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拔旱的教导
    蛮夷荒地的确是一片寸草不生的地方,当云飞雪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此地除了一些光秃秃的山丘之外,看到最多的可能就是干涸的河流、枯萎的大地、还有已经处在凋谢边缘的一些绿色杂草。

    可能环境是导致这里这种情况的原因之一,天空中骄阳似火直射大地,这种暴晒的阳光似乎能把人给活生生烤熟了。

    当云飞雪他们三人行走在一个看起来算是一个坑洼道路的时候,正好瞧见几个孩子扭打在了一起,而他们扭打的原因仅仅只是因为那半块已经干瘪的馒头。

    其中一个孩子已经被打的头破血流,但仍不见他们停手。

    云飞雪似有不忍想要前去阻止,单屠鲁在这时说道,“云公子,像这种情况每时每刻都发生在蛮夷荒地的各个角落,所以你不必有任何的怜悯之心,他们从小就要有这样的战斗生存意志,救济反而有可能让他们成为其他大孩子的攻击目标而让他们所有人都丧命。”

    一路走来,云飞雪果然看到这种情况在多处发生,很多四五岁的小孩子就表现出了惊人的战斗能力。

    在这种地方想要生存下去,从小就必须要培养自己的生存意志,唯有活下去才能继续生存。

    又走了一段路程,单屠鲁说道,“前面就是大炎镇了,蛮神血脉的线索就需要二位多费心了。”

    一路走来,单屠鲁对云飞雪和拔旱都是恭恭敬敬,而且凡事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冲到前面前去办好,根本不用云飞雪他们说什么,从这一点来说,这一路过来他反倒好像成了云飞雪和拔旱的下人。

    但对此单屠鲁没有任何不适,因为他并没有将云飞雪当成一个别国的使者,他把云飞雪和拔旱当成了圣门的强者,圣门的强者本就该受到别人的尊敬。

    进入大炎镇,这里和路上经过的地方相比要强很多,起码这里有房子,这里有街道,街道上甚至还有小商小贩在叫卖着。

    虽然这些房子看起来不过是用最简易的一些木头砖石泥土混合搭建而成,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也只能做到这个样子了。

    他们本来可以选择离开这里到更好的地方去生活,但他们却并没有离开这里,尽管这里很贫穷甚至每天都充满了血腥的争斗,可他们还是喜欢在这个土生土长的地方生活。

    只不过刚一踏进大炎镇这块底盘,拔旱忽然说道,“这里有大玄尊的强者逗留过,而且就在这一两天的时间出现在这里。”

    云飞雪和单屠鲁都是面色一惊,这种地方别说大玄尊了,就是真元秘境的人只怕都不会来这里吧。

    而且巧合的是,这位大玄尊和他们出现的时间前后差不多,难不成他也是来找蛮神血脉的?

    拔旱的这一发现让云飞雪神情更加紧张,只希望这仅仅是个巧合,而不是其它的原因。

    走进大炎镇,云飞雪他们顿时吸引了四周奇异的目光,很少有人外人来到这蛮夷荒地。

    一来这里太穷,二来这里的人都太过凶悍,对于来到这里的外人,那可能搞不好就是一场无法想象的灾难。

    不过云飞雪在这些镇民的眼中却并没有看到凶悍的眼神,每个瞧着云飞雪他们的目光都充满了惊惧。

    好似云飞雪他们几个人就是随时都会出手索命的恶鬼,不少镇民几乎都是下意识退进家门,然后将门窗关死不敢出门。

    这让云飞雪大为好奇,他看向一个胆量看起来大一些的年轻人问道,“大炎镇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害怕?”

    这年轻人看到云飞雪他们并没有敌意,眼神更加放松,他叹了口气说道,“昨天这里来了个恐怖的家伙,他挨家挨户的搜了个遍,更是将几个镇民残忍杀害,然后将老吴的小儿子给带走了,我们都以为你和昨天那个人是一伙的。”

    云飞雪连忙问道,“这个人长什么模样,有什么特征,你可还记得?”

