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诡异失踪
    来人自然是云飞雪,当他看到这位谢家长老恼羞成怒的样子自然也是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他可不会在乎谢家会有什么反应,当每个人都知道他身怀凌虚子传承的时候,谢家几乎也就已经来到了他必杀的名单里面。

    听到这位长老的话,云飞雪淡淡的说道,“实际上从头到尾都是你谢家在找我的麻烦,起始事件就是你们谢家的那位谢逍武,当然,你们要为他们报仇也无可厚非,只不过我想那样你们会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谢家长老怒火冲天,“在我的领域之内,你还敢口出狂言,我就来看看你是不是真有传言的那么可怕。”

    云飞雪四周的空气变得粘稠,他的行动也在这瞬间受到莫大的制约,更让他感到心惊的是,他已经无法调动自身的灵气,而且他和四周天地的联系也完全被隔绝。

    云飞雪是第一次体验到领域力量的神色,这里就好像是一片完全和外界隔绝的小世界,在这小世界内,谢家长老主宰着里面的一切,但可惜的是,他却主宰不了云飞雪的魂力,甚至连三阳之中的神力都可以轻松的调动自如。

    所以当谢家长老以一种恐怖的速度一拳轰来的时候,云飞雪的魂力已在身前形成了一道坚不可摧的壁障。

    无形的屏障将这位谢家长老的所有攻击尽数阻挡在了外面,这一幕着实让每个人都是心惊不已。

    这位谢家长老可是渡过一次灵海大劫的强者,就算他受了伤,但要对付一个二次炼体境界的家伙还不是手到擒来吗?

    但事实是他和云飞雪之间保持着一米的距离就再也难以寸进半分,也在这个时候,所有亲眼目睹的人才忽然响起动岚城的传言,那个只手屠杀百万人甚至重创渡过灵海大劫强者的年轻人并非浪得虚名。

    云飞雪目光冰冷的看着谢家长老,“领域力量虽然强大,但你却太依赖他,再说你现在一个重伤之躯也敢嚣张,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

    魂力集中朝前震荡而去,谢家长老只觉精神一阵恍惚,领域力量也因此而溃散不少。

    云飞雪迅速抓住机会朝前一步迈出,神力汹涌如潮,只听一声闷哼炸响,谢家长老身影如炮弹倒射而去,鲜血从他口中狂喷出来,本就受伤的身体显得更加萎靡不堪。

    云飞雪扫视了一眼其他人说道,“你们也是谢家的人?”

    这些人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就算他们是谢家的人也得摇头,现在云飞雪身上的气息霸道,大有扶摇九天之势,尽管他们中间有不少人已经达到了神魂境,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和云飞雪交手。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不管你们是不是谢家的人,劳烦你们出去之后给都给谢家带个话,别再做这些幼稚的事情,否则杨家就是他谢家的下场,这位长老只是暂时给谢家的一个警告。”

    他说完,其身形如鬼魅消失在原地,所有人只觉眼前一花,云飞雪便已来到了那位刚刚从地上勉强站起来的谢家长老。

    云飞雪掌心对准这位谢家长老,掌心之内魂力汇聚,谢家长老骇然失色,“云飞雪,你要干什么?”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如果我落到你手上,你会对我做什么?”

    谢家长老面色一滞,这还用说,当然是毫不留情的击杀,想到这里谢家长老大惊失色,“别杀我,杀了我谢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可以帮你给谢家求情,我在谢家多少还是有些地位的。”

    云飞雪目光平淡,“一个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哪个家族都会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只可惜,那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轰的一声,魂力在云飞雪手中炸开,谢家长老的灵魂直接被云飞雪的魂力给搅散一空。

    看起来他虽然没有受伤,但此刻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直接是直挺挺的朝身后倒地而去,一位渡过灵海大劫的谢家长老陨落在了凌虚遗迹之内。

    其他人纷纷朝后退去,每个人看着云飞雪的眼神只有震惊和恐惧,这个年轻人根本不是人,他完全就是个不计后果的疯子。

    谢家在地鸿疆域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千百年来他们的雄厚底蕴还有谢家在整个地鸿疆域拥有的物业产业,这一切都让人们心中存在了一个概念,谢家是不可招惹的存在。

    但现在云飞雪不但招惹了,反手直接将一名长老给抹杀在此,这种行为可谓已经完全是在跟谢家正面开战了。

    没有理会这些人的震惊,云飞雪转身看向狄修他们,他眉头忽然一皱,“你们……没事吧……”

    狄修惊喜的点着头,“大哥来的很及时,不然我们这条命还真怕不保啊。”

    云飞雪面色更加难看,“和你们一起的那个张师弟呢?”

