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重生
    离八门圣会还有半个月时间,大概十天之后他们将出发前往化蝶门,这十天的时间云飞雪自然也能好好利用起来。

    现在至少他已经不用太过担心薛思雨了,她在圣门生活的相当不错,不少人知道她的情况,所以对她都是格外照顾。

    当然,云飞雪也知道,大多数都是看在自己的面子才会对她这么好。

    可不论因为什么原因,薛思雨能在这里交朋友,能每天开心的微笑,这就足够了。

    前提是他要变得更加强大,当某一天自己跌入深渊的时候,薛思雨的这种日子怕是也就到头了,所以他绝不允许自己有跌倒的那一天。

    一家欢喜一家忧,此刻天字殿所在的北斗门内,项洪烈双目赤红,那目呲欲裂的眼神叫人胆战心惊,身边的几名师兄好友全是一言不发。

    现在无论谁开口,惹来的绝对是他的冲天怒火。

    如今唯一能平息他这种心情可能就是安静的时间了,假若谁想去安慰他,那绝对是在自找苦吃,就连武天剑来也是一样。

    天堂和地狱只在一念之间,项洪烈在天堂待的时间太久了,突然跌入地狱的这种感觉将他那看似强大的内心击的粉碎。

    对他自己来说,这简直是一件无法承受的打击,无论是他自己内心这一关,还是来自外界的议论纷纷都已彻底粉碎了他那颗骄傲的心。

    青山绿水的假山后侧,萧楠看着他现在的模样叹了口气,“你们都先走吧。”

    项洪烈的师兄好友全部都离开了这里,萧楠走到一旁的亭子之中自顾自的倒了杯茶喝着。

    平时的项洪烈对萧楠可是恭敬有加,当初是萧楠发掘了他这个修炼奇才,所以不论在什么场合,项洪烈见到萧楠都会以礼相待。

    可现在他就像没看到萧楠来到这里一样,事实上他确实也没看到,因为现在那种失败的耻辱已经占据了他全部的内心。

    萧楠把茶喝完,然后这才开口,“洪烈啊,你知道为什么这千疆万域乃至我们八大门派都会把他视为榜样吗,为什么每每遇到困难困惑的时候,我们都会拿他来当例子说吗?”

    项洪烈这才看到萧楠,萧楠毕竟是一宗之主,项洪烈内心再如何的愤怒,他还是本能的朝萧楠抱拳鞠躬以示对萧楠的尊敬。

    他说道,“还请师父明示。”

    这仅仅只是他下意识的一种回答,他的心究竟在不在和萧楠的对话上恐怕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萧楠说道,“谁都知道阎以体修为主,谁都知道他为将体修搬上台面,为了证明体修也可以和其它修炼并列甚至超越他们,他吃了常人不能吃的哭,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罪。”

    项洪烈点了点头,萧楠的话将他渐渐的拽回到了现实中来。

    阎的确是值得任何人为之尊重的,就算是十恶不赦的恶人,在提到阎这个名字的时候也不得为之而敬礼,项洪烈就更不能例外了。

    萧楠接着说道,“但实际上我要告诉你的是,阎修炼的其实并不是他的体修功法,他修炼的也不是体魄。”

    项洪烈疑惑道,“难道不是吗,如果不是将体修达到巅峰境界,他不可能有今日的影响力。”

    萧楠摇了摇头说道,“你们都理解错了,实际上阎修炼的是他的心。”

    项洪烈问道,“修心?”

    萧楠说道,“不错,试问如果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他在当初被判定为一个废物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就算他得到了世界上最强大的体修功法又有什么意义?”

    项洪烈的眼中一闪,这一刻他内心似乎有某一个东西被触动到了,而萧楠的一句话就好像是一根导火线点燃了他体内的某种未知的力量。

    “阎当初经历过多少失败,经历过多少屈辱,又经历了多少你无法想象的心酸,如果他当初和你现在一样,就因为一次小小的失败就这么自暴自弃了,现在他早就化为了一堆黄土,我们也根本不可能在这里议论他,你可明白?”

    项洪烈的目光更加明亮,萧楠所说的确是点醒了他的某根神经。

    萧楠继续说道,“你之所以有现在这样的情绪,是因为你从来没尝过失败的滋味,你应该要感谢云飞雪、感谢这是在比赛场,这种失败还可以让你浴火重生,如果遇到某个生死仇敌,你的失败意味的可能就是死亡。”

    项洪烈的身躯忽然变得挺拔了起来,他目光中的怒火突然似乎一阵风给吹的烟消云散。

    看到他现在的模样,萧楠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要去嫉妒别人的强大,别人都认为我萧楠是个小肚鸡肠的人,认为我是一个不能接受失败的人,但他们都错了,有空去凌云间拜访拜访云飞雪,他是一个前途不可限量的天才,并不要你去巴结他,而是你要跟阎一样,有一颗没有畏惧懦弱的心,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成长,北斗门也才会因为有你这样的弟子而感到骄傲,直面你不敢面对的敌人,那才是真正通往强者之路。”

