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影子
    云飞雪和狄修都是恍然,原来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当时隐把阁主之位传给了狄修。

    看似常师兄答应了辅佐狄修,但实际上他已经在暗中打起了主意,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狄修手上的带着的那枚玉石扳指。

    狄修在一声叹息,“你要这阁主之位直说就可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这玉石扳指给你就行,何必……”

    常师兄说道,“如此重要之物,你说给就给?现在你先将它拿给我,然后云飞雪,把你手上的钥匙也扔过来。”

    云飞雪冲狄修点了点头,狄修将扳指小心翼翼取下来然后递给常师兄,与此同时云飞雪也将手中的玉石扔了过去。

    在这个过程中,常师兄的短刀就没离开过狄修,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特别他挟持的还是狄修,再加上云飞雪的实力又是变态的强,所以常师兄分外的小心翼翼,整个过程他都是绷紧了所有神经,生怕中途出现什么变故。

    两件东西拿到手,常师兄的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他一声大笑道,“狄修啊狄修,你就先下去好好去孝敬师父他老人家吧。”

    话音落下,手中短刀骤然用力,可是他的动作却忽然僵在了原地,任凭他如何用力,可是他手中的短刀却无论如何也刺不下去。

    这一刻常师兄是真的慌了,他看着云飞雪的双目充满了恐惧,他根本没有从云飞雪的身上感受到一丝一毫的魂力,可是他的身体被固定在了原地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

    难道云飞雪也修炼出了领域力量?

    这根本不可能,领域之力只有在渡过了灵海大劫之后才能拥有,云飞雪才淬体境,这完全没有可能。

    狄修也是趁此机会一个闪身将扳指和玉石抢走然后来到了云飞雪的身旁,此刻云飞雪魂力荡漾,顷刻间便能要 这常师兄的性命。

    但就在这魂力激荡的瞬间,云飞雪面色轻轻一变,只见那常师兄的身前出现了一层未知的能量将其包裹在内,这种能量直接将云飞雪的魂力彻底与常师兄隔绝开来。

    也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缓缓浮现在了他们的跟前,看到此人,那遇到任何危险都能古井无波的狄修面色大变。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个人影失声道,“影……影子,你居然来了?”

    看到此人,云飞雪的神色也凝重了几分,这个凭空出现的身影或许就是背后的元凶,而真正让云飞雪感到恐怖的是,他的五层魂力居然都无法捕捉到这个人的气息。

    尽管肉眼能够看到这个人站在那里,可是魂力、感知力却完全探测不到他,就好像他不在这片空间之内,他的身影行踪是飘忽不定捉摸不到的。

    影子淡淡的开口,“玉石扳指不是你能拿的,你也没有资历继承追魂阁的阁主之位,拿过来吧。”

    这种命令式的语气让狄修面色狂怒,“玉石扳指乃是师尊亲自赐予给我,你凭什么说我没有资格?”

    影子淡淡的说道,“阁主亲自赐予给你?谁见到了,你可有证据?难道不是你谋杀了师尊将扳指抢到手的?”

    狄修面色一变,“你……”

    影子似乎并没有和狄修继续交谈下去的耐心,“我说你没有资格,你就没有资格,不拿过来,拿我就亲自来拿。”

    影子从云飞雪视线中消失,云飞雪面色一凝,五层魂诀在狄修身边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无形铠甲。

    但就在这一瞬间,影子出现在了狄修的左侧,五层魂诀虽然强大,可他却能迅速找到这层防御最薄弱的地方,云飞雪不禁暗自骇然,这个人在追魂阁内只怕是最顶尖的杀手。

    不过只要他能稍稍捕捉到一点影子的位置就没有那么难对付,云飞雪直接冲着狄修左侧一拳轰去。

    神力加持,虚空晃动,灵气炸裂,霸道无匹之力让人骇然变色,影子也难以硬抗云飞雪的这一击,他一个转身和云飞雪这一拳擦身而过,肉眼可以看到云飞雪这一拳让狄修左侧的这片空间视线都变得扭曲起来。

    影子出现在不远处的地方,他双眼一眯,“云飞雪,有点儿意思,传言看来还不算太离谱,能借助我这一击,今日便放过你们。”

    影子右手朝前一张,无形的能量似一张大网扑面而来,他的身影再度从原地凭空消失,云飞雪的魂力彻底失去了对他的感应。

    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杀气从四面八方传来,此刻的云飞雪不论是在视线上还是在感知力上都完全成了一个瞎子。

