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蛮夷荒地
    蒲元真几乎是在瞬间由坐姿变成了站起的状态,不少大臣也是目光震惊而凝重的看向拔旱,只因他说的这些话实在是关系重大。

    蛮越帝国信奉远古蛮神,因为他们认为是蛮神赐予了他们无与伦比的力量,没有蛮神就没有他们如今的实力。

    也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蛮神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从骨子里信封这样一个根本就不曾见过的人,可是没有人去怀疑,就好像人要穿衣吃饭一样,信奉蛮神也是他们出生下来就必须要做的事情。

    但只有极少一部分人知道,蛮神曾经是存在过的,蛮越帝国存在在这个世界的意义就是守护曾经雄霸天下的蛮神。

    可一年年的过去,他们根本不曾找到蛮神出现的任何线索,有人说蛮神早就已经选定了继承人,只不过蛮越帝国一直没人能找到而已。

    现在拔旱说他能找到新的蛮神,这对于知晓内情的人,特别是蒲元真,内心的波澜起伏简直如惊涛拍岸,一重高过一重。

    云飞雪心中一叹,之前和拔旱的交谈,他已经大概了解了蛮越帝国存在的意义所在。

    但他们存在这么多年也没能找到新的蛮神,至于那力量源力石根本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拔旱又怎么可能有办法找到他们呢?

    半晌过后蒲元真说道,“只要你们能找到其中的任何一样,蛮越帝国以最强兵力无偿支援你们潜龙帝国。”

    云飞雪和拔旱暂时在蛮越城住了下来,蒲元真当着所有人的面前答应了云飞雪他们的要求。

    这也就意味着,云飞雪和拔旱什么时候能找到新的蛮神或者是力量源力石,蒲元真便会出兵潜龙帝国,而这个时间拖的越长,对云飞雪乃至于潜龙帝国就越发不利。

    可要怎么找到新的蛮神乃至于力量源力石,云飞雪连半点儿线索没有,一切还得依靠拔旱。

    拔旱在一旁说道,“蛮神在临死之时必定早已找到自己的继承人,他会将蛮神的力量赐予给这个人,只是这个继承人或许自己也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如果没有人能激发他体内的蛮神之力,那他这一辈子也觉醒不了蛮神。”

    云飞雪说道,“可蛮越帝国疆土浩大,我们根本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那个蛮神的继承人。”

    拔旱的说道,“这当然是有可能的,也许无法精准到某一个人,但我可以精确到某一个地方,在某一个地方找一个人或许就没那么难了。”

    云飞雪疑惑的看着拔旱,但拔旱直接悬浮在原地盘膝而坐,然后双目闭紧似乎陷入了入定之中。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拔旱并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云飞雪也不能打扰到他,但现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到他的身上了。

    当两天的时间过去之后,云飞雪的脸上也出现了焦急之色,也不知道潜龙帝国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两天的时间已经有太多的事情可以发生了,但现在他除了等待拔旱之外也没有其它任何办法。

    当第三天的时间到来的时候,云飞雪看到入定的拔旱陡然睁开,一股浩瀚的气息从他身上传来,此刻他双目犹如星空一样璀璨无边。

    云飞雪眼中隐隐骇然,拔旱总是给人一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虽然他是大玄尊,可同为大玄尊的萧楠却从来没有给过他这种感觉,但现在他在意的不是这个,拔旱究竟有没有确定那个蛮神继承人的大概位置才是他关系的。

    只听拔旱说道,“位置我已大概确定,但要确定究竟是谁,还需要我们亲自前去寻找。”

    云飞雪大喜,拔旱能够说出这话就说明他知道的位置一定已经相当精确了,二人当即在蛮越城找到了单屠鲁。

    单屠鲁拿出一份蛮越帝国的疆土地形图,云飞雪扫视整个整体,半晌过后,他忽然指向了地图的一个位置说道,“就在这里。”

    单屠鲁看到这个地方面色轻轻一变,他语气带着几分恭敬道,“大人,您确定……是在这个地方?”

