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道玄子
    “那座山丘里面埋的全是尸体,当时由于死的实在太多了,所有人都是埋葬从简,直接挖了个大坑把尸体埋了就算是安葬,后来也没有人敢接任这里,所以这血炼峰才慢慢荒芜成这样的。”

    听他说的这么邪乎,不少人都是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此地怕真的是一处不祥之地啊。

    云飞雪笑着说道,“多谢提醒,我们会注意啊,不过住在这里我估计不是我我们怕鬼,而是鬼得绕着我们才行。”

    看到云飞雪并不在意,这些人不再多嘴,但从他们的眼中依旧能够看出对这里还是颇为忌惮的。

    一个下午过去,傍晚时分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终于,五万人齐齐来到了云飞雪他们的跟前,这其中至少有一半的人都是信奉道阳圣地的各方弟子。

    此刻的血炼峰好似换了一个地方,干净整齐的建筑,当那些杂草野草被除掉的时候,这里已经是焕然一新。

    经过云飞雪他们的一番检查,这些人打扫的还是相当认真的,云飞雪说道,“本门主自然不是食言之辈,将阶兵器,人手一把,但因为人数太多我就不一一分配了,你们自觉的遵守约定一人一把。”

    他淡淡一笑,一枚事先准备好的储物戒指拿在手中,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中,他将这戒指抛向了空中。

    左手微微一弹响指,那戒指在空中猛的爆开,伴随着,五万把将阶兵刃如雨点一般朝他们头顶落了下来。

    所有人都眼红了,那可是将阶兵器啊,一把都是价值不菲,更何况是五万把呢?

    此刻所有人都已经把云飞雪的话抛在脑后,什么狗屁一人一把,凭什么打扫几间屋子就能得一把将阶兵器,这种宝物当然是见者有份。

    那一直在观望没有进去打扫的人此刻也急眼了,所有人都是纷纷加入了抢夺将阶兵器的行列中。

    一人拿到一把并不甘心,这将阶兵器就好似暴雨一样撒落而下,如果能多拿几把,就算自己不用,拿去卖钱也行啊。

    “给我拿来,这是我先看到的。”

    “你放屁,老子先拿到手的,你看的算什么?”

    “拿来,给老子……”

    血炼峰下彻底乱了套,抢夺声、惨叫声、厮杀声不绝于耳,夕阳如血,地面也有血,而且是血流成河。

    雷擎宇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要知道来到这里的一半人几乎都是道阳圣地武馆的弟子啊,还有一半基本上都是平民百姓,死伤最多的当然还是百姓了,他们基本上没什么战斗力,在这种抢夺中自然是不可能落在上风。

    来到这血炼峰下的至少有二十万人,当黑夜降临的时候,这里剩下的人不足三分之一。

    而前提就是云飞雪仅仅抛飞了一枚戒指,用一枚戒指换取了这里的血流成河。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他们说的不错,这里的确是不祥之地,不过至少我们看见了也不能坐视不理,所有人尽全力救人,记住,是救人,不是让你们止战。”

    说完云飞雪转身朝血炼峰走了进去,自始至终,这里的战斗都没有波及到血炼峰还有云飞雪他们。

    在所有人眼中,云飞雪可是大好人啊,打扫一下卫生就奖励一把将阶兵器,这难道不是好人吗?

    要怪就怪那些贪得无厌的人,还有那些没有机会去打扫血炼峰的人居然也来抢夺,所以才导致这里祸乱的产生。

    道阳圣地!

    与之前是圣门建筑类似,都是以环形围绕中心的主建筑而建造,只不过这里的环形却被分割成了三十六份。

    三十六份也是三十六座山脉,这些山脉好似是天然形成,在每两座山脉之间都密布着大量的建筑,而每两座山脉之间就是一个圣徒所在的势力,道阳宫总共三十六圣徒,正好围绕中心的道阳宫而建。

    此刻中心建筑道阳宫内的建筑之巅,一名一头黑发的中年男子正举目朝前方看去,此人便是道阳圣地的现任主人,道玄子。

    他一头长发居然是血色的,就连美貌都好似是两滴鲜血,双瞳之中更是有着血色的妖异在不断闪烁让人不敢轻易直视于他。

    道玄子身后两名年轻人轻声道,“事情大概就是这样的,那云飞雪以五万将阶兵器让整个血炼峰血流成河,更重要的是这件事还存在着巨大的后遗症。”

    道玄子说道,“有何后遗症?”

