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交手
    她宛若天上的仙子降临凡间,一身绿白相间的长裙在空中舞动,腰间那条丝带恍若天空的云彩漂浮下来。

    让人感到惊异的是,她的双瞳竟然是碧绿色的,她的皮肤更是和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看起来吹弹可破。

    但更让人惊异的是她的修为气息,云飞雪轻微的探知,他的魂力就好像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潭,连一丝波澜都未惊起。

    她从天空降临来到了端木剑圣的跟前,“多年不见,每次来你都搞的这么大动静,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有一件空梭舟一样。”

    端木剑圣微微一笑道,“八门圣会,我自然不能让弟子们丢人,好在你还是老样子,还是那么的漂亮动人。”

    她掩面一声轻笑,“如果你当年的嘴也跟你现在一样甜的话,或许我们……”

    她没说完,端木剑圣忽然打断道,“当年的事不提也罢,我们还是聊聊这次八门圣会的事吧。”

    二人将云飞雪他们扔在了这里消失在了这海岛上,云飞雪目光闪动,这位宛如仙子的女人应该就是化蝶门的门主宁彩蝶了。

    只是看起来,端木剑圣和宁彩蝶之间似乎还有很深的旧情。

    不过对此云飞雪也仅仅只是保留着一丝好奇,这毕竟是端木剑圣的私事。

    岛屿并不大,但这里房间充足,且经过了精心的布置,想来为了这次八门圣会,化蝶门也是用尽了一切心思,毕竟八十年才能轮到一回,放在谁身上也会尽心尽力去布置的。

    入住房间之后已经到了傍晚时分,当云飞雪来到海边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这里的确是一个让人放松的绝佳圣地。

    朝海平线看去,晚霞照亮半边天空,在那晚霞的映照下,甚至可以看到点点星光。

    迎着海风吹拂,云飞雪舒服的躺在了一个面朝大海的躺椅上,感受着海风的洗礼,云飞雪的心情更加放松。

    这种放松是很难得的,实际上在即将到来的八门圣会拼斗中,这种放松能将人的状态调整到最高点,将平时紧张的修炼带到这种场合,反而有可能对自己的发挥不利。

    陆青走到一旁,他一头精干的短发总是让他在人群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脸上的浓眉大眼炯炯有神,身材挺拔的他正映衬在夕阳的海风中。

    只听他说道,“八门圣会,实际上武力的比拼是很小的一部分,更多的是这八大势力之间的一种交流。”

    云飞雪诧异的看着陆青说道,“你很了解八门圣会?”

    陆青点了点头,“听师父提起过,过两天他应该也会来化蝶门的。”

    云飞雪起身说道,“真的吗,你师父真会来?”

    他也很想见见阎,见见那个有着无尽传说的阎究竟是何方人物。

    陆青说道,“你会见到他的,放心吧。”

    他说完又接着道,“我想说的是,八门圣会实际上是很复杂的,虽然武学修为是最重要的,但还有其它项目同样也有着极高的吸引力。”

    云飞雪疑惑道,“还有什么项目?”

    陆青说道,“琴棋书画、笔墨纸砚、甚至美食佳宴都有争斗,只不过这所有项目加起来只占一半而已,而修为实力这一项就占据了一半。”

    云飞雪惊愕的看着他,他对八门圣会知之甚少,还以为这就是个武学交流的盛会,但想不到其中竟然涵盖了如此之多的项目。

    陆青接着说道,“而且,实力的比拼也不仅仅只限于实际对战,直接的速度之争、力量之争甚至于敏捷之争还有很多水下的项目也是极为繁多,所以在这里一定要收起你的骄傲,因为各方各面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实际上我师父说,当年八门的开创人想告诉所有人,你的生命不应该仅仅只有修炼这一件事,除非真的是和我师父一样这般痴迷,门主周围带着的那些人就是为这些项目做准备的,只不过我们的门主对其它项目并不怎么看重,所以才没有着重说这些。”

    云飞雪看向远方,他第一次领悟到了一句话的真谛,旅程并不在乎终点在哪里,而要在乎沿途风景的美丽。

    人的一生岂不也是一场旅行,现在他经历的一切不就正是沿途的风景吗,至少人的一生应该丰富多彩一些,单纯只是为了修为而去拼命,那似乎单调了些,除非真的如阎一般,对修炼有着痴迷的热爱。

    陆青忽然看向云飞雪,“我记得你还欠我一场公平的战斗。”

    云飞雪愕然的看向陆青,“你不会想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吧!”

    陆青说道,“你不觉得那片海就是最适合战斗的地方吗,而时间,现在正是恰到好处,我们都是炼魄境的修为。”

    云飞雪站了起来,他的目光中也有了炽热的神色出现,陆青的实力一直都是深不可测探不到底,而且能和阎的弟子正面公平的交手,实在是生平一大幸事。

    他和陆青很有默契的同时腾空而起来到了海面之上,此刻不少人的目光都被他们二人的动作给吸引了过来,包括另外三座小岛的人也有不少目光看向了这里。

    八门圣会还没开始,这两个人是要做什么?

