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屠杀
    狄修如野兽嘶吼,那双眼睛当真比野兽还要恐怖,他体内的气息也在受伤之后疯狂的攀升。

    他勉强抬起头拖着那一瘸一拐的身体朝这十几个人走过去,他走的很慢很慢,每一步都好像在积蓄着某种能量。

    当他离杨天书这一行人只有十几米距离的时候,他的身躯忽然消失在了原地,白发老人露出了惊骇之色,几乎是瞬间抬起手,一道规则壁障将拦在了所有人的跟前。

    但让他感到骇然的时候,感知力内,狄修就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竟然冲破了他的规则壁障静止来到了杨天书的跟前。

    手中长刀如死神之镰来到了杨天书的喉咙处,所有人都是面容失色,因为除了白发老人之外,居然没有一个人在刚刚捕捉到了狄修的气息和动作。

    不过杨天书到底还是神魂境的强者,长刀临近他脖子的时候他几乎就已经下意识的朝后退开在躲避这一击。

    但就在这瞬息之间,狄修手中的刀锋逆转,它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朝一旁的谢峰刺去。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完成的,可是他的剑确确实实已经没入了谢峰的胸口。

    狄修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你的运气不错。”

    谢峰的运气确实不错,因为这一刀没有刺中他的左胸,它从胸口的正中间没入了进去,所以也就没有形成致命伤。

    谢峰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待他反应过来之后,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朝狄修头上一掌拍去。

    狄修已经无力反抗,刚刚的这一切几乎是透支了他所有的精力体力,不过谢峰的手掌终究还算是没有落下来,杨天书在一旁拦住了他。

    “谢兄手下留情,我们还需要他给云飞雪传话,等云飞雪去了动岚城,再好好报仇不迟。”

    杨天书说话,谢峰只能忍下,但每个人心中对追魂阁杀手的实力又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一个破灵境的小孩儿就有如此诡异之能,如果他的修为再高点儿会何等逆天?

    狄修活了下来,不过他也没有体力继续支撑下去直接一头栽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谢峰服用了丹药然后忍住剧痛开始探测整个铁玄石矿脉,不过他手中的仪器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惊喜,这座铁玄石矿脉里面根本没有铁玄晶。

    这也是因为云飞雪几乎已经把那块巨大的铁玄晶吸收一空,所以他手中的仪器探测不到也是正常的。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杨天书他们拎着薛思雨打道回府,留下昏迷不醒的狄修在厂房之内。

    半天的时间过去,整个矿脉陡然爆发出了一声惊天巨响,只见一道身影从矿脉深处如火箭喷发飚射而来。

    云飞雪满脸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他凝聚了完整的第三阳。

    所以他觉得九阳不灭体实际上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修炼,关于这个观点体内这个灵魂嗤之以鼻并不赞同,至于具体原因他却也没有给云飞雪解释,只是说他体质相当特殊,换做任何一个人,在几天的时间内吸收这么大块的铁玄晶都得把自己的身体弄炸。

    但不管怎么说,他现在的实力又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是真的,淬体境的修为外界三阳之力,云飞雪的内心却是膨胀的很。

    可是他的神色忽然阴沉了下来,这么大的动静为何没有迎来狄修和薛思雨。

    感知力释放出去,云飞雪面色大变,他一步踏出如瞬移一般来都了昏迷的狄修跟前,一颗经过改良的还生丹被他塞进了狄修的嘴里。

    盏茶的时间过后,狄修终于是在剧烈的咳嗽声中醒了过来,看到云飞雪,狄修自责的摇了摇头道,“对不起大哥,我……我没能保护好嫂子……”

    他当即将整个事情的经过说了一变,而云飞雪平静的气息开始渐渐变得狂暴起来。

    那种让人胆战心惊的气势好似酝酿了万年的火山随时都会喷发,他双眼已接近赤红色,蔓延的血丝将整个眼白完全染红。

    薛思雨是他的逆鳞,任何不怕死的人可以来动他,只要不是太过分,他最多也就会还以教训。

    比如说第一次遇到杨铮他仅仅只是砍了一只手打伤了几个手下,可现在这些人居然带走了薛思雨,带走了那个心智完全退化到只有几岁的薛思雨,云飞雪内心的那种愤怒就好似桶被完全点燃。

    狄修沉声道,“大哥,怎么办,杨家高手如云,不然……我回追魂阁想办法请……”

    他还没说完就已经被薛思雨伸手止住,“不用,我将以一人之力让整个杨家血流成河,我要让整个地鸿疆域乃至全天下知道,动我云飞雪可以,但动薛思雨就只有一个结果,死!”

    死字落下,一股霸道的冲击力朝四周震荡而去,整个简陋的厂房轰然塌陷,云飞雪直接从中化为了一道流光朝天际飞掠而去。

    吃过还生丹之后的狄修已经彻底恢复,他也是毫不犹豫的跟随云飞雪身后而去。

    杨家占据半个动岚城,动岚城有人口数百万,但其中三分之一几乎都姓杨,只要杨姓,那或多或少都和杨家能沾上点儿关系。

    云飞雪站在动岚城的上空,他目光冰冷如刀,气息更如斗牛冲天不可收拾。

    “杨家的人,给我滚出来。”

    一声雷霆怒吼,整片天空都是一颤,杨天书从杨家府邸冲天而上,那白发长老同样也是飞掠而来,无数高手一个接一个的站在了云飞雪的对面。

    “薛思雨,在哪里?!”

