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热血沸腾
    ..,

    一声大喝响彻整个客栈,男子的双手顿在空中,他诧异的看向云飞雪,也许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打量了云飞雪的模样。

    当四只眼睛在空中注视的刹那,云飞雪如遭电击,他忽然在这个男子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他就给云飞雪一种很亲近的感觉,就好似是久违的亲人相逢一样,可是云飞雪看着他却又格外的陌生,他实在不清楚这种感觉究竟从何而来。

    从这名男子现在的目光来看,想来是和云飞雪有着同样的感觉了,因为他的眼神中也出现了疑惑和好奇。

    许久之后,男子淡淡的说道,“你想做什么?”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道,“你不能杀她们。”

    男子问道,“为什么?”

    云飞雪说道,“因为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这名女子和南海都是无辜的。”

    男子淡淡的说道,“你可知刚刚我杀的这些人都做了什么,你可知我为什么要杀他们?”

    云飞雪说道,“不管他们做了什么,也不管你为什么要杀他们,这母子却是无辜的。”

    男子诧异的看向云飞雪说道,“无辜?你凭什么说他们是无辜的?”

    云飞雪说道,“拜托,你活多大的年纪了?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能做什么?不管大人做了什么,小孩总是懵懂无知的吧,你这样一棒子将所有人打死未免太不近人情了,更何况他们刚刚的对话我都听到了,明显是那个男人做了什么,所以才连累到他。”

    男子淡淡的说道,“什么是不近人情?我为什么又要给他们人情?做错了事,就该受到惩罚,谁也不能例外。”

    云飞雪怒道,“但他们并未做什么,如果你还是个人,你就该收手!”

    男子意外的看着云飞雪,他实在不能明白云飞雪究竟是哪里来的勇气和自己以这种语气来说话。

    半晌过后,“如果当年也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在我家人身边的话,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了吧。”

    他的身影忽然从那里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他从来都没来过这家客栈一样。

    这个男人的离开也让云飞雪大松一口气,那种恐怖的压力让他的灵魂都有碎裂的可能,好在他似乎并不是一个蛮不讲理的人,如果他真要出手的话,自己和辰若曦只怕也不能幸免。

    母子二人朝云飞雪跪下鞠躬不断磕着头,也许这名女子也并非怕死之人,但她牵挂的是自己的孩子,如今得以幸免全在于云飞雪的挺身而出,而她也清楚的知道,在那种人的面前要想挺身而出需要多大的勇气。

    从这母子的口中得知这个人叫做弑,他似乎是那种专门做打抱不平的事情的。

    刚刚客栈里的这些人每个人都或多或少都犯下了大罪行,像他的丈夫,为了夺取一件神兵利器而杀了别人一家十三口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弑对他下了必杀令。

    但对于弑的来历却无人知晓,就好似他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本想打听到这个人的身份来历,云飞雪只能失望的摇了摇头。

    交谈一番过后将和母子二人送走,云飞雪和辰若曦在客栈开了房间,在辰若曦强烈的要求下,云飞雪无奈只开了一个房间。

    云飞雪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修炼,内屋的房间传来辰若曦沐浴的声音,想在这种环境下修炼显然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

    毕竟云飞雪正直热血沸腾的阳刚年纪,面对辰若曦这般的主动,相信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都不能不心动,云飞雪甚至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得声音在不断加快。

    可是以前在面对暗影他们的时候也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啊,是吧暗影,哪一个不是国色天香的少女,为何自己偏偏在辰若曦的身上找到了这样的感觉?

    沐浴完成,辰若曦裹着一件浴袍走了出来,此刻她当真如出水芙蓉弹指可破,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那浴袍下若隐若现,淡淡的香味钻进云飞雪鼻腔,此刻他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但心脏的疯狂跳动依旧是很难抑制住的。

    辰若曦悄然来到云飞雪身边,双手为他揉捏肩膀,奈何云飞雪便如木头一样,尽管自己如此主动,但他依旧是好像是和好僧入定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此刻辰若曦俏脸通红,和云飞雪一样,她的心脏也是在疯狂的跳动着,从小到大,何时与另外的男子如此独处一室过,今日她主动要求便已是做好了一切准备。

    辰若曦轻声道,“是不是觉得对你思念的那个人有所愧疚?但你大可不必,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我愿意做你怀里那个小小小女人,难道你还不能懂我的心思吗?”

