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花锦宇
    ..,

    辰无战似乎很高兴,脸上那种病态都少了几分,而云飞雪感觉自己越解释越不对劲,一旁的辰若曦也根本没在乎他说的这句话,所以云飞雪干脆闭上了嘴。

    辰若曦忍不住说道,“还不是你,搞的这些姐姐们整天看我就跟看瘟神一样。”

    辰无战说道,“没关系的,你只要知道,你在爹心中是最重要的那个女儿就对了。”

    看着辰若曦和辰无战的父子关系,云飞雪忽然想到了曾经的自己和云飞跃,现在的场景自己曾经岂不是天天都在经历。

    云飞跃只娶一个妻子,所以这些问题并不存在,也就更加融洽了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可是现在……父亲去了哪里呢?

    云飞雪微微一声叹息悄声走出了门外,这座府邸在山体中央,依着身前精雕细琢的栏杆能够看到大半个辰家的风貌,但云飞雪忽然没了任何欣赏的心思,他父亲死的实在是太突然太冤枉,到现在云飞雪几乎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你有什么伤心事吗?”

    身后传来辰若曦的声音,云飞雪强颜一笑道,“你个小屁孩儿,懂什么叫伤心吗?”

    辰若曦不服气的说道,“我怎么不懂呢?我知道父亲去世就让我伤心的快要崩溃掉,我知道父亲陷入病痛中就让我伤心的吃不下一口饭……”

    云飞雪看向辰若曦,她才十五岁,可身上却同样也有让人为之叹息的一面。

    亲人的离世、父亲的病情、周围那些嫉妒而嘲讽的目光,也许任何光线的背后总有另外不为人知的一面吧,可能只有快乐而没有伤心的人,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的。

    辰若曦目及远方,她看起来还是那么阳光,在夕阳之下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美,只是这美丽的面容忽然在云飞雪的眼中化为了惊恐和无助。

    她的身子在不知不觉下意识的后退着,云飞雪朝前看去,只见辰家门口有数道身影走了进来,辰若曦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人而忽然变色。

    云飞雪问道,“什么人?和你有过节?”

    辰若曦深吸一口气道,“不是和我有过节,而是我辰家有过节?”

    云飞雪说道,“什么过节?”

    辰若曦说到,“我们辰家欠着花锦雄一笔巨款,但现在辰家根本拿不出来,这已经是他们这个月第四次来要账了。”

    云飞雪皱了皱眉,这是他们之间的利益纷争,云飞雪作为一个外人自然不好插手,所以他也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来看这件事了。

    辰家迎客大厅,除了养病的辰无战之外,辰家十位长老,外加另外十名的家族骨干全部到齐。

    迎客大厅的另外一侧坐着十几名男女,那为首之人正是花家的家主花锦雄,他今天带来的也是花家的一众骨干成员,连他的儿子花锦宇也来到了这里。

    只不过此刻的他们可没有丝毫客人的模样,每个人都是趾高气昂的看着花家的这些人,好似他们欠自己钱似的。

    但事实是陈家确实欠着花家一笔巨款,所以他们的态度自然也是恨不得把下巴抬到天上去才甘心。

    “辰无名,你们辰家是不打算还钱了吗?”

    花锦雄语气淡然,但其中透着的那种轻蔑和高傲实在叫人恨不得上去抽他两耳光。

    辰无名是辰无战的弟弟,辰无战病重在床,所以他暂时是陈家的主事人。

    只听他说道,“辰家并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当初说好期限半年,现在离那个半年时间还有半个来月,你们三番五次来我辰家,岂不是有违常理?”

    花锦雄淡淡的说道,“半年了你们都备不齐资金,还剩下半个月能做的了什么?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所以还不如提前了结了这件事呢!”

    辰无名说道,“你怎知半个月的时间就备不齐资金,或许我们只需要这半个月呢?”

    花锦雄说道,“别在这里强词夺理了,你花家什么情况你还不清楚吗,连给辰无战治病都买不起药引了,你还准备资金?”

    “你……”

    花锦雄说的辰无名哑口无言,事实的确如此,为什么辰若曦亲自去猎杀巨鲸兽来取内胆,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资金问题,因为巨鲸兽的内胆只要你肯花钱,是可以买得到的。

    辰无名身旁的一名长老说道,“既然你们也知道我辰家的情况,这次来却不知有何打算?难道是想拆了我辰家吗?”

    花锦雄说道,“不敢,辰家说到底也算是在紫莱仙岛传承了近百年的家族,要说拆了你们自然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你们真的给不起这笔资金,那我们花家也并非都是蛮不讲理之辈,这自然是可以通过一些其它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辰无名忍不住开口道,“你想怎么来解决?”