    杨天书看着云飞雪一声冷笑,“你心爱的人薛思雨吗?她已经下去给我儿子陪葬去了。”

    话音落下,只见府邸之上薛思雨被三个人抬了出去,苍白的面色没有丝毫血色,紧闭的双眼看不到丝毫生机。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天空之中唯有轻风拂动好似在诉说着天地的哀伤,云飞雪的眼泪无法止住的顺着脸颊流下。

    只听杨天书继续说道,“敢动我杨家,这就是下手,不管你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云飞雪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此刻他的世界就有那个瘫软的身影,那个苍白的面容。

    一道无法形容的气息从他体内爆发,以云飞雪为中心的四周虚空陡然被染成了一片猩红之色。

    他双目之内有火焰在疯狂的跳动,他的背后有一双翅膀破开衣裳缓缓伸出,黑色和白色的气流好似火焰在他身上燃烧。

    至阴之力在他体内本来占据了绝对的下风,可是现在忽然完全破体而出和那至阳之力交汇在了一起。

    这种交汇虽然还算不得融合,可是依旧引动了体内那道灵魂的疯狂呐喊,“哈哈哈,就是这样,这就是阴阳交汇源力的初始形态,这天地之间具有杀戮的力量,唯有源力为真,你离那一步已经不远了,疯狂吧,咆哮吧,释放吧,三阳之力可以带着我的力量尽情的杀戮!”

    此刻的他是绝对可怕的,那白发老人已经骇然失色的在下意识后退着,不单单是他,所有人都在后退。

    云飞雪就犹如地狱魔神降临世间,那黑白色的火焰将周围的灵气都已燃烧殆尽。

    他力如天电、势如狂涛,每一步踏出,虚空都是一阵荡漾,白发老者神色凝重,强大的领域力量将云飞雪死死的锁定在内。

    可是云飞雪好似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他朝前轻轻一指点去,领域的力量就好像豆腐一样被轻易破开。

    云飞雪目光冷漠如冰,此刻他的眼神比狄修那种孔洞的神色还要可怕。

    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耳中,“这是作为你们对我心爱之人下手的代价。”

    右手轻轻抬起然后他忽然朝身下的动岚城按了下去,虚空一荡,千丈掌印轰然落下,整个动岚城如地震一般轰然一震。

    地面上一个巨大的掌印凹陷了进去,四周同样是没有幸免,一道冲击波朝四周震荡而去,半个动岚城直接在这一掌之下化为了废墟,而其中被毁的大部分都是杨家的地盘。

    但要知道这一掌毁掉的可不仅仅只有地盘,其中的那些人没有任何一人能够幸免,唯一没有受到波及的就是薛思雨所在的那个院子了,包括薛思雨在内的其他人都还活着。

    所有人都是惊骇欲绝的盯着云飞雪,这一掌所带来的视觉以及心理震撼已经无法形容,他们难以想象自己究竟招惹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这一掌之下,至少有百万人丧命。

    杨天书的脸上更是只有绝望之色,云飞雪的这一掌已经完全毁掉了整个杨家,就算他们还能活着,但以前的杨家已经完全不复存在。

    可谁又能想到一个化灵境的小子竟有如此逆天手段,这哪里是一个化灵境该有的实力,就算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也难以在瞬间造成这样的伤害吧。

    云飞雪的目光放在了那个白发老者的身前,“你们仰仗自己有度过灵海大劫的强者便以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但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不该对我心爱之人下手,她都这个样子了,你们还不放过吗?”

    话音落下,云飞雪身形如电瞬息来到了那白发老者的跟前,右手掌毫无征兆贴在了他的胸口上。

    轰的一声,这白发老者如炮弹被砸的倒射而去,云飞雪的身影再度消失,他超越了这个白发老人的速度提前来到了他的身后。

    云飞雪的手中蕴含着恐怖的神力然后朝他后背拍了过去,这白发老者的脸上传来了无尽的痛苦之色,然后他的身体就如气球在云飞雪的身前爆开,残肢断臂血肉横飞,一名渡过灵海大劫的强者就这么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云飞雪再度来到了谢峰的跟前,“你是谢家的谢峰是吧,我记得你,你们对我杀谢逍武还有谢永泉兄妹抱着很大的意见,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从头到尾都是他谢逍武先招惹的我,而且我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不珍惜,你们这些当真以为有点儿势力就能在天下为所欲为吗,我不想替天行道,但你别惹到我头上。”

    一巴掌排过去,三颗牙齿从谢峰嘴里飚射而出,他的身体更是朝一旁抛飞了出去。

    云飞雪接着道,“我不杀你,麻烦你回去告诉谢家一声,不要再惹我云飞雪,否则下一个消失的就是你谢家,这话我对杨家也说过,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听进去。”

    云飞雪视人命如草芥,反手挥掌之间便有人在他手中殒命,此刻他的实力有了逆天的飞跃。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