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挟持
    俞妙音那惨白干裂的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生气,她那已经变成死灰色的双眼很又出现了神采。

    “飞雪……你……你是飞雪……”

    云飞雪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可是他的眼泪就那么毫无征兆的滴落下来。

    他忽然双膝跪了下去,“娘,是孩儿……孩儿无能,让您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对不起,娘!”

    俞妙音非但没有责怪她,她脸上反而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只是这种笑容落在任何人的眼中只怕都想为之落泪。

    俞妙音说道,“十四年没见,你都长这么高这么大了”她说完顿了顿,脸上忽然出现了无比惊恐的神色,“不对,你……你怎么见到我的,你是不是……被斩仙门的人找到了?”

    云飞雪没说话,一旁的俞昊宗已经开口,“没错,他是被我找到的,这就是你违反斩仙门门规的下场。”

    俞妙音忽然嘶声力竭道,“不不,不要伤害他,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你们要怎么样都可以,不要伤害他。”

    俞昊宗一声大笑道,“哈哈哈,不伤害他?斩仙门的规矩难道你忘了吗?”

    俞妙音痛哭道,“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要……”

    云飞雪连忙接话道,“娘,你用不着给他求情,孩儿一定会亲手把你救出来的,不管你身在什么地方。”

    俞昊宗一声怒喝,“你放肆,不但不知反省,居然还想就你这个不干净的娘,罪加一等,这一切都会向门内全部陈述的。”

    俞妙音还想说什么,可是她已经说不出口,云飞雪身后的拔旱已经出手。

    他如鬼魅般出现在俞昊宗的身前,右手好似钢钳一样直接捏住了他的脖子。

    “斩仙门,当真是一群猪狗不如的畜生,你敢辱骂门主生母,罪当万死。”

    俞昊阳骇然失色的盯着拔旱,他无法想到这个人居然敢对他出手,他可是斩仙门的人,可今年才二十二岁已经渡过了一次玄尊劫,眼前这个低贱的家伙居然敢对自己出手,关键在于他大玄尊的修为在这个人的面前居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云飞雪说道,“不要杀他,给我将他废了。”

    俞正成大惊失色,俞昊宗要被废了,那他基本也就废了,巅峰大玄尊的修为爆发而出然后一掌朝拔旱轰了过去。

    巅峰大玄尊修为的攻击拔旱不能无视,扔下俞昊宗,他身形骤退重新回到了云飞雪身边。

    俞妙音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自己孩子身边居然有这种强者保护,这么多年来他究竟经历了什么才能走到如今的成就?

    而且看过去,大玄尊的强者还不是一个两个,每个人都是恭敬的看着云飞雪,似乎随时等待着他的发号施令。

    但俞妙音的眼中仍然充满了担心,“孩子,你不要冲动,斩仙门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没有足够强大,你不能贸然前来,而且你不能杀俞昊宗,因为他是俞昊阳的儿子。”

    云飞雪说道,“娘,你请放心吧,你受的苦,斩仙门会加倍偿还的。”

    俞昊宗大手一挥,光幕消失无踪,云飞雪和俞妙音这短暂的见面正式结束。

    俞昊宗依旧是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他怒火冲天的盯着云飞雪,“你敢对我出手,你敢对斩仙门嫡系宗阀的儿子出手,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陡然从他口中传来,神斧空间内,云飞雪就是绝对的主宰,除了霍元他们这种老怪物之外,就算巅峰大玄尊在这里也得乖乖臣服在云飞雪手下。

    “口口声声斩仙门嫡系宗阀,你就是斩仙门门主的儿子,既然来我八神门了,那今天就休想离开这里。”

    看到云飞雪如此语气俞昊宗的面色变了变,他又朝四周看过去,这里大玄尊无数,小玄尊更是遍地都是,自己带来的这点儿人根本就不够看啊。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云飞雪根本就是油盐不进的主儿,现在只能先撤退再做谋划,“好,你不听斩仙门之令,那你就是在和斩仙门为敌,等着斩仙门的怒火吧。”

    他说完之后便想离开这里,但在这时云飞雪说道,“其他人可以走,但你不能走。”

    俞昊宗面色一变,“你……你想干什么?”

    云飞雪说道,“看样子你在斩仙门内的地位还是蛮重要的,就是不知道在斩仙门眼中,是困住我娘重要,还是你这条命更重要。”

    话音一落,神斧空间内雷光闪烁,伴随着俞正成他们直接被无尽的神斧轰出了之外,唯有俞昊宗一人留在了这里。

    看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俞昊宗这才真正感受到了恐惧的滋味,他一步一步朝后退着,“你想怎样?刚刚你也听到你娘说的话了,你不能杀我,我爹是俞昊阳。”

    云飞雪一步一步朝他逼近,“我没说要杀你啊。”

    “你……你……”

    俞昊宗四周有着无数雷神斧的虚影将他锁定在内,只要他有任何异动,这些雷神斧会第一时间让他尝到缺胳膊断腿的滋味。

    云飞雪走进到他身边道,“听说大玄尊体内已经不是灵海了,不知道大玄尊体内是什么样子呢?”

