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冲突
    。经过一番询问,云飞雪总算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女子名为赵兰尹,她正是云飞雪在那个江北小城的客栈中救下的那对母子的弟弟,也是那位母亲的女儿。

    赵兰尹说到,“我爹一年到处惹是生非,谁也劝不听他,现在他也算是恶有恶报吧。”

    赵兰尹叹了口气,虽然那个男人是他的父亲,但她并未太多的悲伤,可见平时他对她们母子照顾的并不是很周,只不过当死亡降临的时候他才幡然醒悟,只不过那时候却是有些迟了。

    正当这时,一旁的辰若曦说道,“恩也报了,那你就快走吧。”

    云飞雪无语的瞧着辰若曦,只见她此刻面色阴沉,看着赵兰尹就好似看着生死仇敌一样看着她,辰若曦明显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但为何会生出这样的表情,云飞雪也是大为不解。

    赵兰尹并不生气,她说道,“但是你没有邀请函,你可进不了神魂宗啊,神魂宗要求的是必须人手一张邀请函。”

    这也是云飞雪在考虑的问题,邀请函还给了水无钟,现在他和辰若曦就只有一张邀请函,两人该如何神魂宗?

    正当这时,赵兰尹笑道,“幸好我身上有几张邀请函,这就权当是的我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云飞雪大喜,眼看赐封大会将至,如果在神魂城内强抢邀请函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赵兰尹可谓解决了他的烦。

    云飞雪接过邀请函说到,“如此,便多谢赵小姐了。”

    赵兰尹微微一笑道,“不客气,这是应该的,这样吧……要不我们现在就去神魂宗吧,我在神魂宗还有紫灵宗内也认识一些朋友,今晚住在里面也会安静许多。”

    云飞雪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辰若曦,他点头道,“那就再一次麻烦你了。”

    辰若曦在一旁嘟囔道,“不麻烦不麻烦的,有同行,有什么好麻烦的,人家就是把心掏给你你也得快些捧在手里才是。”

    “呃……”

    赵兰尹微微一笑,丝毫不因为辰若曦的吃醋而生气,她在一旁反而更加乖巧。

    踏进神魂宗,云飞雪和辰若曦将邀请函递给了审核长老,现在本来没有到入宗时间,不过有赵兰尹带路,他们一路前进的很顺利。

    当他们穿过重重建筑来到一座豪华庭院跟前的时候,只见几名女子接踵而来,瞧见赵兰尹之后就跟见到了十年没露过面的亲姐姐一样。

    两人是又亲又抱,活脱一对失散多年的亲姐妹。

    少时过后,赵兰尹忽然说道,“来来,婉静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云飞雪云公子,这位是她妻子辰若曦,他们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徐婉静朝云飞雪看了过来,云飞雪相貌端正,气质不凡,但一身衣裳却是格外朴素,并非其它公子们锦衣玉袍,单从这一点来看便能瞧出他身份的高低。

    不过碍于是赵兰尹的朋友,所以徐婉静并未多说什么,只不过眼中那轻蔑之色却是显而易见。

    赵兰尹显得有些尴尬,可能她也没预料到徐婉静看到云飞雪他们居然会是这个态度,但两方人都于她有恩,此刻却也不知如何是好。

    正当此刻,云飞雪说道,“那我们就在神魂宗内随便转转,你们忙你们的就好。”

    徐婉静淡淡一笑道,“如此也好,但神魂宗也不能能随便乱逛的,所以你们还是莫要走远的好。”

    云飞雪依旧是笑容以待,赵兰尹看着云飞雪充满了歉意,正当这时,辰若曦在一旁终于忍不住怒道,“哼,画的跟妖精似的,有什么好神气的。”

    徐婉静面色微微一变,或许她看云飞雪和辰若曦态度不佳也有几分原因是因为辰若曦的天然美貌实在叫人着迷的紧。

    而她们却还是需要后天的一些妆容方能弥补先天的些许不足,此刻辰若曦的话无疑是戳痛了她内心的弱点。

    徐婉静怒目一瞪道,“臭丫头,你说什么?”

    云飞雪连忙说道,“她不太懂事,你们别跟她一般见识就好。”

    看到云飞雪连番的忍让,辰若曦只觉内心的愤怒更甚,“赵兰尹,你嘴里说的可好,带我们先来神魂宗,结果不招待见也就罢了,现在直接就想一走了之,这就是你对待恩人该有的态度吗?还有你,我说就说了,怎么了?一脸的胭脂俗粉,看着就俗气,还紫灵宗的人,我看你多半是个冒牌货吧。”

    辰若曦双手抱胸,那饱满的胸膛随着她情绪的波动剧烈起伏着,她冷哼一声说完扭过头不再去看她们,似乎再看一眼就要呕吐似的。

    徐婉静生为天之骄女,平时走到哪里接受的都是别人的恭敬和爱戴,哪曾听到过这种话,此刻她内心的怒火也是被辰若曦给彻底点燃。

    “臭丫头,我要了你的贱命!”

