的也不冤枉。”

    俞匡充满杀意的盯着霍元,“霍老儿,你说什么?”

    霍元双眼一眯,恐怖的力量陡然爆发而出,俞匡的面色出现了一抹苍白,虽然他是大玄尊的修为,但在霍元的面前依旧是不够格。

    但就在这个时候,俞匡身旁一名老人一挥手,那恐怖的压力顿时消失无踪,“霍元,欺负一个晚辈算什么,用不用我来给你过几招啊。”

    霍元冷哼一声不再说话,显然他并不想现在和这老头儿交锋。

    但双方的气氛却并未丝毫的降温,争吵反而是不断的剧烈,眼看愤怒的宁彩蝶就要动手砍下一名圣徒的脑袋。

    不知是谁忽然说了一声,“咦……那……那不是八神门的门主吗,他回来了?”

    所有人都是朝身后齐齐看了过去,只见几道身影缓缓走了过来,其中一人可不正是云飞雪吗?

    所有人都是簇拥而来,俞妙音和云飞雪紧紧拥抱在了一起,云飞雪也是鼻子一酸道,“娘,让你受惊了。”

    俞妙音哭笑道,“没事没事,只要孩子你没事就好。”

    半晌过后,那俞匡陡然开口道,“云飞雪,你胆子可真是不小啊,居然杀了我儿俞晨。”

    云飞雪的目光冰冷,“俞晨吗,那是他咎由自取自己找死,当时他那艘飞舟上的人也有见证,是不是俞晨自己说要我杀了他的?”

    俞匡身后的十几个人忽然点了点头,俞匡怒目一瞪,这些人顿时吓的面容失色。

    俞匡冷笑一声,“你在这糊弄谁呢,不管原因如何,我儿是死在你手上的,既然死在你手中,那你就要血债血偿。”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是,你儿子是我杀的,我就站在这里,你来杀我为他报仇吧!”

    “你……”

    现在显然不是动手的时候,而且真要动手,他也没有把握杀的了云飞雪,他身边的强者实在太多了。

    云飞雪再度冷笑一声,“既然没种,那就别在这里聒噪,我听着烦。”

    “你……”

    云飞雪扭头带着所有人离开,这一众圣徒自然也是被他们放开回到了道玄子的身后。

    盯着云飞雪的背影,道玄子双目微眯,他身边的那个人让道玄子感觉到了一丝熟悉,可一时又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一路前行回到血炼峰,一直没有开口的血无尊说道,“我找到了一个最合适的肉身。”

    云飞雪说道,“哦?是谁?”

    血无尊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嗜血的光芒,“道玄子。”

    云飞雪双目精光一闪,此话乍一听似乎有些不切实际,但这简短的对话却似乎触发到了云飞雪的某根神经。

    半晌过后他忽然说道,“好,我帮你夺舍道玄子。”

    云飞雪回到血炼峰,大家自然都是高兴的很,大半夜大家都沉浸在兴奋的酒杯中。

    云飞雪并未将这地下大阵还有诸仙遗藏的事情说出来,现在说出去也没什么意义,甚至还有可能传到道玄子的耳中那就打草惊蛇了。

    雷擎宇说道,“你离开的这些天,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化尸毒的解药在道阳圣地中,只有元丹元子手中有,因为化尸丹就是他练出来的。”

    云飞雪眼睛一亮,“这些天辛苦你们了,丹元子不知实力几何?”

    雷擎宇的神色凝重了几分,“丹元子在三十六圣徒中可能是最受器重的一位,因为他炼制灵药的能力让他在道阳圣地内几乎有着和道玄子平等的地位,他本身的修为并不强,但在他身边却是高手如云,每日陪伴在他身旁的全部都是大玄尊的高手。”

    云飞雪点了点头,这也算是在预料之中了,毕竟很多灵丹妙药都有着极为神奇的功效,但这样一来,想拿到解药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雷擎宇接着说道,“丹元子的手中肯定有解药,但是他也不会轻易给我们,所以此事还得从长计议啊。”

    云飞雪摇了摇头,“时间不多了,我娘现在的状态明显比之前要差了很多。”

    雷擎宇说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云飞雪说道,“先让我想想,虽然着急但也不能鲁莽。”

    此次来道阳圣地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得到化尸毒的解药,如今有了解药的消息云飞雪自然万分高兴,可要如何才能从丹元子手上拿到呢?

