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 教导
    四周一片冰冷,云飞雪似乎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自己仍然还在这土黄色的光柱中央,只不过光柱的四周是一片漆黑的深空,身下是浩瀚的人类大陆世界。

    刚刚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境,可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吧。

    他拼尽全力还没能战胜那个似乎能够主宰这时间一切的男子,所以最后云飞雪选择了自爆。

    在他眼中,这个男人的确是一个垃圾,这并非他信口胡诌。

    实力越强,就越要保持一颗谦卑的心,当你在拿着这一切到处炫耀,就算对方只是一个刚刚渡过一次灵海大劫的人,这也只能说明他内心的空虚和无助,或许实际上他根本就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但这并不是云飞雪需要关心的,他唯一要做的就是不能让自己死在这种人手中,那是对自己的一种玷污,但死去之后呢,为何又出现在了这里?

    莫非是幻境?可这幻境有从何而来?

    云飞雪想不透其中的缘由,正当他疑惑之际,只见一颗晶莹剔透的光芒浮现在了他的身前。

    这道光芒没有任何气息波动传来,但它就好像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子在不断上下打量着云飞雪,好像要把他给看懂看透位置。

    这土黄色的光芒围绕云飞雪旋转了几圈,然后光芒慢慢散去,一颗晶莹剔透的不规则晶体出现在了云飞雪的目光中。

    云飞雪惊疑的看着这颗晶体,它看起来和普通的源力石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可云飞雪还是能从它身上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能量冲击。

    云飞雪抬起右手轻轻的触碰过去,土黄色的晶体并没有排斥云飞雪的触摸。

    当云飞雪想要将它抓在手上的时候,这土黄色的晶体忽然离开了云飞雪的右手。

    它在距离云飞雪三米左右的距离停下来,然后在云飞雪完全无法反映的一个速度上笔直的朝云飞雪的胸口冲击而去。

    云飞雪骇然失色,他想反应过来也根本来之不及。

    此刻他只觉胸口一阵剧痛传来,浩瀚而磅礴的能量从胸口朝身体四周疯狂的逸散,他的身体在此刻被土黄色的光芒覆盖。

    剧痛……只有无边的剧痛在侵袭着他身体的每个角落……

    他根本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状况,他勉强想调动体内的三阳之力来抵挡,可是他连这一点都已经做不到。

    “啊……”

    云飞雪仰天一声怒吼,整个天空如龙吟虎啸,音波冲击将身下的云层都已冲散。

    嘶吼声过后,云飞雪终于再也无法承受,他一头晕倒从天空掉落下来,头顶上的动静瞒不过拔旱他们的耳目。

    看到云飞雪跌落而下,拔旱将其接到了手中,当他感受到云飞雪体内散发的那种能量的时候,拔旱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容。

    一旁的蒲元国忍不住问道,“他成功了?”

    拔旱点了点头,“成功了。”

    蒲元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已经有多少年没有听说过有人掌握源力石的能量了,如今蒲元国看到了一个人类完整的吸收了力量源力石,可以想象云飞雪以后的成就会有多么的恐怖的,成为大玄尊已经是根本不用怀疑的事情。

    蒲元国虽然羡慕,但这也是完全没有办法的事情,修为越强就越难融合源力石,再加上拔旱那恐怖的实力也根本不容蒲元国有任何想法,所以他也只有羡慕了,除此之外他还能做什么?

    拔旱说道,“先回大荒城吧,等他醒来再说其他事。”

    四人回到了大荒城黑煞门,单屠鲁一直都很着急,云飞雪和拔旱离开了三天的时间也没找到人。

    不过现在他倒是不用那么急了,因为云飞雪他们已经回来了,只不过他们身边还多了两个人。

    拔旱他们回到大荒城并没有第一时间来黑煞门,而是等云飞雪彻底苏醒以后才回来,所以耽搁了三天时间才来黑煞门。

    他对贾敏敏的身份一无所知,自然不知道她是谁了,不过单屠鲁看着蒲元国却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曾经是在哪里见过他一样,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人。

    但单屠鲁并没有多问,他依旧是很恭敬的说道,“你们可算回来了,要不然我都以为你们抛弃我这一无是处的家伙了。”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怎么,你有什么发现不成?”

    单屠鲁说道,“惭愧,在黑煞门这些日子我一个人都不敢出门,所以没有什么发现,不过昨天好像说千家一直在寻找的千寻夜回来了,这个千寻夜不回千家反倒是先来黑煞门,仿佛把这里当成了他的家,倒也奇怪的很。”

    云飞雪和拔旱他们相视一眼,眼中皆有惊喜露出,但却并未表现出来。

    云飞雪说道,“千寻夜现在在哪里,他还在黑煞门内吗?”

