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岩浆兽
    瘦个子诧异的看着云飞雪,但他却没有多问什么,他只是说道,“公子,您也看出来,我们二人不过是混迹江湖的三流骗子,一来我们说话没有什么影响力,二来也根本不会有人相信我们的。”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这就不是我的问题了,你们只要负责去办就可以了。”

    他话音落下身形如鬼魅一般从原地消失,瞬息之间便已来到这一胖一瘦的二人跟前,手中两颗丹药闪电般拍进了他们嘴里。

    做完这一切云飞雪才说道,“这两颗毒药每半个月会发作一次,如果没有相应解药的话,半个月之后你们会全身溃烂痛苦而死,半个月的时间也足够你们做好这件事了,事成之后我给你们解药,甚至还真会给你们一些关于凌虚子的东西。”

    云飞雪这先兵后礼可谓是运用的恰到好处,强行胁迫他们二人,可能他们也会去做,但却不一定能完成的很好,但后来云飞雪又抛出一个凌虚子的传承,他们那灰暗的神色好像忽然被点亮。

    二人同时单膝跪地恭敬的说道,“公子放心,我们定会竭尽所能完成任务,不会让公子失望的。”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云飞雪淡淡一笑,这二人一文一武,看起来修为虽然一样,但那个大汉的真正实力远不止如此。

    瘦个子脑筋灵活奸诈狡猾,这两个人一看就是常年混迹在江湖之中,而他们认识的三教九流各种人数不胜数,这些人也正是传递消息最快的途径,所以云飞雪并不认为这个任务对他们会很难。

    而云飞雪散播这样一个消息的目的却是长远的,不论人们信不信,先把这个消息放出去深入人心,至于其它事情等以后时机成熟自然功到渠成,现在嘛,他打算直接前往凌虚遗迹,因为他已经发现有不少气息已经开始朝凌虚遗迹汇聚而来。

    但不得不说谢家的这一招的确是狠辣至极,云飞雪今后所要面对的可能是无数陌生强者无穷无尽的追杀,这一胖一瘦的两个人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可云飞雪没有丝毫畏惧,相反,他的神色充斥着莫名的兴奋,这些人不是想要传承吗,那他们自己也得做好丧命的准备,这种交锋非但不会让云飞雪退却,他反而将其当成了一种成长的磨砺。

    一行三人朝凌虚遗迹飞掠而去,一路上尽量避开和其他人高手的相遇,由于狄修之前对凌虚遗迹已经有了一些了解,所以在经过半柱香的时间之后,他们顺利的踏入了凌虚遗迹的地盘。

    实际上凌虚遗迹就是一片和地鸿疆域连接的陆地,只不过这块陆地三面环海,唯有一个相对狭窄的通道连接着地鸿疆域。

    进入凌虚遗迹,云飞雪首先看到的就是这里环境的压抑,眼前一条喷流而下的岩浆河流将四周的空气都已烤熟。

    越过岩浆河流,前方就是一座正在冒着黑烟的火山,火山四周同样有着鲜红色的岩浆正在奔流而下。

    整片天空没有任何阳光的照射,全部都被浓浓的火山灰烬覆盖,低垂的黑云好似能够吞没山河的巨兽,那种视觉上的压抑让云飞雪喘息都变得困难起来。

    狄修在一旁说道,“岩浆之下据说有不少成灵的岩浆兽,它们实力强横但仅仅只有婴儿的灵智,不少进入凌虚遗迹的人都葬送在了岩浆兽的口中。”

    一旁的薛思雨则是本能的躲在云飞雪的身旁,现在的她就是一个娇弱的普通人,这些高温的岩浆虽然没有溅到她的身上,可她还是感觉到了异常的可怕。

    云飞雪搂紧她,魂力悄然荡漾在她四周形成了一个可以抵挡至少二次炼体攻击的防护罩,这样暂时也就不用担心薛思雨了。

    也就在他前进了千米左右的距离之后,脑海中的声音忽然响起,“想不到凌虚子那个家伙居然没能逃过一劫,这凌虚遗迹最终也成了你的墓场吗?”

    云飞雪轻轻皱眉,“你究竟知道些什么,难道你和凌虚子认识不成?”

    “当然认识,他和我是同时代的人物。”

    “什么?同时代的人物,可……可你说我们是一个人,这怎么可能……”

    “此事你还是不要问了,以后你自然会知道,你先找到凌虚子的坟墓,有一重要之物一定在他的墓中,你务必要拿到手。”

    “什么重要之物?”

