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 分析
    黑衣人目光凌厉的看着他们,“想不到堂堂三长老居然蓄谋篡夺宗主之位,更是想暗中击杀宗主,这一切原来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水云双目光冷漠的看着他,“哼,宗主不也对我不放心的很,还专程派人来监视我。”

    黑衣人一声怒骂道,“你放屁,宗主对你百般信任,何其怀疑过你,倒是你狼子野心,等着宗主的必杀令吧。”

    水云双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容,“你认为你还能从这里走出去见到宗主?”

    黑衣人说道,“怎么,你想杀人灭口?”

    水云双淡淡一笑道,“你虽然是宗主身边的贴身高手,但仅仅神魂境的你还没有资格在本长老面前放肆,既然被发现了,那就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水云双双手陡然电闪雷鸣,恐怖的气息从他体内爆发而出,但却很快又收敛了起来,动静太大自然会引来太一宗其他人的关注,当然,对付一个神魂境的家伙也用不着他动用全力。

    渡过灵海大劫的修为有着强大无匹的压迫力,但黑衣人却并没有恋战的意思,他唯一的任务就是只需要把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切全部送到宗主的耳旁即可。

    水云双自然不会让他如愿,就在他奔逃的瞬间,一道恐怖的领域之力瞬间将周围几栋建筑全部笼罩在内。

    这就是绝对的领域力量,黑衣人在其中就好似双腿粘上了粘稠的浆糊难以寸进半分。

    但这黑衣人的实力也不俗,在明知难以逃离的情况下,他转身朝前一掌拍了过去,强大的灵气力量在这领域内爆开,但却难以对水云双伤筋动骨。

    水云双的攻击如闪电奔袭而来,黑衣人直接被大力击中朝后倒射而去,一堵厚实的墙壁直接崩裂炸开。

    一口鲜血从他黑衣人的口中狂喷出来,但他却并未有丝毫放弃,接着这股大力再加上自己的实力,他反而朝远方逃了出去。

    但水云双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容,那本以为逃出生天的黑衣人面色一僵,他难以置信的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凶手,一只手掌从后背穿透前胸,无力感和疼痛从他胸口的伤口之上席卷全身。

    黑衣人无力的倒了下去,他趴在地上艰难的想要爬起来,但这种伤势,绝世神医怕也是难以救下,但水云天却并未察觉到,黑衣人的右手不断在身下的地上摸索,几个呼吸的时间过后,他终于是失去了所有力量彻底断绝了生机。

    水云双看着四周被破坏的一片浪迹之地,他目光阴沉陡然转身朝木皓然一掌拍了过去。

    “三长老你……”

    木皓然还没说完,水云双又是朝自己的胸口一拳砸了下去,恐怖的灵气在他胸口炸开,整个胸腔顿时变得血肉模糊,这一拳倒也是够狠的。

    而这种动静的灵气爆炸声也是引来了四周其它弟子,当他们赶到这里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顿时面色惨白,第一时间把消息给水云风汇报了过去。

    时间没过多久,水云风和水天一,还有云飞雪他们纷纷奔赴此地,看到这里的一幕幕,每个人眼中都充满了震惊,特别是三长老那重伤的身躯就更是惊骇,什么人能将一个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伤成这样。

    已经有其他人将水云风扶了起来,木皓然的身边自然是匆匆赶来的水凝雪了,水云风目光阴沉而有关切,“三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身后有人为他疗伤,水云双的伤势也是稍稍被稳住,他艰难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那个时候我还在屋内,等我出来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重伤的木皓然,还有这位宗主门下的护卫高手,他为保护木皓然的性命,不幸遭遇毒手!”

    水云双的眼睛充满了悲痛,眼睛里面竟然真的有眼泪流了出来,不少人都是对这位黑衣护卫生出了敬佩和同情心,关键时刻舍身保护太一宗的弟子,或许正是因此,如今的太一宗才有这样的凝聚力吧。

    水云双继续说道,“我出来与他交手也是不分伯仲,他的修为甚至要强我一线,所以我没能将他留下,还望副宗主责罚。”

    水云风摇了摇头,“此事怪不得你,不过……对方长什么样子你看到了吗?”

    水云双说道,“没看清,此人蒙着脸,头上带着遮风帽,根本看不清他的模样。”

    水云风的眼神充满了失望,但眼神中的杀气却是没有丝毫掩饰,这里可是太一宗,此人居然敢深入到这种地方杀人挑衅,就算是有什么深仇大恨,那也太不给太一宗面子了吧,不管线索几何,他都必须要倾尽全力查出此人,否则太一宗的脸面何在,更何况现在太一宗内还有一位重要的客人云飞雪呢。

    黑衣人的尸体被人小心翼翼的抬走,那始终保持沉默的云飞雪忽然看向了黑衣人趴着的地面,那里有一个凹进地面的直线,云飞雪蹲下去仔细查看,发现这十几厘米的直线一头特别深,一头特别浅,而深的那头还有一个类似箭头的一笔,只不过说是箭头却又只有一半,而这一半几乎完全是陷进了地里面去。

