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药方
    乌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研究了几十年都没完善的东西,在这少年的手中三两下就解决了,这简直没天理啊。

    实际上云飞雪也是借助那地狱魔神才能有这般能力。

    地狱魔神的构造本是一件逆天的工程,别说云飞雪了,就算拔旱只怕都难以领略到地狱魔神是如何制造出来的。

    可是当地狱魔神变成云飞雪身上的天魂的时候,一切就都变了。

    云飞雪通过天魂便可以领略到地狱魔神构成的精髓之处,如果连地狱魔神都能领悟一二,这些普通的兵佣自然是不在话下了。

    云飞雪说道,“地狱骑兵虽然能够制造出来,但是我们缺少足够的玉晶,因为魔域种族太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这已经不是最主要的问题了,带有魔化能力的魔域种族才是最重要的,就算真的造出无数地狱骑兵,但最终杀的还是自己人。”

    乌王皱眉看向云飞雪道,“那你想怎样?”

    云飞雪说道,“我觉得把重点放在这里,还不如把重点放在研究解决魔化的问题上,您觉得呢?”

    乌王叹了口气道,“这个问题不是没想过,但是魔化能力是它们天生就具备的能力,它改变的是人类体内血液的成分,一旦被这些魔域种族咬中或者是伤口接触当他们的血液或者是体液,就会瞬间改变人体的血脉神经构造,这是一种不可逆的改变。”

    一旁的拔旱面无表情,不过他的眼神已经告诉云飞雪,想要通过某种外来力量去解决魔化问题根本就是天真加无邪,云飞雪还是太年轻了。

    云飞雪不甘心的问道,“难道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

    乌王说道,“要说办法,实际上我和广药王前些日子还交流过,他说想要将被魔化的人类变回正常只有一个办法。”

    云飞雪惊喜的说道,“什么办法?”

    乌王说道,“据说这天下有一种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药草名为灵仙草,单单灵仙草也无法做到将被魔化的人类变回正常,他说如果能找到这天地最强大的生之力量,也就是木之精灵,两者相互结合便可唤醒被魔域种族压制的血脉力量,魔域种族的魔化力量也就不攻自破了。”

    云飞雪疑惑的看向一旁的拔旱,如果这个广药王能够发现这一配方的话,圣门也应该早已发现才对。

    拔旱开口道,“这的确是个办法,但这两样东西有多么的难得你可知道?”

    乌王苦笑一声道,“的确,虽然只需要这两样东西,但其中任何一种都是无法想象的珍奇之物,想要得到他们除了强大的实力之外也需要莫大的机缘,所以这个办法实际上根本就等于没有办法。”

    话虽这么说,但云飞雪可不这么认为,要知道木之精灵就在他体内。

    而且八门圣会后,木之精灵开始吞噬那九转紫血丹,如今的她一直都在沉睡之中,但想必醒来后的木之精灵必定会有一种通天彻地的变化。

    现在只需要将所有的精力放在那灵仙草的身上即可,所以云飞雪问道,“哪里有灵仙草,你们知道吗?”

    乌王说道,“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地方会生长灵仙草。”

    云飞雪大喜道,“哪里?”

    拔旱在一旁说道,“紫莱仙岛。”

    云飞雪疑惑道,“紫莱仙岛?什么地方?”

    拔旱说道,“一个你根本找不到的地方,传说它是和斩仙门相媲美的一个势力,这座仙岛虚无缥缈,他不想让你找到他,你这一辈子也别想找到这个地方,而且据说紫莱仙岛不欢迎任何小玄尊及以上的强者进入,所以就算找到这个地方,我也不会让你去的。”

    云飞雪满脸无语的看着拔旱,现在的他就好似成了自己的专属监护人,除了拉屎撒尿之外,自己必须时时刻刻要在他的视线之中。

    除了端木剑圣,云飞雪想不到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号召力能让如此骄傲的拔旱成为自己的贴身保镖。

    但关键是云飞雪还无法奈何的了他,一般的大玄尊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云飞雪想要逃过他的视线和追踪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不过云飞雪的脾气还是让他直截了当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有这个希望总比没有的好,你们谁有紫莱仙岛的线索,我要去找找这个地方。”

    拔旱说道,“你不能去,没人知道紫莱仙岛是个什么地方,我又不能跟你去那个地方,你……”

    云飞雪说道,“如果你都无法强行闯入那个地方,那就算你去了该发生什么的还是得发生啊,你说对不对。”

    “你……”

    乌王看着云飞雪和拔旱起了争执,他也不敢开口插话,直到他们停止了争斗他才开口道,“关于紫莱仙岛最近的一次消息应该是十年前了,据说紫莱仙岛曾在……”

    他话没说完便已戛然而止,拔旱那恐怖的双眼让乌王面容失色,他想要说的话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好似他只要再说一句话就会命丧黄泉。

    云飞雪目光冲他一瞪,虽然没有拔旱那种庞大的威慑力,但他的修为亦是不弱,他怒声道,“十年前如何,说……”

    乌王看了看拔旱又看了看云飞雪,这双重的压力差点让他崩溃,此刻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

    云飞雪忽然看向拔旱道,“你作为圣门的一份子,难道就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有难而不救吗?”

