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力量大比
    作为斩仙门的使者,他们天生的骄傲是决不允许有人这么和他们说话的,所以眼前这个人唯一的结局就是死,侮辱斩仙门就只有死路一条。

    二人相视一眼几乎同时动手,可是阎依旧是只是负手而立,他甚至没有做出任何防御动作,就任凭两位小玄尊的攻击轰到了自己身上。

    身下的海水掀起了滔天巨浪,整片海面都因这两个人的攻击而完全沸腾炸裂。

    这种霸道的攻击的确是强大到不可思议,但更不可思议的是,这种攻击轰在阎的身上,他完全是纹丝未动的站在那里,就好似脚下已落地生根。

    二人心生骇然,他们的攻击即便是一般的小玄尊怕也难以承受,但眼前这个中年人竟完全无视?

    阎并没有出手,他只是淡淡的说道,“杀你们的不是我,怪就只怪当年你斩仙门将事情做的太绝了。”

    这二人目光一闪,眼前这个人是谁他们虽然不认识,但从阎刚刚说的话里,他们好似忽然明白了什么。

    其中一人露出了一丝惊容,他道,“你……你是当年那个……阎无君……”

    阎淡淡的说道,“不错,是我……”

    他话刚说完,整个海面陡然沸腾,只见一滔天巨兽陡然从海中探出那百丈头颅,头颅之上有着粗大的触须扶摇直上。

    头颅张开了巨盆大嘴发出一声惊天的呼啸声,整片天地似都因为这一道声音而疯狂震颤起来。

    斩仙门的人大惊失色,显然他们刚刚的攻击引来了深海之中的巨兽,而这头巨兽更是给他们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

    四周天地都被这种恐怖的力量完全禁锢住了,他们二人就好似陷入了一片泥潭沼泽之地,无论怎么抵抗都无法挣脱出来。

    阎接着说道,“当年你们看不起我,认为我是一介凡夫俗子,不配合和俞青曼结合,最后活活将她给逼死,我真的不太明白你们这种优越感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尽管被这海兽的力量禁锢住,但这二人还是冷笑一声道,“哼,斩仙门身居仙人血脉,岂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沾染的,和你们这些人结为夫妻,那就是对斩仙门的侮辱。”

    阎并不动怒,他淡淡的说道,“那现在呢,我这个凡夫俗子可以轻易要你们的命。”

    这两个人面色微微一变,其中人忽然说道,“你以为这头海兽真的就能困住我们不成?”

    阎淡淡的说道,“要杀你们两个人的确还困难了点儿,但现在呢?”

    他说完,在这海兽的禁锢之力的外面陡然又新生一道陌生的力量,这种力量让两个快要从海兽口中逃脱出来的二人再度凝固在原地。

    身下那血盆大口的海兽直接张嘴将他们二人吞了进去,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陡然从远方传来,“阎前辈,留下一个。”

    阎扭头看去,只见云飞雪正在朝这里呼啸而来,他没有多问什么,身形忽然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他已来到那快要入口的一人身旁,右手将其一扣,阎和此人如瞬移般来到了安全位置,另外一人则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吞进了那大嘴之中不知所踪。

    云飞雪来到了此人跟前,当他和斩仙门二人的目光相遇的时候,此人的双目之内陡然闪烁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神色中有疑惑、有震惊,更多的却是惊喜,就连现在身处的环境似乎都已忘记了。

    此人问道,“你……你是俞妙音的儿子?”

    云飞雪冷冷的说道,“我娘呢,她现在怎么样?”

    这可能是云飞雪让阎留手的最主要原因,他很想知道俞妙音现在的近况,尽管端木剑圣已经查到了她的消息,可云飞雪还是想从斩仙门这个人的口中再次听到一些他想知道的讯息。

    此人目光冷峻,“你娘吗,她现在被关在禁地之中,没个七八十年是休想出来的。”

    云飞雪一步朝前,双手将他整个人从胸前拎了起来,“我不是问你她在哪里,我问你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

    被云飞雪抓着他也不挣扎,只是淡淡的一声冷笑,“在那种地方,你指望她的身体还能好到哪里去?修为被封,她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而那个地方是一个暗无天日的阴湿之地,别说一个女人了,就算是一个壮年男子在在哪里也撑不过十年的,她能在里面待个十几年不死,已算是奇迹了。”

    云飞雪内心那种怒火好似要将他的身体给撑爆,右手握紧拳头几乎是带着满腔的愤怒朝他脸上砸了过去。

    这一拳这要被砸到脸上,估计这位小玄尊的高手的脑袋会被直接打爆,但云飞雪的拳头并没有砸到他的脸上。

    因为阎将他的手臂紧紧握住,阎摇了摇头道,“你不能动手,你一旦动手,会给圣门带来灾难的。”

    云飞雪赤红的双眼忽然清醒了几分,他有些懊恼的松开了手,也在这个时候,那头无名海兽再度撕咬而来,阎一脚将其踢进了海兽的嘴里,然后拉着云飞雪从这片海域彻底消失。

    云飞雪的情绪依旧没有平复下来,阎淡淡的说道,“要成大事,切不可逞匹夫之勇,如果你真的是想救你母亲,就必要一忍再忍,如果当初我不忍耐的话,或许现在早已化为了一堆黄土。”

    云飞雪感激的看着阎,如果不是他的话,或许自己的出手真会酿成大错。

    自己的生死并不重要,可是连累到整个圣门就真是不可挽回的大错了,好在阎及时出手阻拦了他。

    化蝶门依旧在井井有序的忙着各种项目的比赛,他们并不知道那两位斩仙门的使者已经在中途遇难,当然,就算知道他们也只会睁一眼闭一眼,毕竟谁也不想惹祸上身,斩仙门的事情最好还是少招惹为妙。