    年轻人说道,“他大概也就三十多岁吧,面部最大的特征就是他是个瞎子,但他的手段让每个人为之恐惧,他捏死一个人就好像捏死一个蚂蚁一样那么轻松。”

    云飞雪和拔旱还有单屠鲁对视一眼,基本上他们已经能够肯定,这应该就是拔旱口中那个大玄尊的高手了。

    云飞雪又忍不住问道,“那他为什么要带走老吴的小儿子?”

    年轻人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原因,但老吴的小儿子前些天被一头妖兽给咬伤了,落到那个疯子的手中,估计是活不成了。”

    他们无法把这件事和寻找拥有蛮神血脉之人放在一起,但一个大玄尊做这种事就必定会有他的缘由。

    云飞雪继续问道,“那你们知道那个人带着那个小孩子去哪儿了吗?”

    年轻人说道,“他朝城北走的,想必应该是去大荒城了吧。”

    听到大荒城,单屠鲁的面色不自然的再度一变,他很清楚这是个什么地方。

    大荒城是蛮夷荒地最大也是最繁华的一座城池,可以说它的面积丝毫不亚于蛮越城。

    不过这个城池没有任何秩序,在这里烧杀抢掠基本上都不会有人去管,只要你不惹到这里一些地头蛇的势力。

    可以说,这里就是恶人的天堂,好人的地狱。

    一路走来可能听单屠鲁语言上的形容并没有那么深刻,可是当云飞雪来到这座大荒城的时候,他就瞬间明白了单屠鲁所说的那些根本没有丝毫夸张,甚至这里混乱还要远远超过他说的那些内容。

    感知力释放出去,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城内到处都在发生着战斗,时不时就会有人命丧黄泉。

    城门处,十几个彪形大汉在疯狂的围殴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一男一女,原因就是他们没交出城费。

    可以说云飞雪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费用,很多城池进城都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这算是合情合理,但出城也要交费他是第一次听说了。

    拔旱始终没有表情,这一幕本该引起人的同情才是,可他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澜,就好像根本没看到这一幕一样。

    拔旱忽然开口,“你很想去救他们。”

    云飞雪并没有否认,想必只要是个正常人,看到这一幕都会生出同情心来的。

    拔旱继续说道,“一路过来,你看到这种类似的场景有多少回?”

    云飞雪答不上来,因为一路过来他遇到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他根本都没办法记过来。

    拔旱说道,“你是不是见到这样的事情就想去救?”

    云飞雪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接连问自己这些问题,他的确想伸出援手,只不过他觉得寻找蛮神血脉的人是大事,所以一路走来也就只能漠视那些事情的发生了。

    拔旱接着道,“你没想过,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云飞雪诧异的看着拔旱道,“难道不是为了寻找拥有蛮神血脉的人,然后带他回去帮忙觉醒蛮神之力吗?”

    拔旱问道,“我们为何要寻找有蛮神血脉的人?”

    云飞雪哑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拔旱会问这种大家都已经知道的问题,不过他还是耐心的说道,“因为潜龙帝国需要蛮越帝国的帮助,想要蛮越帝国的帮助,我们就得先将这件事完成。”

    拔旱说道,“也就是说蛮越帝国并不是在无偿的帮我们。”

    云飞雪说道,“是。”

    拔旱说道,“那为何我们要无偿的去帮他们?”

