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墓内
    一炷香的时间并不长,在这宽广又深不见的冥河之中找到一座陵墓谈何容易?

    不过云飞雪五人并未放弃,他们保持一定距离朝四周分散,然后不断朝河底潜入下去。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别说找到陵墓了,到现在他们还没探到冥河的河底,四周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净水符虽然能够分担一部分,可是越往下面压力几乎是呈几何倍的增长。

    就在他们快要绝望之际,云飞雪陡然一惊,他的魂力捕捉到了一个奇特的生物正疯狂朝他们冲击而来。

    云飞雪几乎是本能的以最快速一把拉住狄修,强大的力道让狄修离开了刚刚的位置,所有人都是看到一条类似鱼类的生物朝狄修刚刚所在的位置撕咬而来,那张大嘴之内布满了尖牙利齿。

    好在他们每个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才没有失去方寸。

    这头冥河之底的妖兽似乎因为攻击没有得逞而恼羞成怒,一个转弯再度朝云飞雪他们撕咬而来。

    不等云飞雪出手,只见狄修他们四人忽然默契的静止在了原地,当那头妖兽冲过来的时候,四人分别从四个方向闪烁而去。

    在冥河之中,速度大大受到局限,但此刻他们却依旧是以一个相当之快的速度朝那妖兽袭杀而去。

    手中短刀飞舞,嗤嗤几声响起,那体型达到了四五丈的未知妖兽扑腾了几下,然后迅速沉了下去。

    狄修他们手中的短刀都涂有剧毒,所以虽然在这妖兽身上留下的伤口并不深,但那种毒素却也是致命的东西。

    云飞雪和他们相视点头然后朝另一个方向飞快的游去,这里的血腥味道应该很快就会吸引来无数的这种水下妖兽,一头两头他们可以应付,但数量一旦多起来就麻烦了,毕竟人在水中的战斗力本就被压制,更何况还是这冥河之水。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刚刚战斗的地方却并没有妖兽汇聚,只见一道人形黑影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了这里。

    他用鼻尖猛的朝四周嗅了嗅,然后朝云飞雪他们前去的方向尾随而去,此人就好似水中的鱼儿,其速度竟然一点儿也不比在陆地上慢。

    时间飞速流逝,狄修已经有了要退回去的打算,净水符一旦失效,他们很可能都会葬送在这河内,不论如何,等上岸之后再想办法,实在不行,等冥河之水断流之后和所有人一起下来也不迟。

    但这种想法才刚刚生出不久就被云飞雪给打断了,朝着右前方看去,只见深不见底的黑色冥河之中有一丝光芒出现。

    狄修他们顿时大喜,顺着光亮飞速朝那里游动而去,随着光芒越来越近,云飞雪看到了一座高大的石像,石像上面已经被青苔藻类植物覆盖,不过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他的容貌轮廓。

    在石像的后面是一座高达数十米的拱形建筑,这建筑的大门可不正是一座雕刻精致的墓碑,看到这一幕,他们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就是凌虚子留下的陵墓了。

    狄修惊喜的朝身后看去,但就在这时,毛骨悚然的感觉席卷全身,一行五个人,但此刻包括他在内却只剩下四个人,还有一个人去了哪里?

    狄修想回过头去找,但却被云飞雪一把拉了回来,强大的魂力将他们三人包裹然后一把扯到了墓碑的跟前。

    就在他们落地的瞬间,整个陵墓猛的一荡,一道奇异的力量从那拱形墓碑内扩散出去,原本被冥河之水覆盖的整座陵墓忽然变得空旷起来,一层无形的保护罩将他们四个人还有那座陵墓和冥河之水隔绝开来。

    “叶师兄,叶师兄怎么会没跟上来,我要去找他……”

    狄修目光焦急,但云飞雪却是摇了摇头,“你冷静点儿,你想过没有,为什么他消失了我们却没有一个人察觉到?”

    狄修他们蓦然一惊,这的确是一个让人起鸡皮疙瘩的问题,他们的感知力虽然扩散不出去,但却始终能够察觉到周围其他人的一举一动,而且云飞雪的魂力甚至能够察觉到周围十米左右的范围。

    不管那位叶师兄是遭到了妖兽偷袭还是因为净水符爆开还是其它原因,至少他们都应该有所察觉才是,可是他们却并没有,知道这陵墓的光芒照射,他们用视线才发现这一变故。

    云飞雪目光微沉,“从击杀那头冥河妖兽之后我总感觉有什么在跟着我们,现在看来这个感觉并没有错,有人一直在跟着我们。”

    狄修大惊失色,“大哥,你是说……是……人在跟着我们?”

