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 涅盘花
    云飞雪点了点头,现在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不管那是真是假都得去看看才是。

    他将整个屋内的所有东西全部清扫一空,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米左右大笑的锦盒映入了云飞雪的眼帘。

    锦盒的上面雕刻着龙头纹饰,龙身则缠绕在锦盒的另外五个面上,看到此物,云飞雪便想到了手札上的那些话,想必此物正是庄衡口中的那个东西了。

    云飞雪本没有拿这些东西的打算,不过他内心的一丝好奇还是迫使他悄无声息的将这锦盒收进了戒指之内。

    做完这一切,云飞雪带着这个连走路都已经需要人搀扶的欧阳梦朝外匆匆走去。

    且说那扇动黑色翅膀的年轻男子依旧在天际狂奔,强大的黑暗灵力在他身后托起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他时不时的扭头朝后看去,奔跑了半柱香的时间,感受到后面并没有云飞雪追击的气息,他这才长舒一口气落到了地面上大口喘息着。

    想他一个神魂境的强者居然不战而逃,这要说出去绝对是一种莫大的耻辱,可是他却不能不逃。

    他从怀中拿出了一个贴身佩戴的玉石,这块玉石在云飞雪第一次出手击杀他同伴的时候就在疯狂的闪烁着红色的警报。

    这块玉石可不是普通货色,它就像是一座精密的仪器,能够准确的判断对手的实力的高低。

    红色即代表这高度危险,对手的实力是他不可抵挡的,所以就算云飞雪只是淬体境的境界,但他依旧是毫不犹豫的蓄力逃走,虽然听起来有些耻辱,但这绝对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命都没有了,还谈什么荣辱呢?

    这块玉石带他多掉过无数次的危险,所以他将其当成自己的贴身宝物佩戴在身上,此刻他猛的亲了几口这玉石,然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其重新放回腰间。

    男子将周身的黑暗灵力收回体内,在短暂的休憩之后,男子这才起身朝另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半个时辰后,这名年轻男子来到了一座山峰之巅,这里早有人等着他,一个一身黑袍头戴毡笠的男子静静的站在那里。

    他仿佛已经和周围的天地融为了一体,如果不是眼睛能够看到他,就算有强大感知力的修炼者只怕都难以察觉到这个还有一个。

    这年轻男子单膝跪地,“属下程旭拜见曹大人。”

    头戴毡笠的男子并没有回头,他的面色也在毡笠之下难以看清,只听他说道,“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年轻男子的身体微微一颤道,“启……启禀曹大人,事情……失败了……”

    曹大人骤然扭头,一张可怕的脸出现在了视线之中,他的脸上好似受过酷刑一样充满了各种伤疤印记,而这些伤疤也让他看起来更加瘆人,常人只怕都不敢与他对视,那充满煞气的双目都能让人惊惧不已。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人,连一个欧阳梦都搞不定吗?”

    “不……不是,从中又杀出了一个年轻人,正是他破坏了我们的事情。”

    程旭将整个事情详细了说了一遍,曹寅目光更加阴沉,“听你的形容,这个年轻人似乎和现在地鸿疆域传的沸沸扬扬的云飞雪有几分相似啊。”

    程旭蓦然一惊,传言可不正是这样吗,云飞雪是淬体境,身边带着一个智力不全的女孩儿,有可能还有一个追魂阁的杀手跟随,这样想来,他遇到的这个年轻人完全符合这些条件啊。

    想到这里,程旭再度摸了摸腰间的玉石,没有这个玉石的话,他的结果连想都不用想,要知道那个云飞雪可是连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都能随手灭杀啊。

    “他既然来了凌虚遗迹,想必盯着他的人不在少数,现在他又带着一个受重伤的欧阳梦在身边,我们的机会不会少的,上面有令,务必要将那个宝藏带回来,此次事情特殊,暂时就先饶你这次,带着它去将功补过吧。”

    曹寅说完将一件塔状的兵器递给了程旭,看到此物,程旭大喜,“多谢大人恩赐,属下定不负您的众望。”

    程旭离开后不久,曹寅身边的虚空陡然开始变得扭曲,少时过后,只见一道黑影从那虚空之内凭空钻了出来。

    此人的出现曹颖并不意外,他说道,“我不明白,庄衡留下不过是些世俗的普通金银财宝,你为何对此这般重视。”

    此人的声音粗犷而浑厚,就好似带着低沉的扩音器一样,只听他说道,“并不是我重视宝藏,圣主说那座宝藏内有一重要之物,必须要将其拿到手。”

    曹寅点了点头,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得通了,否则这些普通人眼中的万金之物在他们眼中不过也是和普通石头差不多的东西罢了。

    “这个云飞雪或许会很棘手,淬体境能够轻易抹杀渡过灵海大劫的高手,一旦让他渡过渡过灵海大劫,这天下能压住他的人只怕是没有多少了。”

    那个神秘人淡淡的说道,“这么说来,你也相信云飞雪的手上有凌虚子的传承了?”

    曹寅说道,“宁可信其有,毕竟淬体境击杀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这听起来也太匪夷所思了些。”

    神秘人说道,“如果你是打的这个主意我劝你还是放弃吧,他身上根本没有什么凌虚子的传承,你只要把宝藏完整的带回来就行了,别节外生枝,云飞雪这个人有天命在身,想要杀他,难。”

    曹寅深吸一口气,这个人都说杀云飞雪难,想必那就是真的难了,“我知道了,我会见机行事的。”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想什么却是没人知道,毕竟凌虚子的传承事关重大,谁能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为了想据为己有故意这么说的呢?

