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败露
    百里之外,大玄尊恐怖的战斗将四周的虚空几乎都完全湮灭,伴随着,无数的小玄尊也是在此刻加入战斗,方圆万里之内完全就是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

    每一次的出手都有大片空间扭曲,每一个招式都有着毁灭般的罡风思乱纷飞。

    云飞雪站在不远处,他右手陡然按在了噬魂杖的上面,一道奇异的能量从噬魂杖内释放而出。

    正如云飞雪所说,当这种力量散发出去的时候,魔域种族那一方的小玄尊骇然的发现刺骨的疼痛从灵魂深处传了出来。

    这种疼痛本在忍受范围之内,但这个时候出现这种情况绝对是致命的,圣门这边的小玄尊怎能放过这种大好机会,魔域种族的一名小玄尊直接被洞穿彻底在此殒命。

    云飞雪面色大喜,他不断变换位置,然后以一个自身能够承受的范围来催动噬魂杖。

    但就在这一刻,他只觉浑身汗毛倒竖,一道冰冷的凉意从脚底升到了脑门,灵魂深处传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致命威胁。

    只见那正在天空战斗的曾小凡如鬼魅般出现在云飞雪的身旁,他的手上并没有任何动作传来,但云飞雪知道,只要自己有任何的异动,刹那间自己便会身首异处。

    萧楠骇然的看着曾小凡,“你干什么?!”

    这句话刚说完,身旁来自天字殿的势力,也就是燕山宗的宗主朱平一个转身拍到了萧楠的胸口之上,鲜血自他口中狂喷而出,他的胸口更是完全塌陷了下去。

    萧楠捂住胸口再度骇然失色,“你……你们……”

    朱平淡淡的说道,“萧门主,实在是对不住了,这一战,圣门不能赢。”

    萧楠剧烈的咳嗽着,“你……你……你们投靠了魔域种族?!”

    “哈哈哈,你才知道吗,只可惜知道的有些晚了,你们圣门有任何异动,我们都会第一时间知道,因为陆平在禀报你们端木门主的时候已经先告诉我了。”

    一道声音传来,只见一名身材硕大,脖子以下长满鳞甲的男子缓步走来。

    他也是一名大玄尊无疑,而且只怕实力还要凌家于另外两名大玄尊之上。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道,“也就是说,圣门的大部分行动最后几乎全军覆没,几乎全是来自你们二人的所作所为了?”

    曾小凡站在云飞雪身旁淡淡的说到,“你说的一点也没错,只可惜,的确有些晚了,真是想不到啊,门主居然连噬魂都给了你,没想到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家伙居然也成了端木剑圣心目中未来门主的选择人,真是不可思议,但现在……”

    “但现在,不管你有多强的天赋,都会随着这场战争彻底湮灭在此,端木剑圣也会彻底失去你这个天之骄子。”

    朱平语气平淡,看着云飞雪充满了杀意,想到被一个刚刚渡过灵海大劫的小娃娃驱使,他就有一种没来由的屈辱感。

    萧楠看着平时和自己称兄道弟,现在却和魔域种族一唱一和的人是目呲欲裂。

    这对他和云飞雪来说几乎是一个必杀局,本来是他们占据着绝对的上风,但谁能想到朱平和曾小凡这两位大玄尊早已成了魔域种族的走狗。

    “你们……就不怕门主的怒火吗?”

    朱平淡淡的说道,“门主的怒火我们确实怕,但他为什么要动怒呢?你们都是在这场战争中陨落的战士,圣门会为你们举行高贵的葬礼,然后端木剑圣只会来找魔域种族报仇,而我们当然也会帮助门主完成心愿,你们觉得呢?”

    萧楠现在恨不得将朱平的脑袋给捏爆,可他很清楚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他们能不能逃出去都是另说。

    看着云飞雪,又看了看他身旁的曾小凡,萧楠陡然说道,“云飞雪,记着逃出去,替我报仇!”

    看到萧楠决绝的眼神,云飞雪面色一变,“你要干什么……”

    萧楠根本听不到云飞雪说什么,他目光坚定而有力,身上的气息在刹那间暴涨。

    他口中喃喃道,“禁忌秘法,九天玄功!”

    萧楠的身体忽然变成了白金色,金色的流光在他身上来回灵动流转、亮灿八方。

    曾小凡面色一变,“你疯了,你敢使用这门禁忌武学……”

    萧楠根本听不到他说什么,他的气势从大玄尊继续往上疯狂的攀升,可是就在他的气势快要到达临界点的时候,一切忽然又归于了平淡。

    萧楠面色一变朝身旁看去,只见他左边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将右手搭在他的肩上,他身上的一切,包括他的心境又归于了平静,这道身影,正是拔旱。

    也只有拔旱才能给人这种安稳的感觉,他虽然年轻,可他的实力却可以让任何人为之汗颜,说他是圣门历史上最年轻的大玄尊一点儿也不为过。

    “拔旱,你……你怎么来了?”

    朱平的面色微微一变,他也是大玄尊,可是面对拔旱的时候却总是被他那种无形的气场压迫。

    拔旱淡淡的说道,“我来,你很意外吗?那还有你们更想不到的意外事情呢!”

