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木皓然
    云飞雪的话如重磅炸开在这里爆开,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水云战根本就不是得的什么怪病,而是有人以某种手段让水云战变成这个样子的。

    看到众人震惊的眼神,云飞雪说道,“实际上宗主可以说并不是得了什么疾病,此人将您的修为封锁停滞不前,仅仅只是这样倒也不会造成您现在这样的状况,最主要的是这种封锁修为的能量之中还有一些细微的毒素在望您体内扩散,只是它扩散的相当缓慢,所以就算有高深的修为也察觉不到,而且这种扩散的速度也让您不会立刻死去,而是让您在长年累月的病痛中折磨而去。”

    云飞雪有这样的判断也是因为他五层的魂诀,现在他的魂力的确已经是他最强大的手段之一了,在很多时候都可以将其视为保命的技能。

    他虽然不是医师,但却可以准确的判断出水云战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就得得益于他五层魂力的高深莫测。

    水云风震撼的看着云飞雪,他说道,“那……那云公子,你能看出宗主的问题,是否有解决之法呢?”

    云飞雪说道,“可以尝试一下,但我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

    水云风和水天一面色大喜,云飞雪这个名字现在本来就火遍了大半个地鸿疆域,不论是他的做人还是他的修为实力,绝对可以让他们这些中年老将刮目相看,特别是他魂力的强大更是有目共睹,连水天一也不得不甘拜下风。

    看到水云战疑惑的神色,水云风连忙说道,“忘了给宗主介绍,这位便是现在闻名地鸿疆域的云飞雪云公子,他这次来太一宗也是为了十天之后和谢家的那场血腥拼斗。”

    水云战惊讶的看向云飞雪,虽然他几乎是足不出户,可是外界的消息可没有任何一条落下过,云飞雪这三个字他当然听过。

    当水云战听说云飞雪因为薛思雨受到杨家的虐待而怒冲九霄的时候,水云战更是给他竖起了大拇指,年轻人就应该有这样的阳刚不屈之气。

    “宗主,您静下心来,我来尝试一下破开您体内的那些东西。”

    水云战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信任云飞雪,水云风和水天一在外面为云飞雪护法。

    此时此刻,水凝雪是越想越气,虽然知道了胡神医的真实目的,可她还是觉得自己万分委屈。

    想必这事儿落在谁的身上也会觉得委屈,为了水云战的病,她可是一年四季常年奔波在外,只为能求得一个能治好她父亲疾病的神医。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却不曾想到居然又是个骗子,更加可恶的是,揭发胡神医的居然还是那个可恶的登徒子。

    水凝雪连连叹息,走到太一宗内一条河畔旁边坐下,但在这时,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年轻人来到了她身旁。

    此人模样俊朗,眼神凌厉,但其中却透着几分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沉稳,看到水凝雪的模样他便知道定是有事发生。

    “水师妹,发生什么事了,你竟然会有这样忧郁的眼神。”

    这个时候的水凝雪可谓是一肚子苦水没地方倒,而身旁这个人又是太一宗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木皓然,平时和水凝雪的关系走的也还蛮近,所以水凝雪就好似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对象,将自己心中的所有苦闷一字一句全部说给了木皓然听。

    她自顾自的说,全然没有发现木皓然的神色在不断的变幻,到最后他只是在强忍着笑脸听着水凝雪的话,但明显已经是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说完所有的事情,水凝雪这才感觉心情好了许多,木皓然的神色也恢复了正常。

    尽管听着心不在焉,可他却并没有打断水凝雪的话,因为他很清楚,想要博得一个女人的好感,那就一定要做一个优秀的聆听者,这一点他无疑做的很好。

    当水凝雪把所有的话说完之后,木皓然这才说道,“也就是说,你叔叔和大哥对这个不知名的年轻人相当的看重。”

    水凝雪说道,“何止是看重了,简直是把他当成了皇帝一样伺候,我还从来没见过水大哥对谁这么客气过呢,连副宗主都和他平起平坐的交谈,这个家伙虽然很没礼貌,但想必来头应该也不小吧。”

    水凝雪其实只是和自己心里过去,但内心也明白云飞雪一定不是普通角色,再加上他又帮自己这么大的忙,如果不是他的话,或许水云战现在已经遭到了毒手。

    木皓然忽然展颜一笑道,“这当然是好事了,你得好好感谢人家才对,这么气冲冲的出来,显得多没礼貌。”

    水凝雪点了点头,不过她依旧是倔强的说道,“不管咋说,我都已经出来了,再说他们总不能和我一个小孩子计较吧。”

