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 手札
    欧阳梦有些歉意的看着云飞雪道,“实在不好意思,是我没说清楚,但你也看到了那扇门”她说着朝前指去,只见那里有一扇石门,石门的外面有分别有四个石狮镇守,欧阳梦接着说道,“那四座石狮就是开启大门的关键,我们四个人需要全力催动狮子嵌入到石门旁边的凹槽里面去。”

    云飞雪仔细看去,果然,在大门的两旁分别有两个凹陷进去的深坑,看形状它们正好和那四座石狮相契合。

    云飞雪皱眉道,“就算是这样,你完全可以将一座狮子推过去,然后接着推第二个啊。”

    欧阳梦苦笑一声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简单了,我们尝试过,就算同时将三头石狮推过去,一旦退回来,这三尊石狮也会跟着返回原来的位置,所以我们必须要齐心协力同时完成才能打开大门。”

    随着云飞雪和欧阳梦的简略交谈之后,一旁的那年轻人皱眉道,“你找的这人靠不靠谱,神魂境的修为都只能勉强推动石狮,他淬体境……”

    欧阳梦淡淡的说道,“放心,他打爆你应该是没问题的。”

    这年轻人微微一愣,看向云飞雪的面色更加阴沉,他可是货真价实的神魂境强者,欧阳梦居然说一个淬体境的小家伙能够打爆自己,这不完全是对他的侮辱吗?

    年轻人怒道,“你出来,我要和你单挑。”

    云飞雪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人旋即才悠悠的说道,“你都多大的人了,在这玩过家家呢?”

    此人面红耳赤,体内的气息也是轰然爆发,云飞雪的这番话明显是激怒了他,但就在这时欧阳梦却是冷声道,“你给我安分点儿,单挑是大事还是进这扇门是大事?”

    年轻人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失礼了。”

    话虽是这么说,可是他暗中看着云飞雪的眼神依旧是极为不善,想必这件事了了之后少不了找一顿云飞雪的麻烦。

    狄修在一旁照看薛思雨,云飞雪则走到了最左边的石狮跟前,欧阳梦说道,“听我口令,以你们最大的力气来讲这石狮推过去”

    “一”

    “二”

    “三”

    话音落下,云飞雪体内灵气汹涌而出,霸道的力量直接将石狮朝前推去了三米之外。

    要知道他的灵气之内还蕴含了一丝神力,这石狮沉重如山岳,但云飞雪依旧是将其朝前快速的推动,然后轰的一声将其推进了凹槽之内。

    当然,他并未使用全力,仅仅只是用了几成的力量来推动石狮,所以除了刚开始的那三米显得很是霸道,后面的速度是彻底慢了下来,他以一个不紧不慢的速度终于是在最后抵达了目的地。

    单就这一手已经将四人的实力来了一个大排名,欧阳梦是第一个到达的,而云飞雪推动石狮前进的速度就显得有些吃力了,当然,他还是勉强完成了任务。

    大门那边的那年轻人暗中一声冷笑,刚刚这个过程他可是在不断探查云飞雪的实力。

    虽然刚开始那一手的确有些惊艳,可是云飞雪的后继无力已经充分说明了一点,他最多也就能和普通的炼魄境一战,这样的一个家伙居然还敢在他面前嚣张,这人内心已经发誓定要让云飞雪趴下来跪地求饶。

    事情果然如欧阳梦所说,当石狮进入凹槽内的时候,偌大的石门轰然一震,然后朝左边慢慢打开。

    欧阳梦惊喜的看着这一幕,然后冲着云飞雪招收道,“走,一起进去看看。”

    云飞雪三人携手走进大门之内,刚刚还漆黑一片的地方忽然亮起了刺眼的光芒,四周无数镶嵌在墙壁内的夜明珠将整个通道照的如白昼一般。

    让云飞雪赶到不可思议的是,连他们脚下踩着的地面都是用纯黄金打造而成,黄金之上雕龙刻凤,他们一行人就好似骑行游走在真龙真凤之上。

    盏茶的时间过后,通道终于抵达尽头,云飞雪他们眼前豁然开朗,这是一个装满了金银财宝的巨大空旷之地。

    如果一个落魄之人来到这里估计会兴奋的疯掉,面积达到数百平米的地方全部都是金银器甚至是一些罕见的玉石都能在这里看到,这里的主人生前定是一个爱财之人。

    难道这里就是凌虚子当年生活过的地方,可是他这样的顶尖强者怎么会对这些东西产生兴趣的,这些东西就算再珍贵,也没法入到大玄尊的法眼吧。

    从进来到现在,云飞雪一直都在关注欧阳梦的神态,此刻她兴奋的已经快要疯掉,现在的她还真是想一个落魄之人看到了眼前的这些东西。

    这里珍贵之物确实有不少,像一些还没开过的玉石,甚至还有几把宗阶的兵器。

    但欧阳梦明显不是看到这些东西而兴奋,她是看到了这无数的金银财宝而高兴。

    云飞雪试探性的问道,“你……很需要它们?”