    云飞雪说不出话来,这本就和每个人的行事作风还有性格有关,但经拔旱这么一连串的问题,云飞雪发现自己居然回答不上这个问题。

    在朝堂上,蛮越帝国可以说在百般刁难他们,甚至提出割让领土来换取他们的援助,如果不是拔旱提出寻找蛮神血脉这样的条件,或许他们早已空手回到了潜龙城。

    可在云飞雪看来,帮这两个人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举手之劳。

    拔旱接着说道,“不要认为这是你可以轻松做到的事就可以看到就去做,天下之大,有这种亿万的事情在每时每刻发生着,你能帮的完吗?况且,你帮他……他就会感激吗?单屠鲁,你去出手帮一下他们,记住,只能用真元秘境第一重的境界去帮。”

    此刻的拔旱似乎就是一个在为他指点迷津的导师,对于他的命令,单屠鲁没有任何不快。

    他走上前直接出手,那些人都是真元二重三重的境界,境界的压制导致单屠鲁陷入了一场苦战,不过好在他终究还是将那些人全部拿了下来。

    他将那一男一女二人从地上搀扶起来,这时拔旱走上前去,他说道,“你们没事吧。”

    这一男一女感激的看着他们说道,“谢谢……谢谢你们出手相救,不然我们今天真的就得……”

    拔旱笑着说道,“没关系,看你们受伤不轻,不如先进城养伤,然后再做其它打算如何,正好我们也要进城有事要办。”

    一男一女二人对视一眼,然后这才点了点头,“那就得麻烦你们三位了。”

    虽然不明白拔旱在搞什么鬼,不过能够救下这三个人,云飞雪心里还是相当欢喜的。

    走进大荒城内,云飞雪也是以最直观的感受看到了这里的混乱,虽然四周并没有打斗的情况出现,但是当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每个人就好似猎人看着猎物一样,目光从头到尾就没有离开过他们的身上。

    只怕境界稍低的人会直接被这些人的目光吓的瑟瑟发抖,至少现在那一男一女这两个人就是这样的情况。

    而且在拔旱的强烈要求下,云飞雪他们现在的修为都隐藏在了真元秘境一重天左右的修为,所以他们对周围没有任何的震慑力。

    在前进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们身后隐约已经有数道身影在暗中尾随着,此刻云飞雪他们五个人就好似森林中的猎物,身后的猎人随时会扣动手上的扳机给他们致命一击。

    前进了两条街区,身后尾随的人越来越多,而这个时候也终于有人忍不住动手了。

    五六个人如饿狼一般扑了过来,云飞雪他们连忙出手迎敌,拔旱依旧只把修为控制在真元秘境,这就让他们的战斗显得更加艰苦,毕竟修为在同境界甚至还低上敌人很多,这种战斗打起来自然很是费力。

    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战斗中来,只瞧那一男一女二人吓的瑟瑟发抖不断后退,半晌过后,他们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恐惧,一溜烟绕过这个街区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们离开之后,拔旱终于出手,这些小喽罗在他面前自然是不堪一击,强势的出手直接将这些人毫不留情的屠杀,而他的出手也震慑住了其他人,暗中还想动手的一些人直接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云飞雪实在不能领会拔旱究竟在做什么,“你……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

    拔旱朝旁边看了看,“你看他们人呢?你救了他们,他们却并不会想办法来救你,实际上以刚刚的阵容,他们如果出手的话,我们是可以赢的。”

    云飞雪忍不住说道,“但他们毕竟有伤在身,而且看他们也没经历过什么世事,遇到这种情况害怕也是情有可原的。”

    拔旱淡淡的说道,“你认为事情只有这么简单吗?”

    云飞雪说道,“不然呢……”

    这三个字刚说完,他的目光陡然呆滞在原地,只见那离开的一男一女又回来了。

    在他们的身边,还有十几个高手接踵而至,看到云飞雪他们三人安然无恙,这一男一女面色微微变了变,不过那个年轻的男子还是说道,“大人,就是他们,他们身上定有宝贝无数,您悄悄他手上戴戒指就是价值不菲之物。”

    听到这句话之后,云飞雪的面色也是瞬间阴沉了下来。

    原来这一男一女刚刚并不是逃命去了,他们居然借着这个机会,给大荒城的某个势力通风报信去了。,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