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贾敏敏
    只瞧贾敏敏上下打量一番云飞雪,她的嘴里出现了银铃般的笑声,“我就说他一定是个不出二十的俊朗小伙,怎样,我没说错吧。”

    她的笑容有一种说不出的甜蜜可爱,纵是铁石心肠的男人看到她的笑容怕也难以发出丁点儿脾气,更何况云飞雪并非铁石心肠的男人。

    但他并不会因为对方的长相而疏忽大意,他说到,“刚刚是你故意加价的吧。”

    贾敏敏再度如清风一笑,她点了点头,“不错,正是我。”

    云飞雪说道,“好,我原谅你了,你走吧。”

    贾敏敏的脸上出现了委屈之色,她说道,“你赶我走?”

    云飞雪说到,“你不走,我走。”

    说完,竟真的绕过他们离开了这里。

    一旁的吴虎已是目瞪口呆,听他们二人谈话,就好似他们是早就认识的老相好了,但看着情形,并不是。

    对方是青狼帮的人,云飞雪来这里只是想找到身怀蛮神血脉的人,所以他不想节外生枝。

    尽管这女孩体态风流、神采多姿,但云飞雪哪有心思顾得上这些,他只盼那千寻夜能早些回到黑煞门来。

    贾敏敏的目光僵在了原地,她身子后撤再度挡在了云飞雪的身前,“我让你多花了两亿金币,你就这么原谅我了?难道你不该对我发一顿脾气甚至出手教训我吗?”

    吴虎早已知道这位贾平富的女儿行事怪异,但今日见到当真是第一次领略到她怪异的不是一点儿。

    哪有人专门要找人对自己发脾气甚至要他教训自己的,难道她是受虐狂不成?

    云飞雪无奈的叹了口气,“有这两位小玄尊的高手在,我该如何教训你?”

    贾敏敏当即扭头说道,“两位叔叔,你们快些走吧……”..

    身旁这两名小玄尊的强者为难的看着贾敏敏,“大小姐,这……”

    贾敏敏面色一冷,刚刚可爱而甜蜜的神色消失的无影无踪,“我的命令不起作用了是吗?”

    “不是的,我们这就走……”

    两位小玄尊大惊失色,转身直接离开了云飞雪的视线。

    吴虎不得不再一次目瞪口呆,这贾敏敏究竟想干什么,难道她不知道这大荒城内的混乱吗,没有了两位小玄尊的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如何保障?

    云飞雪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究竟想做什么?”

    贾敏敏轻轻一笑道,“你可知你拍下的哪块源力石是谁放在这里拍卖的?”

    云飞雪的目光有惊愕闪过,他忍不住说道,“难道……是你?!”

    贾敏敏娇笑道,“猜对啦……”

    云飞雪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贾敏敏的脸上出现了黯然之色,她的眼中隐隐还有泪光闪烁,云飞雪的问题似乎勾起了她某个痛苦的回忆,又似乎触及到了她某个伤痛的记忆。

    贾敏敏看了看一旁的无数旋即说道,“我希望能和你单独谈一谈。”

    吴虎目光微微一冷,“你想做什么,不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贾敏敏淡淡的说道,“是不是阴谋诡计,公子自有判断,用不着你在这说三道四。”

    吴虎双目愤然,“你……”

    云飞雪说道,“好吧,你就先回去吧,我和这位青狼帮的大小姐谈谈,看看她究竟有何事找我。”

    吴虎点了点头,“公子定要万分小心。”

    他离开之后,云飞雪和贾敏敏找到一个茶楼坐了下来。

    能在大荒城平安精英一家茶楼的人自然也不会是简单人物,茶楼的四面八方都有高手在保障这里每一个顾客的安全。

    来到一个靠窗的位置,贾敏敏这才神色黯然的说道,“那块源力石我从小就佩戴在身上,之所以放在拍卖会上拍卖,就是为了等到一个你这样的人把它带走。”

    云飞雪疑惑道,“为什么?”

    贾敏敏说道,“因为你带走源力石,也就一定要把我也带走。”

    云飞雪手中的茶杯差点掉落到桌上,他简直认为自己刚刚是不是听错还是贾敏敏说错了,但他看到对面这个女孩认真的神色,他知道自己并没有听错,贾敏敏也没有说错。

    云飞雪问道,“为什么,青狼帮对你不好吗?”

