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 门主令
    ..,

    单屠鲁低下头说到,“是,是的,皇上命令我们只需要稍稍帮一下就行了,甚至暗中还可以帮魔域种族一把,让你们潜龙帝国的兵力尽量多一些损失,这样我们在行动的时候就会少几分障碍。”

    云飞雪说道,“打的一手好算盘,只可惜,蒲元真的想法这辈子也不可能实现了,而且……他需要为自己的这种做法付出代价。”

    单屠鲁面色大变,“你想做什么?”

    云飞雪说道,“这你就不用管了,来人,将这位蛮越帝国的国帅大人先关押起来再说。”

    单屠鲁离开之后,拔旱在一旁说到,“你这恐吓的手段还真是凑效的很。”

    云飞雪说道,“当然,只不过如何处理这些蛮越帝国的士兵还真是件麻烦事,不过这个麻烦事交给东方昊就行了,他是皇帝,我就不用操这个心了。”

    拔旱说道,“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准备回圣门吧。”

    云飞雪点了点头,“准备回圣门。”

    这场由魔域种族挑起的战争终于是在历经近半年的时间过后彻底结束,天鸿疆域也算是胜利凯旋,但人类的损失依旧无法估量。

    南海紫竹林的银鹤道人陨落,整个南海的人口缩减了五分之四,潜龙帝国同样也是损失惨重,一半的国土几乎都已经完全沦陷,沦陷的那些地方必定已经被魔域种族给进行了一次大清洗。

    而朝元帝国是整个帝国都已经彻底变成了魔域种族的领地,但好在有叶轻羽带领圣门的强者驻守,最终不但阻止了他们进入潜龙帝国,叶轻羽甚至身入朝元进行了大清洗。

    可能损失最少的就是玄苍帝国了,玄苍帝国的大部分魔域种族都是魔化而来,在云飞雪找到解药之后,这些被魔化的人类恢复了原样,所以玄苍帝国的损失相对来说要少很多。

    但不论如何,只要潜龙帝国没事,只要云府没事,对云飞雪来说就足够了。

    如果真要论收获的话,这场战争最大的赢家可能就是他了,首先他在蛮越帝国得到了力量源力石,接着在紫莱仙岛由拿到了弑的空间源力石,后来的玉凤宗更是扬言要把紫莱仙岛都给云飞雪,虽然这听起来有点儿扯淡,不过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云飞雪也并不介意接受那片地方,毕竟真的要和上面那些对抗,没有点儿过硬的本钱显然就是在以卵击石。

    在休憩了半个月之后,云飞雪和拔旱、陆青还有鬼面他们朝圣门赶了回去,在他们身后除了圣门的一众强者之外,还有杨天他们这些魔域种族的跟随。

    他们显然不能待在潜龙帝国,毕竟都是魔域种族,至少他们来历也只有少部分人知道,在那里搞不好就会和人类起冲突。

    在圣门的话,起码云飞雪能关照到他们,况且圣门地方广袤,给他们找一个合适生活第放并不难。

    回到圣门,云飞雪的第一件事就是找端木剑圣汇报任务,这毕竟也算是一次真正的大任务,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云飞雪猎杀的魔域种族并不多,但他却功不可没。

    而陆青和鬼面则是以击杀魔域种族为主,在这次猎杀的过程中,他们的收获难以想象。

    只是当他们来到圣门的时候,云飞雪便便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整个偌大的圣门本门一片悲泣,一股莫大的哀伤充斥在整个圣门的上空。

    云飞雪的心中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朝圣门内飞奔而去,他第一眼便看到了端木剑圣的女儿幽姬。

    此刻幽姬跪在地上已哭成了泪人儿,云飞雪深吸一口气道,“幽姬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你知道吗,我虽然是爹收养回来的,但他待我比待亲生女儿还要好,从小到大包容我的任性,纵容我的调皮捣蛋,现在……他为何一声不吭就……就走了……”

    幽姬说话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似乎也根本没听到云飞雪问的什么问题,此刻她只是想把内心的情绪发泄出来。

    很难想象平时那看似冷酷冰冰的幽姬会哭成这个样子,而她说的话更是让云飞雪骇然失色。

    端木剑圣,死了?!

    这简直是一件让人无法难以想象的事情,云飞雪已经体会过他的强大,想必和紫莱仙岛的那个弑也相差无几吧,难道他也和苍天争斗过,最后被杀了?

    否则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力量可以让他陨落?

