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偶遇
    谢家暗中蓄谋,云飞雪和狄修外加薛思雨已经到了前往凌虚遗迹的路途之中。

    他们赶路的速度并不快,主要还是估计薛思雨的体力,她现在的身体柔弱的很,如果不是之前有强大的修炼基础,或许她根本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状态。

    当然,或许最主要的还是云飞雪一路上总是能逗她开心,而她高兴的原因也是相当的简单,或许看到花儿盛开蝴蝶飞舞都能笑的合不拢嘴。

    也正是这种状态让她可以开心的渡过每一天,如果是刚开始云飞雪见到她在冰城的那种状态,云飞雪无法想象她会有怎样的后果。

    “大哥,你对嫂子真好。”

    看到云飞雪给跑累的薛思雨擦汗,一旁的狄修忍不住说道。

    云飞雪笑道,“等你长大了,你也会对一个爱自己的女人这么好的。”

    狄修的脸上出现了黯然之色,他依靠在一块圆润的石头上半躺着看着悬崖前方的雾山云海有些出神。

    少时过后他说道,“或许我永远也不会有长大的一天吧。”

    云飞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他走过来坐到狄修的身旁神色严肃道,“不论如何,永远不要放弃,你的师父不正在为你们而努力吗?”

    狄修今年十五岁,根据追魂阁修炼的功法规律,他们很难撑过十六岁这个坎儿。

    因为他们的修炼都是在提前透支自己的生命和潜力,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隐才会离开追魂阁出去寻找解决之法。

    如果再找不到解决的办法,狄修就只有一年可活,这对于一个年华正好的岁月无疑是真正一座大山让他难以喘息。

    好在狄修的心里还算强大,平时很少提起这件事,当一个人知道了自己的终点在什么时候,这种倒计时的日子可能最难熬的。

    狄修点了点头说道,“大哥放心,我从来没放弃过,我也相信师父他老人家一定可以找到解决办法的。”

    云飞雪说道,“我一直都不太明白,隐既然知道这套功法的弊端,他为什么还要让你们修炼呢?”

    狄修说道,“其实师父当初并不知道这套功法的弊端,刚开始有很多人都在修炼一段时间过后无缘无故的暴毙,但师父并没有将其和这套功法联系在一起,直到出事的人越来越多,他才意识到这门功法的弊端”

    “后来他打算叫停功法的修炼,可是很多人并不愿意停止,就算只能活到十六岁,他们也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在这些人自愿的情况下,隐勉强没有解散追魂阁,但也坚定了他要寻找这解决这个弊端的决心。”

    云飞雪点了点头,可以听出隐是一个很好的师父,只不过狄修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隐再找不出解决的办法,难道云飞雪真要眼睁睁看着狄修这个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吗?

    狄修摇了摇头道,“不说这些了,前面不远就是凌虚遗迹,我们……”

    他话没说完,云飞雪和他几乎是同时面色一变,云飞雪动作如电一把将薛思雨拦在怀中然后一个闪身来到了身旁不远处的一个大树背后,而狄修同样如灵猴一般蹲在了他们头顶上的一截碧绿的枝干之上。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声音悠悠传来,“你们说,那云飞雪真的得到了凌虚子的传承?”

    说话的人是五大三粗的大汉,一身衣裳就好似乞丐穿着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洗过,在他身边则有一个长相清秀身材消瘦,但一身衣袍却是相当的干净。

    只听这瘦个子说道,“应该假不了,不少人都在议论他在动岚城的出手,也只有凌虚子的传承才能解释他已淬体境的修为击杀渡过灵海大劫强者的缘由吧。”

    大汉将巨大的铁榔头扔到地上一屁股做到了刚刚狄修躺着的岩石之上,“就算他娘的是真的,那传承的都已经被他拿走了,我们来这里能有什么用,我们不是应该直接找他去吗?”

    瘦个子淡淡一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你没听说他认了一个追魂阁的杀手当弟弟吗?而追魂阁一直在寻找他们的创始人隐的行踪,听说隐最近就出现在了凌虚遗迹内,那个杀手一定会来找他的师父,他如果来的话,那个云飞雪能不来吗?”

    云飞雪在大树背后暗暗心惊,究竟是谁在调查他,连这种事情都打听的这么清楚,而且还说他身上有什么凌虚子的传承,这不纯粹扯淡吗?

    大汉说道,“别忘了,那小子可有渡过灵海大劫的实力,凭我们……”

    瘦个子说道,“凭我们当然不是他的对手,但我们只需要知道他确实来了凌虚遗迹就行了,把这个消息散播出去,到时候我们坐收渔翁之利……”

    “哦?坐收渔翁之利,这个计划的确不错。”

    云飞雪从大树后方走出来,这两人悚然一惊,大汉抄起那大的有些离奇的榔头便要朝云飞雪头顶上砸下去。

    可是云飞雪仅仅只是抬起右手便已将那榔头拦在了半空,整个地面都是猛然一沉,巨大的力量掀起了大片的泥土碎石。

    看到云飞雪站在眼底纹丝未动,这大汉和瘦个子更加惊骇,“你……你就是云飞雪?!”

