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心中有鬼
    自己乱说话,万一真相并不是他推断的那样,责任可不就得完全担在自己身上吗?

    水云风也在这个时候说道,“经过这样的分析,虽然有可能是水云双所为,但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我们也不可随意妄断。”

    这真的是太一宗对云飞雪的万般客气和尊重,如果是换做另一个人的话,他的这种分析很有可能会迎来水云风他们所有人的反对。

    因为三长老水云双在太一宗内地位不低,不少弟子也是相当喜欢这个长老,至少他看起来就是那种循规蹈矩的战力高,只是一心在为太一宗而着想,所以他们内心深处实际上对云飞雪的这番推断也是持怀疑态度的。

    云飞雪笑了笑说道,“我之前就说过,死人有时候也是可以开口说话的。”

    水云双和木皓然二人虽然都受了重伤,他们内心却是一直都没平静过,几天的时间几乎就没怎么睡好觉。

    为了让现场更加逼真,水云双给自己的那一拳几乎用了八成的实力,对自己也不可谓不狠,好在结果还是令人满意的。

    只不过水云双依旧感到有些不安,这种不安并不是来自水云风他们身上,而是那个陌生的年轻人,他以那种眼神问自己的那些问题让水云双感觉头皮发麻,三天的时间过去,现在几乎都还在耳边回荡。

    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现在的他还真是怕有鬼敲门,当然这个鬼自然是指水云风他们查出事情的真相,虽然整个现场并没有留下什么实质性的线索,但人是很难克服内心的恐惧的,特别还是这样的事情就更加严重。

    木皓然神色不安的说道,“三长老,副宗主他们会不会怀疑我们?为什么三天的时间过去,居然没有任何来看我们?”

    水云风沉声道,“就算有什么线索,他们也没有证据,过两天之后我另派人去和谢家谈判,此事要尽快落下来,事情已经到了非走那一步不可的地步了。”

    木皓然点了点头,虽然他们平时在宗内颇受信任,但经过这样的事情之后,别人纵然不会怀疑,但他们自己内心那一关也不好过,特别还是水云双和水云战之间还有私人的仇怨在身。

    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木皓然回到了自己房间准备睡觉,本来无云的夜空忽然有着云层交织,紧接着便是电闪雷鸣大风呼啸,这是一个风雨欲来的夜晚。

    大风将外面的树叶刮的沙沙作响,伴随着电闪雷鸣时不时的将黑色的夜空点亮。

    忽然,一声惊雷响起,一道闪电将整片天空照亮成了白昼,木皓然下意识的朝外面看去,就在那一瞬间,他只觉浑身汗毛乍起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

    闪电照亮天空的时间很短,但是在这很短的时间内,木皓然看到有一道人影在外面一闪而逝。

    木皓然忍不住揉了揉眼睛,可是外面什么都没有,他只能把这一切的原因归咎于自己眼花了。

    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外面再度闪亮,紧接着一道雷声响彻整片天空。

    木皓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可以断定自己绝没有眼花,外面一定有人,可是谁会在这大半夜的时候出现在他房间外面?

    “什……什么人在外面?”

    木皓然一声轻喝,回答他的是天空一声惊雷炸响,半晌过后没有任何动静反应传来,木皓然只得再度躺在床上。

    但就在他刚刚躺下的一瞬间,大风猛的呼啸而来,房门就好似被人猛的推开了一样‘通’的一声打开。

    恰巧此刻天空一道闪电划过,木皓然看到一道人影从门外徐徐而来,他进来的很缓慢,再加上时不时的有着电闪雷鸣疯狂交织,所以木皓然看清了这个人影,赫然不就是那个被水云双一掌击杀的黑衣人吗?

    木皓然只觉头皮瞬间炸开,一股寒意从脚底生出,他感觉自己的喉咙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让他喘息都变得分外困难起来。

    他甚至可以听自己‘通通’的心跳声,那种感觉,就好似心脏快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一样。

    可是等他一个眨眼过后,那个黑衣人忽然又消失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木皓然看到是一个面色惨白的身影正和他几乎面对面贴着,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朝后一退,但身后便是墙壁,他能往哪里退?

    只听这黑衣人用着沙哑而低沉的声音说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谋害宗主,宗主待你们……不薄啊!”

    这句话说完,木皓然只觉下体忽然一热,一道热泪从下面飚射而出将他的睡裤彻底打湿。

    他用着颤颤巍巍的声音说道,“大……大哥,不是……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你……”

    黑衣人沙哑如魔鬼的声音再度传来,“你敢做不敢当,明明就是你……”

    木皓然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叫了出来,“不是我,不是我,是三长老水云双,是他杀的你啊,你要找就找他去,你找我做什么?”

