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执法宗门
    徐奎就如同看着白痴一样的看着云飞雪,过了许久他才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紫灵宗是有仙灵草,但为何要给你?”

    云飞雪冷笑一声道,“不给的话,你可不要后悔,五长老徐蒙还有他的徒弟徐婉静已经没办法回紫灵宗,我希望你能清楚的知道这一点。”

    徐奎面色一惊道,“你……什么意思?”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你们几位长老修炼的那种邪功都是知道,你说我要将这件事捅到紫灵宗乃至于让整个紫莱仙岛知道,你们会是什么结果?”

    徐奎面色大变,这件事他们都是在暗中进行的,云飞雪是如何知道的,就连紫灵宗的宗主还有其他长老都不清楚。

    不过徐奎紧接着又恢复了常态,他说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现在要回紫灵宗,还请公子让开。”

    云飞雪说道,“你真的不怕是吗?我可是有铁证在手,这件事要被我或者其他人捅破了,那你们这些人可就成了紫灵宗的千古罪人。”

    徐奎死死的盯着云飞雪,眼中释放出了一丝凌厉的杀机,但云飞雪依旧是处变不惊。

    “给您三天的考虑时间,三天的时间过后如果我要一万株仙灵草,如果看不到的话,那就对不住了。”

    徐奎大惊失色,一万株仙灵草,你当仙灵草是白菜萝卜遍地都是吗,整个紫灵宗的仙灵草加起来只怕也只有一万多株吧。

    云飞雪直接转身离去,看着他的背影,徐奎的脸上出现了凌厉的杀意,他知道了这些事情那就绝不能让他活着,这种赤果果的威胁简直就是在扇他徐奎的脸。

    但云飞雪的威胁还是起到了作用的,这件事事关重大,一旦有任何差池,他们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紫灵宗内,徐奎和另外几个目光阴沉的坐在一起,徐奎已将整个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

    他们这些违反宗规在修炼邪功的人对这件事自然是极为看重,一旦有个差池,所有人连带都得被紫灵宗处罚的永世不得翻身。

    徐奎旁边的一名长老忽然说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他做掉,谁也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来,就算怀疑我们也可以用其他的借口搪塞过去,难道我们几个大玄尊还能被一个灵海秘境的小娃娃给吃死不成?”

    徐奎摇了摇头,“如果可以的话,我当时就动手了,如果他已将此事告知了其他人,他身死之后,他同样可以通过其他人的嘴里把这件事给捅出去。”

    另一名长老沉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真的要给他一万株仙灵草,我们三人也根本没有那么高的权限啊。”

    徐奎说道,“所以我想动用一下宗内的搜魂池,通过搜魂池我们可以知道他过去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自然也就能他是安排了什么后手,到时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徐奎说完,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根长发,另外两名长老眼睛一亮,搜魂池可是紫灵宗的重宝。

    只要有一个人身上的某一点东西,比如说头发乃至于肤屑都可以通过搜魂池来搜出他近几天做过的事情。

    搜魂池一般不会轻易动用,因为它对人的负荷是非常之大的,而且宗门也有规定,搜魂池不得对小玄尊以下的人使用,但如今他们也不得不冒着忌讳来做这件事了。

    徐奎三人来到搜魂池身前,将云飞雪的那根头发放在了搜魂池上,整个池子猛的一荡。

    然后一道画面出现在了他们身前,这个人可不正是云飞雪,但紧接着这画面忽然变得模糊起来,整个搜魂池忽然变得动荡不安似乎随时都有崩裂的可能。

    徐奎三人大惊失色,他迅速将云飞雪的那根头发拿了起来,搜魂池这才恢复了平静。

    三个人面面相觑,眼中皆是看到了对方的震惊之色,以前使用搜魂池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啊。

    徐奎小心翼翼的将头发再度放上去,但这一幕再度出现,徐奎只得将头发再度拿到手中。

    不过另外一名长老的脸上虽然震惊,但脸上却忽然出现了一丝笑容,“此子的确有特殊之处,但你们没看到画面上,他的身体是虚幻的吗?”

