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暗算
    庄衡每次出去都会带着伤回来,而且这种伤几乎是不可逆转的,任何刺伤他的兵器几乎都涂有剧毒,他的状态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当知道了这个让人悲痛的消息之后,庄衡基本也放弃了追回皇位的打算,因为就算他能摆脱庄儒的追杀回到皇宫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他,所以庄衡的放弃实际上是明智的。

    最后庄儒潜心回到这里修炼,但无奈的是他伤势实在是太过严重,仅仅一个月之后他就知道自己大限将至。

    手札的最后写道这样一段话,“朕终究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但朕在位期间也是有私心的,四十多年朕积累了大量的金银财宝,朕本打算留着它们东山再起,不过朕的伤势就算大罗神仙下凡也难以救治,所以朕把这些东西留给能够找到这里的有缘人吧”

    “朕在民间留下了几封藏宝图,同时将朕的所有遭遇记载到了上面,朕最信任的手下背叛,这让朕无法相信曾经信任的那些人,但有一人却是值得信任的,这个人就是欧阳杰”

    “没有他就没有朕的江山,只可惜找了几个月也没能联系到他,如果你有幸得到这些宝藏,请一定留一部分给欧阳杰或者是他的后代子孙,因为朕亏欠他太多,你就当这是朕最后的请求”

    “另外这宝藏内有一龙纹锦盒,锦盒内有一张朕也看不懂的山岳图,只不过朕看其定不是凡物,如果你有幸得到可将其拿走参悟,这个东西是当年我在这个遗迹内一个重伤垂危的人手中拿到的。”

    看到这里,云飞雪微微一声叹息,庄衡最后似乎已经没有了复仇的心思,因为他对庄儒基本上已经是只字不提,最后的这些话云飞雪并未有太多的在意,毕竟宝藏不属于他,他也没打算动那些东西。

    外面的那些宝藏如果是换做原来的他一定不会手软,可是现在他对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了太多的兴趣。

    翻开手札的反面,云飞雪眉头微微一簇,手札后面还有一段话,只不过这些字比较潦草,看起来应该是庄衡最后闭眼之前鼓足所有力气所写。

    “临死之前朕出去呼吸了不少的新鲜空气,这个期间朕查到了一个让人悲痛的消息,弟弟似乎和魔域种族有着密切的往来,他有胆量对我这个哥哥下手也是在魔域种族在背后支撑着他”

    “如果,朕是说如果,如果得到宝藏你的身怀强大的实力,朕希望你可以为民除害,不管他是不是朕的弟弟都不要手下留情,朕没有这种丧心病狂的弟弟,这个要求朕知道有些困难,但如果可以,希望你能够尽力完成,毕竟能够打开大门来到这里,你也一定不是普通角色”

    “庄衡,绝笔,拜火历59年。”

    云飞雪将手札合上,这里面的内容看后让云飞雪心情莫名的沉重。

    谁能想到那个帮过自己的庄衡竟然并不是庄衡,而且他居然还真能做出弑君这种事情,不论如何,庄衡也是他的哥哥啊。

    拜火帝国如此,其它帝国呢,其它的势力呢,又有多少已经倒向了魔域种族?

    云飞雪有一种强烈的预感,魔域种族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这场风暴就是为人类领地而来。

    但现在云飞雪也没有能力管这些,他忽然想到了外面的欧阳梦,或许这个女孩应该就是欧阳杰的某个子孙后代吧。

    看来她不对自己说实话也是情有可原的,应该是欧阳杰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所以才命她来寻找庄衡的宝藏。

    云飞雪将手札收起,就在这时,一声惊叫忽然从外面传来,云飞雪和狄修二人的脸色均是一变。

    他们几乎同时将门打开蹿到了外面,这里的宝藏已经消失了一小半,想来应该是他们收到了储物戒指内。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欧阳梦已经倒在了血泊中,跟在她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将一把短刀递进了欧阳梦的左胸口。

    看到云飞雪三人出来,这两名年轻人都是露出了森然的表情,“你来的好像有些晚了,不过就算再早点儿你也救不了她。”

    要知道欧阳梦可是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这两个人能以神魂境的修为暗算她,足以说明他们实力的强悍。

    欧阳梦捂着不断冒出鲜血的胸口艰难的说道,“你们……为什么……”

    那年轻男子冷笑一声道,“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欧阳杰的孙子吗,皇上一直都在找那个老不死的家伙,最后没想到他的孙女儿居然主动找上门来,这种到手的饭菜你说我们吃还是不吃?”