    一掌袭来,掌风凌厉,虚空涌动,辰若曦面色顿时苍白,她修为才到神魂境,万万不是徐婉静的对手。

    但云飞雪却已来到她身前,掌内一股柔和的力量将徐婉静的恭敬轻松化解,然后他说道,“还望徐大小姐多多海涵,她年纪还小,有些口无遮拦……”

    “口无遮拦吗,那我就先把她的嘴撕下来,这样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了。”

    云飞雪眉头微皱,这个女人刁蛮泼辣,修为也不低,在紫灵宗想必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但如今她咄咄逼人丝毫不让,云飞雪又岂是那种能够再三忍让的好好先生。

    见徐婉静的攻击再度到来,云飞雪大手一挥,体内一股至阴之气如龙影盘旋、如风暴怒吼,阴柔的力量中又带着恐怖的至阳罡气,徐婉静猝不及防,直接被云飞雪一手跌翻在地。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我们与赵兰尹的关系都还不错,还望你莫要得寸进尺,这样大家脸上都会闹的很难堪。”

    “你……”

    云飞雪冲赵兰尹抱拳道,“你先照顾一下徐小姐,我们和若曦随便逛逛。”

    此刻赵兰尹也不好说什么,想不到只是想引荐一下,怎么就突然起了这么大的矛盾,赵兰尹叹了口气将徐婉静扶了起来。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

    徐婉静止住了她接下来的话,她的脸上又出现了柔和的笑容,“小妹别跟我这么客气,只是一些小摩擦而已,只不过那个人的实力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小妹还是要多加小心才是啊。”

    赵兰尹知道徐婉静已是彻底误会了云飞雪,但此刻却也是无从解释的,所以她只能微微一声叹息。

    徐婉静的眼神深处有着浓烈的怨恨之色,看着云飞雪他们的背影却是起了必杀之意,这一点赵兰尹也根本不曾知晓。

    云飞雪和辰若曦来到神魂宗半山腰的一处客房,由于大部分人还没有进来,所以夜晚的神魂宗显得安静清凉。

    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神魂城的全貌,灯火通明的巨大城池洋溢着一片欢乐气氛中,来到神魂宗除了要参观那赐封大会,吃喝玩乐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辰若曦依旧是亲昵的依偎在云飞雪肩膀上,她轻声道,“白天的事情是不是我说的太过分了,我不该那么沉不住气的。”

    云飞雪爱怜的抚摸着她柔软的长发说道,“并没有,如果你能沉得住气那才怪了。”

    辰若曦看着云飞雪道,“你真的不怪我吗?”

    云飞雪笑道,“有什么好怪的,那个女人本就是鸡肠小肚之辈,所以以后如果再遇到这种女人,莫要和她多做争执,因为不知不觉你也就成了那种女人,况且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你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那就很容易给自己惹来麻烦的。”

    辰若曦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再度把头靠在了云飞雪的胸膛上。

    神魂城不知是谁燃起了冲天而起的眼花,在这满城眼花灿烂的景色中,云飞雪和辰若曦享受着心神愉快的时刻。

    天地似乎在此刻忽然静止,大地似乎已在这一刻寂静,远方的眼花在天空忽然静止不知,好似时间定格在了那一刻。

    怀中的辰若曦似乎已经沉沉睡去,唯有云飞雪自己茫然的看着四周,这一刻,他如身在梦幻都城之中。

    一道身影来到云飞雪身边,一道声音出现在他耳旁,“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们。”

    云飞雪蓦然一惊,此人竟是在那江北小镇内杀手无情的弑,此刻他悄然无声的来到了神魂宗,他的修为和能力已超云飞雪的认知,此刻四周这片天地的时间仿佛已经被锁死在那一刻,唯有他和弑方能在这空间内行动自如。

    云飞雪依旧是恭敬的抱拳,“晚辈云飞雪拜见前辈。”

    弑双手撑在石栏上看向整个神魂城,他说道,“对这天地苍生,还有如今神魂城内的这三千万人,你有何看法?”

    云飞雪不明白他问这个问题的意义是什么,这种没头没尾的问题他也没办法回答,所以云飞雪只能说到,“这个……还望前辈给一些提示,他们……怎么了?”

    弑说道,“我且问你,为何普通人活到八十乃至一百已算是高龄,即便是修炼至大能者,能活千年万年已是极限,这一切是为什么?”

    云飞雪依旧回答不出,这似乎已经是自古以来,不管是人类还是妖兽,任何生命都有尽头,因为我们生活在一片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内,那就注定了任何东西都有结束的那一天,生命更不能例外。

    弑淡淡的说道,“你回答不出,因为人们早已习惯了这一切,有思维能力的人早已认为这一切都是自然生命的规律,无人能够看透,无人能够违背这个规律,但我告诉你,这种想法错了。”

    云飞雪问道,“错了?”

    弑说道,“不错,天地大道至理,自古六道轮回,这的确是这片天地的生存及死亡法则,但这个法则却被无限的透支了,普通人的极限寿命本该是两百岁,而现在却缩减了整整一半,你知道为什么?”。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