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 毁矿
    辰若曦带着云飞雪来到了一座荒山之上,二人站在天空朝下面看去,这里有一条有些荒芜的山脉,山脉的山脚和山腹上面隐约还能看到一些开凿痕迹。

    辰若曦说道,“喏,就是这里了,山脉那头就是花家的地盘了。”

    云飞雪点了点头,他之所以想来这里看看是因为他还是头一次听说,动了某一个地方而毁掉整个玉石矿脉的事情。

    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有可能毁掉了生成玉石矿脉的源脉之地,可即便是将玉石诞生的源头毁掉,最多也就是让这里无法再继续形成玉石,而不可能说将已经存在的玉石毁掉啊,这根本就说不通。

    魂力朝玉石矿脉内钻了进去,情况果然跟他们说的一样,这里还有玉石,但玉石内已是空无一物。

    云飞雪不甘心的朝四周探查了一番,但结果依旧和之前一样,整条玉石矿脉似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座普通的山脉。

    云飞雪想不通其中的缘由在哪里,他说道,“看来这里已经是彻底毁了,我们走吧。”

    辰若曦叹了口气随即点了点头,可就在云飞雪刚刚转身的刹那,他身体一个扭动,掌心之内蕴含了恐怖的灵气,其中还夹杂风暴一样的神力朝半山腰的一个位置轰了下去。

    轰的一声,整个大地都是猛然一颤,然后辰若曦便看到了她这可能这一生都忘不了的一幕。

    只见山体轰然一荡,接着,一层隐约透明类似薄膜一样的屏障将整座山体覆盖在了其中。

    但云飞雪攻击的地方似乎是一个关键位置,只见那显现出形状的屏障从他攻击的那个地方出现了一道道裂纹。

    裂纹就好似蜘蛛网一样朝四周疯狂的扩散开去,接着覆盖住整个山体的屏障支离破碎露出了里面的真实场景。

    辰若曦看到山体内外有无数人在抡锤开凿,大型的激起在井井有序的运转,一座座简易的账房在山体的两侧排成了两排。

    辰若曦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这怎么可能”

    云飞雪淡淡一笑道,“一座连小玄尊的眼睛都能瞒过去的阵法,你们辰家可是白白将这玉石矿脉送给他们这么多年。”

    辰若曦恼羞成怒的看着这座玉石矿脉,可能没有任何人能想到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花家布下的局,最后辰家没在这做玉石矿脉上得到半点好处,他们反而还要白白给花锦雄巨额的赔款,想到这里辰若曦只觉胸口的怒火已经无法抑制。

    矿脉之上的无数目光抬头看向云飞雪和辰若曦,每个人的眼中都出现了惊疑之色,辰若曦看向这些人她陡然想要冲下去,但却被云飞雪一把拉在了原地。

    他说道,“你还想要这座玉石矿脉吗?”

    辰若曦疑惑的看着他说道,“什么意思?”

    云飞雪笑着说道,“我的意思是说,这座矿脉不是应该早就被毁掉了吗?”

    辰若曦并不笨,经云飞雪这么一说,她目光忽然一阵闪烁,“你是说”

    云飞雪笑着点了点头,“没错,就看你舍不舍得了。”

    辰若曦忽然一笑道,“那必须要舍得啊!”

    花锦雄现在正处于风发意气的得意之中,原因自然就是这半年来花家的收益呈现着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增长着。

    那座玉石矿脉每天能够为花家带来各种各样的珍奇异宝,按照这种进度下去,再用不了多长时间花家便可凭借那座玉石矿脉跻身上等势力。

    花锦雄越来越觉得当初那一计用的真是太到位了,如果仅仅只有半条矿脉,那根本不可能有现在的这种收益。

    现在更重要的是,花锦宇将会名正言顺的迎娶辰若曦,也就是辰无战的小女儿,这笔生意简直就是血赚不亏啊。

    花锦雄风发得意中便看到了花锦宇狼狈归来,此刻他气息萎靡,嘴里鲜血不断流出,当他看到花锦雄的时候终于再也支撑不住踉跄倒地而去。

    花锦雄大惊失色,花锦宇不是抬着礼金去辰家迎亲去了吗,怎么会搞成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归来?

    但现在已经不是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刻,花锦雄叫来花家最好的医师为花锦宇医治,经过大半天的治疗之后,花锦宇总算是从脱离了生命危险。

    实际上云飞雪的那一拳真是手下留情了,否则花锦宇根本就没可能回到花家来,只可惜他们似乎并不清楚这一点。

    在花锦雄的追问下,花锦宇将事情的经过经过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花锦雄目光凝重道,“也就是说,辰若曦和那个陌生的年轻人关系非同一般了?”

