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 天尘子的示弱
    云飞雪缓缓走到游飞燕的尸体旁边,他坐在了游飞燕刚刚坐过的椅子上,他淡淡的说道,“又没什么要紧的事,这么着急离开做什么,坐吧。”

    从头到尾,他好像都根本没看到游飞燕的尸体一样,如果尸体也能听到声音的话,估计游飞燕会从地上骇的坐起来,云飞雪居然毫发无伤的出现在了这里,这怎么可能,一件帝兵的自爆居然都没杀了他?

    中年男子阴晴不定的看着云飞雪,这同样也是他心中的疑惑,可是当他看到拔旱站在云飞雪身旁的时候,他没有生出任何反抗的心里,他静静的重新坐到了椅子上。

    他说道,“看来你给游飞燕演了一出戏!”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不这样的话,我怎么能见到你呢?”

    中年男子深吸一口气,他眉宇之间的凝重之色丝毫不减,云飞雪比他想象的似乎要更加难以对付。

    云飞雪接着道,“只是我好奇的很,我与你之间应该没什么深仇大恨吧,我甚至都没见过你,你为何设计让游飞燕杀我?”

    中年男子沉声道,“所以你很清楚,并不是我要杀你!”

    云飞雪说道,“是谁?天尘子?!”

    中年男子大惊的看着云飞雪,“你……你居然知道?!”

    云飞雪笑了笑道,“随便猜的,没想到还真是他,他可真是一直都没死心过,当初在潜龙帝国的时候他就应该是尽全力杀了我的,现在我羽翼丰满,他怕是也悔之莫及吧。”

    现在不论是谁想杀云飞雪的确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身为圣门的门主,掌管着千疆万域,如今他又即将一统八门,他身边的强者和高手只会不断的增加,想要越过这些强者来杀他比登天还难。

    中年男子冷声道,“八门神器雷神斧不出,你就不算羽翼丰满。”

    云飞雪说道,“这一点不可否认,但即便我不去统一八门,天尘子也休想杀我,以前不能,现在他更没有那个资格。”

    “你……”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天尘子人呢,在什么地方?”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说道,“我刚刚说那个话的意思是,天星阁如今大成,这个世界对天尘子有威胁的只有斩仙门这些大宗门了。”

    云飞雪面色一凝,“难道……四象囚星锁天阵,他完成了?”

    中年男子说道,“不错,已在一个月前,他也顺利突破到了大玄尊的修为。”

    一旁的拔旱听闻目光忽然也凝重了起来,他冲云飞雪说道,“老门主曾说过,天尘子一旦突破到大玄尊便有秒杀渡过五次玄尊劫的能力。”

    但云飞雪在乎的不是,他说道,“但他的阵基呢,八门之内没有任何一门感应到他布置的阵基所在。”

    中年男子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淡淡的嘲讽之色,“你说的那些阵基只是迷惑你们视线的,真正的四象囚星锁天阵他在五十年前就已经开始筹备了,只不过在前一阵子端木剑圣发现了一些端倪,所以他才故意暴露出来迷惑你们的视线罢了。”

    他听龙战天说过四象囚星锁天阵的威力是何其强大,可以抽取天空的星辰之力为己用,不论是天尘子还是其他人都会在这种力量得到飞速的程度,想必用不了多久,他的势力将会媲美斩仙门这样的超级存在。

    云飞雪忍不住说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他已经这么强了,为什么就一直盯着我不放?”

    中年男子说道,“因为他推算出你是他的生死劫,他可以看到任何人的结局和未来,但唯独和你有关的所有人和事他无法看到,而且他说未来如果失败,就一定是败在你手上。”

    云飞雪实在不知道怎么说了,自己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能力了。

    不过话又说来,从端木剑圣、龙战天还有霍元的所说所为来看,自己的确似乎是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许久之后云飞雪突然说道,“但究其根本原因还是他下令杀了我父亲,如果他不这么做,我为何要与他为敌?所以他的失败不是我造成的,而是他自己造成的。”

    云飞雪的话音刚刚落下,眼前这中年男子的语气陡变,他的目光忽然变得呆滞无神,一道浑厚的声音从他的嗓子传来。

    “我已对你说过,你的父亲不是我下令杀的,而是你大哥云飞山所杀。”

    听到这个声音,云飞雪内心的怒火似乎在瞬间被点燃,“如果不是你下的命令,他又如何能这么做?”

    已经被天尘子取代的这个中年男子再度开口道,“我当初对金龙卫下的命令是,如果云飞山和云飞跃不加入金龙卫,那就将他们参与到抢夺龙脉的这段记忆抹去,我从未下过要伤他们性命的命令。”

    云飞雪冷哼一声,“哼,现在你可以随便一开口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卸的干干净净,你会相信你的敌人所说的话吗?”

