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胡神医
    不见云飞雪有任何动作,魂力化盾,这少女的手掌还没接近云飞雪便已被一股大力回弹而去,好在他并未下重手,少女只是踉跄后退几步才站稳在原地。

    水云风已是大惊失色,她目光阴沉的看着少女说道,“雪儿,休得无礼,他是我太一宗的贵客。”

    她目光中的冰冷之色依旧不减,“叔叔,就他这样也能成为太一宗的贵客,我看多半是个江湖骗子来这里骗吃骗喝的吧。”

    水云风面色一沉,“雪儿,还不快道歉?”

    少女眼中满是不服,“该道歉的是他……”

    见二人争执不休,云飞雪满是无奈,“没关系的,小孩子不懂事,等长大了就好了,她找您来想必是有要事,您快去看看吧。”

    听到此话,水凝雪双目之内几乎冒出了实质性的火焰,她对着水云风大声道,“叔叔,你说他说的什么话?自己是个小屁孩儿,他还说我是小孩子,我……”

    “好了,快带我去见你爹”他说完又扭头看向云飞雪说道,“云公子不好意思,暂时我就不能亲自招待你了,我有些私事要处理,暂时就由水天一来招呼你。”

    云飞雪笑道,“没关系,您快去吧。”

    想到父亲的病情,这少女狠狠瞪了一眼云飞雪,然后这才和水云风匆匆离开。

    水天一对云飞雪自然是更加客气,毕竟云飞雪在魂力的造诣上比他要高深很多,云飞雪之前也说过有机会会去指点他,所以水天一的心中也隐隐有那么一丝期待。

    云飞雪说道,“冒昧的问一下,那个女孩儿是……”

    水天一连忙说道,“她叫水凝雪,是我们宗主水云战的女儿,因为太一宗是家族式的宗门,所以他的弟弟水云风自然而然担任着副宗主的职务。”

    云飞雪恍然,难怪这女孩身上带着一身骄横之气,太一宗宗主的女儿都足以让她在半个地鸿疆域横行霸道了。

    只听水天一继续说道,“你别看她疯疯癫癫的样子,心地还是善良的,而且她从小也受了很多苦,虽然水云战是太一宗的宗主,但在很多年前宗主就被顽疾缠身,所以实际上太一宗的一切事务基本上都是副宗主在打理”

    “这不,雪儿最近听说在南边一带出了一个神医,所以她想方设法找到了这个神医将他给请到了太一宗,宗主已经快顶不住了,再不想想办法,只怕是没多少时日了。”

    水天一微微轻轻叹息,想来即便是水云战重伤,但在他们的心中依旧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特别对于水凝雪来说可能也会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云飞雪倒是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儿在街道上的那番表现显得有些可爱起来,无论是谁碰到这种情况可能都会那么做的。

    只不过他的神色却是微微沉了沉,“那个神医的来历你们调查过没有?”

    水天一摇了摇头,“根本没有时间去查,雪儿听到之后直接第一时间奔赴了过去。”

    云飞雪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我和水凝雪之前在太一城有过一面之缘,她请来的那个神医只怕没那么简单。”

    水天一面色一变,“此话怎讲?”

    云飞雪将自己当时对那个老人的整个状态大概的说了一变,水天一的神色也是彻底凝重。

    云飞雪的魂力层次远超过他,他有这样的感觉那就绝不可能有假,水天一说道,“公子如果方便,劳烦请公子过去帮忙一看,此事只管重大,我怕我这点微末的道行也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云飞雪点了点头起身道,“请带路。”

    水凝雪和水云风来到了太一宗内一座山清水秀的后山之地,这里也是水云战常年养病的地方。

    当然,他并不是卧床不起,和普通的病情相比他看起来还是很精神的,有空会在这小屋四周养养花、种种草,偶尔还会在山前不远处背着夕阳垂钓。

    只不过现在他的状态是一天比一天差,脸色也是日渐苍白,偶尔给花儿小草浇浇水都喘息的格外厉害。

    而且他年纪不大,但已是满头银发,就连眉毛胡须都是雪白色,看起来仿佛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迟暮老人。

    水云战抬头忘了一眼血红色的残阳,“人就如天空的太阳有起有落,少如朝暮,老如残阳,如今的我正是那快要落下山巅的夕阳,只是我却没有了明天再从东方升起的机会。”

    水云战并不怕死,只是他可惜自己的一生,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最主要的是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风风光光的出嫁,这岂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

