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 离开
    没有了后顾之忧,赵馨蓉一声冷笑,“我倒想看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话音落下,赵馨蓉四周的空间之上陡然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这些光芒将整片天空变成了一片彩色的海洋。

    在这海洋之上,只见有无数的花朵疯狂的盛开,在这短暂的时间之内,赵馨蓉四周便被无尽的花海包围。

    这就是小玄尊的力量,这种力量已经超脱了渡过灵海大劫的领域之力,它真正的能力是改变周围的空间规则,将周围这片空间完全纳为己用。

    但即便是如此,云飞雪依旧是一声大喝道,“退回来,不能跟他硬碰硬。”

    这句话说完,云飞雪陡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他的面色变得煞白,此刻他在强行调动体内能用的一切力量来使用。

    这些人可不是凭空消失,云飞雪直接以目前最大的能量开启了封神图,封神图的力量将鸣凤城的所有人短暂的收进了其中。

    但他现在毕竟才淬体境的修为,封神图完全已经超脱了帝兵的范畴,严格来说它几乎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云飞雪勉强开启而且还要将鸣凤城的数百万人放进去,这其中耗费的力量是无法想象的。

    他依旧是没有放弃在拼命的将一个又一个的人扔到封神图中,而天空之上,赵馨蓉的力量已经和白虎巨像之力碰撞到了一起。

    肉眼可以清楚的两种力量在天空掀起了可怕的空间风暴,赵馨蓉的花海在那血红色的力量下瞬间支离破碎。

    而那血红色的力量也并非没有破损,但相比于赵馨蓉手中这种力量的破碎却又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血红色的力量好似光芒瞬间从赵馨蓉的身上穿透而过,在那一瞬间,赵馨蓉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片粘稠的泥潭之中。

    下意识的抬起手,她发现自己本来白皙如玉石般的皮肤在这一刹那发生了褶皱,而且这种情况还在持续着,再摸自己的脸颊,竟然也莫名多了一条细微的皱纹。

    容貌对女人来说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之一了,她们并不靠容貌吃饭,但却不能不在乎容貌,当女人没有了一个精致的外貌之后,就好像失去了灵魂一样,也许让她们活下去都会很难,赵馨蓉也很难逃脱这一定律。

    衰老是女人最大的天敌,但现在她发现自己正在以一个可怕的速度变得衰老,所以她慌了,身上没有了任何斗志昂扬的气息,她在天空疯狂的大叫着,可惜这却阻止不了这种力量对她的吞噬。

    不远处的云飞雪见此一幕,他大手朝前一挥,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赵馨蓉笼罩,她从天空消失无踪,至此,整个鸣凤城内的所有人已全部进入了封神图内。

    而云飞雪也几乎失去了所有力量要跌倒下去,水天一连忙过来将其搀扶住。

    天空之上,白虎巨像那狰狞巨口发出了一声震天怒吼,浑厚的声音好似天威发怒,“云飞雪,又是你,屡次坏我好事,难道你生下来就是为了克我的吗?”

    白虎一声怒吼,让人头皮发麻的力量朝云飞雪倾泻而下,云飞雪冷笑一声,“怎么,你终于怕了?”

    白虎巨像微微一滞,可怕的力量也是戛然而止,巨大的身躯在天空扭曲幻化最后变成了一个常人大小的人类。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他一步走来瞬息便已来到了云飞雪的身前,尽管现在他已是虚弱之极,但却没有任何畏惧,“你应该清楚的很,从你杀我父亲的那一刻开始,你我就是不死不休,本以为李圣义是终点,不曾想到那才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白虎巨像幻化出来的天尘子目光凌厉如刀,他也不知是活了多少年的怪物了,虽然这只是他凝聚出来的一个幻想,可依旧有着摄人心魄的力量。

    “云飞雪,我再说一遍,你爹云飞跃不是我杀的,杀他的是你大哥云飞山。”

    此话不说则已,说完之后,云飞雪那平静的双目之中陡然爆发出了惊天的杀机,这一刻,眼瞳之内更是有着血红色的光芒疯狂闪烁。

    他用着几乎低沉到沙哑的声音嘶吼道,“我大哥不会这么做的,就算是这么做,他也是受了你的蛊惑。”

    话音落下,只见眼前那幻化出来的天尘子毫无挣扎的倒射而去,那虚幻的身影竟变得尽皆透明。

    天尘子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飞雪,在他的身旁,一个通体散发着黑金琉璃光芒的身影静静的站在一旁,恐怖的气息竟然比赵馨蓉还要强大无数倍。

    “这……这是什么怪物?”

    天尘子当然也知道泰皇手下有一批兵佣,也就是地狱骑兵,但他却并不知道泰皇的手上还有这么一个东西,所以他根本也没讲此物和泰皇之间甚至是和远古战场联系起来。

    云飞雪冷声道,“白虎象的阵基在什么地方?”

