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入住黑煞门
    他们两个人一直都在观察云飞雪他们的言行举止,乃至于他们的谈吐穿着。

    至少从表面上来看,云飞雪并不属于大荒城,而且还带着一身的宝贝,光就看他们手上的穿戴还有身上的锦衣玉服就可知道他们至少是富甲一方的人。

    所以这二人将这三个一身财富的人同胞给了当地的势力黑煞门,他们同样也指望通过这一次功劳可以赢得黑煞门的信任和重视。

    拔旱淡淡的说道,“所以,你明白我要跟你说什么了吗?”

    云飞雪没有说话,拔旱的确用事实告诉了他,有些事情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至少救人也要分情况,有些人看着可怜,但却心如蛇蝎。

    云飞雪本该早就明白这一道理的,可是他内心却始终保留有一丝天真善良,因为俞妙音从来都在教育他,人一定要善良。

    拔旱接着道,“我并非不让你去帮助他人,但前提是你要知道他是不是一个可帮之人,假如我们真的只是真元秘境的实力,现在你可想过后果有多么严重?”

    云飞雪继续沉默。

    他们如果真只是真元秘境的实力,或许在这里会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而原因就是因为他们救了这一男一女两个人。

    看到他们三个人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黑煞门的这些人也是变得暴躁起来。

    “你们,将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留下来,否则就都不用活着离开大荒城了。”

    为首的男子一身黑袍,胸口处纹着三个金色的大字,黑煞门。

    在他身边,其他人的穿着不一,但唯一相同的都是胸口处纹有黑煞门三个大字。..

    云飞雪没有回答他的话,他只是看向那一男一女说道,“你们不知恩图报,反而去给黑煞门通风报信?”

    只听那年轻男子道,“知恩图报?你当这是哪儿呢,这里是大荒城,再说了,就算是在别处我们就得报答你们吗,是我们求这你们出手相救的?”

    人能无耻到这个地步也算是一种境界的,本还抱着一丝希望的云飞雪还能说什么,他什么也说不出。

    为首的男子已经忍无可忍,他一声咆哮道,“既然不识时务,休怪手下无情,给我上,死活不论。”

    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十几个冲向云飞雪他们的身影在接近他们十来米距离的时候,其动作忽然定格在了那里,好似在一瞬间他们忽然全部变成了雕像。

    那为首的男子心脏猛的一顿,面色骇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这些冲过去的人境界最低的可都是破海境的强者,此刻他们忽然为何忽然全部僵硬在了原地。

    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这种恐怖骇人的手段怎么可能是一个只有真元秘境高手能够做到的。

    但现在他们想偷偷的离开却是没那么好运了,他们的身体在非但没有朝后退去,反而在朝前不由自主的走过去。

    拔旱说道,“人做错了事就该付出该有的代价,不论是身份高低卑贱,自古以来都是如此,杀了他,你们活。”

    黑煞门的这些人早已骇的面容失色,眼前的拔旱当真是如神一样的存在。

    这位带头的中年人早就悔的肠子都快青了,谁能知道这两个人居然带来了这么几个恐怖的煞星,不用拔旱说,他内心也早就起了杀心。

    此刻听闻拔旱的话,他连忙恭敬的说道,“小人有眼无珠无意惹到前辈,我这就杀了这两个碍眼的东西为前辈出气。”

    一男一女早已的吓的痛哭流涕,他们哭丧着脸朝云飞雪他们跪了下来,“对不起前辈,我们不知道您实力这么强大,求前辈饶命啊……”

    “请前辈饶了我们这条狗命吧,您就当我们是两条狗,您不能和两条狗一般见识啊。”

    拔旱开口说道,“做错了事就该付出代价,也许你们下辈子该明白一个道理,就像是黑煞门这种势力,我相信应该也不会做你们这种忘恩负义之事,如果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还会有现在这样的谈话吗?”

    话音落下,黑煞门的人直接毫不留情的动手击杀这两个人。

    他们终究没能逃过这一劫,也许他们真的后悔,但这个世界上的确没有后悔售卖,而造成这一切的却是他们自己,如果人能保持一颗善良而无畏的心,又何曾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那身形被凝固的这些人重获自由,黑煞门这名中年男子如释重负,他恭敬的说道,“前辈,不如前往黑煞门坐坐,正好有一场拍卖会在我们黑煞门旗下举行。”

    拔旱没有理会他的话,他看向一旁的云飞雪道,“那个大玄尊也在大荒城,不过他特意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所以暂时无法锁定他的具体位置。”

    云飞雪点了点头,“那就去黑煞门坐坐吧,反正也没有别的线索,我们暂时现在这里落脚吧。”

    黑煞门这个人看向云飞雪隐约更加骇然,如此强大的大玄尊居然要先征求一下身旁这个年轻人的意见再做打算,这个年轻人究竟是谁?