    天尘子说道,“其一,我们不是敌人;其二,你不相信,我可以将那道分身的记忆调出来给你查看。”

    说罢,天尘子双手一合,然后朝两边分开,云飞雪便看见一道光幕在他身前被展开。

    里面出现了李圣义的画面,李圣义仿佛置身在一片黑色的雾气当中,在李圣义的身前跪着几名金龙卫,只听他说道,“我金龙卫如今已扩展到了朝野内外,唯有那云府还未渗透进去,此次行动正好可以一探云飞跃的口风,如果他答应入我金龙卫自然是好,如若不答应也不可伤其性命,他在潜龙帝国毕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旦身死,皇帝可能会彻查缘由,所以你们只需要将他的记忆抹去即可。”

    随着谈话的展开,云飞雪脸上的愤怒之色丝毫不减,李圣义的确没下过要击杀云飞跃父子的命令,但说到底,还是因为他的目的才会造成现在这样的结果。

    天尘子说道,“所以你明白吗,杀你父亲是云飞山自己所作所为,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云飞雪盯着眼前的天尘子说道,“我看得出来,你很怕我。”

    天尘子面色一滞,的确,他现在在云飞雪面前说这么多,目的也很明显,想和云飞雪化干戈为玉帛,至少只要让云飞雪放弃对自己的敌意,只要能达到这一点点目的都够了。

    不等天尘子说话,云飞雪接着道,“那你说,我大哥为什么会杀自己的父亲,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天尘子说道,“你还不明白吗,你大哥贪图你父亲的九阳不灭体,还有那个真魂灵龙体的修炼方法,而且你的父母对你似乎也偏爱的很,这一切都让你大哥的心里变得极度不平衡,所以才起了杀父之心。”

    云飞雪双目已变得赤红,他几乎是声嘶力竭的怒吼道,“不可能,我大哥不是这样的人。”

    天尘子说道,“我也希望他不是,但事实就是这样,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认为是李圣义所为,但事实并非如此,否则的话你大哥没死却为何要瞒着你,因为他没脸见你,后来我知道他没拿到真魂灵龙体的修炼方法,所以我想把这个功法从云府拿到,再后来你也很清楚,你大哥和魔域种族混到了一起,将真魂灵龙体的修炼方法从李圣义的手上也就是我手中抢走了。”

    云飞雪的呼吸变得无比粗重,那嗜血的眼神好似有着摄人心魄的威力。

    因为天尘子说的这些并非是胡编乱造,他的每一句话都是有理有据让人不得不信,可正是因为他所说的真实性才让云飞雪情绪剧烈的波动,他从来不愿相信云飞山是这样的人,可所有的证据,所有的一切都指明了这一切就是他亲手做的。

    “所以你明白吗,我们就算不是朋友,但至少也不是敌人,你我作对只是平白给你我之间徒添烦恼,甚至在必要之时我还可以帮你找到云飞山。”

    云飞雪一直没有说话,情绪激动的过后就是冷静,现在的他冷静了许多。

    云飞雪很清楚,天尘子的野心图谋不小,他要的或许不仅仅只是一个现在这样的天星阁,他要的还有更多,自己与他作对会给在未来给他莫大的障碍,所以他现在的态度又原来的杀心变成了现在的解释。

    云飞雪说道,“你会有这么好心放过我吗,这些话我不否认他的真实性,但你我之间就这么和解这是我绝对不相信的事,至少就凭我身上的封神图,你也不可能就这么……”

    他话没说完,天尘子连忙说道,“这些东西都是能者居之,虽然封神图是一件神器,但现在的你已经具备了拿着它的资格,只要我们能握手言和,一件神器而已,我天尘子也不是离了它活不了。”

    云飞雪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那以后你就不要在我八门的势力范围内惹事了,还有你在这千疆百域内的那些分身最好也给我撤了,要让我知道你的手依旧还伸在这些地方,就别怪我下手无情。”

    天尘子连忙说道,“放心,即刻起,我将会从八门彻底消失,如果要来也一定会第一个先见你。”

    天尘子离开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体,云飞雪并未对此人下杀手。

    待此人离开之后,拔旱说道,“你相信天尘子说的这些话吗?”

    云飞雪摇了摇头道,“一半可信一半不可信吧,现在我们还不能把精力分散到他身上,暂时先放一放他的事情,等时机成熟了我一定会彻查天尘子的,这个人绝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

    拔旱说道,“你说的没错啊,天尘子活了数倍年,一生杀戮无数,喜怒无常,而且其隐忍能力也是常人所不及,还是要小心为好。”

    云飞雪点头道,“我明白的,先回圣门吧,现在圣门估计已经乱成一团,正好也可以看看他们现在是何种嘴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