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争执
    。当云飞雪再度回到潜龙帝国的时候,潜龙帝国整个国土面积已经缩减到了一半。

    虽然有蛮越帝国的援军支持,但是魔域大军的骁勇善战几乎势不可挡,而且在此期间他们还动用了两艘震空战舰,对于整个人类来说这才是真正的大威胁,虽然有萧楠这些大玄尊强者,但魔域大军内也不乏大玄尊的强者。

    两艘震空战舰启动了两次,仅仅两次,蛮越帝国和潜龙帝国的军力直接损失了近一半。

    趁着这巨大的缺口,魔域大军一鼓作气直奔潜龙帝国的中枢而来,蛮越帝国的皇帝蒲元真可能也意识到了魔域种族的强大,一旦潜龙帝国彻底被占领,接下来就得轮到他蛮越帝国了。

    在这种情况下,蒲元真再度派出数十万大军填补了那个巨大的窟窿,这样让魔域大军的进攻速度暂时缓解了下来了不少。

    但是那三艘震空战舰依旧是如饿狼盯着整个潜龙帝国,只要这三个庞然大物在,不管是潜龙帝国和蛮越帝国的大军都是人心惶惶,生怕什么时候震空战舰再度朝他们开火。

    云飞雪从天空俯瞰那三艘庞然大物,他的手中也是多了一面五边形的镜子。

    这面空灵镜就是武通暂时借用给他的魂器,以这件魂器,云飞雪便可以彻底毁掉魔域大军手中的这三艘震空战舰。

    刚开始云飞雪还有所怀疑,但是玄苍帝国内那艘震空战舰就是因此而被毁掉的,当震空战舰内的源力石被全部拿走的时候,那庞然大物也就失去了作用。

    以魂力催动魂器,空灵镜在天空散发出了温和的光芒,光芒扫过之处,任何东西在这镜子内都无所遁形。

    不过这面空灵镜主要作用就是搜索源力石的,当镜子在天空旋转一周的时候,云飞雪已经可以看到震空战舰内的一些结构。

    这可能是云飞雪目前见到过的最复杂的结构之一,就如同他当初第一眼看到地狱魔神的时候一样。

    整艘震空战舰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现有的认知,无论是在制造结构还是制作材料都是他未曾见到过的,云飞雪突然想到,如果把这东西交给西城秀清去研究研究,她能不能把这庞然大物搞清楚呢?

    当第一次源力石出现在云飞雪视线中的时候,他直接毫不犹豫从空灵镜内将其取了出来。

    不得不说这件魂器的确有着常人不能理解的能力,直接从镜子中将东西取出来,这几乎就是神迹一般的能力。

    虽然云飞雪造不出这东西,但他能够感受到这空灵镜正是利用了空间的某些特性,就如同移花接木一样将某一处空间搬到这里,如此的话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相隔万米却能将另外一处的东西拿出来了。

    虽然云飞雪将一百颗拳头大小的源力石取出来,最右边的那艘震空战舰就好似失去了所有力气跌落下去,那庞然大物摔到地上似乎已经不堪一击直接变得粉碎,伴随着震空战舰内的无数高手也是飞掠而出。

    他们警惕的目光不断看向四周,显然震空战舰的变故绝不是突兀而生,定有他人在暗中搞鬼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魔域种族自然不可能发现云飞雪的踪迹了,因为拔旱在一旁已将他们的踪迹完全的和外界隔绝开来,此刻只怕就算是大玄尊也无法发现他们的存在。

    第一艘震空战舰坠毁,云飞雪迅速从空灵镜内取出第二艘震空战舰的源力石。

    虽然他们已经有所防备,但云飞雪源力石这种凭空消失的事情他们自然是没办法阻止,盏茶的时间过后,第二艘震空战舰彻底坠毁。

    云飞雪再度开始利用空灵镜探索第三艘战舰,空灵镜扫过整艘战舰的时候,云飞雪毫不犹豫拿出了第一块源力石。

    但是当空灵镜指向第二块源力石的时候,云飞雪的右手忽然僵硬在了空中,他的眼中出现了一抹浓浓的不可思议。

    因为当空灵镜闪过这艘震空战舰的时候,他居然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个人居然是祭月帝国的莲娜。

    他和莲娜之间有着很深的情谊,完全是那种哥哥和妹妹的情感,云飞雪在离开祭月帝国之前把她安置在了藏龙谷,按照藏龙谷当时的实力,莲娜在那里也有足够的安全保障,再加上云飞雪也信任藏龙谷,所以把莲娜放在那里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可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在震空战舰内,难道是藏龙谷出什么事了?