    单屠鲁点了点头,“他还在黑煞门内,他……”

    单屠鲁还想说什么,但却已经被云飞雪他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在他正后方,一个身材高大但面向奇异的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只是当他和云飞雪这几个人目光相撞的时候,这个人的目光内陡然有着惊恐之色闪烁。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后飞掠而去,其速度简直已经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但已经到手的人怎会让他轻易逃走,拔旱右手一张,大玄尊的能力也是在此刻被充分的展现了出来。

    云飞雪看到那本已经越过大门的千寻夜忽然在往后退着,尽管他的速度相当之快,可仅仅一个呼吸的时间他便已来到了拔旱的身前。

    拔旱朝身前连连点去,千寻夜的身体就好似遭到重击在原地动弹不得,而他眼神中的惊恐之色更浓。

    云飞雪连忙开口说道,“你叫千寻夜是吧,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害你的,我们更不会把你带去千家。”

    云飞雪的话显然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千寻夜的眼中依旧有着浓浓的惊恐,好像他面对的这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而千寻夜和普通人的确有不少的区别,他的美貌很浓,两颗眼睛炯炯有神,但却较普通人明显要大一圈。

    他的鼻子也很大,厚厚的嘴唇下有着厚实的下把仿佛将他整个脸给拖起来一样。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皮肤,他的皮肤居然是褐色的,不仔细看的话,就好似他的脸是刚刚从泥地里被拉出来一样。

    这也就难怪他会被同龄人甚至是千家的人当成怪物了,作为一个正常人来说的话自然不可能有这种皮肤。

    千寻夜现在动弹不得,拔旱强大的能力将他的四肢还有他本身具有的那些能力尽数封印了起来。

    他究竟是不是这一代的蛮神还需要拔旱进行确认,可是云飞雪觉得在确认之前,至少先要让千寻夜接受他们,这才是真正的重点,不管他是不是这一代的蛮神,云飞雪觉得自己都可以尝试去帮帮他,所以他并没有让拔旱第一时间来确认千寻夜的身份。

    夜深,千寻夜坐在星空密布下的天台上,在他对面坐着的正是云飞雪。

    整整一个下午,云飞雪都和千寻夜在一起,而他也早已把千寻夜身上的封印解开了一些,这样可以让千寻夜有自由的行动能力。

    而这个前提也是千寻夜对云飞雪的戒备并没有那么强烈了,至少云飞雪已经用自己一下午的诚意和言行打动到了千寻夜,再加上石左山又不断给他做工作,所以现在千寻夜对云飞雪已经信任了许多。

    云飞雪说道,“听说这是你离开千家的第二年了。”

    千寻夜点了点头,“没错,离开千家的第二年,但这两年是这十来年过的最舒服的两年。”

    他的话云飞雪能够理解,当千家把他逐出家门的时候,或许对他来说非但不是一种磨难,反而是一种幸运。

    他接着说道,“你可知这两年来我都做了些什么?”

    不等云飞雪说话他便又说着,“我独自一人在山上和妖兽为伴,它们就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在这大荒城内外,除了我干爹之外,和我关系最好的就是那些妖兽了,因为它们不会嫌我相貌丑陋,它们不会觉得我做什么都是不对的,都是错的。”

    云飞雪叹了口气,人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了,他们明明有着光鲜亮丽的外面,但却做着连畜生都不如的事情,有时候你可以和妖兽为伴、于猛兽为伍,但你却不能和人去真诚的交流,因为有些人他们吃了你或许连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来。

    但云飞雪也从他这句话中更加明白了石左山的为人,所有人都排斥千寻夜的时候,他却认千寻夜做干儿子,一般人谁能有这份魄力和包容之心?

    云飞雪说道,“但你要知道,这个世界终究还是好人更多,你这里感受不到温暖,是因为这个地方是大荒城,没有人会在这里有温暖的感觉。”

    千寻夜摇了摇头道,“哪里都一样,我去过的地方,人们都会把我当怪物看待,走到哪里迎接我的都是刀枪剑棍。”

    听到他的话,云飞雪已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说下去,他说道,“但你也清楚,上天为你关了这扇门,却给你留下了另外一扇窗。”

    千寻夜说道,“但我宁愿不要那扇窗,只需要他给我把这扇门留下来。”

    他抱头痛哭,他终究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能够接受的能够承受的不会太多,他现在还能保持一颗这样善良没有扭曲的心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云飞雪摇了摇头,他站起来走到围墙边上看着依旧灯火通明的大荒城说道,“留下这扇门,你岂非也和那些普通人一样了,你会和那些只会嘲讽他人伤害他人的人一模一样,你会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然后普普通通过完这一生,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的你,真的很想和他们一样吗?”

    千寻夜的面色一滞,看向云飞雪的眼中已出现了奇异的光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