    云飞雪独自一人思考对策,不久之后百里颜一脸惆怅无助的走到云飞雪身旁。

    虽然从生死之间脱困,可是百里颜的心情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好下来,此刻她亮眼有些无助的看向远方。

    她忽然说道,“我……我想求你一件事……”

    看着百里颜的目光,云飞雪的心似乎都软了下来,“什么事?”

    百里颜说道,“我……我爹娘还在道阳圣地的手上,我想让你……帮我救救他们。”

    云飞雪皱眉说道,“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会在道阳圣地的手中。”

    百里颜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们百里家族一直效忠道阳圣地,但你也看到了,效忠的结果就是这样的,可是我爹娘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可能这次我就算遇害了他们也会以为外来势力所做绝不会怀疑到道阳圣地的头上来的。”

    云飞雪说道,“你们给道阳圣地的谁效忠?道玄子吗?”

    百里颜摇了摇头,“不是,是道阳圣地三十六圣徒的老大,丹元子。”

    云飞雪蓦然一震,百里颜效忠于丹元子,这对他来说可算是个不错的好消息了,至少他能知道很多关于丹元子的消息,而且丹元子的敌人越多,对云飞雪自然是越有利。

    他连忙问道,“关于丹元子你了解多少?”

    百里颜说道,“丹元子是在一百多年前加入道阳圣地的,在来没多久之后他就取代了当时当时三十六圣徒第一的位置,原因就是他的炼药技术出神入化,现在他不但自己达到了三十六圣徒之首,三十六圣徒有一半对他都是唯命是从,而且很少有人知道,另外十八个圣徒之中还有三个是他的亲生儿女。”

    云飞雪惊愕的看着百里颜,“你说的可是真的?”

    百里颜说道,“当然,丹元子对我爹还是比较信任的,所以他的很多秘密我爹都知道,而且我百里家族也因为丹元子的关系在道阳圣地的地位一飞冲天,只是我爹不知道的是,丹元子还想将我扔进那大阵内成为一部分,还好遇见你。”

    云飞雪点了点头,这个消息对他来说却是太重要了,他正愁要如何才能拿到化尸毒的解药,如今百里颜的一席话让他瞬间看到了希望。

    云飞雪接着道,“现在应该还没几个人知道你活着吧。”

    百里颜说道,“嗯,我躲在血炼峰内,当然没人知道我活着了,只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我爹娘他们……”

    云飞雪说道,“带我见你爹一面,我正好有点事让他帮帮我,这件事估计也只有他能帮我了。”

    百里颜说道,“啊?让我爹帮你?绝对不可能的,他只会帮道阳圣地的人,我爹不会听我的,他也不会帮外人的。”

    云飞雪说道,“你先试一试嘛,你爹这里不行我也还有其它的办法,放心吧,等这次道阳圣会之后,道玄子就不存在了,所以你不用担心道玄子或者其它圣徒的报复。”

    百里颜震惊的看着云飞雪,“你……你想灭掉道阳圣地?!”

    云飞雪说道,“不是灭掉道阳圣地,是灭掉道玄子。”

    三十六圣徒,几乎每个人都是大玄尊的强者,只有一个人除外,这个人就是丹元子。

    丹元子擅长炼制灵丹妙药,除此之外他对很多毒药也深有研究,所以别看他不过小玄尊的修为,但在道阳圣地属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每天绕着他身边的大玄尊可不在少数,拥护他的人更是不计其数,百里家族就正是其中之一。

    其主要原因就是百里家族也擅长炼制一些丹药,丹元子则是毫不保留的给百里家族提供了不少的炼药技术,这让本就对道阳圣地忠心耿耿的百里家族更加的忠心。

    百里恩昌作为百里家族的一家之主,对丹元子的崇拜那自然是日月可鉴,让他把命给丹元子都绝对是二话不说的。

    只是自己的女儿百里颜离家多日不见回来,这让百里恩昌极为的担心。

    百里恩昌妻妾不少儿女众多,但十几个儿女却只有百里颜这么一个女儿,所以对这个唯一的宝贝闺女自然也是宠爱有加。

    好在十多天的时间过后,百里颜终于回来了,百里恩昌忍不住板着脸说道,“不是跟你说这段时间道阳圣地势力混杂高手众多,让你不要到处乱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