    “是!”拔旱的回答干净而利落。

    单屠鲁深吸一口气道,“如果是在这个地方的话,可能要找到的难度依旧不小。”

    云飞雪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单屠鲁说道,“这里叫做蛮夷荒地,是蛮越帝国的一个三不管地带,这里资源相当贫乏,而且常有一些强大的妖兽出没,实际上这里并不是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后来皇上下令将这里的局面全部迁移离开,但仍然有一部分不愿意离开这个土生土长的地带,皇上的劝告他们不听,后来皇上也就干脆放弃了管理这个地方,所以如今的蛮夷荒地可谓是一片常人不敢轻易涉足的混乱之地。”

    大概了解情况之后,云飞雪说道,“但我们非去不可。”

    他的话刚说完,门口陡然有几道身影走来,为首之人正是那反对支援潜龙帝国的黄烈行。

    只听他走到单屠鲁身边说道,“这个地方不可能有蛮神的继承人出现,去年的时间我早就已经搜寻过那个地方了。”

    单屠鲁说道,“你在如何搜寻也不能把那片地方每个角落都找干净,黄大人持反对意见不愿意援助潜龙帝国,那我们去哪里找有满身血脉的继承人就不需要你继续关心了吧。”

    黄烈行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愤怒之色,但他并未和单屠鲁争执什么,他忽然看向拔旱到,“你圣门这么强大,为什么不多拍些强者来支援,反而求救我蛮越帝国?”

    拔旱的目光依旧平静,可是在平静的目光中,云飞雪隐约看到了一丝火花一闪即逝,云飞雪暗道这黄烈行真是个老眼昏花的东西,你真要惹怒了拔旱,后果岂是你蛮越帝国能够承担的,只可惜黄烈行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拔旱是一个可以只手毁掉整个蛮越帝国的强者。

    云飞雪在一旁说道,“圣门掌管着千疆万域,资源必须要做到合理分配,将大部分强者调到天鸿疆域来,魔域种族趁机入侵到其它疆域怎么办?你作为一个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臣子,不会连这点儿东西都不懂吧。”

    云飞雪的确是一语中的,天鸿疆域在圣门旗下的这些疆域来说,的确只能算是一个资源贫乏的地带,端木剑圣能够将拔旱留在这里也都完全是以为他云飞雪,否则他怎么可能增派那么多的强者来潜龙帝国?

    而且管理天鸿疆域的本该是万侯王白一凡,但白一凡一直都没有出面,甚至来天鸿疆域清除朱平那两个内奸的都是端木剑圣本人。

    黄烈行目有愤怒,他说道,“你一个潜龙帝国的小小使者,有何资格在此教训我黄……”

    他话没说完,恐怖的威压如山岳镇压而下,黄烈行目光惊恐的看着拔旱,在他那平静的眼神中,黄立行看到了一种蔑视,好似眼前这个男人可以在弹指间抹杀自己,只是他并不屑于动手而已。

    拔旱淡淡的说道,“请注意你言行,否则你的口无遮拦有可能会给蛮越帝国带来杀身之祸,不要认为有几个大玄尊在蛮越城你就认为蛮越帝国可以天下无敌了。”

    黄烈行骇然的看着拔旱,那是一种真正对性命的漠视,而且对方连蛮越城的这种秘密都一清二楚,可想而知这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男人有何等修为。

    此刻黄烈行也许忽然明白了什么,对方能够和蛮越帝国的皇上蒲元真和平交流不过是保留着对蛮越帝国的一份尊重而已。

    单屠鲁在一旁连忙说道,“还望大人不要一般见识,蛮夷荒地,我亲自带二位前往如何?”

    云飞雪和拔旱同时点了点头,然后在黄烈行汗颤栗的灵魂旁走出了大门,直到他们离开,黄烈行才一屁股坐到椅子上。

    此刻他发现自己早已是汗流浃背,一身衣裳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在这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拔旱给他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生死压力。

    也不知过了多久,黄烈行身上的汗水渐渐消退了几分,他忽然面色一沉道,“老二,带宫内高手前往蛮夷之地,一定要在他们之前找到身怀蛮神血脉的人,如果被他们捷足先登,那就不要留活口,总之,你要带着蛮神血脉的人回蛮越城。”

    一旁的一名中年男子道,“有那个人在,没人能杀的了他们。”

    黄烈行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狰狞,“必要之时,将蛮夷荒地的那个怪物弄出来,他再强也绝不是那个怪物的对手,总之,他们绝不能活着从蛮夷之地出来。”

    听到黄烈行的话,这名男子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惊恐,似乎蛮夷之地的那个怪物好似是地狱的勾魂使者一样。

    他说道,“那个怪物……可是不受控制的,万一……”

    黄烈行的语气充满了疯狂,“不受控制又如何,反正又不是我们招惹出来的,是他们去蛮夷之地触怒了它,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旋即如影子一样从黄烈行的身边消失无踪。

    黄烈行走到门外看向远方自语喃喃道,“潜龙帝国的使者,圣门的强者,想骑到我蛮越帝国的头上,那你就得付出该有的代价。”,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