    拔旱淡淡的说道,“在我眼中,没有任何人的性命能和你的命相比,就算天鸿疆域加起来也没有你重要。”

    云飞雪简直哭笑不得,他是发脾气也不是,不发脾气也不是,知道拔旱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可是这也让他失去了一定的人身自由。

    乌吉丽在一旁直跺脚,一时之间竟也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时,付彤玥忽然开口道,“既然你们各不相让,不如这样吧,乌王把地方告诉我,我去找找试试看。”

    云飞雪坚决的摇头道,“不行,你实力还不够你去往那种地方。”

    付彤玥怒声道,“但你们就打算这么一直争下去吗?”

    云飞雪无奈的叹了口气,面对拔旱的毫不相让,他也只有暂时妥协了,毕竟不管如何正面和他争个你死我活绝对不是明智的行为。

    夜深人静,拔旱悬浮在半空盘膝而坐。

    他的气息一直将云飞雪牢牢锁定,他就怕云飞雪被他溜走,端木剑圣交代给他的任何很简单,保护云飞雪的安全,除非他死。

    虽然不明白端木剑圣这么做的原因,但拔旱一直也都是尽职尽责的跟在云飞雪身边,因为他从不会怀疑端木剑圣的话,也不会违抗他的命令,当初正是因为端木剑圣才有他的今天。

    但直到深夜时分,拔旱忽然睁开眼睛,因为他似乎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从平时的种种迹象来看,云飞雪似乎和自己一样并不是一个愿意轻易妥协的人,但为什么他今天这么容易放弃了寻找紫莱仙岛?

    他身体如瞬移般从原地消失然后来到了他锁定的云飞雪身旁,直到此刻,他的目光才陡然大变,如果云飞雪在这里一定会非常惊讶,拔旱的脸上会出现这样的神色当真是比六月飞雪还要罕见的很。

    这里哪里有云飞雪的影子,他锁定的气息竟然是一具傀儡,也就是那个地狱骑兵。

    拔旱的气息从原地朝四周疯狂震荡出去,四周天地轰然一荡,他再度从原地消失来到了乌王的面前。

    此刻乌王、乌吉丽、付彤玥他们全在一个屋子,面对拔旱的到来,他们居然也是面不改色,似乎早已知道了他会找来一样,只有乌王的面色还是轻轻变了变,毕竟他是刚刚接触到拔旱,这个人的实力已经无法用常理度之。

    拔旱沉声道,“云飞雪呢?”

    乌吉丽胆大率先开口道,“他早就走了,你才知道呀。”

    拔旱的目光忽然如电射般看向乌王,“你把紫莱仙岛的线索告诉他了?”

    乌王涨红了脸,顶住他那滔天的威压颤颤巍巍的说道,“是……是的,我……我怕你,我也怕他……”

    乌吉丽忍不住大声道,“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好了,别伤害我师傅,都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拔旱盯着他们三人,脸上的愤怒已经无法形容,“你们好的很啊,云飞雪要出了事,你们担当得起吗,他可是……”

    说到这里,拔旱欲言又止,半晌过后他的情绪稍稍平静了几分。

    “他从离开到现在也只有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他走不远的,你们以为我就找不到他了吗?”

    拔旱说完他的身体陡然腾空而起,乌吉丽他们追了出来朝天空看去。

    只见拔旱双手朝四周一张,一道无形的冲击波如大网一样朝整个玄苍帝国覆盖而去,乌吉丽他们感受到这片天地都在疯狂的颤动,好似承受不住这种压力随时都有崩塌的可能。

    乌王忍不住颤声道,“他……他究竟是什么修为?”

    付彤玥目光凝重道,“如果他愿意,可以在翻手之间让整个玄苍帝国寸草不生。”

    乌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光听付彤玥的形容就足以震撼他的心灵了,与此同时乌王的眼中也出现了羡慕之色。

    这种通天彻地的修为是每个人都向往的,只可惜他这一生也没可能了,所以除了羡慕什么也做不了。

    许久之后,拔旱陡然睁眼,他的目光朝东方看去,拔旱朝前一步迈出,然后他们看到四周的空间瞬间扭曲,拔旱从那扭曲的视线中消失无踪。

    当他消失的刹那,身的木屋内云飞雪缓缓走了出来,他长舒一口气道,“简直是个变态啊,还好瞒过了他,我得走了,他肯定还会再回来的,这里后续的事情就靠你们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