    云飞雪的手掌贴在了俞昊宗的胸口,伴随着魂力在俞昊宗体内疯狂游荡,云飞雪忽然开口道,“原来大玄尊体内已经自称空间,只是才渡过一重玄尊劫,你这个空间只怕不太稳定吧。”

    他的话在俞昊宗的耳中就如同死神在不断舔舐着他的脖颈,俞昊宗的双目之中除了惊恐已看不到任何神色。

    神斧空间外俞正成怒喝道,“你……你要干什么,你杀了他,斩仙门是不可能放过你娘的!”

    云飞雪根本不理,三阳之力爆发,再加上他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修为,云飞雪一掌拍向了俞昊宗的丹田位置。

    轰的一声,无尽的灵气炸开,俞昊宗的惨叫声就如同杀猪一样朝四周散开,废了他的体内空间,云飞雪这才看向俞正成说道,“想要他活命,限你们半个月内把我娘安安全全完完整整的带到这里来,超过半个月,我会每隔十天就会往斩仙门送去一件他身上的某个部位,明白了吗?”

    “你……你……”

    俞正成如同看着魔鬼一样的盯着云飞雪,此刻的他的确如魔鬼化身,俞正成甚至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俞昊宗痛苦的一声嘶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滚回去把情况告诉我爹。”

    俞正成发出了一声愤怒的无奈声,然后带人转身朝天际飞掠而去,整个八神门内顿时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欢呼声和掌声。

    那可是斩仙门的,高高在上的斩仙门在云飞雪手中就如蚂蚁一样被践踏,特别看到了俞妙音的惨状,谁看到也觉得异常的解气。

    霍元在一旁说道,“你这就和斩仙门结下了生死大仇。”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生死大仇在他们如此待我娘的时候就已经结下了,接下来的时间还要劳烦霍老坐镇八神门,半个月后的交易您还得出面镇守。”

    霍元淡淡一笑道,“小事情罢了,但你也小心,你娘说的对,斩仙门没有这么简单的。”

    云飞雪和霍元边走边说道,“您能稍微给我说一下斩仙门吗?”

    霍元点了点头,他说道,“斩仙门迄今为止已经有万年的时间,而我们紫莱仙岛直到今日也才七千多年的历史,可以说斩仙门是大陆上存在历史最久远的宗门之一了”

    “创建斩仙门的人叫做斩仙道人,据他自己所说,他曾真正斩过一名仙人。”

    云飞雪疑惑道,“哦?仙人,和主宰苍生的那些人有何不同?”

    霍元说道,“完全不在一个层面,苍生之上的那些人以不断抽取凡人命数精魂来得到长生,而仙人是真正可以依靠自己达到长生不死的,只不过仙人一直都存在于传说中,所以这斩仙道人的话可信度并不高,至少我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谁见到过仙人,哪怕是一点线索都没听说过,但仙人同样也是苍生之上的那些人想要找到的。”

    云飞雪说道,“但也不能完全否认他的真实性,斩仙门能传承万年不倒,或许就和斩仙道人的际遇有关呢?”

    霍元说道,“聪明,虽然没人相信他的话,可是他的确从说过那些话之后,他建立的斩仙门一飞冲天,每隔一段时间斩仙门就会出现一位绝世强者,也正因如此,斩仙门曾遭到无数势力的垂涎,但没有任何一个势力真正击败过斩仙门,直到斩仙道人在五千年前陨落,斩仙门才稍稍落寞低调了些,但你也看到了,直到现在,他们依然很强。”

    云飞雪疑惑的说道,“既然斩仙道人真有可能斩过仙人甚至得到过仙人的成果,为何他不对苍天出手?”

    霍元说道,“因为这个世界的极限就是大玄尊,而斩仙门能够培养出的强者也就是和我们差不多的小天尊,而他说过,小天尊是没有资格和天斗的,就算能培养出一万个小天尊也没有任何意义。”

    云飞雪点了点头,这似乎是由这个世界的规则决定的,大玄尊就是极限修为,像霍元他们这些人终究只是极少极少数,而这种极少数显然没有挑战苍天的资格。

    紫莱仙岛的弑就是最好的例子,对付一个苍天使者的都需要同归于尽,而且还只是将其重创,可想而知上面那些人的强大程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