    狄修笑了笑转过头说道,“张师弟,他不是在……”

    话没说完便已戛然而止,刚刚狄修和常师兄还有张师弟一共三个人还在共同抵御谢家长老,怎么这转瞬之间又少了一个人?

    “张师弟呢,常师兄,你没看到他人吗?”

    常师兄茫然的摇了摇头,“我记得刚刚他还在我身后的,怎么……”

    云飞雪和狄修同时想到了在冥河之底突兀消失的另外一名同伴,现在另外一名师兄弟莫名其妙的消失不得不让他们联想到那一幕。

    云飞雪的神色更加凝重,因为他来到这里的时候还看到了狄修他们是三个人,可是和谢家长老短暂的对峙再到和其他人对话,这中间过去了不过一盏茶凉的时间罢了,更重要的是有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那位张师弟怎么可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凭空被人带走?

    如果真是被某个人带走,那此人必然有着强大的隐匿能力,连云飞雪的五层魂诀都难以察觉到他的行踪。

    云飞雪深吸一口气,他看了看四周说道,“你们两个人前面走,我跟在你们身后。”

    狄修急忙道,“这样你……”

    “无妨,我倒想看看是哪路神仙能够神出鬼没将我的伙伴从身边带走。”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云飞雪神色一动,思索了少许时间之后他说道,“现在,我们去真正安葬凌虚子前辈的墓内,外界传言都说我得到了凌虚子的传承,但你们都知道那是谣言,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真去找找凌虚子的传承呢?”

    狄修点了点头,反正他基本都不会反对云飞雪的意见,三人两前一后朝着一片山清水秀之地走了过去。

    他们的身后已有不少身影正在隔着前百米的距离尾随,外界传言云飞雪得到了凌虚子的传承,但传言终归是传言,有人相信也有人持怀疑的态度。

    但不管是哪种情况,他们觉得跟着云飞雪似乎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不过这些人也不敢太过靠近他,毕竟他击杀谢家长老的那一幕也是被不少人看到,所以这些人只敢远远的观望。

    行走了半个时辰,云飞雪再度来到了他之前来过的这个地方。

    狄修没说完,他身旁的常师兄却是率先开口道,“这里……似乎并不是安葬凌虚子前辈的地方。”

    云飞雪淡淡一笑道,“看起来不是,但其实这里就是,虽然我并没有得到过凌虚子的传承,可是他的传承却可以手到擒来,因为我有他曾赠予我的墓门之钥,只有携带这个东西才有资格得到凌虚子前辈的一切。”

    云飞雪说完他手中多出了一把晶莹剔透的玉石,玉石呈龙形雕刻,通体散发着琉璃光芒。

    狄修惊奇的说道,“原来是这样,那大哥你……”

    狄修的话没说完,一旁的常师兄如鬼魅而动,他身体以一个奇异的角度一个闪身来到了狄修的背后,手中一把锋利的短刀抵住了狄修的咽喉。

    这位常师兄一改之前的温和态度,此刻他目光如炬,眼神散发着炽热而疯狂的光芒,他盯着云飞雪手上的玉石说道,“钥匙拿给我!”

    狄修简直不能相信的耳朵还有他所看到的一切,这个自己最信任的师兄弟居然拿刀抵着他的脖子说话。

    要知道在追魂阁内,常师兄外加另外几名弟子一直都是支持狄修甚至帮过他很多次,现在的这种变故完全是狄修无法想象的。

    云飞雪并未慌张,“你果然没忍住吗,另外那两位师兄弟的失踪或多或少也有你的功劳吧。”

    常师兄眉头一皱,他目光惊奇的看着云飞雪说道,“你知道了我的计划?”

    云飞雪说道,“不敢说知道了一切计划,但那两个人失踪的实在是太诡异了,要说我和狄修一点儿都察觉不到根本是不可能的,除非有人以某种手段故意伪装或者拦截了我们的感知能力,但外人要做这些势必会引起我们的注意,可是你就不同了,你完全可以以探知敌情为借口来做到这些,我说的对吗?”

    常师兄目有震惊,云飞雪算是说对了**成,唯有狄修微微一叹,“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师兄弟平时待你都很好,你为什么……”

    常师兄冷哼一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他凭什么把阁主的扳指传给你而不给我们,这不公平。”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