    他的话音落下,徐奎的脸上也出现了狂喜之色,他说道,“他……不是我紫莱仙岛的人!”

    这就是紫莱仙岛确定一个人是否属于这里的第二种手段,确切的说这种方法是独属于紫灵宗。

    搜魂池内出现的人如果是虚幻透明的,那么他就是紫莱仙岛外的人,因为任何紫莱仙岛的人在搜魂池内出现的样子都是和人的实体一般无二。

    旁边的长老说道,“你们说,如果把这个消息禀报给紫莱仙岛的执法宗门,他会怎么样?”

    徐奎说道,“自然是接受执法宗门的调查,有可能会被关押,有可能会被放出去,总之,这和我紫灵宗还有我们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三人相继哈哈大笑,从搜魂池内虽然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但有这个意外的收获就足够了。

    云飞雪自然还不知道事情的发展已经偏离了他的走向,此刻他依旧是在不断尝试着将两块源力石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空间源力石的威力远超他的想象,利用空间源力石给他的能力,此刻他完全可以做到在瞬息之间从一处地方达到另外一处地方,只不过这个距离只能控制在百米的范围之内,但即便如此也依旧能给他不小的惊喜了,因为这可是大玄尊才能拥有的能力。

    凭借着这种能力,即便是大玄尊也无法瞬间致他于死地,至少他又多了一门逃生能力。

    唯一遗憾的是弑不在了,在这浩瀚的人类族群当中,弑依旧如沧海一粟,他带着人类的希望如飞蛾扑火的献身,他告诉了所有人,苍天也是会流血的,苍天也不过是人而已。

    但可惜的是,没有几个人能体会到他的良苦用心,在苍天之下,人们依旧会低下头颅,依旧只会机械般的臣服下跪。

    云飞雪自语喃喃道,“前辈请放心,有朝一日,我终能踏九天、战上苍,你们未完成的心愿,我来替你们完成。”

    他算了算时间,徐奎也是时候该把仙灵草送过来了。

    徐奎必须要这么做,因为云飞雪手中的铁证已经足够致他于死地,他想要继续待在紫灵宗甚至活下去,那就必须要将仙灵草送过来。

    可是云飞雪并没有等到徐奎,只见两名身材高大,外加一名身材如玲珑剔透的年轻女子来到了他的身前。

    女子淡淡的说道,“你是云飞雪对吧。”

    云飞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心中已有一丝不好的预感,可能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女子接着说道,“我们怀疑你是来自紫莱仙岛外的人偷进而来,请跟我们走一趟执法宗门吧。”

    云飞雪大惊失色,他并非来自紫莱仙岛这个秘密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执法宗门是如何知道的?

    难道是徐奎他告诉执法宗门的,否则事情怎么会这么巧,他没有等来徐奎这些人反而等来了执法宗门,可是自己根本就没告诉过他这个秘密啊,但不论如何,事情已经发生,再究其原因已经没有了意义。

    此刻云飞雪的思想在不断的跳跃,该如何才能摆脱这些执法者,一旦被他们逮到,自己最好的结果就是被逐出紫莱仙岛,可是仙灵草还没到手,他如何能现在出去呢?

    半晌过后,云飞雪心念一动,他忽然说道,“没错,我的确不是紫莱仙岛的人。”

    女子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既然如此,就跟我们走吧。”

    云飞雪说道,“我虽然不是紫莱仙岛的人,但却和紫莱仙岛也有几分渊源,至少我能算半个紫莱仙岛的人。”

    女子疑惑的看着他,“你别给我耍花样,不管你是半个还是一个,先跟我会执法宗门再说。”

    云飞雪连忙说道,“我可以虽你们去,但你也得先让我去一趟玉凤宗再说啊。”

    女子又一次疑惑了,“玉凤宗?你去玉凤宗做什么?”