    云飞雪的问题并没有得到相应的答案,脑海中的灵魂似乎陷入了沉睡。

    云飞雪也只能无奈耸肩,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灵魂的神秘,他现在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迈着步伐继续前进,半天之后一座山凹处,正当三人准备坐下来休息的时候,身旁不远处的一条岩浆河流陡然爆发出了百丈岩浆。

    只见一只燃烧着火焰的大手从河流之内扣到了岸边,紧随着,一个高达近十丈的红色巨人从河流内冲天而起落到了云飞雪他们的身前。

    这就好像是一个由无数块巨石搭建而成的身体,只不过这个身体通体都在流着红色的液体,红色的高温将周围的空气燃烧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那巨大的手掌捏成拳头直接朝云飞雪他们砸了下来,拳头还没临近云飞雪,他已经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着恐怖的高温。

    拉着薛思雨身形如电一般的后退,他们所在的原地轰的一声炸开,无数燃烧的碎石朝四周炸开,云飞雪清晰的看到,那块地面直接被高温给腐蚀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口。

    拳头的力道能够砸出一个大坑,但是大坑里面的所有一切都已经被燃烧殆尽而且还在持续燃烧着,如此温度想必没有任何人类的身躯能够承受住,估计只有陆青那种变态的体修者是能正面和它一较高下的吧。

    一击落空似乎激怒了这岩浆兽,它仰天发出一声怒吼,然后它张开大嘴从中喷出了一道达到了数十丈的火舌。

    云飞雪大骇,体内灵气汇聚在他们身前形成了一道淡蓝色的防护罩,火舌碰撞到光罩之上发出了刺刺啦啦的响声,让云飞雪感到骇然的是,防护罩居然在这高温之下有要融化的迹象。

    云飞雪面色一沉,再不下杀手只怕会越来越难缠,可他并没有出手,火舌从身前消失,那三四十米高的岩浆兽忽然重重的倒地而去,它的整个身体在地上忽然化为了四散流去的岩浆,好像刚刚经历的一切不过是幻觉罢了。

    只见不远处山峰之巅,一道清秀靓丽的身影盯着云飞雪淡淡一笑,“一招屠杀动岚城百万人的云飞雪,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声音通透而美丽,尽管相隔甚远,但云飞雪还是看出这是一个每的不像话的女子。

    她的举手投足之间洋溢着一种动人的靓丽,手中那把白金色的长弓似乎已经和她的身体融为了一体。

    刚刚也正是这把长弓射出去的金色长箭洞穿了岩浆兽的喉咙,这位女子当然也是自以为是的认为她救了云飞雪一命。

    云飞雪微微一笑道,“多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抱拳只见,他内心可没放松过,知道了那个消息之后,云飞雪很清楚他现在在地鸿疆域的一些强者眼中就是香饽饽,这个姑娘救她也并不见得是真心实意。

    少女展颜一笑,“嘴上说着感谢,内心只怕早已在防着我了吧。”

    云飞雪一阵汗颜,这种秘密被对方看穿的确是有些尴尬,他只能苦笑道,“没办法,现在的我不得不小心谨慎。”

    少女依旧是一脸的微笑,“放心,我对你身上那个什么传承可没兴趣,既然遇到了你就顺手半个忙而已,顺便提醒你,在你身后已经有三拨人在朝你这里而来,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云飞雪面色一变,在刚刚谈话之间,他便放松了对周围的警惕,此刻感知力释放出去,果然,三拨人总共有近二十人已经来到了身后四五十米的地方。

    云飞雪阴沉的看着这少女,只见她手中多了一把精致的雕花木椅,一屁股坐上去之后,又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条案几,上面开始出现各种琳琅满目的水果还有饮品,她一手拖着腮帮子看着山下对峙的场面,一手拿着手中的饮品潇洒的喝着,就好像一个买了票的观众在规避席上看着台上的戏剧一样。

    云飞雪阴沉的神色也不禁出现了错愕,这看起来年纪并不大的少女究竟是搞什么来的,如此平静的神色来欣赏这一切,如果她不是一个疯子就一定是一个强者。

    但云飞雪现在已经没有心思去研究这些了,因为那二十多个人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十几米的地方。

    只见其中一个手持九环大刀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云飞雪,久闻大名,今日一见,当真三生有幸。”

    云飞雪冷声道,“你们都是来强凌虚子的传承来的了?”

    此人说道,“谈不上抢,好东西自然就得分享,你一个人这么藏着掖着未免有些太自私了。”

    听闻此话,云飞雪知道和他们谈判已经没有了意义,他说道,“难道你们就不怕谢家的报复吗,作为谢家长老的真传弟子,你们很清楚这代表什么。”

    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变,就在今天中午,他们中间有人听到了一个消息,云飞雪乃是谢家的真传弟子。

    作为地鸿疆域最庞大的势力之一,谢家是他们无法高攀的庞然大物,而这个云飞雪居然是谢家的真传弟子?

    虽然不知道消息的真假,但是以云飞雪目前的天赋和实力,如果他背后没有一个培养他的强大势力是根本不可能的。

    而且在动岚城,他只手屠杀百万人,这种行径可谓是骇人之极,难道真的仅仅就是因为一个他爱的女人?

    难道在这个背后就没有谢家作祟?

    谢家对动岚城杨家发现的那几条铁玄石矿脉有兴趣也不是什么秘密,在足够利益的前提下,难道谢家就不会直接灭掉杨家将那铁玄石矿独吞?

    如此说来也就能合理解释杨家被灭的事情了,什么为了他身边的薛思雨,那仅仅只是一个好听的借口而已。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