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万侯之争
    ..,

    门主令被云飞雪抓在手中,冰凉的感觉从掌心传来,从这一刻开始,云飞雪知道自己肩上将会承担怎样的责任。

    圣门,一个掌控近百个疆域的庞大势力将会被自己握在手中,这是一把无比锋利的宝剑,但想要将这把剑用好,也需要云飞雪本身拥有强大的掌控力才能做到。

    因为这是圣门,这是一个庞大到云飞雪现在都有些难以想象的势力,想要完美的运用好这样的势力对现在的云飞雪来说并非易事,但他有信心。

    拔旱恭敬的说道,“请门主滴血认主。”

    云飞雪点了点头,指尖一滴鲜血凭空而出,然后和门主令触碰到了一起。

    这一刻,门主令忽然爆发出了刺眼的光芒,云飞雪只觉自己的灵魂忽然和手上的这块门主令多了某种联系,这种联系让他对圣门的每一个似乎都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联系。

    此时此刻,圣门内部各大势力的主人都在为门主的身死而悼念。

    但也有很多人在目光炙热的盯着圣门内殿,现任门主死了,圣门总是需要一个领导人啊,圣门人才济济,在如此之多的势力之中,谁有能力坐上门主这个宝贵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平时镇守四方的四大万侯王同时在圣门内齐聚,如果要论资历的话,门主理应从四大万侯王中选出。

    平时很难聚首的白一凡、广龙海、游飞燕、赫连霸天四个人此刻齐聚一堂,但他们彼此之间却并不见有多么的友好,现在甚至看着彼此都有一种莫名的敌意,每个人都有资格争夺门主之位,而门主突然暴毙也没留下任何讯息,如此说来,四大万侯王唯有争斗一番,胜者为王是自古不变的道理。

    游飞燕是四人中间唯一的女性,但此刻她霸气十足,坐在椅子上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质。

    相比于她的这种气质,即便是化蝶门的门主宁彩蝶都要失色几分,她这种气势不弱于身边这三个霸气十足的男人。

    只听她说道,“门主刚走,我们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商议门主这个位置的事情,但圣门不可一日无主,如今门主身死的消息想必已经被其它七门得知,我圣门这块大肥肉,可有不少有心人时刻在盯着,这种机会想必他们是不会错过的,如若圣门无主,想必我们也无法团结一心抵抗外敌。”

    这话说的铿锵有力,她那亮如星辰的眸子内闪烁着深邃的目光,此刻她根本就没把自己当成一个女人。

    另外三大门主瞧见她的气势不禁也是微微一滞,这个女人比想象中的只怕还要难以对付。

    一旁的广龙海说道,“飞燕侯主说的不无道理,门主和老门主相继陨落,其它势力岂能放过如此大好机会,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选出一位门主执掌圣门才能稳住大局让整个圣门团结一气,不知龙海侯主和霸天侯主二位意下如何?”

    赫连霸天的模样和这个名字是完全的不相符,他身材矮小犹如童子,但脸上却充满了岁月打磨的痕迹,他那副身体紧紧只占据了半个椅子,双腿根本够不着地面,此刻两条腿悬空前后摆动,不仔细看还以为这是哪里来的一个小孩坐在了这里。

    但他就是赫连霸天,他拿起身旁的茶杯轻轻喝了口气茶旋即说道,“二位说的的确有理,但门主刚刚过世,现在谈这个不觉得早了些吗,即便离我们最近的洛水门要赶到我们这里至少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广龙海连忙说道,“但洛水门内有一艘空梭舟,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赫连霸天淡淡的说道,“空梭舟最多能带来一个一千人,我圣门人才辈出,强者无数,只要他不是倾巢而出,我们还怕一千个人吗?”

    就在这时,那白一凡也是点头道,“霸天侯主言之有理,现在谈这个的确早了些,至少也得等十天之后,等门主丧事办完之后再议不迟。”

    广龙海急忙道,“我不相信二位对这门主之位就一点想法都没有,你们没有,除了我们可还有那些天字殿级别的大玄尊时刻观望着的,或许此刻已有不少势力已经暗中结盟,眼下再没有决断的话,只怕会让他人占据先机,到时候你我将会错失这大好良机。”

    广龙海的话让所有人陷入了沉默,他说的话的确不错,门主身死,首先按捺不住的只怕就是那些天字殿级别的势力,他们都是大玄尊的强者,手下都掌握有一方不错的势力,这个时候不论是结盟还是直接站出来争斗都有绝对的先机,因为门主是意外身死,并没有指定门主之位的传人。

    赫连霸天说道,“既然如此,那不知道你们觉得谁最合适坐上那个位置?”