    “爹,你胡说什么呢,我请来了南疆那边有名的神医,他一定可以把你医好的。”

    正当这时,水凝雪疯快的本来,看到水云战如今的模样,她的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中打转,但她不能让父亲看到自己的泪水,那样只能从另一个方向反应了水云战实际上已经到了快入土为安的境地了。

    水凝雪强忍泪水和水云战拥抱在了一起,水云战轻轻拍了拍水凝雪的后背说道,“爹的病情自己知道,能撑过这么多年总算是爹命大,但这一次怕是没那么幸运了。”

    水凝雪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落下来,“爹,你不要胡说八道,来,胡神医,一切就拜托你了。”

    跟在他们身后的一名老人连忙走过来,他手中拎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走到了水云战的身前。

    水凝雪说道,“这位是胡神医,在南疆一带,他被人称为有着起死回生之能的神医,他一定可以治好您的。”

    这个老人仿佛成了水凝雪心中唯一的寄托,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这位胡神医都没办法的话,水凝雪内心最后的那一丝希望也就完全破灭了。

    水云战并没有拒绝,这些年来,水凝雪给他请过很多神医,但大多都是不了了之,不过水凝雪却从来没有放弃过。

    水云战并不想打击自己的这个乖女儿,所以他稳稳坐在椅子上然后听从胡神医的一切摆布。

    胡神医异常的专业,他从箱子里取出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工具,然后他稳住气息将右手食指和拇指搭在了水云战的手腕上。

    少时过后,胡神医轻声说道,“病情虽重,但并不是无药可救。”

    听闻此话,水凝雪面色大喜,一旁的水云风也是长舒一口气,这么长时间过来,终于是看到希望了吗?

    水云战诧异的看着胡神医,对方仅凭号脉就能判断自己能否有医治的希望,听起来怎么那么不真实呢?

    但转念一想,自己的病情经历的时间也确实太长了,如今眼看希望在即,他可能还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胡神医让水云战躺在床上,然后他拿出了近十来个药瓶,在他的手中还有不少粗细不一的银针,所有人都是期盼的看着胡神医,只希望奇迹能在他手中出现,如果水云战真的能在他手中被就治好,想必太一宗会以最高规格的礼数和报酬来对待他吧。

    可正当他准备施展医术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声音从外面响起,“慢着……”

    只见水天一走了进来,在他身后,云飞雪紧紧跟随。

    水天一目光有些阴沉的盯着胡神医,不等他说话,水凝雪已经开口,“老大哥你干什么啊,胡神医已经要开始施展医术了,爹马上就会好了。”

    水天一说道,“是吗?真的有这么神奇吗?”

    水凝雪以为水天一在怀疑胡神医的医术,她连忙解释道,“胡神医有着出神入化的医术,很多已经濒死之人他都给救活了,都是我亲眼所见。” 一流小站首发

    水天一淡淡的说道,“你见到的难道就一定是真的吗?”

    水凝雪的目光充满了奇怪,为什么一向很少说话的水天一这个时候会说这些话,“大哥,你不会认为他只是个江湖骗子吧?”

    水天一说道,“如果只是个江湖骗子倒也罢了,如果他有心要害宗主的话,你可想过有什么后果?”

    水凝雪面色轻轻一变,但她依旧是倔强的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他当医师已经很多年了,难不成他从几十年前就要害我爹不成?”

    也就在这时,云飞雪忽然开口,“胡神医是吧,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一个踏入了神魂境的强者,再过不了多久,你应该就要准备渡第一次灵海大劫了。”

    那坐在床沿上的胡神医身躯微微一震,不过他神色依旧如常,“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师,给人治病就是我的天职。”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那我想问问,水宗主得的是什么病呢?”

    胡神医面色微微一滞,但也只是很短暂的时间,他说道,“水宗主得的是一种罕见的人体器官经脉衰竭症,他之所以能够撑这么多年,完全是因为他有着异于常人的修为,换做是普通人的话早已丧命。”

    水凝雪附和的点了点头,从她的态度来看,还是相当的信任胡神医的,更主要的是她对云飞雪有着一种骨子里的仇视,这家伙绝对自己是煞星,只不过现在水云战在此,她没有和云飞雪多计较什么。

    水凝雪说道,“这是我太一宗的家事,你一个外人少来这里掺和,我看你才是有心要加害我爹的人。”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