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五章 借刀杀人
    云飞雪大吃一惊,凌虚子的墓在冥河河底?

    冥河之内充满了未知的危险,毕竟那是一条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也不敢轻易涉足的河流,凌虚子的墓如果在冥河河底,相信很多知道真相的人都会望而却步,和凌虚子留下的东西相比,自己的性命或许更加重要。

    狄修他们将隐安葬在此,悲痛过后,狄修也明白自己身上将承担怎样的重任,拿到至上乾坤功之后他将回到追魂阁接任阁主之位,隐没有完成的心愿,他会将其完成,这是他作为追魂阁的弟子,甚至于作为隐的义子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大哥,至上乾坤功在凌虚子的墓内,而凌虚子的安葬之地在冥河河底,我必须要去那里将至上乾坤功取出来。”

    狄修对云飞雪不会隐瞒什么,一直以来,云飞雪都如大哥一样的照看他,所以在某些重要的事情上,狄修一定还会请教云飞雪的建议。

    他点了点头道,“那就返回冥河去凌虚子的墓内一探究竟。”

    当他们再度返回冥河河畔的时候,这里和之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最主要的变化还在于河岸两旁已经聚满了人群,不少的高手看着冥河眼神放光。

    看到这一幕,云飞雪他们都是皱起了眉头,难道这些人都知道了凌虚子的墓在冥河河底不成?

    但这也太巧了吧,他们还是因为隐才知道凌虚子陵墓的位置,那这些人又是如何知道的?

    在这众多人群中,一个头戴毡笠的男子忽然扭过头朝云飞雪看了过去,锋利的目光让云飞雪心头一紧,朝此人看去,两道目光空中撞出了异样的火花。

    云飞雪的心一沉,他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可是他看到了这个人身边的程旭。

    程旭的目光阴郁,看着云飞雪充满了恨意,显然他回到曹寅身边没少领罚,那如此说来,这个头戴毡笠的男子就是曹寅不成?

    曹寅的目光在云飞雪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后看向了他身旁的欧阳梦,云飞雪虽然抢走了他的圣阶兵器黑灵塔,但是欧阳梦手中的宝藏比黑灵塔更加重要。

    云飞雪的目光扫视人群,看到曹寅那不善的目光,云飞雪神色微微一动,他带着一行人朝人数最集中的区域走了过去。

    云飞雪拍了拍一个中年男子的肩头然后轻声在他耳旁说道,“谢长老,弟子幸不辱命,东西已经拿到手了。”

    说罢,他将一个储物戒指塞到了这中年男子的手中。

    中年男子惊讶而疑惑的看向云飞雪,感知力探进戒指之内,这男子一哆嗦差点将这戒指给扔了出去。

    他小心翼翼的朝四周张望,然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戒指握在手中,“你怎么……”

    不等他说完,云飞雪便已率先抢话,“您无需多言,这都是弟子应该做的,弟子奉师叔之命还有其它任务,等完成之后我再与您汇合。”

    说罢云飞雪直接离开了此地,留下这中年男子一头雾水,他再度小心的握着戒指,里面的东西着实吓了他一跳。

    可是他怎么不记得自己门下有这么一个弟子了,难道是其他长老暗中培养的?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很多势力的长老其实都有不小的私心,所以都会在暗中培养一些自己的心腹,地鸿疆域的谢家同样也不会例外。

    谢家势力庞大,长老就有数十位,作为其中一人,他也不可能把所有弟子都能认完,更何况如果有意隐藏自己身份的话,他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可不管如何,想到戒指内的东西他就一阵美滋滋,凭空得到这么多重要的宝物,他怎能不高兴?

    不过他的高兴没有持续多久,只见一个头戴毡笠的中年男子挪移而来,此人一身气息内敛让人看不透他的修为几何,但他四周的人都是本能的离他远远的,这个看不透修为的人绝对是个狠角色。

    这个人自然就是曹寅了,从云飞雪来到冥河河畔他就一直在观察对方的动作,直到此刻他终于是按捺不住来到了这位谢家长老的身前。

    “云飞雪交给你的东西呢,拿出来!”