    贾敏敏的眼中亦是有着泪光闪烁而出,她说道,“是,我在青狼帮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只求能被我中意的人带我离开那个地方,那块源力石一直都是我的幸运石,我想让它帮我指引一条能够逃离那个魔窟的道路,事实证明,它并没有让我失望。”

    云飞雪有些看不懂贾敏敏,至少他对整件事还没有一个了解,再者他也无法听信贾敏敏的一面之词,毕竟这里是大荒城,这里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只听贾敏敏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我,但我还是想把我的一些故事告诉你。”

    贾敏敏顿了顿,然后接着说道,“实际上我并不是贾平富的亲生女儿,青狼帮原来也只是一个小帮派,后来因为一些原因,青狼帮发展了起来,不过青狼帮做的都是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为掩饰这种勾当,他们不得不将自己伪装起来,所以青狼帮实际上在大荒城也是一个最低调的势力”

    “十几年前,贾平富在一次行动中发现了我的家族,当时他对我娘动了心,但我娘岂能从他,一怒之下,贾平富屠杀了我们整个家族,只留下我一个血脉,但他并没有杀我,而是把我当成了他的干女儿。”

    云飞雪震撼的看着贾敏敏,谁也不会想到,这个外表靓丽的女孩下面竟然隐藏了如此凄惨的故事。

    贾敏敏接着道,“那个时候才三四岁,她以为我不记事早就忘记了这些,但我又怎能把这种血海深仇忘掉呢,这么多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谋划如何杀了他替我的亲人报仇,可是贾平富本人非但修为强大,而且还是个非常谨慎小心的人,我根本没机会得手”

    “更重要的是,近两年来贾平富的那个亲生儿子贾越开始对我动了心,贾平富刚开始虽然出言喝止,但经不过贾越的软磨硬泡,他们父子竟然开始接二连三的说服我,想让我从了贾越,你说……他们是不是畜生……”

    云飞雪叹了口气,不去评价贾平富,贾敏敏这一生真可谓是从小便已活在了灾难之中。

    她的不得已只怕没有几个人能体会,云飞雪也不能,生活在这种地方,可能唯一的出路就是逃走,否则贾敏敏迟早有一天会悲惨离世。

    但经过之前拔旱的教育以及他刚进城时经历的那些,云飞雪显得更加小心翼翼,因为他不能排除这一切只是贾敏敏对自己表演的苦肉计,而她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除了她自己谁也不会知道。

    云飞雪说道,“你的一生的确值得同情,我也愿意来帮你,但你至少需要给我证据证明你说的这些都是真实的。”

    贾敏敏的脸上出现了惊喜之色,只要云飞雪答应愿意帮她,那她也就成功了一半。

    怕就怕对方害怕青狼帮的势力而不愿意插手一个陌生人的事,这样的话她可能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

    贾敏敏说道,“你不是和黑煞门的人很熟吗,你去问问黑煞门的门主石左山就知道了,除了青狼帮的人,他可能是最了解我身世的人了。”

    话说到这里,云飞雪其实已经相信了一大半,否则她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贾敏敏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而且我之所以这么着急的原因不仅仅是这个,昨天青狼帮来了一名高手,此人要和贾平富合作,据说是要想办法杀掉三个来到大荒城的陌生人,这三个人中有一个还是大玄尊的强者,贾平富首先想到的就是利用我的美色来让敌人不战而降,如果我再不走的话,只怕就完全没有机会走了。”

    听闻此话,云飞雪咯噔一声,怎么从话里他感觉到那个人的追杀对象就是他和拔旱还有单屠鲁三个人呢?

    云飞雪问道,“你可见到来你们青狼帮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

    贾敏敏说道,“见到过,应该也是一个大玄尊的强者吧,我爹对他都很恭敬,脸上最显眼的就是他额头上有一处刀疤连接到了耳根。”

    知道这些线索就差不多了,和贾敏敏再度交谈了一会儿,二人准备起身离开,但还没站起云飞雪便已将贾敏敏强行按到了座椅上。

    只见门口走进一个身着褴褛衣裳的人,此刻并非严冬,但他依旧将整个身体裹在了那巨大的长袍之中,就连脑袋也被巨大的风帽包裹的严严实实,面部也被黑色的头巾围住,脸上唯一能看到的就是他那双眼睛了。

    他背对着所有客人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坐了下来,接着店小二将大盘的牛肉、烧鸡还有各种肉类食物端到了他的桌前,无法想象一个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饭量。

    他将头巾扯了下来,但由于背对着云飞雪他们,所以云飞雪看不到他的容貌。

    此人狼吞虎咽似乎已经有好些天没吃过东西了,一大桌子菜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便已被他消灭殆尽。

    这个时候,店内有四五个人已渐渐围在了他的身边,显然,从他的穿着来看,似乎不像是能付得起这么一桌菜钱的样子。

    他很讲究的擦完嘴,然后重新将头巾裹在脸上,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五个人已完全将他围拢在了中间。

    而云飞雪也隐隐察觉到他体内正有巨大的力量在爆发,不过正在这个时候,云飞雪却是起身走过去道,“这顿饭,我请了……”

    说着他掏出一块玉石递给了那五个人。

    五人目光诧异的看着云飞雪,而这个衣衫褴褛的人更为诧异。

    付完钱之后,云飞雪刚想说什么,但这个人却根本不给他说话的几乎,他直接以一个冲天而起的姿态朝二楼的窗户窜了出去。

    云飞雪微微一惊,他冲贾敏敏说道,“跟上我,追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