    这句话再次让现场陷入了沉默,四大万侯王首先推举的是自己,虽然他们常年不在圣门,但圣门的数百个疆域平时都由他们管辖,他们的职权一点儿也不比圣门内这些天字殿弱。

    看到没人说话,赫连霸天说道,“就是嘛,你们都不说话,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每个人都想在往上争一争,但如何个争法呢,你们可有合适的对策?”

    游飞燕淡淡的说道,“自然是强者为尊,两两决斗,最后胜者为王。”

    赫连霸天说道,“门主之位岂是儿戏,单凭武力如何能坐上门主之位?”

    游飞燕冷声道,“但武力修为也是最重要的东西,没点儿本钱,如何能掌控圣门,如何能让圣门在八门之中发扬下去?”

    赫连霸天说道,“我看你是被你那个哥哥洗脑了吧,一头野兽,就算修为通天也只是一头野兽,它也没有资格坐上门主之位。”

    游飞燕杀意爆发,她死死的盯着赫连霸天道,“你个小侏儒,说谁是野兽呢?”

    赫连霸天个头虽然小,但此刻却也是丝毫不惧游飞燕,“我又没说你,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难道你自己也承认了?”

    游飞燕,“你……”

    广龙海说道,“好了二位,现在先不是内斗的时候,找我说不如这样,各大天字殿的势力必定会按捺不住,不如我们先四方联手镇压那些天字殿,到时候我们再来决断门主花落谁家,你们觉得呢?”

    白一凡说道,“我没意见,这是目前最安全可靠的方法,一来可以让我们在门内的威望得到提高,二来也可以将天字殿的气焰打压下去。”

    游飞燕冷哼一声不再说话,虽然气愤,但显然也同意了广龙海的意见,赫连霸天同样点了点头。

    广龙海说道,“好,那就先这么定了,现在……”

    他话没说脸色骤变,紧随着另外三个人也是面色大变,他们同时朝圣门内部大殿齐齐望了过去。

    “新门主出现了,谁拿走了门主令?!”

    广龙海目光一寒,身形从椅子上瞬间消失,白一凡他们同样是从这屋内消失无踪,待他们出现之时已来到了内殿的大厅之内,此刻云飞雪正已完全融合了这门主令。

    除了四大万侯王之后,包括所有天字殿、地字殿、玄字殿还有黄字殿级别的势力,所有人全部赶到了此地,圣门内各大长老同样齐聚一堂,门主令的融合让每个圣门的强者都有所感应。

    广龙海大喝道,“你是什么人,门主令为何在你手上?”

    拔旱站在云飞雪的身后目光骤然一冷,“大胆,见到门主还不行礼,谁给你们的胆子敢以这种语气和门主说话?”

    所有人都是面色狂变,刚刚还争的不可开交的四大万侯王更是失声的看着拔旱。

    云飞雪他们不熟,但拔旱他们认识啊,此刻拔旱站在这个年轻人的身后为他说话,难道他真的是门主指定的继承人?

    游飞燕开口道,“门主明明是意外身死,回来一句话都不曾说出,门主令为何却到了他手上,拔旱,不是我们不相信你,但此事太过蹊跷我们不得不查清楚。”

    所有人都是齐齐点了点头,没有一个向云飞雪行礼,除了凌云间一行人之外,所有人都是目光冰冷的盯着云飞雪。

    拔旱说道,“门主令早已被门主交予云飞雪,只因门主早已预料到他和老门主死劫难逃,云飞雪正是他指定的下一任门主继承人。”

    赫连霸天失声道,“这不可能,云飞雪我也知道,就算他天赋还不错,但他才刚刚进入圣门一来年的时间,如何有资历担任门主,这绝对不妥。”

    游飞燕也是点了点头道,“霸天侯主说的不错,门主应该是资历和实力并存的强者才能担任,他一个不到二十的小破孩如何能坐上那个位置?”

    此刻一片反对的声音加上质疑的声音充斥在了整个圣门的上空,除了凌云间的徐坎他们,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云飞雪有能力坐上门主之位,即便是跟随他们去潜龙帝国征战的萧楠同样也是这么认为的。

    四周这庞大的压力的确让云飞雪难以喘息,这里站着的人包括四大万侯王在内,有整整无实名大玄尊的强者,这就是圣门的最终底蕴,也是圣门最强的实力阵容,五十名大玄尊带给他的压力可以说如排山倒海,此刻他就如万丈巨浪中的一叶扁舟,只要浪花稍稍高一点他就有可能淹没在大海之中。

    这就是端木剑圣给他的第一道考验,虽然门主令给他了,但想要顺利的接管圣门绝不是一个门主令能解决的。

    但既然已经决定了坐上这个位置,云飞雪自然不会有丝毫畏惧,看着四周质疑的目光、怀疑的声音甚至仇恨的眼神,云飞雪陡然朝前一步踏出,他说道,“大家稍安勿躁,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我不适合做这个门主,你们在座的各位,谁合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