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 强大的男人
    ..,

    云飞雪和辰若曦刚刚迈入客栈一步,他便感觉到了一股无法形容的肃杀之意从客栈内冲了出来。

    举目望去,客栈一层是用餐大厅,此刻大厅内坐着的人并不多,但每个人都是朝云飞雪与辰若曦看了过来。

    他们的目光有惊恐、有愤怒,但更多的是那种无形的杀意逼人二人,云飞雪甚至看到有一桌客人直接将将手握在了剑柄上,似乎随时都有拔剑出手的可能。

    更让云飞雪感到震惊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一名大玄尊的强者,他身上暗中雄厚的气息是绝对错不了的。

    但这名大玄尊目光也露出了凝重,好像随时都会有灾难降临到这个客栈一样。

    不过当他们看到云飞雪和辰若曦的时候,目光又忽然变得柔和起来,刚刚那种肃杀之气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每个人似乎也都松了口气,然后只是自顾自的埋头吃饭喝茶,全然将云飞雪和辰若曦给忽略了过去。

    云飞雪生好奇的看着客栈里这五六桌客人,他们看来好像是一起的同伴,可是每一桌之间都不说话,看起来比陌生人还要生疏。

    但是云飞雪进来的时候,他们同时看过来的那个举动,还有他们眼中流露的那种神情似乎又同时在等待什么。

    更重要的是坐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修为落下之人,修为最差的也是小玄尊,可他们是在等待什么还是在惧怕什么,云飞雪是愈来愈好奇了。

    他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店小二走路的姿势也是格外不自然,显然被他们这种恐怖的压力给震慑的不轻。

    云飞雪说道,“上你们店里最好的饭菜。”

    店小二哆嗦着双腿,牙齿就好似是冰天雪地被冻的在打颤,“是……是……公子……稍等……稍等片刻!”

    店小二离开这里,云飞雪将目光四顾看去,只见隔着一张空桌的左边这座客人似乎是一家三口,小孩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样子,但这一父一母的修为也是了不得,二人只怕都是五重小玄尊一上的修为。

    云飞雪现在凭借力量源力石再加上天魂的力量,应该勉强能和二重甚至三重小玄尊一战,但再继续往上的话就吃力了,这还需要他渡过二次灵海大劫将修为提升上来,这样一来他也能将力量源力石的威力发挥出来,而且又地狱魔神凝练出的天魂当初也是被龙战天做了一些手脚,天魂的威力同样需要他修为的增长才能彻底发挥出来。

    在云飞雪右前方这一桌上只做了一个人,这是一个头戴蓑笠的中年男子,他坐在无靠背的小凳子上,脊背挺的笔直,一把长刀放在桌上右边的位置,如有什么突发情况,他便可第一时间拔刀对敌。

    而让云飞雪感到震惊的还是在他正前方那一桌,同样是一名男子,但他的身上的气息如星空浩瀚无疆,云飞雪根本不敢用感知力和魂力去探知,任何外界的触动都一定会被他发现,因为这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大玄尊强者。

    可口的饭菜上来,辰若曦若无其事的吃了起来,只不过她吃饭的样子还是那么的温文尔雅,至少在外面她可不想给云飞雪丢了面子。

    虽然她也看出了这客栈的异常,但她却并不怕,在她眼中,云飞雪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男人,有这个男人在身边,自己根本什么都用不着害怕。

    突地,那坐着五个人的一桌其中一人忽然开口。

    “要我说,咱们也别在这里等了,他是不会来了。”

    “不行,万一出去撞到他,我们谁活的了?”

    “可……可是,老子在这里实在是受不了了,那个混账东西凭什么能威胁我们,我们……”

    “行了,你可少说几句吧,乖乖待在这里渡过今晚,然后快点赶到神魂宗,在那里我们暂时也就算安全了。”

    他们的谈话并没有可以的压低音量,所以云飞雪也是能够清楚的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这五个人似乎是因为一个人才在这里客栈里等待,但从他们的语气中能够听出,他们和这个人似乎有某种解不开的过节,此人一定要杀他们才能安心。

    但这五个人最差的几乎也是五重小玄尊,究竟是谁能让他们这般恐惧,连客栈大门都不敢出去。

    正当这时,身旁的一家三口也突然开口,只听那男子说道,“对不起,是……是我连累到你们母子了,他……他若真来了,我一定会求情让他放过你们母子的……”

