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一炮轰杀
    一旁的雷擎宇也是说道,“是啊门主,你不会搞错了吧。”

    所有大玄尊都没感觉到什么血气波动,显然都认为这是云飞雪太敏感而导致的错觉,但就在这时俞妙音却是摇头说道,“飞雪并未说错,道阳圣地所在的这片天地的确有血气,因为我传授给他的魂诀比较特殊,所以我也能察觉到。”

    霍元面色一变道,“魂诀,可是三千年前斩仙门那位惊才艳艳的修魂者俞弄仙所创的魂诀?”

    俞妙音点了点头并未否认,此刻不少人都是神色怪异的盯着云飞雪,从他们的眼神云飞雪已经读出了魂诀的与众不同。

    他已经体会到了魂诀的强大,但似乎还是低估了它的威力,能被霍元都如此郑重看待的功法能是凡品吗?

    霍元身旁一名长老说道,“当年俞弄仙凭借魂诀功法打遍天下无敌手,几乎能和当年创建道阳圣地的道尘子相媲美,其魂力强大连小天尊都畏惧三分,据他自己所说,魂诀一旦修炼到大圆满可以凝魂成型,他可以塑造出这天地的第十一块极品魂力源力石,因此天地将会有两块魂力源力石。”

    另外一名长老接话道,“只可惜,魂诀没有修炼到大圆满,俞弄仙便意外身死,当真可惜的很,虽然魂诀流传了下来,但据说三千年间,斩仙门没有一人能将魂诀修炼达到俞弄仙的高度,据说修炼到最高的也不过第七层而已。”

    俞妙音点了点头,“不错,魂诀能够达到第六层的有不少,但第六层和第七层之间仿佛隔有一道天堑,可魂诀一道突破到第七层,单凭魂力都可在大玄尊内无敌。”

    听到俞妙音的话,云飞雪充满了震撼,突破到第七层的魂诀竟有如此威力?

    可是听到俞妙音的形容之后云飞雪也明白,第六层到第七层只怕真是没有那么容易达到的。

    许久之后霍元身边一名大玄尊说道,“不管有没有血气,既然都来了,咱们也没有退走的必要,否则还以为我紫莱仙岛怕了他道阳圣地。”

    云飞雪点了点头,这里的灵气虽然有诡异之处,但就算为了拿到俞妙音的解药,云飞雪也不得不去一趟道阳圣地。

    一行人快速朝道阳圣地驶去,但是他们离道阳圣地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忽见左边的空间一阵波动,伴随着,一艘举行飞舟从中钻了出来。

    巨大的飞舟之上雕刻着金色的‘仙’字,这艘飞舟显然是来自斩仙门。

    斩仙门的一众强者显然是注意到了云飞雪他们,只见站在飞舟边缘上的一名年轻人面色一亮,“让我猜猜,这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八神门门主云飞雪了”

    他忽然回头看了一眼斩仙门的众人旋即接着道,“当然,也是我斩仙门不守妇道、不尊门规的*俞妙音的儿子。”

    此话可谓是尖酸刻薄丝毫没有给云飞雪他们一行人面子,当然,斩仙门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而云飞雪不过是一界凡夫俗子,就算他现在是八神门的门主,但在他们看来出生肮脏,八神门早已今非昔比,怎能与斩仙门相提并论。

    听到此话,俞妙音为并未动怒,她只是很平静的跟云飞雪说道,“这位是斩仙门三十六位嫡系宗阀俞匡的儿子俞晨,俞匡妻妾无数,这个是他十几年前纳的一个小妾生的小儿子,今年十七岁,现在已经是小玄尊大圆满的修为了。”

    听闻俞妙音的简单介绍云飞雪还是稍稍被吓了一跳,十七岁的小玄尊大圆满修为,想必这个俞晨也是斩仙门的重点栽培对象了。

    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刚刚辱骂了俞妙音,他侮辱自己可以,但侮辱自己的生母却是不行。

    因为已经到了道阳圣地的外围,所以飞舟前进的速度并不慢,本来速度飞快的斩仙门飞舟现在以一个相同的速度和云飞雪他们并肩前行。

    云飞雪冷声说道,“想不到斩仙门都是如此尊卑不分吗,一个嫡系宗阀的小辈居然敢如此和本门主说话,谁给你的胆子,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斩仙门我看不过是一群妖魔鬼怪的乌合之众罢了,况且我身上也留着一般的斩仙门血脉,你辱骂我岂不是就在辱骂你的门主?”

    俞晨面色微微一僵,云飞雪的确是八神门门主,按理说那就是和斩仙门门主一个级别的存在,而云飞雪身上流着斩仙门血脉也是不错的,一句话便已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

    俞晨阴沉道,“哼,什么八神门的门主,可曾得到我斩仙门的承认?你自以为合并了八门就很了不起吗,居然胆敢飞去我大哥的体内空间,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杀了你这个斩仙门的妖魔异种。”

    云飞雪说道,“就凭你,杀我?”