    这显然不是偶然早晨的,直线也是歪歪扭扭,如果是在打斗中形成的话,根本没有可能造成这样的痕迹。

    水云风他们也都过来看向这个简单的符号,但却没有一个人能看懂,不过毫无疑问的是黑衣人在临死之时,想要用尽全力向他们透露某一个重要的信息,这个符号就是一个线索。

    水云双和木皓然几乎都是昂着头看向那个符号,不过看到众人不解的神色,这二人才稍稍松了口气。

    云飞雪忽然开口道,“此人如此凶残狠辣,想必应该和二位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水云双和木皓然的神色有些僵硬,不过水云双到底是老江湖了,他说道,“最近确实和几个势力结下了一些仇怨,但基本上都已经化解了,而且那些势力也根本没有这样的高手,所以这也才是让我费解的地方。”

    云飞雪接着说道,“你们应该仔细想想,一定能想到的,不可能有人无缘无故的对你们出手才是。”

    水云双和木皓然连连点头,水云风他们又检查了四周一番,许久之后水天一才说道,“你们二人就先在此养伤吧,如果有什么线索活着其它记得第一时间通知副宗主。”

    水云双猛的点着头,生怕水云风他们继续留在这里,看到每个人都离开,他们两个人才真正彻底松了口气。

    回去的路上,云飞雪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你们不觉得这件事和蹊跷吗?”

    水云风诧异的看着云飞雪说道,“有何蹊跷之处?”

    云飞雪说道,“首先,如果我猜得不错,那个黑衣人应该是宗主派去跟随水凝雪,任务就是保护她的人身安全吧。”

    水云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自然是明摆着的事情,水云战对这个女儿可谓是万分宠爱。

    云飞雪说道,“这就产生了第一个问题,他的任务是保护水凝雪,可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附近可并没有水凝雪存在的痕迹。”

    云飞雪这么一说,他们的眼中也都是露出了惊疑之色,这的确是个让人费解的问题。

    水云战的身边有十几名这样的黑衣人,他们的修为基本上都是神魂境,有三个人是渡过了灵海大劫,但不论他们修为几何,对水云战的命令一向是从不违背,可以说水云战让他们去死他们都不会有任何犹豫。

    如果水凝雪是经过这里恰好发生了水云双口中所说的事情,那么水凝雪也一定会在现场,事实是她并不在。

    云飞雪接着说道,“那就说明周围保护水凝雪的高手和水凝雪分开了,可是我们刚刚来的时候水凝雪还安然无恙的和我们打招呼,这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黑衣人的确是在暗中保护水凝雪,但在这中途他发现了什么意外的事情,所以来到了那位三长老所在的地方。”

    如此分析可谓是最合理的解释,水天一眉头紧锁,他问道,“但他发现了什么,能让他放弃保护水凝雪的任务,反而来三长老这里呢?”

    “没错,这就是问题的关键,而这个问题想必只有已经身死的黑衣人自己能够解开我们的疑惑了。”

    “可是他已经死了,怎么给我们解答?”

    云飞雪忽然一笑道,“有时候,死人也是可以说话的。”

    他说完话锋再度一转道,“黑衣人的尸体下面那个符号,你们没有什么看法吗?”

    这个符号同样是令人费解的,它看起来就只有两个一粗一细两个简单的笔画组成,这里没人是傻子,自然都明白那是黑衣人在临死之时想要告诉他们重要的线索,可是这个符号能代表什么,若非聪明人只怕根本想不到它的用意。

    走到水云战的木屋跟前,云飞雪忽然蹲了下来,在众人疑惑的眼神中,他在地上歪歪扭扭的画了一条直线,只是直线刚开始很浅,到尾部已经完全将指头陷入了地面。

    在这深的一头,云飞雪开始画第二笔,第二笔依旧是很用力,当这一笔和直线接触到的时候,就已经将那个黑衣人身下的符号完美刻画了出来。

    但云飞雪依旧在动手,他将这一笔拐过去,正好就形成了一个箭头符号。

    他看向众人说道,“你们可明白它的意义所在了?”

    水云风疑惑道,“你是说,他在临死前画了一个箭头?”

    云飞雪点了点头,“没错,他在身死之前明显是失血过多再加上伤势过重,基本上依旧没有力气了,所以他开始的笔画很轻,可是他想把这个符号留的更明显一点,所以他用尽所有力气画出了这条直线的后半部分”

    “只不过这个箭头只完成了一半,他用尽全力画第二笔的时候,还没完成就彻底断绝了生机,所以另外一小笔没有完成。”

    云飞雪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毕竟人在死亡之时总是想把最想做的事情去做到。

    而失去所有力气的这位黑衣高手过更想奋力的完成这个符号的刻画,这也就能说明为什么那一笔的前半部分很浅,后面却很深的缘由。

    水天一皱眉说道,“可是……一个箭头……代表了什么?”

    云飞雪咧嘴一笑道,“你们仔细想想,那个箭头如果完成了的话,指向的是哪里?”

    水云风他们开始仔细思索起来,半晌过后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那个箭头指着的方向正是三长老所在的那栋建筑。

    从头到尾一直都没有说话的水凝雪忽然开口,“你的意思是说,他想告诉我们,三长老他们就是凶手?”

    云飞雪连忙摇头道,“我并没有说这种话,一切都是你自己的猜测。”

    水凝雪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虚伪。”

    云飞雪无奈一笑,这可不是他虚伪,这毕竟是太一宗内部的事情,他一个外人,只能说是尽自己所能把知道的告诉他们,至于他们怎么来判断,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