    云飞雪说道,“我是玉凤宗的弟子,当然得去玉凤宗了!”

    女子完全被她的话给说愣在了那里,“你……你是玉凤宗的弟子?”

    云飞雪说道,“没错,我是玉凤宗老祖在紫莱仙岛外发现的有着无人能及的天纵之资,所以他收我做了徒弟,只是……只是我在外面的大陆有些事情抽不开身,所以一直都没来找他老人家报恩,所以……你明白吧……”

    此刻为了脱身,云飞雪是各种胡编乱造。

    女子将信将疑的看着云飞雪,要说就这么相信他的话自然不可能,但云飞雪能说出这些话来想必也不是胡说八道,如此说来在模棱两可的情况就只有等求证之后才能确定他说的究竟是真还是假了。

    女子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被保证秉公执法,就请跟我们去一趟玉凤宗吧,如果你说的是假话,罪加一等。”

    云飞雪连忙点头,前往玉凤宗他可是求之不得,总比去那个执法宗门要强的多。

    一路上,云飞雪问道,“这位漂亮的姐姐,你们是从什么地方得知我不是紫莱仙岛的人?”

    女子不说话,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两个大汉也是跟木头人一样,非但不说话,连表情都永远那么冷酷无情。

    见她不开口,云飞雪接着道,“你一定是从紫灵宗那位名叫徐奎的长老口中听说的,是不是?”

    女子依旧没有开口,此刻的她就好像雷打不动,任凭云飞雪以各种手段也休想让她开启尊口。

    云飞雪也不气恼,他只在一旁淡淡的说道,“徐奎可不是什么好人,难道你没听说吗,他和紫灵宗的几位长老又开始修炼紫灵宗明令禁止的禁修功法了。”

    云飞雪知道的是,紫灵宗的那种功法整个紫莱仙岛都清楚的很,当初执法宗门也介入到了这件事,直到最后紫灵宗才命令禁制修炼那种武学功法。

    女子自然是知道这件事了,她当然不会相信云飞雪说话了,所以她看了一眼旋即说道,“胡说八道。”

    云飞雪微笑道,“您可总算是开口了,否则这一路得把我给闷死”说完他顿了顿又接着道,“但我说的却是大实话,我可是有证据在手的。”

    她诧异的看了一眼云飞雪旋即说道,“证据?什么证据?”

    云飞雪刚想将那个东西拿出来,但他的动作却忽然静止在了空中,谁能知道这三个人和徐奎他们之间有没有关系,万一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自己可不是上当了?

    从他们的穿着看起来倒的确像是执法宗门的人,可是谁又能知道他们是否已被徐坎他们收买,至少也得先去到了玉凤宗再说。

    想到这里,云飞雪说道,“这个……暂时还不能把东西给你,等到了玉凤宗再说吧。”

    女子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当我是三岁小孩这么好骗?接下来的路程你给我安静点儿,如果想要耍什么花样的话我劝你还是收起来吧。”

    看着女子这冷冰冰的表情,当真是如一块石头一样寸言难进,莫非执法宗门的每个人都是这样的不成?

    但是当他们来到玉凤宗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想法错了,因为这女子居然对玉凤宗的长老们笑了。

    她笑起来比那冰冷的模样好看了许多,至少不会再给人一种距离感。

    他看着玉凤宗的这位长老说道,“听闻这位云公子是你们玉凤宗在紫莱仙岛外收的弟子,此事是真还是假?”

    这位长老仔细打量了一番云飞雪,旋即摇了摇头道,“我们并没有在玉凤宗外收过什么弟子,你应该是弄错了。”

    听闻此话,女子双目朝云飞雪一瞪,云飞雪只觉一股杀气迎面扑来,这一刹那他感觉自己浑身汗毛倒竖,如果可能,这女子甚至会直接朝自己动手,不过好在她并没有这么做,云飞雪也是稍松了口气。

    “云飞雪,你这么做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吗,那现在拖延的时间也够多了,你可以跟我们回执法宗门了吗?”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