    云飞雪连忙问道,“那你爷爷呢,你爷爷端木鸿……”

    幽姬哭的更加厉害,“我爷爷……我爷爷……也走了……”

    云飞雪如遭五雷轰顶,他曾听拔旱说过一次,端木鸿是站在这个世界上最顶尖的强者,因为他几乎已经超越了大玄尊的范畴到达了一个新的境界。

    拔旱自认很强,但在端木鸿的面前也不过是和小孩子差不多,云飞雪和端木鸿也见过几面,他看似和普通老人差之不多,可是云飞雪知道他体内蕴含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这样的强者,也死了?!

    此刻圣门内外,所有天字殿、地字殿、玄字殿、黄字殿级别所在的那些势力全部抵达,每个人都在为端木剑圣的死而哀悼。

    他和端木剑圣的感情并不深刻,可是他却无法置信这种事情怎么会突然发生。

    朝圣门内走去,一个巨大的灵堂出现在他眼前,他迈着踉跄的步伐走进去,端木剑圣和端木鸿静静的躺在那里。

    云飞雪的魂力轻轻覆盖过去,他惊骇的发现,这二人的心脏已经没有了,就好似被某种力量直接将他们的左胸口洞穿,伴随着心脏也就彻底从他们身上消失。

    震惊的同时,云飞雪也只有叹息,他在灵堂前为还没有入土的二人上香,圣门于他有知遇之恩,如今门主陨落,他的悲伤并非假装。

    走出灵堂,一旁的拔旱说道,“或许……你应该把门主交给你的东西拿出来看看。”

    从头到尾,拔旱的神色都是古井无波,他的脸上无悲无喜,你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情绪。

    他的话让云飞雪忽然想到戒指内的那个盒子,在刚回到潜龙帝国不久,端木剑圣杀掉了门内的曾小凡那几个叛徒救了云飞雪一命,与此同时他给了云飞雪一个盒子。

    云飞雪将盒子拿出来,然后放在桌上缓缓将其打开,里面存放着一块形似钟体的令牌,另外还有一张被卷起来的巨大褐色纸张,上面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在这一卷纸张的旁边还放着一封信件。

    这封信件或许能解开云飞雪内心的一些疑惑。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就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也许你并不会为我的死而悲伤,毕竟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我们之间的见面也仅限于要出动一些任务之时的必要见面。

    不过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在你眼中就看到了一种没有理由的亲切,这种亲切就像我第一次看到小幽姬一样,所以我把无依无靠的她当作了我的女儿。

    或许你会疑问,我为什么会突然身死,老门主为何同样没能幸免于难,这个疑惑我想需要你自己去解开,即便你现在知道了也没有任何意义,只会给你带来另一个你难以想象的压力。

    但不可否认的是,敌人很强大,也许他已经开始有信心挑战苍天大地,不过我和老门主联手依旧将他重创,短时间内他是恢复不了的,不过他来圣门报仇是肯定的事情,一旦他来到圣门,没有人可以抵挡。

    现在我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到你手上,你的目标是营救你的母亲俞妙音,那么这就是你要面对的第一项巨大挑战,斩仙门的强者非我等所能比拟,如果这个困难你都接不下来,你是没办法救出俞妙音的。

    信件旁边的令牌是门主令,一旦将此令拿到手中,你便会和整个圣门心神相连,你就是我指定传承的圣门门主,你当担起圣门生死存亡的责任。

    至于你看到的这一卷名单,上面挪列的全部都是圣门这些年来背叛者和心怀不轨之人,处理过的已经被我划开,但没处理过的占据十分之九,如何决定,如果去做,全凭你自己,只希望我端木剑圣没有看错人,希望圣门可以在你的手上真正的崛起。

    这封信并不长,云飞雪看完却没有太多惊讶出现,端木剑圣要他当圣门门主的事情,他从拔旱嘴里已经有所了解了,现在真正降临到身上的时候他并没有震惊。

    只不过他依旧疑惑,端木剑圣为什么要把这毕生心血放到自己手上,他为何就如此的信任于我呢?

    云飞雪现在是找不到答案的,或许未来也找不到,但现在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他要不要拿起这块门主令。

    当他将门主令拿到手中的时候,圣门将归他所有,圣门内的所有人都将会听从他的发号施令,但他从样也明白,当他拿起门主令的时候,将会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被他担在肩上。

    云飞雪还没有动手,但一旁的拔旱陡然单膝跪地,“拔旱拜见门主,愿门主将圣门发扬光大,名动千秋。”

    云飞雪依旧还在思索,要不要拿起这块门主令将会决定他今后整个方位的走向。

    半晌过后,云飞雪忽然深吸一口气似乎做了某种决定一般,他将那块门主令一把抓在了手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