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小镇上的刀客
    云飞雪在云府又待了十来天的时间,现在他的每一个目标都显得比较遥远,不管是继续寻找云飞山还是和天尘子抗衡,乃至于去斩仙门寻找自己的母亲。

    可不论如何,他总算把薛思雨从那水深火热之中解救了出来,虽然薛思雨的记忆已经没有了是一个遗憾,可总好过她在冰城内的那些日子。

    放在眼前的事情可能最重要的就是去寻找天星老人要布置的四象囚星锁天阵的阵基,再加上云飞雪也想出去寻一寻能够寻找薛思雨记忆的机缘,所以十天之后,他带着薛思雨从云府出发,目的地便是那白虎象所在的地鸿疆域了。

    之所以如此肯定也是因为体内这个灵魂的判断,天鸿疆域和地鸿疆域在地势上构成了相互对应联系的关系。

    如果天鸿疆域是放置青龙象的最好地方,那地鸿疆域就一定是安置白虎象之地。

    只不过经过了潜龙城的事情之后,天尘子在地鸿疆域的活动应该更加隐蔽了起来,不管外人知不知道四象囚星锁天阵他都得更加小心翼翼才是。

    和天鸿疆域相比,地鸿疆域的地界要小上很多,但在这片地盘之上依旧是势力交错横行,而且地鸿疆域更加混乱,因为这片疆域并并不以帝国划分,它是由无数宗门势力分别掌控,所以这也就导致了这片疆域的规范治安是比不上其它疆域的。

    云飞雪和薛思雨行走在路上必定能吸引他人的不少目光,正所谓郎才女貌、仙容眷侣可能形容的正是他们。

    薛思雨的脸上总是洋溢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尽管这种笑容和她的年龄实在不太相配,看起来甚至还有些傻气,但她的容貌完全可以弥补这一点的不足。

    尽管薛思雨的容貌足以倾城,可却罕有人敢去招惹他们,云飞雪背后那把六尺弯刀可能比他更加醒目。

    兵器,以剑为首,但很少有人知道刀才是最难练,特别是这种弯刀在行家眼中看起来更加不好使用。

    因为用它来砍没有长刀的那种畅快淋漓,用它来刺又没有剑的那种锋利通透,用它来劈又没有其它重兵器的那种狂暴力量,甚至稍有不慎还有可能弄伤自己。

    所以使用这种刀的人一般都不好惹的主,云飞雪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将血刃拿出来背在身上,这样一路也能少些不必要的麻烦,特别是在地鸿疆域这个稍稍有些混乱的地方。

    铁塔镇是地鸿疆域地界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镇,小镇看起来还算有几分繁华,因为这座小镇附近有几条铁玄石矿,每年在此开采铁玄石的家族就有不少,所以这座小镇也就跟随繁华了起来。

    不过在如何繁华的地方也会有乞讨者,此刻一名讨饭的乞丐被一股大力从一个小酒馆内扔了出来,小酒馆内出现了骂骂咧咧的声音,一个被啃了一口的馒头也跟着被扔到了这乞讨者的面前。

    乞讨者非但没有愤怒,他的双眼甚至还泛着兴奋的光芒,他慌忙将这被尘土弄脏的满头拿起来然后囫囵吞枣一样被他大口吞进了肚中。

    然后这乞丐才满足的起来转身离去,可就在他转身的瞬间正好和一个年轻人撞了正着。

    这年轻人顿时一脸厌恶而嫌弃的后退几步,“你个臭要饭的没长眼睛呐,弄脏了本少爷的衣服,你赔得起吗?”

    乞丐连忙鞠躬道歉,脸上满是惊恐害怕之色,但这年轻人不依不饶,“你道歉就有用了啊,给我揍他,哎哟,本少爷刚买的这套西域华服脏成了这个样子……”

    这年轻人身旁两个人对这种事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直接二话不说便朝那乞丐一巴掌拍了过去。

    乞丐害怕的捂住脑袋,可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他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发现那快要落到自己头上的巴掌被另外一只手给死死捏在了空中,此人激动的面色涨红,但无论如何也无法挣脱这只有利的大手。

    只听这只手的主人微微用力一推,此人不受控制朝后退去重重跌倒在了地上。

    只听这之手的主人淡淡的说道,“这里没你事了,走吧。”

    乞丐如释重负,他朝云飞雪重重鞠了一躬然后转身飞一般的逃离了此地。

    刚刚乞丐弄脏衣服的年轻人大怒,他盯着云飞雪,“你这小兔崽子,你敢……”

    可是他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他看到了这个年轻人身旁的一名少女,这少女国色天香,双目清澈如水,水嫩的肌肤弹指可破,她仿佛对任何事情都充满好奇,所以在不断用目光扫视四周的一切用来解答她内心的疑惑。

    “美……太美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将这几个字脱口而出,脸上的愤怒也早已消失无踪,他悄无声息的收回目光看向这年轻人道,“这位朋友,请你原谅我刚刚无礼的举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进去一起喝杯酒如何?”