    天尘子面色一变,“你想干什么?”

    云飞雪说道,“多此一问,你不说我自己也能找到的,你说的很对,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克你的,所以你想布置四象囚星锁天阵,这辈子也别想成功。”

    天尘子骇然失色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自己的计划他是怎么会知道的,他又怎么会知道四象囚星锁天阵这个东西的,要知道很多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都根本不知道这座大阵。

    沉吟了片刻,天尘子忽然说道,“封神图也在你身上吧。”

    云飞雪毫不隐瞒的说道,“没错,它在我身上,你有种的就来拿,总之,你不杀我,总有一天你也会死在我手上的,你不说白虎象的阵基在哪里我也能找到的,你刚刚吸收了不少的命数,这些命数去往的方向我已经察觉到了,所以,你可以死了……”

    云飞雪的话说完的斩钉截铁,身旁的地狱魔神忽然消失,然后由白虎象凝聚而出天尘子发出了一声惨叫,整个幻化的身躯直接从众人的视线中爆开。

    地狱魔神回到了云飞雪的身上,然后他一头栽倒了下去,好在有水天一他们在,稳稳的将其抱在了手中。

    云飞雪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强行动用封神图对他的消耗实在是太大,但能保住整个鸣凤城所有人的性命也算值了。

    要知道现在鸣凤城内有很多建筑都已经老化,那种恐怖的力量不但可以吸收人的鲜血和命数,连四周的花草建筑都能影响到。

    醒来之后的云飞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鸣凤城的所有热能从封神图里放出来。

    赵馨蓉已经冷静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她终究是小玄尊的强者,容貌虽然的确是苍老了一些,但并不影响整体。

    当然,不只是她,其他很多人都比之前要衰老了很多,但与谢家现在的状态相比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至少鸣凤城没有损伤一人。

    赵蕊兰歉疚的看着云飞雪,“对不起云公子,我之前实在是太没礼貌了,我……”

    云飞雪伸手打断她道,“没关系的,毕竟鸣凤城管理森严,而且这里女性居多,为防止一些不怀好意之徒也是应该的。”

    赵蕊兰的面色更红,她低着头说不出半个字来,一旁的赵馨蓉说道,“公子大恩,我鸣凤城无以为报,以后但凡公子有什么事情,只要吩咐一声,我鸣凤城万死不辞原委公子效犬马之劳。”

    赵蕊兰说的并不是人情话,云飞雪可是救了一城的人啊,如果不是他,鸣凤城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了一座死城。

    云飞雪说道,“你有这分心就可以了,我不过还是建议你们多多和外界交流沟通,至少太一宗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宗门,我观太一城内好像是男性居多……”

    赵馨蓉顿时明白了云飞雪的意思,当即面色微微一红,她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云飞雪说道,“既然鸣凤城没事了,我也该走了,我破坏了那个老东西的计划,他应该不会这么善罢甘休的,必须要尽早解决才是。”

    他说完又看向了水云风他们,“我去找白虎象的阵基,你们就别和我一起了,快回太一宗吧,记得有空帮我照看照看追魂阁,狄修毕竟还小,还需要你们的多多关照。”

    和众人谈论了许久之后,云飞雪直接从鸣凤城启程,他的目的地自然就是白虎象的阵基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阵基的具体位置,但云飞雪已经能确定他的方向所在了。

    鸣凤城内有不少人的鲜血命数被吸走,云飞雪早已悄悄凝聚了一丝魂力跟随着它们而去。

    虽然现在魂力和他距离遥远感应不到,但云飞雪只要往那个方向而去,他自然就能感应到魂力的位置,到时候也就不难找出阵基的位置了。

    云飞雪从水云风手上要来了一头凤尾兽,他和薛思雨二人坐在凤尾兽的后背在天空疾驰飞翔,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也稍稍难得的放松了一下。

    看着身边不断看着天空下面的景色来回张望的薛思雨,云飞雪叹了口气,这才是他真正的心结所在啊。

    本以为能从谢家那里找到个突破口,但谁能知道谢家所说的那个人居然是天星老人。

    就算他真的有能力帮薛思雨找回记忆,他也根本不会这么去做,现在的他和云飞雪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仇恨,现在云飞雪可不就正在去往破坏他阵基的途中吗?

    凤尾兽的飞行速度并不快,半天的时间过去,云飞雪眼睛忽然一亮,那道分离出去的魂力忽然和他之间有了感应,这就说明目的地已经离他不远了。

    凤尾兽加快前进,不久之后,云飞雪终于完全感应到了那一缕魂力的具体位置。

    在那连绵不绝的群山之中,一栋栋建筑巍峨的建筑挺立其中,在那建筑的最前方有一巨大的三角形牌坊,上面雕刻着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吴家堡。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