    人的心里总是这么奇妙,他人的好心提醒却被人的自私占有**曲解成了其它意思。

    云飞雪已经在前往冥河的路上,因为狄修也并不知道冥河在什么位置,所以他们只能继续朝凌虚遗迹的深处前行,既然是一条河流,他们相信总能路上遇到的。

    半天的时间过去,欧阳梦的状态也是越来越差,如果不是云飞雪时时刻刻在给她输送生之力量,她是根本撑不到现在的。

    “要不……就算了吧,我们找不到的,我现在只想睡觉。”

    欧阳梦的话换来的是云飞雪劈头盖脸的怒骂,“想想你爷爷听到你身死的消息会是何等难过,为了他老人家也得撑下去,你们欧阳家的所有人就是拜火帝国的希望,不论为了谁你都不能轻易放弃。”

    看到庄衡手札上写的那些,云飞雪便已知道欧阳杰一家都是忠肝义胆之人。

    只不过在庄衡登基之后,欧阳杰便选择了退隐山林,他连地方也没告诉庄衡,如今欧阳杰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自然也是想为庄衡出一份力,甚至可以整个事情的真相重见天日。

    欧阳梦惊奇的看着云飞雪,“你……你怎么知道我爷爷,你怎么知道这些……”

    云飞雪没有说话,他将那本手札扔给了欧阳梦,不过上面所说的锦盒的事情已经被他悄悄给撕掉。

    这个东西毕竟和整个事情都是毫无关联的,所以云飞雪也是想自己解开其中的究竟有什么秘密。

    手札给欧阳梦,她便专心致志的看了起来,这样一来也可以转移她的注意力,至少能够再继续撑一段时间。

    云飞雪看向一旁的狄修道,“你确定凌虚遗迹内真的有冥河吗?”

    狄修认真的说道,“一定有的,这是我曾亲耳听到师父所说,他说冥河探不到底,河流的尽头抵达冥界,就算是渡过灵海大劫的人也不敢轻易涉足河流之内,因为它是一条连接两条世界的河流,曾有无数高手来冥河河畔求得涅盘花,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云飞雪皱眉道,“也就是说,就算我们找到了冥河,也不一定能得到涅盘花?”

    狄修点了点头,“但不管怎么说,这总归是一个希望。”

    一行四人继续前进,半个时辰之后,他们的脚步陡然一顿,云飞雪的脸上出现了惊喜之色。

    视线的尽头出现了一条宽大的河流,和普通的河不一样,眼前这条河里的水竟然是黑色的。

    冥界之河,云飞雪不禁想到了陆青曾以通灵术召唤出来的那个怪物,那等气息已经远远超出渡过灵海大劫强者,据说那就是来自冥界的强大生物,难道这条河真的是流往冥界的不成?

    云飞雪没办法知道,但他已经第一时间来到了冥河河畔,左右看去,光秃秃的一片,哪里有什么涅盘花,这里连一根草都没有。

    看到这一幕,狄修也是无奈的说道,“我只是听说这里有涅盘花,可是究竟在哪里却不知道。”

    云飞雪并未放弃,他不断搜寻四周,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一块被冥河之水冲刷的卵石上面。

    那里有一根类似杂草的根茎,只不过根茎上半部分已经消失不见,仔细看去便可发现,这根不知名的草类植物应该是刚刚被人摘取不久。

    云飞雪失望的摇着头,就在他准备离开之时目光陡然停留在了卵石旁边,在那里有一块平整的石头,石头上面被利刃刻出了两行大字。

    “云飞雪,是不是很想要涅盘花?那就越过冥河来取吧。”

    云飞雪的目光沉了下来,涅盘花这种东西知道的人必定不多,而直到他现在急需涅盘花的人除了那个修炼黑暗灵力逃走的人,云飞雪想不到第二个人了。

    此人明显也猜到了欧阳梦重伤垂危,在这凌虚遗迹内,传说中的涅盘花自然就成了最好的疗伤药草了,所以他已经提前来到了这里将涅盘花给带走了。

    狄修也是目光阴沉的看向一眼看不到对岸的冥河,“大哥,冥河深不见底,一旦落入河中,就算是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都有可能浮不上来,此人很有可能还在中途布下了埋伏陷阱!”

    “我知道,但已经来到了这里,不过去的话我心有不甘,欧阳梦的性命虽然与我们无关,但我也不是见死不救之人,特别她还是一个忠肝义胆的门下子孙,拜火帝国也需要他们这样的人才能真正的脱离苦海。”

    “那大哥你……”

    “我一人去冥河对岸,你们就在此处找个隐蔽的地方歇息。”

    “可是大哥……”

    “没有可是,听话,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

    狄修见云飞雪听不进去,他也只能顺从,云飞雪要做的事就算是圣门门主来了怕也是拦不住。

    一旁的欧阳梦几乎热泪盈眶,她和云飞雪素未蒙面,但对方却不断冒着生命危险帮她,这等恩情她又如何能够回报?

    薛思雨始终一言不发,只不过她的眼中还是出现了关切之色,尽管她的心性和一个小孩子差不多甚至脑海中也没有了对云飞雪的记忆,可是这么长时间以来云飞雪对她的百般照顾,薛思雨可都是记在心里的,此刻她要冒险独自一人离去,薛思雨自有不舍。

    “你……你要小心,我……等你回来……”

    能得薛思雨这样一句话,云飞雪就算是死也甘心,他把薛思雨紧紧抱在怀里,许久之后他转身不回头的朝冥河对岸飞掠而去直到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