    辰若曦说完钻进了云飞雪的怀中,此刻云飞雪若不是木头那也就该动动了。

    看着眼前吹弹可破的面容,云飞雪忽然出现了些许恍惚,他的身体变得炽热,他的呼吸变得急促,在这一刹那,他忽然起身将辰若曦抱了起来然后轻轻放到了床上,裹在身上的浴袍早已不知去往何处。

    在这深夜里,伴随着辰若曦软绵入骨的声音,云飞雪不再顾及所有一切,二人同时共享这世间最美的欢愉之乐。

    激荡过后,辰若曦如温顺的小绵羊躺在云飞雪的怀中,此刻云飞雪的内心忽然充满了愧疚。

    似乎感受到了云飞雪的这种情绪,辰若曦说道,“你不要这样子的,我又不是不能接受你有爱人的事实,你又不是要去出家当和尚,何必把自己弄的这么压抑呢,何况我还是个小女孩都这么主动,你……你却还……”

    云飞雪轻抚她的面容说道,“对不起,我不该……”

    过了许久,辰若曦突然说道,“其实……其实,我这么想给你,只是想要告诉你,我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如果我再不给的话,可能这一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云飞雪轻声说道,“别胡说八道了,好好睡觉。”

    辰若曦说道,“不,我没有胡说八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自从今天见到那个人之后,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可能就要彻底离开了,你说我离开之后,你会想我吗?”

    云飞雪皱眉道,“你的预感不会应验的,所以不要胡思乱想。”

    辰若曦低若蚊蝇的声音传来,“但愿吧。”

    她往云飞雪怀里钻的更紧,好像是为了抓紧每一分每一秒,不然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翌日清晨,云飞雪和辰若曦吃过早饭之后便再度朝神魂宗赶去。

    为加快步伐,辰若曦同意了不再使用马车赶路,云飞雪直接带着她腾空飞行而去,用不着着急赶路,但却也比之前的速度快了两三倍不止。

    辰若曦仅仅贴在云飞雪身上好似一刻也不愿和他松开。

    当二人来到一座荒山之上的时候,云飞雪忽然一惊,他拉住辰若曦俯冲而下藏在了一棵大树的下面。

    正在这时,激烈的打斗声从天空传来,只见一名渡过两次灵海大劫的男子和一名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高手在激烈的战斗。

    只听其中一人说到,“水无烬,我看你还是快快把邀请函交出来吧,为这么个东西送了性命可就不值了。”

    水无烬慌忙抵挡身后的攻击,他怒斥道,“放屁,你这个无耻的混蛋,我就是死也不会把邀请函给你的。”

    他一面攻击一面逃走,当二人前进了数百之后,身后那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男子陡然发力,惊人的气息从他身上爆发而出。

    水无烬大惊失色,转身同样是一一剑斩下,当两道攻击在天空爆开的时候,身后那名追杀的男子竟诡异的来到了水无烬的身后,长剑直接从他后背没入从前胸穿过。

    云飞雪本想救人,但奈何他们的攻击太快,他想出手已经是来之不及。

    水无烬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和恐惧,但紧接着他目光便已被滔天的不甘和愤怒所代替。

    面对着必杀的一剑,他竟活生生将身体从剑上拔了出来,然后转身一剑刺去,这个变故是那名男子没有想到的。

    不过这一剑终究只是最后的一击,虽然刺了出去,但却仅仅只刺到了他的肩膀上,鲜血顺着剑尖留下,水无烬不甘的看了一眼,然后身体跌落到山下。

    这名男子捂住受伤的肩膀冲下去,然后从他身上搜到了一份邀请函,“玛德,死了还让老子受这么重的伤。”

    他的话刚说完,一道声音阴森的从他身后响起,“或许你不仅仅只是受重伤。”

    云飞雪陡然出现在他身后,恐怖的力量在他身上轰然炸开,面对着突袭他连半点防备都没有,此刻他只觉四肢已在这一击之下彻底碎裂,不单单如此,就连五脏六腑都被彻底震碎。

    他的目光只有无尽的难以置信,他扭头想要看看这个偷袭的人是谁,但就连这个都已经做不到,最后重重的跌倒在地没了生机。

    云飞雪将他手上的邀请函拿了出来递给辰若曦道,“你的邀请函,有了。”

    虽然对这种铁血的杀手还是有些反感,但她还是高兴的接过了云飞雪递来的邀请函,二人并肩再度朝神魂宗飞掠而去。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这个地方陡然飞来四五个人,他们在山体四周不断搜寻,最后终于发现了水无烬还有那个男子的尸体。

    四人面色格外的难看,其中一人更是抱着水无烬的尸体痛哭流涕,“二哥,你怎么会死在这里啊,是谁杀了你,你告诉我,大哥替你报仇……”

    半晌过后,此人从悲痛中醒来,另外一人说道,“二人身上都没有邀请函,看来是被人抢走了。”

    这名男子眼中蕴含着恐怖的愤怒,“不管是谁,杀我水家的人,杀我二哥,我要你拿命来填,能追踪到邀请函上的印记吗?”

    另外一人说道,“能追踪到,他们往神魂宗的方向去了。”

    此人目光阴森的说道,“好,好的很,你以为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抢走邀请函,我水无钟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带着水无烬和另外那个陌生男子的尸体,四人冲天而起直奔神魂宗而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