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作戏
    云飞雪目光一闪,他的嘴角微微一翘道,“该来的终究逃不掉,让她进来吧。”

    门外,只见游飞燕目光忐忑的走了进来,和之前那种锐利的气息相比,此刻她多了几分女儿的娇羞之态。

    她低着头叫人看不清她的神态,但从他的脚步来看,似乎显得心情异常的忐忑。

    此刻她彻底放下了之前那种盛气凌人的态度,她恭敬的在云飞雪面前单膝跪地道,“万侯王游飞燕,拜见门主。”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哦?你还把自己当成万侯王吗?”

    游飞燕抬头,目光出现了一丝焦急,“门主,我……”

    云飞雪接着说道,“之前不是看不起现在的圣门,不是觉得我没有资格当门主之位,只有你才有资格坐上门主的位置吗?”

    游飞燕低着头,眼神深处出现了一丝杀气,从小到大似乎还没人敢用这种语气来教训她,而现在教训她的偏偏还是个十九岁的小娃娃,在她眼中看来,云飞雪就是个小娃娃。

    但她看着云飞雪还是充满了愧疚,她低声道,“是我没有眼光,还希望门主不要和我一般见识,我虽然没给圣门带来过太大的功劳,但苦劳也还是有的。”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你回圣门不过是因为东方兰不敢收下你,现在的你已经无路可走,只能走这一条回头路了。”

    游飞燕闪过了一丝惊异,云飞雪如何知道自己去了洛水门找东方兰,而且还知道的这么详细?

    难道是东方兰告诉云飞雪的,游飞燕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

    尽管已经是咬牙切齿,但她依旧强笑道,“门主说的哪里话,说到底圣门还是我的家,我相信圣门乃至于门主您不会弃我而去的。”

    云飞雪说道,“我没有放弃任何人,赫连霸天和白一凡你也看到了,他们依旧是万侯王,换了一个门主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游飞燕说到,“是,所以这次我算是负荆请罪,另外还给门主带来了一样宝贵的东西。”

    云飞雪说道,“什么东西?”

    游飞燕说道,“门主想要八门合并,自然需要八大门派的八大帝兵,我无意中截获了一个盗取古谛门帝兵破山钟的人,所以特意将这件帝兵送到圣门来。”

    话音落下,金色的破山钟轰的一声砸到了地面上,宁彩蝶惊呼道,“没错,古谛门的破山钟,想不到所有人都在发愁怎么得到它,现在却有人送到了你手上,看来八门合一乃是天意所为啊。”

    云飞雪似笑非笑道,“的确是天意所为,帝兵破山钟,那就多谢游侯王费心了,我正在发愁怎么找到它呢。”

    云飞雪走到破山钟的身前一声大笑,帝兵之威不可想象,现在他的手上可是有两件帝兵。

    一件古虹、一件端木剑圣给他的噬魂杖,噬魂杖正是八件帝兵中的一件,现在加上这破山钟,云飞雪的手上便有了三件帝兵。

    云飞雪相信很快就会有更多的帝兵送到手上,八件帝兵合一,便可诞生八门神器,云飞雪也很想知道那件神兵是什么样子。

    云飞雪现在身上就有一件神兵封神图,那里面自成一个世界,连震空战舰和人类活物都能轻松的装进去,可想而知它的神奇。

    但现在云飞雪根本开启不了封神图,凭他的能力仅仅只能探测到封神图的一个小角落而已,这就更加让他明白神器是何等的强大。

    而且最主要的是封神图并非攻击性的神器,而八神门原本的那件神器据说是进攻和防御性并存的武器,只要将神器合并,这样圣门也就有了足够的底气和其它强大的势力硬拼了。

    游飞燕暗中惊喜,看到云飞雪将破山钟拿到手中,她暗松一口气,同时眼神深处的那一抹杀意丝毫不减。

    没有谁能抵抗住一件帝兵的诱惑,更何况这还是一件能够与其他帝兵合并变成神器的帝兵。

    如果不是想杀云飞雪,如果不是答应了那个人,她都有一种要把这件帝兵据为己有的想法,但她很清楚,现在对付云飞雪,一件帝兵已经远远不够,所以即便心中有再多不舍她也得把破山钟交到云飞雪的手上。

    云飞雪说道,“你做的不错,刚好古谛门说他们的帝兵丢了,我还以为是他们有意隐瞒。”

    游飞燕说道,“那这么说,门主您不会处罚我了吗?”

    云飞雪笑着说道,“你立了这么大的功,我怎么会处罚你呢,你依旧是万侯王,表现良好我还会赐予更多的疆域给你。”

    游飞燕大喜道,“多谢门主,那门主,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您和宁门主谈话了。”

    云飞雪点了点头道,“恩,去吧。”

    游飞燕离开此地,云飞雪目光骤然一冷轻声道,“拔旱,跟着她。”

    站在门口的拔旱点了点头,然后从云飞雪的视线中消失而去。

    宁彩蝶惊奇的看着云飞雪道,“你要跟着她做什么,难道你还不放心吗?她连帝兵都交给了你。”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你以为她真的这么好心吗,这件帝兵已经被做了手脚,把破山钟送到我手上不过是为了杀了而已。”

    宁彩蝶大惊道,“不会吧,凭她,怎么会有这样的胆子?”