    夜,依旧是静谧的夜。

    云飞雪开始陷入了疯狂的修炼中,得知母亲正在受此苦难,云飞雪哪还有更多的心思去做其它的事情,唯有将自己变得更强大,强到连斩仙门也不得不因为他而顾虑的时候,云飞雪会亲自将他的母亲从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带出来。

    当初在潜龙城的时候,冰城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庞然大物,现在的斩仙门正如当日的冰城。

    但终有一日,他会脚踏坚韧的步伐,就如他能带着拔旱将薛思雨轻松带离那个地方一样。

    不过现在他将修炼的重点放到了九阴往生诀的身上,九阴往生诀目前才到第二层,这就很难和九阳不灭体达到一个阴阳互补生生不息的境界。

    所以云飞雪需要尽快将九阴往生诀的修炼提上日程,毕竟龙战天口中所谓的源力还是让云飞雪颇为期待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云飞雪基本都将精力花在了修炼上,毕竟琴棋书画这些东西,他虽然也动一些,但完全上不了台面,更别提拿去和人比赛了。

    圣门的分数也在这些日子里持续上升,但相较于其它门派,这种上升的速度却是很缓慢,主要还在于在很多项目上,圣门并没有一个特别突出的成绩。

    当八门圣会举行第七天的时候,终于是迎来了这次圣会的第一项武斗。

    武斗同样也细分很多项目,这一项举行的便是力量大比,当看到那尊巨大的吊锤式钟台的时候一眼便看出了这个项目的意义所在。

    从半空中掉下来的那个巨大摆锤就好似一个拳靶一样,第一项出拳的攻击力度也正是由这个来直观体现的。

    在那累死拳霸的旁边有一个用各类机械构造而成的力度条,攻击力量越大,力度条上升也就会高。

    泰坦门的这些人脸上几乎全部洋溢着兴奋的神色,这才是他们最拿手的项目啊。

    看看他们人高马大的体格,的确也是充满了力量感,据说泰坦族都是天生神力,很多生下来的婴孩便有着成人的力量。

    规则很简单,每个门派派出十名弟子出手,每个弟子有两次出手的机会,也就是说一共有二十次机会,然后取其力量最大值作为最终成绩。

    端木剑圣指名十个人参加,但云飞雪并不在其中之列,毕竟他的体格看起来虽然也很壮硕,但和这些人相比却是小了一大圈,而且他一直表现出来的都是速度见长,而并非力量见长,所以端木剑圣没有让他参与也是正常的。

    当然,云飞雪也并未主动申请参与,既然端木剑圣对他们都这么自信,那云飞雪相信这些来自天字殿的弟子们不会让人失望的。

    第一个出场的就是泰坦门的一名弟子,此人身高有两米三,那粗大的胳膊几乎比普通人的大腿还要粗一圈。

    只瞧他踏着自信的步伐走到那靶心,然后挥起拳头一拳砸了过去。

    只听砰的一声爆响,那力度条直接是以直线疯狂的上升,在所有人骇然失色的神色下,力度条竟然直接跳跃到了最高点,如果不是极限只在那个高度,想必力度条还能再上升一截。

    至于他的第二拳,根本就不用打了,这根本就没有继续出手的必要了啊。

    紧接着,其他选手纷纷出手,但无一例外,没人能超过他的成绩,而只要是泰坦门的选手出手,几乎所有人都将力度条打满,这个纯以力量见长的种族的确是极其的彪悍。

    端木剑圣目光显得有些沉寂,第一个出手的弟子力量达到了八十,他的第二次出手同样也没超过这个成绩。

    相比于其他选手,八十分已算是相当之高了,但和泰坦门的这些弟子相比依旧是天差地别。

    当圣门最后一名选手击完一拳的时候,云飞雪忽然走上前说道,“你这一拳的机会,不如给我如何?”

    这名弟子诧异的看着云飞雪,“你认为你能超过八十分这个成绩?”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你刚刚的极限力量才七十分,你连七十分都超不过吧,何不将这个机会留给其他人试试呢?”

    这名弟子还想反驳,不过端木剑圣忽然开口,“云飞雪,你去试试吧。”

    云飞雪的出手同样也在规则的允许范围之内,毕竟这名弟子只击出一拳,也就是说他还有第二拳的机会,他自然也可以将这第二拳让给其他人,毕竟规则并没有强调不能这么做。

    云飞雪走到靶心跟前,单凭他身上的力量的确很难打出一个满意的成绩,毕竟他才淬体境而已,而泰坦门有几名弟子已经度过了灵海大劫,在绝对的力量上,云飞雪和他们还是有着巨大差距的。

    但他却有自己的依仗,体内三阳之力就是他自信的根源之一,神力的加持完全可以将他的力量提升好几倍。

    不过此刻他不仅仅只想要动用三阳之力,他还想稍稍使用一点儿天魂的力量。

    以地狱魔神凝练的天魂可能是云飞雪目前最强的底牌了,天魂之力有着小玄尊的实力,只不过这个底牌他并不想轻易暴露出来。

    但现在只需要使用一些天魂的力量即可,所以云飞雪并没有其它的担心。

    天魂之力调动,云飞雪双目一闪,拳头骤然朝前挥动,恐怖的力量在空中响起了一道刺耳的破空声。

    拳头重重击在了靶心上,只听轰的一声,靶心朝后甩去,接下来的一幕直接让所有人为之目瞪口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