    花锦雄没说话,他身旁一名年轻的俊朗男子开口道,“听闻你们辰家家主有一小女儿名为辰若曦,小侄对她一直都仰慕已久,但都没有机会见到她,如各位长老愿意将辰若曦割爱给我,那花家和辰家也就算成了亲家,既然是亲家的话,那自然也就没有谁欠谁这一说了,你们说是吗?”

    辰无名脸上已经浮现出了怒火,如果不是因为理亏,或许他早就已经发飙。

    运来这次花家是打了这个主意来,辰若曦的水灵和貌美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这位花家的公子花锦宇同样也是人尽皆知,只不过大家知道的都是他可以同时左拥右抱十个女人,这样的人来取辰若曦,岂不是糟蹋人来了吗?

    辰无名当即说道,“这不可能,我这侄女的婚姻大事岂可因为这种事而被左右?”

    花锦宇淡淡地说道,“那就没办法了,到时候还请各位将那笔欠款如数奉还,否则这件事闹到执法宗门去就不好了。”

    他的话很有威慑力,辰无名身旁一名长老连忙说道,“这件事你还得考虑一下啊,我们欠人家的可是有数亿巨款,如果辰若曦能为我们解决这个难题,也算是她为辰家立下的功劳啊。”

    “对啊,虽然这对辰若曦可能有些不公平,但这也算是舍小我来成全大我,大家都得三思啊。”

    “我看不用思考了,直接叫辰若曦来这里,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你一言我一语,这里几乎没有一个人替辰若曦说话,辰无名简直要被气晕过去了。

    好歹也是经历了数十春秋的家族,为何这些人现在连这点儿骨气都没有了,当初为什么会欠那笔巨款,就是因为这些长老们的软弱。

    花家当初发现了一座巨大的玉石矿脉,但这座矿脉正好处于花家和辰家势力交界的地带。

    后来两家商议共同来开采这片玉石矿脉,后来在开采过程中,也不知什么原因,陈家的一名长老突然触碰到了山体的某个特殊地带,然后正好将整条玉石矿脉的所有玉石消耗一空,这些玉石就好似凭空蒸发了一样,包括处在辰家这边的玉石矿脉也是如此。

    自己地盘的东西不要紧,但花家凭白损失了半条玉石矿脉肯定不会乐意,经过长时间的商妥,辰家答应了赔付花家三亿金币以做补偿。

    事情虽然的确是辰家的一位长老所为,但辰无名觉得事情很有蹊跷,至少那种情况连听都没听说过,又怎会发生在他们手下呢?

    但相较于辰家,这花家的势力要强上许多,当初这些长老害怕花家的报复,所以答应了这个数字的赔款。

    现在呢,他们又打算将辰若曦交给花家以解决这个问题,辰无名除了叹息他实在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辰无战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会不会病情加重。

    最后经过二十个人的投票,以十五比五的碾压数字决定了辰若曦未来的命运。

    花锦雄他们离开了辰家,三日之后,花锦宇便会带人来辰家提亲,赔款的事自然也是一笔勾销。

    云飞雪还不知道这件事,他除了修炼之外,基本上都在打听一些关于三大宗门的消息,仙灵草才是他目前的头等大事。

    山巅之上,云飞雪贪婪的吸收着四周的神力,这种好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

    对于普通的修炼者来这里自然是不敢这么吸收神力,而且他们也没有修炼方法来吸收神力,但云飞雪有三阳在此内,这些神力对他可是超级补品。

    随着最后一丝神力进入体内,云飞雪缓缓睁开了眼睛,辰若曦站在这里老半天,但她一直都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远方的风景发呆,她的心情看起来不是很好,也似乎是不想去打扰云飞雪修炼。

    云飞雪似乎感受到了辰若曦的惆怅,他从修炼中醒来走到了辰若曦的身旁。

    “发生什么事了,看起来你的心情不太好。”

    辰若曦的眼中隐约有着泪光闪烁,云飞雪这不问还好,问到她之后,似乎再也难以忍住内心的情绪,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她看着云飞雪道,“你说……如果我能早些认识你该多好啊。”

    女人的眼泪总是最好的武器,虽然辰若曦并未刻意的做什么,可是看到她如此可怜楚楚的模样,云飞雪的心似乎也跟着一起融化了。

    云飞雪说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辰若曦扭过头不再去看云飞雪,她瞧着远方说道,“过了今天,我就不再是辰家的人了,家族决定把我嫁给花家的那个花锦宇。”,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