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愁苦
    飞舟之上,王傲野淡淡的说道,“连神域自己都找不到,其他人连半点线索都没有,怎么可能找到?”

    身旁这人连忙说道,“也并不是没有任何线索的,据斩仙门内的大能预测,这位公主的孩子来自西南方位,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个孩子现在应该在十八岁左右,他的命理之中带有一个‘龙’字,他所在的地方正是圣门的那一方位。”

    王傲野目光闪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过了许久他才说道,“这次圣门有什么人前来参加八门圣会?”

    身旁的男子说道,“目前我只知道有端木剑圣本人,还有那个近几年声名鹊起的拔旱也会前来。”

    王傲野说道,“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斩仙门应该会直接给圣门压力,甚至将这个交给端木剑圣,我们想要掺和并不容易。”

    这名男子点了点头,“的确如此,到时候就看端木剑圣是什么态度了,但我想以他那牛脾气,就算是斩仙门也不会让他低头,到时候圣门很可能会引来斩仙门的怒火,只要斩仙门稍稍给他们一点压力,那我们的机会就到了。”

    王傲野目光依旧是冷漠,但冷漠中却已有了一丝炽热,八门之间的平衡保持了多年,但争斗却也是在所难免,只不过谁也无法轻易讨到好处,谁先打破这个平衡,都有可能被当作出头鸟率先被其他门派灭掉。

    但现在王傲野似乎看到了一个契机,斩仙门降临八门圣会就是这样一个契机。

    八大门派近千年来一直保持平衡,王傲野继承铁拳门的位置之后便有了一统八门的想法,只不过这是一个很难实现的目标,相信不仅仅是他,其它门派也会有同样的想法,只不过谁也不愿做那个出头鸟而已。

    再说,人类这边还有一个最大的敌人,那就是魔域种族,八门一旦开战,也会给魔域种族可趁之机,所以在这些综合因素下,除非有百分百的把握,否则没人会做那种事的。

    飞舟渐渐远去,云飞雪那抑制不住的心跳却依旧没有平复下来,陆青拉着他冲出了海面悬浮在海面之上。

    他惊异的看着云飞雪,“你今年十八岁!”

    云飞雪看向陆青,少时过后他点了点头。

    陆青继续问道,“命理之中带有龙,这个范围很广,但你来自潜龙帝国,潜龙二字就是你逃不过的命理。”

    云飞雪再度点了点头。

    陆青看着云飞雪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你……真的是……”

    云飞雪的眼中充满了黯然,“是,我就是!”

    陆青目光充满了骇然,他着实不曾想到,自己身边竟然藏着一个来自斩仙门的血脉。

    斩仙门,那是人类大陆真正最强的势力,八大门派在这个势力眼前也得低头,因为他们代表了人类能够修炼的极限水平,可以说,一个斩仙门足以将八大门派横扫不留丝毫痕迹,这就是绝对的实力差距。

    关键在于,云飞雪现在还是斩仙门要通缉寻找的对象,不论对云飞雪个人还是圣门,这都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云飞雪接着说道,“这次八门圣会,我只怕是参加不了。”

    陆青说道,“你怎么……”

    云飞雪摇了摇头,“我体内流淌着斩仙门的血脉,一旦有斩仙门的大能降临,这种血脉之力是藏不住的,而且一旦见到斩仙门的人,我的情绪也根本无法控制,如果我放弃参加八门圣会,便可避免和斩仙门的人直接接触,到时候就算圣门被问话,也完全可以将我撇开在外。”

    陆青清楚云飞雪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不想连累圣门,可是他依旧是摇着头说道,“不,你认为自己离开斩仙门就不会将圣门牵连在内吗?当你出生在圣门地盘的那一刻,这就是圣门注定无法逃脱的命运,你现在离开的话,斩仙门只会将怒火彻底发在圣门头上,甚至会定它个知情不报的大罪,这种势力是绝不会给你讲什么情面的。”

    云飞雪神色更加黯然,“那……我该怎么办,我不想连累圣门。”

    陆青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好好待在化蝶门,该做什么做什么,其它有圣门帮你挡在前面,至于血脉之力,回去之后我请师父帮你伪装一下变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斩仙门一旦发现圣门忽然少了一个你,意义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云飞雪看向陆青说到,“可是这样,更会连累到你师父,他……”