    花锦宇说道,“管他一不一般啊,找人给我宰了他,宰了那个小畜生。”

    花锦雄没有理会花锦宇的怒火而陷入了沉思中,花家的势力有目共睹,连辰家那些个长老也不得不妥协,但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在明知前因后果的情况下还敢出手对付花锦宇,这其中就大有文章了。

    而且要知道花锦宇好歹也达到了神魂境的修为,这个年纪比他还要小上许多的年轻人怎的一拳就能将它重创至此?

    花锦雄不得不将那些紫莱仙岛的隐世宗门考虑在内,很多隐世宗门都会将他们的后代子孙放到外面的世界来历练以此增长他们的阅历和实力。

    他们大多年纪不大,但实力却已达到了骇人的地步,只不过唯独缺少一些世俗的红尘历练,这个年轻人看起来就很符合这些特征。

    过了许久花锦雄才说道,“先搞清楚这小子的来路再说,贸然出手很有可能会给花家带来灭顶之灾。”

    花锦雄也不愧为一家之主,至少在这件事上他没有莽撞出手。

    但就在他和花锦宇谈话之间,只见一道身影忽然从门口匆匆而来,他通的一声跪倒在地说道,“家家主,不好了”

    花锦雄面色一沉道,“怎么回事?”

    此人面色焦急的说道,“玉石矿脉出事了”

    云飞雪和辰若曦他们先前来过的那座玉石矿脉上,花锦雄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

    庞大的矿脉尽皆被毁,不管是出土还是没出土的玉石几乎全部化为了齑粉,开凿过的矿洞还有机器有尽数变成了废铁。

    花锦雄再也无法忍受内心的愤怒咆哮道,“这是谁干的”

    一名矿脉的负责人说道,“是辰若曦,还有一个年轻人不认识,他们二人破开阵法,将这里上等玉石全部抢走,然后又把这里全部毁了去。”

    花锦雄的心在滴血,如此庞大的玉石矿脉啊,可以说就算是紫莱仙岛的三大仙宗瞧见只怕都不会轻易放过,现在就这么被毁了,整个矿脉基本上已经看不到任何完整的玉石,这简直也太狠了吧。

    “辰若曦,还有你”

    花锦雄本想将云飞雪的背景调查出来再动手的,可现在看来已经没那个必要了,不管他是谁,都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因为这条矿脉真的是太珍贵了,本想让花家就此一路攀升,奈何最后却是止步在此。

    “要对付那个人甚至是辰家还得从长计议才是。”

    花锦雄身旁的一名中年人忽然开口,他是花锦雄的谋略军师严从,很多花锦雄无法决断或者是左右为难的事情都会参考严从的意见,也正是因为有严从在身边才能让花锦雄在许多错误的决断前止步,此刻严从的开口让他忽然冷静了许多。

    他说道,“为何需要从长计议?”

    严从说道,“先不说那个年轻人的身份,这座矿脉在一年前本就被判为一座废矿,但我们一直在暗中开采,现在以这样的借口去攻打辰家势必会遭到他们的怒火相对,就算是那些软弱的老家伙只怕也会激起他们的怒火,最后即便能让辰家消失,我们也必定会损失惨重。”

    一语惊醒梦中人,花锦雄这才意识到事情远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

    这件事当初可是还闹到了执法宗门那里去了,现在如果查出来是花家在欺瞒所有人,那他们可就惨了。

    花锦雄说道,“但他们这么做无疑已经是在向我花家宣战,他们毁掉了矿脉也就意味着他们并没有打算把事情闹到执法者那里去,我们还是可以用欠款甚至是打伤我儿子为借口去进攻辰家。”

    严从说道,“话虽这么说,但辰若曦二人已将这矿脉内顶级的玉石全部拿走,他们随便开几块玉石出来就能赔付这笔巨款,所以这个借口现在已是行不通了。”

    花锦雄面色阴沉道,“莫非我们就得吃这么大一个哑巴亏?”

    此话他说的是理直气壮没有丝毫的理亏,要知道整件事可是辰家一直在吃哑巴亏,现在反倒是花家成了最终受害者,不得不说花锦雄这脸皮之厚也是无人能及。

    严从淡淡一笑道,“当然不行,但我们却可以将战线从明处专为暗处。”

    有了严从从头到尾的分析,花锦雄似乎已经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听到他的这句话,花锦雄不禁再度追问道,“这要如何才能做到?”

    严从说道,“家主,你也别忘了,辰若曦在辰家可并不怎么受欢迎,想让她死的人可不是一个两个,如果小公子得不到辰若曦,那我们何不将她给彻底毁了,甚至连同那个年轻人也可以一并毁去!”

    花锦雄点了点头道,“好,那此事就交由你来办,不论如何,就算我们得不到什么,那也得让辰家失去对等的代价。”,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