    木皓然只是微微一笑,他目光看向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晌过后他说道,“我还有些事情,就不多陪你了,等过了这几天我们再好好聚聚。”

    水凝雪温柔的点了点头,此刻在夕阳的映照下,她的确是很美,但是木皓然却并没有心思欣赏她的这种美,告别之后他便匆匆离开了此地。

    此时此刻,在离他们不远处有一道身影如魅影一般躲在墙角之处,此人是奉宗主之命跟随水凝雪的。

    因为水云战很清楚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他并不担心水凝雪在宗内的安全,但现在她情绪不稳定觉得对自己有莫大的愧疚,这个时候就很容易冲动做出一些超出预料的事情,所以水云战才让一名手下跟着她。

    但现在这黑影有些为难的看着水凝雪的背影,少时过后,他终于做了一个决定,一个闪身消失在原地然后尾随木皓然的身后而去。

    木皓然在太一宗内匆匆行走,穿过千转百折的建筑终于来到了内宗的一处建筑房间外面。

    定睛一看,这里便是太一宗三长老水云双的居住之地,水云双在太一宗任命长老一职,只不过他和水云战他们并无血缘关系,只不过在这太一城内,唯有水姓和木姓两大姓氏,所以姓氏相同也就不奇怪了。

    木皓然朝四周看了看,然后一个闪身进入大门之内,水云双气息沉稳,步伐矫健,一看便是一名修炼高手。

    看到木皓然走来,他说道,“皓然,你怎么来了,是有什么事吗?”

    木皓然神色凝重的说道,“三长老,告诉您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水云双眉头微微一皱道,“什么消息?”

    “水云战,怕是死不成了。”

    “什么?怎么可能?”

    木皓然当即把水凝雪告诉他的所有话原模原样的给水云双复述了一遍,水云双听后,脸色已经变成了一片铁青色。

    过了许久他才说道,“你的命还真是大的很,不过你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现在不死,迟早也得死。”

    木皓然说道,“可是他死的越迟,对我们就越不利啊,您的仇总有能报的一天,可是水云战一天不死,长老您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啊。”

    水云双摇了摇头,“他死了,我也没有任何机会,除非水云风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否则我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宗主的选拔。”

    木皓然说道,“要水云风死,就只有一个机会。”

    水云双问道,“什么机会?”

    木皓然说道,“就是今年和谢家的武斗赛,谢家拿太一宗乃至于水云风没办法,但如果有我们里应外合,不怕水云风不死。”

    水云双陷入了沉思,这是一个很冒险的举动,他和水云战之间只存在久远的私人恩怨,他的目的实际上是比较单纯的,就是杀水云战来报仇雪恨。

    要说这个太一宗的宗主之位他不是没想过,但水云战一向看好的就是水云风,要不然也不可能把副宗主的职位让给他做了。

    他想争夺宗主之位的希望是相当渺茫,但如果水云风死了,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水云战临死之时定会把太一宗托付给水云风,水云风一死,太一宗就陷入了无主状态,而根据宗规,在这种情况下,便要以投票来从长老之中选定一个任命太一宗的宗主,三长老平时在宗内的口碑一向不错,这当然就成了他的大好机会。

    不过水云双也在考虑这件事的风险,首先和谢家的合作就存在莫大的隐患,万一谢家出尔反尔自己该怎么办?

    谢家做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这种风险是首先就要规避的。

    再者,自己做这一切都必须要在幕后进行,一旦被发现必定会遭到整个太一宗的围攻,那时候他才是真正的上天入地,无路可走。

    但和风险相比,宗主之位同样是具有莫大的诱惑力,再三考虑之下,水云双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

    “和谢家的谈判就由你来负责操办,记住,万不可暴露自己,如果谢家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等回来商议再做决断。”

    木皓然兴奋的点了点头,“多谢三长老,不,多谢宗主信任。”

    水云双已经飘了起来,现在的他似乎已经在幻想坐上宗主的那一刻该是多么的风光无限,“你放心,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我是宗主,你将会是太一宗最年轻的一代副宗主。”

    “谢宗主……”

    木皓然三个字出口,水云双面色陡然一变,他目光如刀一般朝一棵参天大树看了过去。

    木皓然悚然一惊,同样是朝那里看去,此刻并无风吹,大树却轻微的晃动了一下,水云双在凌厉的目光中身形陡然闪烁而至。

    大树的背后,一道恐怖的能量冲击朝四周爆开,一道黑色的身影大树背后出现在木皓然的视线之内,他面色难看道,“你跟踪我?!”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