    云飞雪目光冷漠道,“巧的很,在下正是云飞雪。”

    这两个人几乎要落荒而逃,但后路已有狄修拦住,他们想要逃走的机率怕是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二人来到凌虚遗迹跟前不过就是随便走走,哪曾想到他们的运气竟然这么好,居然直接遇到了传言中的主角。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说说看,凌虚子的传承是什么?这一切你们都是从哪里知道的?”

    瘦个子神色恍惚不定,他们也是混迹江湖多年的老油条了,危险自然也是遇到过,能够活到今天可不仅仅单靠他们身上的那点儿实力。

    瘦个子开口道,“原来您就是大名鼎鼎的云飞雪云公子,我比某人能够遇到您当真是三生有幸,老二,还不过拜见云公子!”

    这两个人在长年累月中已经形成了心有灵犀的默契,瘦个子话音落下,二人把上半身弯到了和地面平行,这个九十度的鞠躬可谓是诚意满满,就算是有深仇大恨的人在看到这种情况下,心情相信都会平和很多的,云飞雪自然不会例外。

    当然,他很清楚这两个人行如此大礼的原因是什么,在面对绝对强者的跟前,这可能是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

    云飞雪面无表情,他只是淡淡的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瘦个子连忙说道,“回禀云公子,凌虚子曾是一位达到了大玄尊巅峰的顶尖强者,但一直都没能突破那一步,他在临终前的一段时间进入了凌虚遗迹再也没有出来过,关于如何知道您的一切,相信现在整个地鸿疆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您身怀凌虚子的传承,掌握着可以瞬间提升自己修为的传承功法,这个消息早已在地鸿疆域不胫而走。”

    听闻此话,云飞雪面色阴沉了下来,他很清楚这个消息代表什么,相信整个地鸿疆域的强者都在到处寻找自己的行踪。

    尽管他已经在动岚城放下了狠话,可是一个巅峰大玄尊强者的传承,就算再理智的人只怕也想要为之疯狂的拼一把。

    可云飞雪身上并没有凌虚子的传承,如此说来这个消息自然就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目前的杨家显然已经没有了那个能力,云飞雪忽然想起那天在杨天书身旁的谢峰,那个谢家的长老,想到这里,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自己在地鸿疆域的唯一仇家就只有这谢家了,他们不敢在圣门下手,也不敢再贸然进入潜龙城对付云府,自己送上门来可不正中他们下怀吗?

    “谢家……好的很啊……”

    看到云飞雪阴沉的神色,浪迹江湖无数年的二人又岂能猜不出一二,瘦个子连忙一脸谄媚的说道,“其实我们对这个消息也是持怀疑态度的,毕竟曾有无数人都想进入凌虚遗迹得到凌虚子的遗留传承,但最终都是一无所获,这种消息的真实性明显是有问题的。”

    云飞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说道,“既然怀疑消息的真实性,那你们跑来这里做什么”

    瘦个子的神色微微一僵,但他依旧不慌,“虽然怀疑消息的真实性,但我们总归也是抱着几分好奇的,来这里当然也是为了能寻到可能寻到的一些机会。”

    他似乎也知道在云飞雪面前普通的谎言是敷衍不过去的,所以不如干脆实话实说,这样反而能博得对方的好感。

    云飞雪说道,“你很聪明,所以你也应该能猜到,不论如何,我不可能放你们二人离开。”

    这才是真正定生死的大事,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云飞雪的行踪,一旦让他们离开,谁能保证他们不会把云飞雪在这里的消息传出去?

    也许现在传不传出这个消息意义已经不大,可保护好这个秘密终归是能多一些机会,总比他们将云飞雪的行踪公布天下要强的多。

    瘦个子连忙说道,“此事还由公子亲自定夺,不管公子相不相信,您在这里的消息只有我们两人知道,除此之外再不可能有第三人知晓。”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我永远相信,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才会真正保守秘密,你们觉得呢?”

    这一胖一瘦二人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苍白,云飞雪在动岚城的所作所为他们虽然没有亲眼所见,可是单就从传言中的那些话语中他们都能听出云飞雪是何等可怕,他们两个人不过刚刚踏入灵海秘境,万不可能在这个杀星的手中活下来。

    看到这二人的神色,云飞雪忽然又是一笑,“当然,你们不用太过紧张,你们想要活下去也并不是不可能的。”

    瘦个子面色一喜道,“还望云公子指点一二。”

    云飞雪淡淡的说道,“你们离开这里以后去散播一条消息,就说云飞雪是谢家的亲传弟子,如果谁敢打云飞雪的主意,那也得掂量掂量谢家在背后的份量。”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