    云飞雪说道,“没错,我也疑惑,凭她绝对没有这个胆子,而且她也不可能是从古谛门偷走破山钟的人。”

    宁彩蝶似乎明白了什么,“你是说,在她背后还有人在支持她?”

    云飞雪说道,“不错,所以我让拔旱跟着她,我倒想看看是谁想杀我,接下来还需要我们一起来一出戏。”

    宁彩蝶点了点头,她现在基本上一切都已经以云飞雪为主,因为她很清楚凭自己是不可能为端木剑圣和父亲报仇的,现在能做这件事的只有云飞雪,虽然他现在才渡过一次灵海大劫,但宁彩蝶已经看到了希望。

    游飞燕走出圣门,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冰冷的杀意,一道银色的符纸被她捏在了手中。

    朝后圣门的方向看了看,游飞燕冷笑一声道,“云飞雪,这可不能怪我,是你自己要赶尽杀绝的,而且你得罪的强者似乎也太多了,就算跟着你估计也活不了多长。”

    说吧,游飞燕陡然将手中的银色符纸捏爆,紧接着只听一声轰隆巨响,整个圣门大地轰然一震,一道剧烈的爆炸冲天而起。

    远在圣门外,但依旧可以看到这冲天的气浪冲到了云霄之上,如此恐怖的爆炸,纵然云飞雪是大玄尊估计也无法幸免。

    但游飞燕似乎还是不太放心,半晌过后她忽然又折返进圣门,她拉住一个大惊失色的小玄尊强者问道,“怎么回事,刚刚的爆炸是怎么回事?”

    小玄尊的强者有些惊慌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只知道爆炸是从内殿传来的。”

    游飞燕随着之前进来的方向返回到刚刚和云飞雪谈话的地方,这里已经没有建筑了,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方圆千米之内只有一个深达十米的大坑,在这大坑的外面已经聚集了无数高手,每个人都是惊慌失措。

    萧楠一声大吼,“怎么回事,我们门主怎么会……”

    另外一名大玄尊的强者说道,“这种恐怖的爆炸威力,只怕是门主在修炼什么强大的功法,然后没控制住,自爆了吧?!”

    “胡说八道,门主才渡过一次灵海大劫,就算自爆也不可能有这种威力。”

    “他没有,但宁门主有啊,说不准是宁门主遭遇不测,门主正好在旁边,你看……那不是宁门主的鞋子吗?”

    此人朝身前不远处看去,果然,那里有一只只剩下一半的鞋子,可不正是之前宁彩蝶穿的鞋子吗?

    看到这一幕,游飞燕终于可以肯定一件事,云飞雪已经尸骨无存了,而宁彩蝶也没能幸免,即便她是大玄尊的修为也没能抵挡住一件帝兵的自爆。

    她悄然的退出人群然后飞一般的离开了圣门,尽管云飞雪死了,可是她却并没有太多的高兴。

    因为圣门内眼尖之辈很快就会把目标放在这个和云飞雪将一面的游飞燕身上,她必须要尽快离开圣门,然后找到那个人履行他们之间的约定。

    一路狂奔千里她终于来到一座小镇停了下来,她的心跳不知在什么时候忽然加快了数倍,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紧张,自己杀过的人还少吗,云飞雪也不过是那么多人之中的一个罢了。

    坐在饭店内,那个和他见面的中年男子看到她的神色淡淡的说道,“看来事情进展的很顺利。”

    游飞燕说道,“很顺利,云飞雪和宁彩蝶都死了,连尸体都没没了”为让自己彻底冷静下来,她喝了口茶然后说道,“你答应我的事呢?”

    中年男子亲手为她把茶倒满,“放心,你既然完成任务,我自然不会亏待你的,只不过……”

    游飞燕心脏‘咯噔’一声,“不过什么?”

    中年男子神态优雅的品着手中的茶水说道,“只不过我答应的那些事只对活人有效,对死人却是没办法履行的。”

    游飞燕噌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你说什么……”

    四字说完,她陡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她感觉肚子传来无比疼痛的灼烧感,她大惊失色的看着中年男子,“你……你在茶里……下了毒?!”

    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现在才知道,怕是晚了些”中年男子顿了顿说道,“实际上你拿着破山钟给云飞雪负荆请罪也是给你自己的一个机会,如果你不生歪心思的话,难道云飞雪还会想置你于死地吗?所以你的结局是你自己造成的,怪不得任何人,只不过你在死前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罢了。”

    游飞燕瞪大眼睛,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知道后悔二字怎么写,但现在知道却是太晚了。

    她鼓起体内最后的力气朝中年男子一拳轰了过去,但拳到中途却如泄了气的皮球绵软无力。

    陡然,她一口鲜血喷出,让她感到惊恐的时候,这鲜血居然是黑色的。

    “你……你……我好恨……”

    游飞燕倒在了地上,实际上她早该明白,从头到尾她根本都不知道这个人的底细,只可惜她的杀意太重,已经完全冲昏了她的理智。

    中年男子将茶水一口喝完看也不看游飞燕的尸体一眼,转身朝楼下走去,可就在他转身的刹那,他的身体忽然凝固在了原地,只见楼道口出现了两道身影,其中个中年男子他不太熟悉,可那个年轻人他却清楚的知道,因为他就是自己要游飞燕击杀的目标,云飞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