    女子恋爱的摸了摸了男子的脸说道,“别说傻话了,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嫁给你的那天就是你的人,别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男子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但却强忍在了眼眶之内,他只能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喂着饭方能掩饰自己的悲伤。

    小男孩轻轻在他脸上擦拭着,“爸爸,你怎么哭了……”

    忽然,那名大玄尊开口,他声音如洪钟一般响彻整个客栈。

    “大伙儿也别纠结了,只要我们抱在一起,他还能把我们所有人都杀了不成?大家团结一气,只要走到神魂宗,咱们就平安了。”

    大玄尊的话刚刚说完,客栈的大门再一次被推开,云飞雪看到所有人几乎都是齐身而动,每个人都拿出了兵器目光凝重的看向大门。

    大门处,一名男子缓缓走了进来。

    当他走进云飞雪视线的时候,云飞雪觉得那就像是一座高达万丈的山脉,而自己刚好就被压在了山脉的底下。

    虽然男子并未释放自己的修为,可云飞雪依旧感觉到无法喘息,此人强到云飞雪无法想象,只怕连拔旱都不是他的对手。

    走进客栈他便说道,“各位抱团一起,想必是做好了一起奔赴黄泉了准备了。”

    大玄尊的强者起身怒喝道,“你别太嚣张了,我们联手你也不一定是对手。”

    男子淡淡的说道,“你似乎有些高看你自己了,此事既然被我遇到,再来十个你,我也照杀不误。”

    “你……”

    他说话很平静,可却又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魔力在穿透人的耳鼓直达体内,这种气势源自于他对自身实力的绝对自信。

    在他们谈话之间,身旁这一家三口中的男人忽然冲了过去,他浑身不断的抖动,连走路都变得不太利索,要知道他可是一名五重小玄尊的高手啊。

    他跑过去匍匐到此人的跟前悲泣道,“此事是我一人所为,与我妻儿没有任何关系,还望你能放了他们,我任凭你处置。”

    女子早已是泣不成声,他并未选择逃跑,反而第一时间站出来为他们争取活命的机会,这足以证明她当初没有加错人,只是后来他们似乎做错了事,所以才导致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

    那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淡淡的说道,“一人犯罪,全家连带,况且你能做出那些事情来,想必妻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的后代或许早已被你那些行径所教化,等其长大之后只怕又是第二个你了。”

    “不不,不会的,他从小跟着母亲长大,他很懂事听话的,不……”

    “对不起,你的话我不能信。”

    中年男子的右手忽然来到了这男人的头顶之上,这个时候女子泪如雨下般的将小男孩的头抱在怀里,只听沙沙的声音传来,云飞雪便看到跪在地上的这个男人化为了无数星光然后从原地消散一空,好似他从来也没来过这个世界一样,也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看向了离云飞雪身旁不远处的母子二人。

    不过他终究没能出手,只听那一桌的那名大玄尊一声怒吼道,“大家一起上,他就是个疯子,被他各个击破我们谁也别想有机会。”

    所有人都是一拥而上似乎要拼上最后一把,可是云飞雪便看到整个客栈的空间似乎突然静止了下来,然后所有冲过去的人身上被一层冰晶覆盖,在这刹那之间,他们似已被彻底冰冻而僵硬在原地。

    这名男子淡淡的说道,“不要这么粗鲁,弄脏客栈就不好了。”

    包括那名大玄尊在内的每个人都被冻成了不规则的冰柱,男子手指朝前轻轻一点,奇异的力量爆发,然后这些冰柱全部在云飞雪的目光碎裂,最后什么都没剩下,甚至包括他们的兵器也似蒸发了一样。

    云飞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世界上竟有如此恐怖之人,连大玄尊都做不到丝毫的还手之力,他难道是天上的神仙不成?

    随手击杀这些人之后,男子再度把目光放在了客栈内仅剩的母女身上。

    女人抱着小男孩的身体在疯狂的颤抖,如果是这是命运的那排,那她也只能接受,因为这名男子的强大已非人力所能及,除了接受审判之外她还能做什么呢?

    男子走到了女人的身边,然后淡淡的说道,“怪就只能怪你嫁错了人,下辈子把眼睛放亮点儿吧。”

    男子正当出手,但在这时云飞雪忽然开口道,“慢着!”,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