    萧楠说完便离开了这里,项洪烈目光明亮如星辰,身上那种暴怒而又有几分颓废的神色一扫而空。

    他一扫身上的萎靡的气息大步朝北斗门外走去,萧楠在一栋建筑的角落静静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尽是满意之色。

    他喃喃的说道,“曾小凡,这一次,是你错了。”

    自古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

    很多人都会将其视为一个名言警句,师父该教你的教你,但真正想要达到自己预期的目标还是依靠你自己。

    但殊不知,师傅引进门才是根本性的,如萧楠不给项洪烈说这些,看到自暴自弃觉得他无药可救便直接放弃这个弟子,不论对他自己还是北斗门甚至于项洪烈本身都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损失。

    可项洪烈并非是一个不上进的人,他天赋强大,修炼的努力更是有目共睹,现在他不过是承受不住这件事对他的打击。

    所以萧楠给他这种正确的引导是至关重要的,这正是体现了一个好的老师对学生有着怎样的影响力。

    距离八门圣会还有几天的时间,云飞雪没有跟姜蛮还有穆小北一样刻苦修炼。

    他并不打算将薛思雨带到八门圣会,那里势力高手鱼龙混杂,云飞雪很难分出精力照顾她,再加上她如今在凌云间居住的也很开心,让她留在这里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更重要的是云飞雪在等陆青和鬼面回来,几天的时间过去,救他们去的拔旱也没有消息传来,云飞雪不禁也是越来越着急,难道真的有什么麻烦连拔旱也难以解决吗?

    四五天的时间过去,云飞雪依旧没有等到陆青和鬼面回来,但却等到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出现。

    当项洪烈站在他身前的时候,他的确吃了一惊。

    依旧是一脸的倨傲,依旧是那凌厉的双目,眼神深邃如星空。

    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受到打击的神情,眼中反而隐隐有着无穷战意。

    像他这种骄傲的人,在被一个二次炼体境界的人打败之后,多半只会有两件事发生。

    其一就是想办法找回丢失的脸面,甚至不择手段来报复。

    其二一般就是彻底颓废一蹶不振,因为他们曾有的骄傲承受不住这种毁灭的打击。

    但眼前的项洪烈,明显是不属于这两类的任何一种。

    他走到云飞雪身前淡淡的说道,“云飞雪,我们又见面了。”

    云飞雪猜不透他来这里的目的,但他依旧是说道,“又见面了,看来你和谢永泉也并不是朋友。”

    项洪烈说道,“当然不是,那时候不过是想在所有人面前找个借口对你出手而已。”

    云飞雪微微一笑,“现在看来,失败并不能令你倒下。”

    项洪烈说道,“是,我有一个对我很好的师父。”

    云飞雪说道,“恭喜你,只是你这次来这里的目的……”

    项洪烈说道,“来这里是为了感谢你,有你这样的对手,我感到很荣幸,但我更庆幸你是圣门的弟子。”

    云飞雪再度意外的看着项洪烈,他的神色真挚而富有诚意,看起来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项洪烈接着说道,“我知道你有些难以置信,不过我说的都是实话,感谢也是发自我内心的,好朋友难以交到,一个好对手更难以遇到。”

    云飞雪忽然一笑道,“那我究竟是你的朋友还是对手呢?”

    项洪烈一声大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很期待和你再度公平一战的那一天。”

    云飞雪说道,“真是很无奈啊,很多人都想挑战我,我现在还欠陆青一场公平的战斗呢。”

    这句话也不知道项洪烈听到没有,他转身潇洒的离开了凌云间,这让不少神情紧张的弟子都是松了口气。

    云飞雪和项洪烈的一战他们同样是清楚的很,他们自然害怕项洪烈来这里是为了报复云飞雪,现在看到他若无其事的离开,自然是欢喜的很。

    云飞雪现在认为圣门果然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虽然也有谢永泉兄妹这种人,可是却也有项洪烈这样的可敬的对手,虽然云飞雪也不知道自己和他究竟是不是对手。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眼看就要到了去往化蝶门的时间,但陆青和鬼面依旧是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当最后一天到来的时候,心脏已经沉到谷底的云飞雪接到了一个让他不知是该高兴还是难过的消息。

    拔旱来到了凌云间,他带着两个人来的。

    只不过一个人是在他旁边走到凌云间来的,一个是被他扛到凌云间来的。

    看着被拔旱扛在肩上的鬼面,云飞雪大惊失色,“拔旱大哥,鬼面他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