    不过云飞雪和陆青很有默契的朝越来越远的地方飞掠而去,他们的速度将身下一米的海平面托起了一条长长的波浪。

    不少好奇心强的人想跟上去看看,但却骇然的发现完全跟不上他们二人的速度。

    云飞雪和陆青再度默契了停下,两个人炽热的目光和炽热的拳头忽然碰撞到了一起。

    没有灵气波动,也没有魂力的加持,他们直接以自己的身体来硬碰硬。

    二人的身躯以拳头交接的地方为中心分开,而他们身下的海浪更是直接被炸起了数十米高的圆形海浪,就好似有一颗*在他们身下的海面爆开一样。

    陆青一声大笑,“哈哈哈,真是过瘾。”

    二人由分离再度碰撞,恐怖的声音在这海面上空疯狂的回荡,目光已经无法捕捉到他们的动作,只能时不时看到他们二人从不同角度的空中分开,然后再度交接。

    平静的海面就如同无数深水*炸开了一样,在数十分钟内,他们两个人的交手几乎就没停过。

    当他们再度分开的时候,云飞雪已是气喘吁吁大汗淋漓,而陆青同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但此刻他却是笑着说道,“论这种公平的战斗,我们是平手,但如果是实战,我已不是你的对手。”

    云飞雪没有反驳什么,陆青并不避讳自己的现在的缺陷,因为从头到尾,云飞雪仅仅只动用了灵气。

    因为单轮体修的话,他还是没办法和陆青相提并论,所以他只能以灵气来弥补自己的这个不足。

    但除此之外,他还有三阳之力没有动用,还有兵器血刃没有拿出来,所以真要论实战的话,可能陆青真的要败下阵来。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陆青就是陆青,他依旧是笑着说道,“但这也证明了我的体修还不够强大,不能做到我师父那样能够碾压手段奇而多的高手。”

    云飞雪点了点头,“你已经很强了,真的在修炼方面,我是不如你的,从我的成长开始一直都只是在取巧进阶,我有现在的修为,可能只有三分之一是自己努力修炼得来的。”

    他并没有说假话,他有现在的修为,大多都是体内那个灵魂,或者说是龙战天的功劳。

    凭借他自己单纯的修炼,现在绝不可能是陆青的对手,这是他不得不承认的一个事实,因为云飞雪有一种感觉,自己那把将阶的血刃就算砍在他身上,可能也并不会给他带来什么致命的伤痕。

    陆青说道,“不论如何,那都是你的实力,这就够了,好了,回去吧,我们……”

    他话没说完,二人的面色几乎同时一变,两个人都是很有默契的钻进了海中,云飞雪更是将魂力展开,让二人的气息彻底隐藏起来。

    头顶上,一艘巨大的飞舟朝前缓缓前进着,云飞雪和陆青相视一眼,然后以一个匀速跟在这艘飞舟的下面前行而去。

    飞舟上,一名个头接近两米的中年男子负手而立,他目光如刀,面容更是有棱有角,看起来格外的冷峻,乌黑色的胡须给他凭空增加了几分凌厉之感。

    而他身上最显著的特征却并不是他的神情目光,而是他的右胳膊明显要比左边粗整整一拳,右手的手掌之上更是犹如粗糙的树皮结满了鳞甲,不单单是他,整个飞舟上的所有人都有这种明显的特点,右手比左手粗一大圈。

    这位身材和气质都格外硬朗的男子正是铁拳门的门主王傲野,巨大的飞舟前方雕刻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铁拳门。

    在他旁边是一名年纪比他小很多的男子,此人虽然站在王傲野的旁边,但却并没有她铁拳门这些弟子们的特征,看起来并不像是铁拳门的人,他说道,“听说这次八门圣会和以往会稍稍有所不同,不知门主听说了没有。”

    王傲野的容貌棱角分明,他目光冷峻的看着前方头也不回的说道,“有何不同?”

    此人接着说道,“据说斩仙门和神域的强者会来化蝶门观战。”

    王傲野的面色轻轻一变,“你听谁说的?”

    这男子的笑容带着几分谄媚,他说道,“我和化蝶门的几位长老还算有几分交情,我也是从她们口中听说的。”

    只瞧王傲野的目光再度朝远方看去,“斩仙门和神域来掺和八门圣会做什么,他们吃饱了撑着吗?”

    就在这时,另外一名男子说道,“难道您没听说吗,据说斩仙门的一位公主在二十年前私自出逃,然后和一个世俗帝国的男人结婚生子,这对斩仙门来说是一种绝对的耻辱,所以他们誓要将那位公主和世俗之人结合生下的孩子找到,听说那位公主现在还被囚禁在斩仙门那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

    听到这里,陆青明显感觉到云飞雪的心跳在迅速加快,他的脸上有愤怒、有悲愤、有担忧。

    连魂力似乎也很难隐藏住他现在这突然爆发的情绪,不知不觉中,陆青将手往云飞雪肩上一搭,伴随着他的力量,二人再度下沉了数十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