    欧阳梦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鲜血的流失让她慢慢失去力气,眼看就要彻底昏迷过去,但就在这时,云飞雪一声大喝道,“给我醒来,捂住你的伤口不要动。”

    欧阳梦一个激灵顿时从昏迷中醒来,她双手下意识的把心脏处的伤口捂的更紧。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那个两个年轻人冷笑道,“怎么,还想充当英雄救美的角色?只可惜已经晚了,不但如此,你们三个人都得死。”

    云飞雪目光冰冷,他语气森然的说道,“该死的是你们,任何和魔域种族为伍的人都该死。”

    话音落下,云飞雪的身影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但这两个人的反应异常迅速,“还敢出手,你找死。”

    左边的那个人反手朝身旁一掌拍去,云飞雪果然出现在了那个方向,可是他的右手却直接从云飞雪的身上穿透过去,根本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物。

    此人暗道不好,但是击出去的力量哪有那么容易收回,这短暂的时间之内已经足够云飞雪做太多的时间。

    他早已来到了此人的身后,右手朝此人后背一指点去,指尖神力荡漾,以他右手指尖为中心,一圈能量冲击波朝四周荡漾开去。

    此人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他的身体直接从原地轰然爆开,让云飞雪感到心惊的是,爆开的身体居然有无数黑暗灵力在空中凝聚散开。

    云飞雪冷声道,“你们果然把自己卖给了魔域种族。”

    如此也就说明了欧阳梦为什么能够被比她境界低的人暗算,黑暗灵力对人类修炼的灵气有着天然的压制性,再加上欧阳梦对他们的防备性也很低,所以被暗算也是正常了。

    另外一个人大惊失色,一个淬体境的修为居然有如此手段,弹指间灭杀神魂境的强者,欧阳梦找来的这个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角色。

    云飞雪扭头朝他看去,“你对我的意见不是大的很吗?”

    此人一声怒喝,“你一个小小的淬体境休要嚣张。”

    黑暗灵力在他身体四周疯狂的汇聚,既然已经说破了脸,他当然也就不打算再隐藏了什么,而且继续隐藏的话,可能他也会把命送到云飞雪的手上。

    恐怖的黑暗灵力在他背后凝聚成了一对黑色的翅膀,其它的黑暗灵力则是围绕他的身躯呈螺旋旋转升腾,他的气势比刚刚强横了数倍不止。

    此人冷笑一声,他身形如黑色的幻影腾挪,辗转飞跃之间,强大的气势如炮弹一样朝云飞雪冲击而去。

    就在云飞雪准备迎接进攻的时候,此人几乎是瞬息之间便已消失在了原地,他从这个巨大空旷的地方直接朝通道外化为了一道黑色的残影,他的所有气息也是在瞬间消失在了云飞雪的感应中。

    云飞雪怎么也没想到此人这么大张旗鼓,一切居然都是在为他逃命而做准备。

    但此人的做法无疑是正确的,现在云飞雪的实力有了质一般的飞跃,硬碰硬的话他必定要吃亏,毕竟黑暗灵力在神力的面前不堪一击,所以他逃走的这个行为足以说明此人同样也是一个危险的角色。

    在一个淬体境的面前逃走似乎是一个丢脸的事情,可是他从云飞雪身上感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所以他的决定无疑是最正确的。

    云飞雪没有追击,他迅速来到欧阳梦的跟前,灵气如水流灌进她的体内,与此同时,神力如电一般的钻进她伤口之内。

    欧阳梦的伤势不仅仅在心脏之上,她的体内被黑暗灵力疯狂的蚕食着,如果不把这些东西驱除的话,就算伤口愈合也是无药可救。

    几分钟时间过去,在神力的清楚下,这些黑暗灵力尽数缴械投降,但欧阳梦的这个伤口可谓是触目惊心。

    这个人完全是下了死手,整个短刀已经把心脏前后扎了个通透,云飞雪毕竟不是一个专业的医师,这种伤势他完全是无能为力。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用木之精灵来阻止鲜血的继续流逝,但这不是办法,木之精灵虽然拥有着强大的生之力量,可是如此恐怖的伤口,她也完全是没办法,因为她现在的第二片叶子也仅仅只长出来了半截,想要将这种致命伤口愈合,她起码要诞生三片叶子才有可能。

    “谢……谢谢你……”

    欧阳梦无力的看着他,鲜血的流失让她看起来脸色格外的苍白,双目无神的她似乎要再度昏睡过去。

    云飞雪沉声道,“少说话,好好保存体力,你的事情我大概都知道了,这些东西我先替你收起来,等你伤好了再谈其它。”

    欧阳梦摇了摇头道,“你也能看出来,这种伤势,根本是无药可救的……”

    云飞雪双目一瞪道,“别罗嗦,我说有救就有救。”

    云飞雪的霸道让欧阳梦面色一红旋即不再说话,就在这时,一旁的狄修忽然说道,“听闻凌虚遗迹内有一条通往冥界的冥河,冥河河畔长有一种涅盘花,此花可让人起死回生,有着逆天的神奇功效,我们不如去那里看看如何?”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