    他话音落下,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萧楠的右边,看到此人,所有人终于是还是变色,曾小凡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门……门主……”

    站在萧楠右边的正是端木剑圣,只是此刻他目光之中隐约有着怒火闪现。

    曾小凡后退的身躯忽然一顿,一步上前将云飞雪捏在了手中,这时候的他也许才反应过来,云飞雪也许是他能不能活下去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朱平还算稍稍冷静一些,“这一切,都是你们事先设计好的?”

    云飞雪忍不住冷笑道,“不然你以为呢,再让你们继续胡作非为,这圣门估计也就得完全断送到你们手上了。”

    云飞雪说的话并非危言耸听,这些年来,圣门执行的任务并不少,但大多数都是以全军覆没而告终。

    这对圣门的损失几乎是不可估量的,圣门的后起之秀在这几年之内断送的异常厉害,这也是端木剑圣一定要亲手将这内奸抓到的原因。

    而云飞雪故意只和尹华还有三名大玄尊谈话,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让他们给敌人通风报信。

    感受着来自曾小凡身躯的颤抖,云飞雪接着说道,“我劝你最好纠正一下你的态度,像你现在继续这么不知悔改,你会死的很惨的。”

    端木剑圣目光如剑一般的盯着曾小凡说道,“我好奇的是,魔域种族究竟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两位堂堂的大玄尊竟然会背叛圣门。”

    曾小凡也清楚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请求端木剑圣的原谅是绝无可能的,他干脆直接了当的说道,“魔域种族给我们的好处是你无法想象的,你以为一个圣门算什么?这世界大的很,堂堂大玄尊只能龟缩在一个小小的圣门任你驱使,现在居然还让云飞雪来随意的指使我们干这做那,你当我们一条狗吗?”

    端木剑圣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悲哀之色。

    实力越强,就越想得到一些东西,特别是他们这种大玄尊,一些势力甚至于普通的武学什么的都已经无法满足他们。

    不用说也知道,魔域种族定是承诺了他们二人庞大的资源,否则他们怎会如此冒险。

    端木剑圣说到,“你们不说,我也不会强求,事情既然已经败露,你们应该圣门的门规吧。”

    听到门规二字,曾小凡和朱平的面色都是一变,圣门允许你内斗允许你胡作非为,甚至可以放任你藐视门主,但却绝不允许你背叛人类成为魔域种族的一员,这是最底限的原则,超出这个原则,鲜血已经发来偿这一切。

    想想圣门有多少年轻才俊因为他们而死,又有多少人因为他们而成为魔域种族的口中之食,一个死字就能惩罚他们所犯下的罪行吗?

    曾小凡将云飞雪的脖子扣的更紧,“你敢动一下试试,我先让云飞雪命丧黄泉,你不是很看重他吗,甚至把他当成未来的门主来培养吗,我现在先断了你这念想。”

    端木剑圣的神色没有任何慌张,他说道,“你应该知道,大玄尊的实力也是有高低差异的,否则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门派敢去招惹斩仙门?”

    曾小凡面色再度一变,紧接着他的神色忽然僵硬在了原地,不单单是他的表情,就连他的身躯都已僵硬无法动弹。

    云飞雪尝试着从他手中挣脱,却发现仅仅只能用眼神来勒住自己,但行动已经无法听从他的思想指挥。

    云飞雪大松一口气来到了拔旱的身旁,刚刚他的确闻到了那种死亡的味道,曾小凡根本都不要动手,仅仅只需要一个念头自己就能身首分家,可是端木剑圣的强已经超乎他的想象,连大玄尊强者都能轻松困住。

    端木剑圣继续说道,“你们二人死了之后,你们的家人会接着来陪你们的,所以在地狱之中你们并不孤独。”

    听闻此话,朱平彻底变色,“门主,求门主开恩,他们是无辜的,我们所作所为都只是个人所为,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求门主放过他们啊。”

    端木剑圣淡淡的说道,“你说他们无辜就无辜吗,你怎能保证接下来圣门的行动不会被你们身边的人继续通风报信,让我拿整个圣门赌你这句话,是你,你会答应吗?再说这本就是圣门的规定,当初制定这个门规的时候,你们也都有参与其中,一人背叛,连同上下三代受罚。”

    朱平面色一片惨白,直到这一刻到来的时候,他们才意识到绝望是什么滋味。

    可他们却并没有想过,被他们和魔域种族里应外合杀死的那些圣门高手,临死之时又有何等绝望!

    这个时候可能唯一能救他们的就是身后魔域种族的高手,朱平转身看向那身材高大的大玄尊强者。

    “尼尔亚大人,救命,救救我们……”

    尼尔亚目光冷峻的看着端木剑圣,身体的本能已经在告诉他,这个男子是他现在无法抵抗的,可是要他魔域宗族就这么低下高贵的头颅又怎么可能。

    听到朱平的求救,尼尔亚微微皱眉,他手中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罡气,一道黑色的气流线在空中被划开,同时被划开的还有朱平的身体。

    “你们的身份既然已经被发现,活着还有什么价值?”

    朱平在尼尔亚面前并非没有抵抗之力,可是他怎么可能想到这个魔域种族的强者会突然对自己出手,所以他至死可能都没搞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