    所以他干脆闭上了眼睛,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细胞去感受周围的传来的任何细微的动静。

    这种对敌他是第一次遇到,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个生死间的挑战,当他完全静下心来的时候,整个世界似乎都已停止了运转。

    他能够感受到风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动物的叫声,还是千米之外的流水声、鸟叫声……

    在这绝对静止的状态下,他忽然感觉到空中似有一道猛烈的气流从后方奔袭而来,这气流和这片天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所以他在此刻感受到了身后的异常。

    既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云飞雪将没有丝毫畏惧,他依旧紧闭双眼然后转身朝身后一掌对去。

    三阳之内神力调动而出,他此刻的动作充满了优雅,就好似一个舞者在舞台上表演着她的物资。

    砰……

    大地猛地一颤,影子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始终,其身形如炮弹一样朝后倒射而去,云飞雪的身体同样是连连后退。

    影子不仅仅只是拥有着特殊的隐匿能力,他本身的实力亦是不可小觑,但在神力的面前依旧占据了绝对的下风。

    此刻他看着云飞雪才是真正的震撼,他的这种能力就算是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都难以捕捉到,一个淬体境的云飞雪居然能够捕捉到他的行踪,这事他还真是这辈子遇到的头一遭。

    影子震惊的看着云飞雪,“今日不与你们多做纠缠,但他依旧休想继承追魂阁的阁主之位,告辞。”

    影子说完带着常师兄离开了这里,云飞雪并未追击,这个人手段诡异,他并没有把握将其留下,而且身后还有不少眼睛在盯着他们,所以云飞雪只能放任他们离开。 一流小站首发

    唯有狄修面色阴沉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看来有烦了啊。”

    云飞雪沉默,这的确是一个烦,这两个人回去定会大肆造谣诬陷狄修弑杀阁主将其手上的阁主扳指夺走,只要狄修敢进追魂阁就定会迎来天罗地网,甚至他不用回到追魂阁,只怕在外界就会迎来无数杀手的追杀。

    云飞雪说道,“不管如何,先出去再说吧。”

    刚刚的这一切不过是为了骗取那个常师兄的信任,所以他才故意捏造出一个钥匙的事情来让常师兄自己败露自己的行迹。

    但让云飞雪并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种行为再度给他引来了第二波麻烦,此刻暗中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手中的玉石,也就是那所谓的钥匙。

    他们刚刚的对话,这些人全部都是听在耳中的,那个云飞雪得到了灵虚传承的传言果然是假的。

    那虽然是假消息,可是云飞雪手中确确实实有凌虚子墓门的钥匙,这可是他亲口说出来的总不会有假吧。

    看到四周一个又一个朝四周围拢而来的高手,云飞雪和狄修都是纷纷变色,因为人数实在是太多了,数十上百个二次炼体的强者,那可绝不会闹着玩儿的。

    云飞雪沉声道,“你们想干什么?”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凌虚子前辈的传承大家都应该公平抢夺,而不是你一个人占为己有。”

    “没错,把钥匙交出来,你的实力虽然很强,但也敌不过我们这么多人的围攻吧。”

    “云飞雪,把钥匙都给我交出来。”

    看到这一幕,云飞雪目光更加阴沉,他忽然说道,“难道你们就不好奇,究竟是谁放出去的那个传言吗?明明我手上没有凌虚子的传承,但你们其中不少人却都在冒险想要在我身上一探究竟,放出这个消息的人可不是想引起整个地鸿疆域的打乱吗?”

    “谁放出的消息和我们都没有半点关系,你只要把钥匙交出来就可以了。”

    看到这些冥顽不灵的人,云飞雪一声冷笑,“实话告诉你们,放出消息的正是谢家,他们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让你们自相残杀,少了你们这些对手,他们才能将我身上的东西一扫而空,同样也包括这把钥匙。”

    云飞雪高高举起手中的那块龙形玉石,听到此话,所有人不禁都呆住了,消息是谢家故意散播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自相残杀?

    虽然这听起来好像是云飞雪是一面之词,但如果仔细想想同样也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为了争夺那把钥匙乃至于凌虚子的传承,他们之间必定会有一场血雨腥风的争斗,而他们的争斗会让一些大型的势力在背后得到渔翁之利,比如说谢家。

    就在众人议论之间,一道声音陡然从人群中响起,“你胡说,我谢家与你无怨无仇,凭什么会以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陷害你?”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