    这个世界仿佛都恢复了寂静,外面倾盆大雨的声音将这个世界忽然又变得热闹了起来。

    房间里所有的灯光蜡烛全部被点亮,站在木皓然身前的的确是那个死去的黑衣人,只是黑衣人的身后还站在一个年轻的身影,这个身影自然就是云飞雪了。

    在他的身后,水云风、水天一甚至连宗主水云战还有水凝雪都亲自来到了这个房间内。

    刚刚本来还很空旷的房间忽然变得拥挤了起来,木皓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么房间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

    然后当他看到这些人眼神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难道这些人全部都听到了?

    水云风双目之内的怒火足以燎原,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宗主待你们可真的是不薄,你们居然出现了谋害宗主的心思,水洋就是发现了你们的阴谋,所以才被你们杀人灭口的吧。”

    木皓然面色惨白,他脸上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一片死灰色,自己亲口说出了事情的真相,等待他们的结果会是什么?

    木皓然忽然从床上跪到了地上,“宗主、副宗主,各位长老,我也只是一时糊涂听信了三长老的妖言惑众,他说他和宗主有深仇大恨,要我帮他报仇,他还说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宗主之位夺到手,只要杀了宗主还有副宗主他就能做到。”

    这个时候的木皓然可谓是将所有人的责任全部推到了水云双的身上,也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保住自己一命,否则今晚他将万劫不复。

    就在这时,水云双也被宗内的其他高手带了过来,和木皓然相反,他的脸上没有了惊慌失措,仿佛早就在迎接这一刻的到来。

    水云战看着他问道,“你说你和我有深仇大恨,你和我有什么仇?”

    水云双的眼睛忽然出现了怒火冲天的神色,他将声音放大了无数倍,“你可能忘了十年前的那件事了,你杀我木家三十九口人,我是那四十个人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人,十年来我隐姓埋名坐到了太一宗三长老的位置,目的就是为了亲眼看到你死。”

    水云战震惊的看着水云双,半晌过后,他忽然激动的说道,“你……你是木怀英的儿子?”

    水云双冷笑一声道,“难得你还记得木怀英,你杀他们的时候怎么就想不到呢?”

    水云战叹了口气道,“我早已说过,你们木家之人并非我所杀,当时狂刀门的人想陷害我太一宗,所以使尽卑鄙手段,没想到你真相信了。”

    水云双咆哮道,“你放屁,陷害?你现在可以把所有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但那能掩盖你曾经做那些事的真相吗?”

    水云战摇了摇头,他目光之中满是哀怨,“那件事确实也有我的责任,这才让你饱受仇恨十多年,你既然想杀我报仇,那也好,你就杀了我,当是为了祭奠木怀英的死吧。”

    “宗主不可啊,你病情刚刚好转……”

    水云风没说完,水云战便已制止住了他,“记住,我死之后,打理好太一宗的一切,你们也不可为难水云双,让他安全离开太一宗即可。”

    水云战说完,竟真的将一柄大刀递给了水云双,他双目含怒的将刀拿到了手中,眼中的愤怒之色更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

    刀起刀落,可是水云战并没有人头落地,因为水云双的这一刀并没有看下去。

    他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无尽的痛苦,半晌过后他摇了摇头,“罢了罢了,杀了你,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他面如死灰,云飞雪在他眼中看到了求死的**,看到这一幕他连忙说道,“那个胡神医是不是你安排的人?”

    水云双机械性的点了点头,“没错,我怕宗门的人查到了我,所以安排了胡神医。”

    云飞雪沉声道,“但你知不知道,胡神医修炼了魔域种族的黑暗灵力。”

    水云双双目之中陡然有震惊闪过,“他修炼了黑暗灵力,这……这怎么可能,我为何从来没发现过。”

    此话并不像假话,云飞雪从他的眼神中便能看出来。

    自从去往魔域种族之后,云飞雪对有关魔域种族的任何一点一滴都格外的上心,所以他接着问道,“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他又为什么会听从你的摆布?”

    水云双说道,“是我的一个朋友将他介绍给我的。”

    云飞雪眼睛一亮,“你的朋友,你的什么朋友?”

    水云双说道,“他叫吴……”

    名字还没说完,他的身体陡然抽搐了起来,紧随着只见他身体从原地慢慢扭曲融化直到消失变成了一滩血水,连骨头都没有剩下半点,这天底下唯一能证明他存在过的可能就是那一身被鲜血染红的衣裳。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