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空手而来 非空手而去
    当隐和另外两个人交手的刹那,他只觉头顶传来莫大的危险,死亡的威胁侵袭灵魂深处。

    只见那退去的黎鹏竟凭空从隐的头顶钻了出来,此刻隐不但要招架那两个人的进攻,头顶上的黎鹏才是真正致命的威胁。

    那柄锋利的长剑带着摄人灵魂的光芒刺下,但就在那一瞬间,黎鹏狂喜的神色忽然一变。

    他笔直刺下去的长剑居然被某种力量击中硬生生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原本必杀的一击居然落空了。

    黎鹏一个翻滚离开了隐的四周,他目光不断扫视四周,但却未有任何发现。

    难道是意外不成?

    黎鹏也只能这么理解了,否则刚刚这一剑一定能要了隐的命,可是这意外是不是也太意外了?

    隐当然也感受到了这其中的变故,他淡淡一笑道,“看来老天都不想让我死在这里啊。”

    黎鹏冷冷的说道,“哼,这种意外不会再出现第二次的。”

    说完,三人再度配合,刚刚这一招已经动用了他八成的力量,如果下一击再不能成功的话,今天想要将隐留在这里的愿望只怕就会彻底落空。

    可就在他们进攻的刹那,只见那断掉一臂的男子面色陡然一变,几乎是没有任何征兆的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喷了出来,他的精神也是在刹那之间萎靡了下来。

    这种变故让黎鹏大惊失色,“你怎么回事?”

    此人面色惨白,“我……我也不知道,只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攻击的灵魂……”

    “什么?”

    黎鹏骇然失色的朝隐看过去,他还只是刚刚抬起头,另外一人又是一声惨叫,比刚刚这个人更严重的是,他直接仰天倒在地面昏迷了过去。

    黎鹏扫视四周慌忙大叫,“哪个偷鸡摸狗之辈竟做这种暗算之事,给我滚出来。”

    并没有回应他,但此刻隐却是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大笑,“人在做,天在看,动手的一定不是人。”

    尽管这是大白天,可黎鹏还是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隐所说的话虽然有些扯淡,可是能够悄无声息重创两名渡过三次灵海大劫的强者,此人究竟是什么级别的水平?

    黎鹏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起码先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只可惜,只剩下他一个人的战斗力,隐又怎能轻易放过他。

    隐的脚步轻轻朝前一踏,他的身体忽然变得虚幻起来,腾挪之间,他竟诡异的从黎鹏身后凭空冒了出来。

    朝前一指点去,他指尖的一根银针如箭一般飚射直接将黎鹏的前胸后背扎了个通透。

    黎鹏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银针穿过的地方就好似瘟疫一样迅速的蔓延,体表的血管飞速的变得乌黑不断朝四周扩散而去。

    鲜血从黎鹏的口中不断喷出,但颜色却是诡异的黑色。

    黎鹏不甘的看着隐,“你……你很快也就会来陪我们的,你……不要得意……”

    说罢,他仰天倒地而去,也在这时,隐终于失去了所有力气,但他却并未倒地,而是颤颤巍巍的走到一块巨石旁然后靠在巨石上面坐在了地上。

    云飞雪几个人也在这时从远处另外一座山脊上飞掠而来,狄修疯一般的扑到了隐的身上,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此刻的他就像一个哭闹的孩子,而隐就是他一直以来都在依靠的长辈。

    隐轻轻拍了拍狄修的肩膀,“居然找到了这里,你们都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没给我隐丢脸。”

    狄修还没开口,云飞雪一把凑近到隐身旁,他说道,“我来试试驱除您体内的毒素,木之精灵的生之力量应该可以……”

    隐伸手制止了云飞雪的话,“多谢你的出手,我的伤势已经没办法了,大罗神仙也难救。”

    云飞雪不信邪的将魂力探进隐的体内,半晌过后,他的面色难看起来,他默默的收回魂力站在了一旁不再说话。

    隐说的对,那种可怕的毒素已经将他体内的五脏六腑乃至于静脉血管都已腐蚀了大半,隐撑到现在还能有力气和他们说话已经可以说是奇迹了。

    狄修看着云飞雪,“大哥,你……没有办法吗?”