    曹寅的声音带着极端的命令口吻,他作为一名谢家的长老,何时听到过有人以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你什么人,什么云飞雪我不认识,我更不知道你说的东西是什么。”

    曹寅冷笑一声,“你少给我装蒜,他交给你的戒指拿出来,本座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谢家的长老也被他彻底激怒,“你什么人啊,敢在我谢家面前放肆,滚。”

    曹寅双目一瞪,恐怖的气息如浪涛龙卷,他一把朝这谢家长老抓了过去,谁知这谢家的长老也不是什么软柿子,二人的气息几乎同时碰撞在了一起,四周不少围观的人都是面色苍白连连后退,这种气息已经完全超越了神魂境,这两个人明显都是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

    曹寅本来还有些许疑惑,可是这个谢家长老的这种态度更加肯定了他内心的想法。

    现在凌虚遗迹内,只要是来到这里的人都流传着一个消息,云飞雪实际上是谢家暗中培养的弟子。

    云飞雪本来就不属于地鸿疆域的人,而且谁又能真闲着去调查他的底细,所以这种消息的流传可谓是相当之快。

    毕竟云飞雪现在在地鸿疆域也算是半个名人了,人们茶余饭后可能议论的都是动岚城的那场大战,他以一己之力屠杀半座城的人,杨家更是直接毁在了他手中,对于这样一个年轻人来说,这种战绩和可怕的实力自然会成为不少人议论的话题。

    而这个消息自然也被曹寅听到了耳中,虽然他依旧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可是当他刚刚看到云飞雪和这位谢家长老接头的时候,本来还有些许猜疑的态度已经彻底明确了下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敢和我谢家作对,你活得不耐烦了?”

    “活得不耐烦的人是你,东西交出来我饶你不死,不然你谢家就彻底从地鸿疆域给我除名吧。”

    “大言不惭的东西,我来看看你怎么让谢家除名。”

    愤怒的交谈过后再度交手,曹寅可能还是存在些许疑虑,但他只要将那枚戒指拿到手一探究竟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吗,可惜的是这位谢家的长老又怎能允许他这么做,这不明摆着在打他谢家的脸吗?

    二人的争斗持续进行,云飞雪他们此刻早已走到了荒无人烟的地带,一旁的欧阳梦再度朝云飞雪竖起了大拇指。

    “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个戒指里面装着什么东西啊?”

    云飞雪淡淡一笑道,“没什么,五六把将阶兵器而已。”

    欧阳梦发出了一声惊呼,“将阶兵器,你……你就这么送人了?”

    云飞雪笑着说道,“将阶兵器很了不得吗,拿它们能换来这二人的争斗,再多一倍的我也愿意出。”

    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已经被战斗吸引了过去,狄修则是神色郑重道,“根据师父所言,冥河将会在今日进入断流期,那些人明显也知道这一点,可能他们并不知道凌虚子的墓就在冥河之下,可是冥河断流也是一个奇观了,届时凌虚子的陵墓也就会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中,所以我们得提前进去。”

    欧阳梦神色凝重的说道,“但冥河之水,重若千钧,一旦落入其中,想出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狄修深吸一口气道,“所以师父给了我们这个东西,这个净水符可以避开冥河之水,但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的时间内有没有找到陵墓我们都必须要出来,不过这净水符一共只有五枚。”

    云飞雪接过狄修递来的一枚符纸,云飞雪朝一旁的薛思雨看了看,带着她进入冥河之地明显是危险重重,可是不带她下去,云飞雪又不太放心。

    他忽然看向欧阳梦说道,“不如你留在这里等我们如何,追魂阁的其他弟子也不可能全部下去,有你在上面照看我也放心,如果万一不敌的话,这个东西可保你们的人身安全。”

    云飞雪将黑灵塔递给了欧阳梦,要知道这可是一件圣阶兵器,云飞雪居然就这么随随便便给别人使用。

    他当然也不害怕曹寅会将其给收回去,整个黑灵塔内被他的魂力所包围,其中更有许多机关要道被他做了细微的改造调整,所以他也才会这么放心大胆的将黑灵塔给欧阳梦使用。

    欧阳梦并没有拒绝,她对凌虚子的墓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之所以还留在这里不过是因为要回报云飞雪的恩情,所以她点了点头同意了云飞雪的建议。

    就这样,云飞雪和狄修外加追魂阁另外三名弟子朝冥河河底潜入下去。

    进入冥河之内,云飞雪只觉一股霸道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在挤压着他的身体,这还是有净水符在身上,一旦脱离了净水符,云飞雪觉得他这副身体随时都有可能在这冥河之中爆开。

    让云飞雪更加骇然的是,冥河之中,他的感知力仅仅只是感受到四周两三米的距离,就连魂力也最多也只能探知到十米左右的剧烈,这就给他们寻找陵墓造成最大的障碍。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