    欧阳梦疯狂的点着头,“没错,我很需要它们,我来这凌虚遗迹就是为了它们而来。”

    听到欧阳梦肯定的回答,云飞雪内心更加疑惑,但他却没有继续问下去,毕竟这是人家的事情,他没必要掺和起来。

    看了看四周,这里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到他,所以他就打起了其它主意,或许这个地方并不止这一个房间呢?

    当魂力横扫四周的时候,云飞雪和狄修几乎同时朝一个方向看了过去,一个装满了金银首饰的箱子背后,二人很有默契的朝前走去,果然,这里还有一道暗门。

    之所以说是暗门是因为这个门和四周的墙壁契合的几乎没有任何裂缝,如果不是魂力的搜寻,或许就算来到这里也根本看不到这扇门的存在。

    欧阳梦三个人完全处在了兴奋和搜寻之中,所以根本没注意到这里,云飞雪和狄修点了点头,然后带着薛思雨直接没入了这扇门内。

    小心翼翼的将其关闭之后,云飞雪才打量着屋内乾坤。

    和外面不同,这里是一个很小的房间,房间里面相当简陋,仅有一张布满尘土的桌子,还有一张木椅,这样的一个环境和外面可谓是形成了一种最为鲜明的对比。

    木椅之上有一架布满尘土蛛网的骷髅骨架,让云飞雪感到心惊的是,骨架上面的衣物居然是一件没过了整个脚踝的宽大龙袍。

    虽然有灰尘堆积,可还是能够清楚的看到上面的金丝龙影栩栩如生,好似虽然都会从龙袍上面腾飞而起扶摇九天。

    除了这个骷髅骨架之外,房间里面可能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桌子上的那个小盒子了,云飞雪小心翼翼的将盒盖打开,里面有一卷已经有些许年头的手札。

    手札虽然已经有不少的念头,可却绝对不可能有百万年的历史,最后也不过几十年而已,看到这里,云飞雪几乎可以完全肯定这一点。

    如此也就从侧面说明了欧阳梦在说谎,或许这里根本就不是凌虚子居住过的地方,这一切都是在她在胡言乱语自行编造的而已。

    抖了抖手札上的尘土,云飞雪这才将其翻开,当他打开第一页看到里面内容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将这手札给扔了出去。

    “这真是一件让人悲痛的事情,想我堂堂拜火帝国的一国之君竟沦落到如此境地。”

    心惊的同时,云飞雪的目光也是完全阴沉了下来,难道眼前这个骷髅骨架就是拜火帝国的皇帝?

    如果这个人是拜火帝国的皇帝,那现在坐在皇位上的庄衡又是谁?

    莫非是上朝皇帝因故逃难至此,现在的庄衡只接替这个人的位置?

    思考过后,云飞雪也只能想到这个答案,毕竟庄衡可并不像是那种能够弑君夺位之人,云飞雪继续往下看去。

    “我庄衡白手起家用五十年的时间开辟拜火帝国的疆土,连边境的魔域种族也得给朕三分薄面,最后没想到居然被我最信任的手下暗算,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庄衡定要诛他九族,把他们所有的尸体喂给野狗当食物。”

    这番话说的也是够狠,但云飞雪在意的却并不是这个,这段话已经说的足够清楚了,这具骷髅骨架的主人就是庄衡。

    他是庄衡,那拜火帝国现任皇帝,那个叫做庄衡的人又是谁?

    云飞雪不禁一阵毛骨悚然,自己可是和庄衡打过不少交道,此人对自己也完全是以礼相待,完全看不出是那种弑君之人。

    更重要的是,庄衡既然是拜火帝国的开国君主,那想必所有人都是见过他容貌的,这个自称庄衡的人如果容貌和他不一样的话就不可能坐在那个位置上。

    怀着震惊和疑惑,云飞雪继续往下看去。

    “只可怜了我那弟弟,他从小智力就有问题,发育也是晚别人半拍,如今我落到这步田地,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我怎么也得想办法回去看看他才是。”

    这卷手札并不是同一天所写,而是庄衡坐在这里度过每一天所写的日记,当云飞雪继续往后翻的时候,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庄衡在这中途出去过几次,但都险而又险差点遭遇敌人的毒手,更让云飞雪感到震惊的是,庄衡查出了那个暗算他的手下在为谁做事。

    因为就在庄衡失踪两三天之后,拜火帝国已经有了新的君主,确切的说不能说是心的君主,因为继承那个皇位的人还是庄衡,但庄衡明明已经不在拜火帝国了,也就是说那个庄衡是冒牌的。

    庄衡在经过辗转反侧的调查之后得到了一个让他心痛而又震惊的消息,没错,现在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正是他弟弟庄儒。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