    拔旱疑惑的看着云飞雪,“为什么不继续动手了?”

    云飞雪说道,“我要去震空战舰内看看。”

    拔旱眉头紧皱道,“现在你只需要把源力石拿出来,这艘震空战舰就会直接被毁,这时候你还需要去战舰内吗?”

    云飞雪说道,“我必须要去,我小妹在那里,我不得不去。”

    拔旱冷声道,“这艘震空战舰内都是魔域种族,怎么会有你的小妹,你不会看错了吧。”

    云飞雪摇了摇头,“不会错的,她就是魔域种族。”

    拔旱说道,“你认魔域种族当妹妹?”

    云飞雪一脸认知的看着拔旱道,“魔域种族也并非全都是吃人之辈,起码我认识的莲娜就不是,藏龙谷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拔旱说道,“但如果不是进攻人类领地,她为什么会在那艘战舰内,她也是操控那艘战舰的一份子,你不要被他们的表面给骗了,你身上担负重任,怎么能在这种事上犯这种低级错误,你绝不能去震空战舰内。”

    云飞雪摇了摇头,“我必须要去,我知道我身上有你们人人都期待的那个什么所谓的重任,但我现在必须要把事情弄清楚,莲娜为什么会在那艘战舰上,这和你口中的重任并不冲突,如果你觉得我不合适,我把端木门主交给我的东西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行吗?”

    云飞雪的手中出现了端木剑圣临走时交给他的那个盒子,盒子他一直都没有打开,并且他也不打算打开。

    拔旱在他身边的确是保护了他的安全,但他也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就如现在他想做点什么,但拔旱直接会干扰阻止他,也许他是出于好意,但有些事情云飞雪不得不去弄清楚,比如说莲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拔旱沉声道,“云飞雪,我希望你要明白,虽然门主并没有对你明说,但你应该很清楚,你将是未来圣门的继承人,门主一生未娶,他是把你当成了他的亲儿子,你莫要让他还有整个圣门失望。”

    云飞雪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个重任我很可能会担当不起,而且我很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圣门这种庞然大物我没办法驾驭住,现在我只想去震空战舰看看我小妹究竟发生了什么。”

    云飞雪的倔强迎来的是拔旱的阻拦,他挡住云飞雪身前说道,“我在强调一遍,你不能去那里。”

    两个人都很倔强,此刻的云飞雪与其争锋相对道,“我也在说一遍,我必须要去,你让开。”

    拔旱淡淡的说道,“门主有令在身,我不能让你去冒险,那艘战舰内至少有五个大玄尊的强者镇守,你去了就是送死,你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你应该知道,我现在能和你在这里好好说话已经是对你的尊重了。”

    云飞雪冷笑一声道,“对不起,我不需要你的尊重,我也知道想绕过你去做这件事根本不可能,但我想你是没办法拿一具尸体去做圣门门主的,是不是?”

    云飞雪说着,体内的力量在飞速的蓄积,拔旱面色微微一变道,“想用自杀来威胁我,只可惜你在我面前连自杀也做不到。”

    云飞雪冷声道,“那你就来试试……”

    拔旱刚要出手,云飞雪的身躯陡然从身前穿透消失,他瞬息之间已来到了百米之外,毁灭性的气息在他体内越涨越高。

    拔旱终于变色,“你疯了,快停下……”

    云飞雪面不改色的说道,“让我走。”

    拔旱盯着云飞雪,无奈之下他只能无奈后退,云飞雪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直奔那震空战舰而去。

    拔旱怎能想到云飞雪居然会这么决绝,刚刚的他可绝没有开半句玩笑,只要云飞雪愿意,他可以轻易引爆体内的那种能量将自己炸的尸骨无存,拔旱绝不敢赌这一局。

    拔旱叹了口气,他的任务就是保护云飞雪的人身安全,但想不到却起到反作用,这个叛逆的年轻人似乎并不愿意自己无时无刻的跟着他。

    可他是未来圣门的门主啊,如果稍有差池,自己怎么给门主和老门主交代。

    但现在云飞雪决绝的进入震空战舰内已经是无法更改的事实,如今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快战斗的推进,两艘震空战舰被毁,只剩下这一艘他应该勉强能应付下来,除此之外或许只能祈祷云飞雪自己能够应付突发的危险了吧,至少在战争全面推进之前,他只能依靠自己。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