    在他的带领下云飞雪他们顺利的穿过几条街道之后来到了黑煞门的总部,这一带的人流量比其它地方的确要大很多,因为这里有一个巨大的拍卖会场。

    能在大荒城内开拍卖会场的,那必须要有巨大的魄力和足够的实力,否则可能拍卖会场直接会沦为其它人的集中抢劫地。

    走进黑煞门内可以感受到,这的确是个实力相当不错的势力,里面甚至还能感受到小玄尊强者的存在。

    他们留在大荒城这个地方的唯一原因可能就是这里没有规则的约束,在这里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

    在路上,云飞雪他们也知道这个中年叫吴虎,他在黑煞门算是一个中层的管事人,来这个势力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

    吴虎说道,“最近大荒城越来越不太平,四周那些不出世的妖兽可能会突然闯进大荒城内,而且像你们这样的强者来这里已经有好几波了,这一切都预示着大荒城似乎有大事要发生。”

    云飞雪听后暗暗震惊,无数强者在这个时候入驻大荒城,他可绝不会认为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可能他们的目标都是相同的,那个身怀蛮神血脉的继承人是他们来此的主要目的。

    吴虎给他们安排了上等的客房,“三位如果有什么需要叫我就行,如果在这里无聊也可以去拍卖会看看,那里时常会出现很多好东西的。”

    他刚想转身离开,但在这个时候数道身影如闪电般突进来到了黑煞门,强大的气息如山岳降临到了整个黑煞门内。

    一声雷霆般的声音响彻四周,“石左山,给我滚出来。”

    只见那为首之人威风凛凛,一身琉璃金甲散发着刺眼的光芒,一头长发随风荡漾,头顶之上那金顶玉冠彰显着他的高贵和强大。

    大喝之声刚刚落下,黑煞门内数道强者接踵而来,为首之人身材高达、目光冷冽、眉飞入鬓,犀利的目光如刀锋刺人。

    此人便是黑煞门的门主石左山,但来人是何身份云飞雪还不太清楚,不过这些人中间那个鹰眼男人格外醒目,因为云飞雪如果没断定错的话,他应该是一个大玄尊的强者。

    石左山目光冷冽的看着那威风凛凛的中年男子对视,他说道,“千御仇,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青狼帮对我黑煞门的挑衅吗?”

    千御仇淡淡的说道,“把千寻夜给我交出来,否则我千家踏平你黑煞门。”

    石左山的眼皮子跳了跳,大玄尊的怒火难以想象,虽有惧意,却未退却,他说道,“我早就跟你们说过,千寻夜已经不在我黑煞门了。”

    千御仇一步步朝石左山走过去,他身旁的大玄尊同样随着他的步伐朝前行走着。

    “石左山,不管千寻夜如何,他是我千家的人,你黑煞门如果再插手的话就别怪我千家不给你留情面。”

    听到他们的对话,云飞雪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一旁的吴虎。

    他连忙说道,“千家是这大皇城内的势力,他们和我黑煞门、青狼帮还有血虎宗并列为大荒城的四大势力,不过千家和我们三大势力不同,他是一个传承数百年的家族,和我们这些拼凑起来的势力相比,他们底蕴雄厚,强者林立,比如说千御仇身旁的这个千御江”

    “他常年历练在外很少回来,但这次大荒城的变故可能和那个蛮神血脉有关,所以他回来了,你们也看到了,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大玄尊。”

    云飞雪接着问道,“那他们口中的那个千寻夜,真在你们黑煞门?”

    吴虎摇了摇头,“前几天在,不过后来他自己走了,千寻夜是千家的一个小儿子,今年十二岁,不过他天生相貌丑陋,而且平时和他玩耍的同龄人不是得病就是意外身死,所以千家和整个大荒城将他视为怪胎,千家在去年终于做了决定,将他驱除了千家家谱之内,石门主并不觉得一个小孩子会带来什么,所以千寻夜偶尔会来黑煞门,石门主也会收留他,不过千寻夜已经被逐出家门了,千御仇又带人来找他,这事儿倒也奇了。”

    云飞雪大概是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千御仇因为某些原因又想把千寻夜带回去,只不过现在千寻夜已经不在黑煞门了,你带再多的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啊。

    吴虎接着道,“不过那个千寻夜也真可以用怪物来形容了,虽然他相貌丑陋甚至总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但他那一身力气着实骇人。”

    云飞雪没说完,一旁的拔旱忽然开口,“怎么个骇人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