    年轻人苦笑一声道,“去打扫血炼峰的人一半都是我道阳圣地的信徒和弟子,另外一半都是平民百姓,昨晚那场混战,活下来的百姓仅仅只剩下几千人,如今整个道阳城都在传论一个消息,我道阳圣地居然和他们普通百姓争抢东西,说我们道阳圣地实在是太不要脸了,抢也就罢了,还杀了近十万人命啊。”

    道玄子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惊色,“难道没有告诉他们,这件事都是因为八神门门主云飞雪而起吗,而且我道阳圣地也死了好几万弟子。”

    年轻人摇了摇头,“他们对云飞雪没有任何意见,反而在不断的感激他们,因为他将那些伤者全部带回血炼峰救了回来,初步估计,他前后估计救下了一万多人吧。”

    道玄子目光显得有些阴沉,自己准备给云飞雪来个小小的下马威,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

    “好个云飞雪,好个八神门门主,有点儿意思,传令下去,道阳圣地内所有人按兵不动。”

    “是,圣主大人。”

    年轻人离开,道玄子身后的空间陡然一阵扭曲,一个犹如幽灵般的身影出现在他身侧。

    此人说道,“这云飞雪,不简单啊,三两招便给我道阳圣地带来如此如此灾祸,继续留之,不是好事。”

    道玄子淡淡的说道,“此次圣会自然不能让八神门的人活着离开,但他们绝不能死在我道阳圣地的地盘上。”

    这个嗓音嘶哑的人说道,“是,虽然是我们三方联手,但动手的不能是我们。”

    道玄子说道,“找他麻烦的人多的是,他刚刚杀了俞晨,再加上俞妙音的事,斩仙门巴不得早点弄死他,先等着看好戏吧。”

    这幽灵般的身影说道,“但我很好奇,他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么多将阶兵器的,而且看他的手笔,只怕这种兵器还有不少,甚至更高阶的兵器也不在少数,如果能将其拿到手,我到道阳圣地的实力必能更上一层楼。”

    道玄子说道,“等诸仙遗藏的开启吧,我们三方的计划才刚刚开始而已。”

    血炼峰内,一众伤者对云飞雪感激不尽,将他们送走之后,这血炼峰也变得清净了下来。

    一晚上过去,云飞雪的魂力对周围灵气的感知越来越清晰,这其中不但夹杂着神力,更多的依旧还是那挥之不去的血气,好似这里刚刚经历了某种巨大的战役而血流成河,所以才会有如此强烈的血腥气息。

    虽然血炼峰刚刚的确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但还不至于带给云飞雪这种感觉。

    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云飞雪的魂力便的更加敏感,好似自己置身在了一处鲜血化成的海洋之内。

    云飞雪推开大门,圆月高照,血炼峰能看到大半个道阳城的全景,但此刻他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这里的景色。

    忽然,山坡之下,绿光飘摇,一道模糊的身影死死的盯着云飞雪。

    夜深人静,此刻云飞雪不禁也是汗毛倒竖,如此情景的确是显得有些骇人,好在听到了那些人谈论过,云飞雪也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他面色一沉道,“我倒想看看你是什么鬼敢来吓唬本门主。”

    他朝前飞掠而去,那鬼却并未迎来,反而转身朝另一个房飘了过去,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他已来到了血炼峰的山后。

    那绿色的鬼魂忽然停在了前方,云飞雪也忽然停了下来,他的肩膀陡然被一只手拍下。

    云飞雪当场大惊失色,扭头看去,却见拔旱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后,云飞雪狠狠瞪了他一眼,这一巴掌着实把他吓的不轻。

    那闪烁着绿光的鬼魂忽然慢慢从那山脚下沉下了地面,云飞雪和拔旱迅速跑过去,却见这里并没有什么不同。

    云飞雪沉声道,“它好像是故意带我们来这里的。”

    拔旱点了点头,“我也是这种感觉,但他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里?”

    云飞雪吸了口气,然后他掌心灵气汇聚朝刚刚这灵魂沉下去的地面一掌拍了下去。

    土石思乱纷飞,他这一掌的威力几乎能够开山裂石,但此刻却仅仅只拍开了一层薄薄的土壤,一块平滑石板出现在了他们二人的面前。

    云飞雪和拔旱对视了一眼,一旁的拔旱弯腰想将这块石板抬起来,但让他感到骇然的是,凭他的力量居然难以撼动这石板分毫。

    半晌过后拔旱泄了气的站了起来,“没办法,这并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看起来应该是一处封印。”

    将四周的泥土完全拨开将整块石板露了出来,果然,这是一块八边形的石板。

    八边形的四周刻画着复杂的纹路,这些纹路闪烁淡淡的光芒镇压此地,显然没有特殊的手法是无法打开这里的。

    云飞雪试着将手掌放在了这石板的上面,魂力朝石板下渗透了进去,但下面却是深不见底,就连魂力进去都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飞雪摇了摇头,连拔旱都没办法,自己更不可能打得开了,正当他准备拿起右手的时候变故陡生。

    他发觉自己的右手就好似粘在了这石板上一样竟然拿不上来,露出惊容的刹那,只见一股莫大的吸力陡然从石板作用在了他的手上。

    体内三阳之力好似受到某种牵引一样迅速从他掌心之中钻出来到了石板之上,伴随着,他体内的至阴之气也是受到这种牵引力来到了石板上面。

    纸板上的纹路光华大作,只见一阴一阳两种力量在石板上就好似两条鱼儿在相互交汇游动,与此同时他体内的阴阳二力依旧在不断被吸下去。

    就在阴阳两种力量快要被抽空的时候,这石板好似化为了一个漩涡将云飞雪吸扯了下去。

    云飞雪的半截身体瞬间没入了石板之内,拔旱大惊,一把抓住云飞雪的右手,但他非但没有将云飞雪拽出来,连他自己也一同被吸进了石板之中。

    这里再度恢复了平静,除了裸露在外面的石板之外,没有任何的异常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