    俞晨一声狂笑道,“十九岁才度过三次灵海大劫,你的修炼天赋不过尔尔,刚刚没听到你身边这个*说吗,本少爷已经是小玄尊大圆满的修为了。”

    一股惊人的杀气从云飞雪体内爆冲而出,他的双目陡然变得赤红,一股嗜血的杀意如地狱魔神附体降临世间。

    云飞雪面色森然道,“你刚刚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

    俞晨也是被云飞雪的眼神给吓了一跳,但转念一想,自己可是小玄尊大圆满的修为,有什么好怕的,再说就算你飞舟上有大玄尊的强者,难道我没有吗,而且我们只是斩仙门的一个先头部队而已,后面还有两艘飞舟也即将抵达道阳圣地,想到这里俞晨更是底气十足。

    “我就说了如何?俞妙音不守妇道,不收斩仙门的规矩,在外面找野男人,整个斩仙门谁不知道,而你呢,自然也就是她生的野种了,我说了,你难道还能杀了我,来,我站在这里,你来杀我啊,你有这个胆子吗?”

    滔天的杀气从云飞雪爆发,整个飞舟都是猛然一荡,一旁的俞妙音担心的看着云飞雪,“飞雪,不要理会他,说几句就说几句,现在我们惹不起他们的。”

    云飞雪不理会俞妙音,他的手中陡然出现了一把半米长和手枪有些类似的乌黑色武器,武器的前方那如小孩小臂粗大的炮管直指俞晨的眉心。

    云飞雪掏出武器他还真吓了一跳,可是转念他的感知告诉自己,云飞雪手上的东西不过就是个破铜烂铁而已,没有任何兵器的品阶属性,别说将阶兵器了,只怕连灵阶兵器都不是,他举着这么一个破铜烂铁做什么?

    不单单是他,所有人都是愕然的盯着云飞雪,他手上的这个东西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起眼之处,看起来也就和普通的弓弩差不多,只不过没有了弓弦而已。

    云飞雪目光冰冷的盯着俞晨,“你骂我可以,你说我可以,但你不该侮辱我的母亲,侮辱他,那你就死。”

    死字一出,灭世玄尊炮上的源力石瞬间被点亮,源力石爆发出的惊人的气息,刹那之间云飞雪体内的力量几乎被抽走了整整一半还都。

    俞晨一声狂笑,“哈哈哈,就凭这个破铜烂铁吗,别说我是小玄尊圆满的修为,这飞舟可是有大玄尊的封印手段,你……”

    话没说完,只听轰的一声炸响,云飞雪身前的虚空顿时扭曲,巨大的后坐力将他们脚下的飞舟朝后推出去了数十米。

    没人能捕捉到那颗弹头的轨迹,但俞晨所在的那座飞舟陡然巨震,伴随着飞舟四周那强大的封印直接被破开,而弹头依旧没有任何停下的迹象,只听‘噗哧’一声,弹头瞬间没入俞晨的眉心。

    这前后的时间估计连眨眼的时间都不到,没入眉心的弹头依旧没有停下,他穿透了飞舟两边的两层封印,然后来到了万米之外的虚空爆开,睁开弹头将那里的虚空彻底扭曲变形,连天空的云朵都被吸扯了进去。

    而弹头经过俞晨的时候,那强大的动能不但穿透了他的脑袋,在穿透的瞬间,他的整个脑袋直接入西瓜一样爆开,鲜血*朝四周崩裂,一具无头的尸体直挺挺的倒在了众人的中间。

    云飞雪赤红的双目似喷出了鲜血,一炮灭杀俞晨,他身上那种暴戾的气息才稍稍消散了许多。

    “你……你杀了俞晨,你杀了……阀主最器重的孩子?!”

    一声惊呼从那飞舟传来,本来他们还想出手相救,可连脑袋都没了,这要如何来救,地上俞晨的身体之保留最后一点神经反应抖动了几下便彻底没了动静,只有脖子那里在不断喷出鲜血将整个飞舟染成了一片鲜红。

    云飞雪盯着那座飞舟说道,“谁胆敢侮辱我母亲,他就是下场!”

    此刻他们已经来到了道阳圣地的外围,不少的道阳弟子也是见证了刚刚一幕,小玄尊大圆满的修为被一炮轰杀,那究竟是什么武器?

    而且云飞雪还真是有胆子啊,那可是斩仙门的弟子,你居然说杀就杀?

    飞舟上一名大玄尊的强者面色难看到,“你完了,你完了,杀了俞晨,你们所有人都要陪葬,等阀主亲至的怒火吧。”

    云飞雪根本不理会他们,直接操控飞舟来到了道阳圣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