    云飞雪说道,“现在还不确定,但如果这是个人类的话,应该是有着某种特殊的能力可以避开冥河之水的压力,如果他是小玄尊级别的强者,就根本用不着来偷袭我们。”

    狄修点了点头,他们的心情都是异常沉重,在追魂阁内,他们几个兄弟都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失去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们能接受的。

    “你们先想办法找到隐交代给你们的东西,看样子冥河之水应该马上就要进入断流期了,这座墓也将暴露在外面的视线中。”

    他们现在只能把注意力强行放在凌虚子的大墓之上,只见墓门的两旁有两座威猛高大的麒麟镇守。

    狄修迅速来到左边那座麒麟神兽的背后,他将手从雕像背后的一个小孔探入,摸索之中,狄修抽回右手,他的手中多了一卷古朴的卷轴功法。

    “到手了。”

    云飞雪点了点头,可是他并没有要离开这里的意思,体内这个灵魂还需要进入墓中一探究竟,现在凌虚子的大墓就在跟前,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返回去。

    也在这个时候,脑海中那个灵魂的声音再度响起,“速速将右手贴住墓门,想要进去的把手搭在你身上,时间不多了,冥河之水已经开始开始干枯。”

    云飞雪也意识到了事情了严重,他急忙说道,“你们现在原路返回还来得及,我还要进入凌虚子的墓中一探究竟。”

    狄修目光坚决道,“大哥,别说这种话,你要进去,我们誓死跟随。”

    云飞雪还想说什么,但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他一声大喝,“把手搭在我背后,我带你们进入墓中。”

    话音落下,云飞雪将右手贴住墓门,奇异的力量从他体内爆发而出,一道光芒将他们笼罩消失在了原地,也就在那一瞬间,四周的冥河之水刹那间消失无踪,正在冥河岸边的不少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座冥河河底的大墓。

    此刻云飞雪四人深入到了这座大墓之中,本以为墓中充斥的是那种幽暗通道外加瘆人的黑暗。

    可是包括云飞雪在内的每个人都被四周的环境给惊到了,依山傍水、瀑布飞流、天空之上更有七彩鸟雀腾挪飞舞,四周花朵盛开、绿草柳荫,他们恍若穿越时空来到了一处仙境之中,谁能想象凌虚子的大墓之内竟然是另有乾坤。

    从外面看去,大墓顶多只是规模比普通的陵墓规模要宏大一些,除此之外看不出什么特别,但这里的环境唯有震撼二字方能形容。

    “这就是凌虚子前辈的大墓,果然非我们一介凡夫不能想象啊,传言说大玄尊的强者都有能力一手创建属于自己的小世界,或许这就是凌虚子所留下的那个小世界吧。”

    狄修身边的常远震撼的看着四周喃喃自语道。

    云飞雪并未将注意力放在这里,他此刻已经和体内的灵魂沟通了起来。

    “我已经来到了这里,你要做什么可以说了吧。”

    “哈哈,这个小世界已接近完美,只可惜还是差那么一点儿啊,可惜了凌虚子耗费千万载也没能迈出那一步。”

    脑海中的声音透着些许兴奋、又有些许沧桑和无奈,许久之后他才继续说道,“还记得在远古战场上泰皇交代给你的任务吗,将你手中那件地狱魔神修复完成并且将其发扬光大。”

    云飞雪点了点头,和泰皇的对话现在还在耳旁回荡,泰皇很肯定的告诉他,他有能力修复那尊强大无匹的地狱魔神,也就是超越所有兵佣的存在。

    但云飞雪可并不认为自己有那个能力,那尊地狱魔神的复杂程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看似毫无生气的一具机器傀儡,但它体内的结构却已如一个世界一样复杂,这东西根本是云飞雪无法理解的存在。

    只不过他倒也有几分期待,如果真能将这地狱魔神修复,那他也就完全有了行走这个大千世界的资本,要知道泰皇可是提到过,那尊地狱魔神一旦真正完成,将有着媲美小玄尊以上修为的实力。

    此刻体内这个灵魂提到这个,难道是凌虚子的陵墓内有修复这尊地狱魔神的办法不成?

    体内的灵魂接着说道,“凌虚子当年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巅峰大玄尊,只差一步就能迈出那最后一步,只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不过我知道他生前身上有一件相当了不起的宝物,此物就是源力石”

    “那具傀儡本来需要你完美的融合九阳不灭体还有九阴往生诀,只有这样诞生出了源力你才有能力修复甚至操控它,不过如果将源力石拿到手,便可将其当成那具傀儡的源动力,如此你现在便有能力操控它”

    听闻此话,云飞雪大喜过望,他想的果然没错,体内这个灵魂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过让人意外。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