    云飞雪只能摇头,此刻的他还能说什么,狄修他们只能接受这个不能接受的现实。

    隐带着笑容说道,“小狄修啊,人终有一死,或早或晚,无人能够逃脱,这就是天道循环,只不过我提前了些日子罢了,你师父我这几年来走南访北,终于叫我在前些日子发现了一些可以破解这门功法的线索,凌虚子当年留下来的一门至上乾坤功便可以破除你们修炼那种功法带来的后遗症。”

    狄修痛哭流涕道,“师父,我不要那些,我只要您活着,即使我死……”

    隐摇了摇头道,“好了,别傻了,师父要走了,追魂阁阁主也是时候找人接替了,在我心中,其实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儿子,而且你天赋奇佳修炼勤奋,虽然你年纪还小,但假以时日必能成大器,这追魂阁的阁主之位,我今日传授给你。”

    隐说完之手将手上的一枚玉石扳指郑重的交给狄修,狄修大惊失色,他说道,“师父,弟子何德何能能够坐上这个位置,师父您三思啊。”

    隐将狄修的双手拉过来,然后将扳指套在了他的大拇指上,“听话,你一定可以担此重任,你们几个都是我心爱的弟子,但你们或多或少都欠缺一些阁主该有的东西,所以这个位置我留给了狄修,望你们今后能够辅佐其左右,师父死也瞑目了。”

    “是师父,弟子一定不负众望辅佐狄修成为追魂阁阁主。”

    隐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将狄修拉到身边在其耳边轻声说道,“那至上乾坤功被我藏在了……”

    后面的声音细弱蚊蝇,云飞雪也没有刻意去听,这毕竟是追魂阁的家事,他当然要尊重别人的**。

    说完之后,隐一头靠在了身后的巨石之上,“为师一生未娶,所以一直都把你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为师最后一个愿望只希望你们能叫我一声爹……”

    “爹……”

    狄修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全部都是单膝跪地重重的朝隐磕头行礼。

    隐仰望苍天,双目死灰,嘴里轻轻的说道,“吾空手而来,却非空手而去,能得你们以父亲相称,一代杀手之王隐,死而瞑目。”

    他合上了双眼,就好像是安详的睡去了一样,一旁的欧阳梦和薛思雨不禁都是热泪盈眶。

    更别说狄修他们,几乎都是痛哭流涕,隐如果不是为了给他们找那解决功法隐患的办法去,又怎会在这里匆匆离开呢?

    以他的修为能力,或许突破小玄尊也并不是难事,可他并没有,他把狄修这些少年真正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愿意为了这些孩子而牺牲自己,也许这就是人活着应该拥有的价值,如果人只是为了自己而活,也许就失去了人本身存在的意义。

    云飞雪没有打扰狄修,毕竟他就是为了狄修才来到凌虚遗迹的,现在狄修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

    眺望远方,云飞雪心情沉重,人有生死离别,就像隐说的,人都会死,谁也逃脱不了这个定局。

    但这个局是谁定下来的,这片天地又是谁在主宰着,谁也给不了他答案。

    身边的薛思雨依旧还是这样一个状态,她看起来虽然开心,可是没有了曾近的记忆,她以后的路又该怎么走?

    难道就真的找不回她曾有的记忆了吗,还是就让她这样一直活下去,直到生老病死?

    云飞雪无奈的摇摇头,他抛开了这些思绪眺望远方,如今狄修的任务完成,接下来就是得想办法找到凌虚子的墓了。

    体内这个灵魂无论如何也要让他帮忙找到,云飞雪自然也不能食言,只不过这凌虚遗迹如此庞大,凌虚子把自己埋在了哪里?

    除了凌虚子自己,这天下还有谁知道?

    欧阳梦走到云飞雪身旁,她眼中充满了敬佩,“真想不到你居然可以做到相隔数百米而影响到那等强者的行动。”

    云飞雪说道,“那是因为他们都受伤了,而且都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隐的身上,所以才让我有机可乘。”

    欧阳梦摇了摇头说道,“那也很厉害了,换做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的。”

    欧阳梦看了看身后在收拾遗体的狄修他们,她悄悄跟云飞雪说道,“你知道隐把那个至上乾坤功藏到哪里了吗?”

    云飞雪皱眉的看着欧阳梦,“你偷听他们的谈话?”

    欧阳梦吐了吐舌头,“人家只是不小心听到的,反正狄修肯定也会告诉你的不是。”

    云飞雪无奈一摇头,他说道,“在哪里?”

    欧阳梦嘿嘿一笑道,“就在凌虚子的墓内。”

    云飞雪吃惊的看着欧阳梦,“这么说,隐知道凌虚子的墓在哪里?”

    欧阳梦点了点头,“隐说凌虚子的墓在冥河的河底。”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