    陆青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自信的笑容,“斩仙门虽然强大,但如果八门联手,乃至于所有势力联手对抗的话,那他会发现我们并不是软柿子可以随便任人揉捏的,这就是我师父的影响力,再说可不要小看我师父的实力哦。”

    陆青抓着云飞雪的肩膀朝化蝶门飞掠而去,天已黑,不少人已经梦想为接下来的各种比拼做好精气神的准备。

    可云飞雪怎么也睡不着,脑海中浮现的全部都是斩仙门还有俞妙音,想到俞妙音还在那暗无天日的地牢中受苦,他的心就一阵绞痛。

    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在圣门里面他都只是一个弟子而已,更何况是面对斩仙门这种庞然大物呢?

    这个时候他忽然又想到了大哥云飞山,他现在在魔域种族做什么,那个所谓的尊天阁又被他发展到了何种程度,他成立尊天阁这个势力又是为了什么。

    他难道真的杀了父亲?

    那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想到这里,云飞雪只觉头昏脑胀,这是现在完全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可是他却又要忍不住去想,越是想摆脱这种思想,它们就越是无孔不入的往脑海里面钻进来。

    云飞雪干脆起身走出了房间外。

    夜,微凉

    明亮的月光倒映在海面

    徐徐海风轻轻吹来带着些许凉意,云飞雪的思绪顿时清醒了几分

    他能感受到姜蛮和穆小北的房间有着强大的气息在释放着,他们从未停止一刻的修炼,所以他们从不欣赏这异域的风景,修炼是他们的第一要务。

    “你也睡不着吗?”

    项洪烈的声音传来,云飞雪只是点了点头并未做答复,他双手倚在身前雕刻精致的栏杆上看着远方,另外一座岛屿正闪烁着灯光点点,那里似乎正在歌舞笙箫,整座岛屿仿佛彻夜未眠。

    项洪烈说道,“一直都没来得及给你说谢谢,你把那个属于鬼面的机会让给了我。”

    云飞雪摇了摇头,“你实力本来就很强,为了圣门当然不能损失你这一员大将。”

    项洪烈沉默,但他心里很清楚,换做其他人的话或许不但不会给他这个机会,反而只会加倍的嘲讽打击他,人都是自私的,这个世界能真正为他人考虑的,除了父母还能有谁,不落井下石已算是恩惠,可云飞雪并没有这么做。

    半晌过后,看着眼神阴郁的云飞雪,项洪烈说道,“你有心事。”

    云飞雪说到,“每个人都有心事,我也不能例外。”

    项洪烈说道,“但你的心事很严重,已经影响到整个人的状态了。”

    云飞雪不可否认,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想到斩仙门的强者即将来到化蝶门,想到圣门可能面临的怒火,想到俞妙音、云飞山还有失忆的薛思雨,他心乱如麻,铁拳门王傲野他们的那些对话就好像是导火线,将云飞雪体内所有的一切全部点燃。

    项洪烈接着说道,“你说的没错,每个人都有心事,没人能例外,大多数的心事都是某些事是你现在无法解决的,正因为没有解决的办法,所以你才苦闷甚至消沉,但实际上大可不必”

    “如果无法解决,我们何不选择面对,就拿师父给我举的例子,也就是陆青的师父阎”

    “他能有的成就绝不是偶然,他从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从不在意他人的嘲讽,当无数失败一次又一次冲击而来的时候,他岂非比你更加消沉、更加苦闷?”

    “但他并没有,胡思乱想实际上并不能给你带来实质性办法,他敢直面自己的失败,敢直面比自己强大数倍的敌人,因为他有一颗勇敢无畏的心,正是这颗心带他走到今天,有些事情如果无法逃避,那就去面对它,然后将它击垮。”

    项洪烈拍了拍云飞雪的肩膀然后走进了房间,留下云飞雪双目渐渐明亮。

    他说的没错,现在自己思考这些的确没有任何实际作用,路依旧得一步一步的走,不管是何种麻烦找到自己,想办法解决就是了,就算是斩仙门又如何,他云飞雪从未犯过任何错,又何惧之有?

    所以当云飞雪站在阎的面前的时候,他已没有了昨晚的愁思和苦闷,能得到陆青的帮忙,还有身边这些好友们的支持,他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呢?

    而当他看到阎本人的时候,他眼中还是忍不住出现了一丝莫名的惊疑,这个人就是人口相传的阎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