    这一男一女自然就是云飞雪和薛思雨了,他们经过长途跋涉总算是来到了地鸿疆域的地界。

    因为现在还无法判断白虎象被天尘子落到了什么地方,所以云飞雪也就没那么着急,只是一路带着薛思雨游山玩水来到了这座铁塔镇,然后正好遇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这个年轻人的一切早已落入了云飞雪的眼中,所以对于他的道歉和邀请,云飞雪并未在意,“不好意思,我还有其它的事情,恕不奉陪。”

    说完他拉着薛思雨径直离开了此地,而这个年轻人并未追赶,他只是目光阴沉的盯着云飞雪的背影,因为那把弯刀实在是太过刺眼,所以他并没有轻举妄动。

    他身旁的一名手下问道,“少爷,您……看上那个女孩儿了?”

    这年轻人点了点头,“你们不觉得此女只因天上有吗,她在地上走路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关于这一点,周围的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薛思雨的确配得上这个称赞。

    然后这年轻人又接着说道,“难道你们不觉得,只有我仪表堂堂的杨铮杨公子才能配得上她那风华绝代的容貌吗?”

    关于这一点,周围的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可是看到杨铮那快要发飙的神色,所有人连忙又点着头。

    杨铮冷哼一声旋即说道,“你们跟上他,别给本少爷跟丢了,我要去找个人把那个碍眼的小子解决了。”

    不少人都是同情的看着云飞雪的背影,被他们少爷看中的人似乎还没有失手过,别说在这铁塔镇,就在和这个铁塔镇相邻的动岚城,杨铮也能做到只手遮天。

    云飞雪继续行走在小镇的街上,他找到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饭店坐了下来,薛思雨依旧很乖巧的坐在他的对面。

    现在的薛思雨在云飞雪面前更像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只不过每当看到她那略显呆滞的目光,云飞雪就一阵心痛,原来那个薛思雨该怎么才能找回来呢,难道真的永远找不见曾经的那个人了吗?

    饭菜上齐的时候,薛思雨开始埋头吃饭,而云飞雪却并没有动口,因为在不知不觉中,整个一楼大厅内竟然只剩下他们一桌两个人在吃饭,其他人竟不知去了哪里,安静而诡异的环境让人坐卧不安。

    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薛思雨的口感,她好像根本感觉不到这有什么不同,只是在不断的往嘴里送着喷香的饭菜。

    当然,这其实也并不影响云飞雪用餐,不过看到门口几个人的到来,云飞雪便没有了继续吃饭的打算。

    似乎也感受到了那些人的到来,薛思雨想扭头看去,但云飞雪却冲她摇了摇头,“你要好好吃饭,吃饱饭咱们才有力气赶路,记住,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抬头,吃饭就对了。”

    薛思雨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嘴里喂着饭菜。

    只见那为首之人正是之前在街上偶遇的年轻人杨铮,此刻在他的身边还有两名中年男子。

    这二人模样凶煞,看起来盛气凌人,身上的气势也是毫不掩饰,看起来正是那种可以为主人保驾护航的凶奴。

    除此之外,在他的身边还有十几个人将整个饭店都围了起来,只听杨铮说道,“我怀疑这家饭店在销售一些禁用药物,都给我抓起来。”

    话音落下,只见这些人如疯了一样开始大肆打砸饭店内的桌椅板凳,饭店内的老板还有几个店小二全部被他们给抓了起来。

    “杨公子愿望啊,我们一直都在本本分分的做生意,并没有销售什么禁用药物啊……”

    “是啊,还望大人放我们一马,我只是一个生意人……”

    杨铮一声怒喝道,“都给我住口,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去搜搜看。”

    杨铮示意身旁几名空闲的人去饭店搜查,少时过后,只见此人拿着几个黑色的小袋子走了出来。

    只听他说道,“公子,我们在饭店搜到了这种粟婴花!”

    杨铮接过袋子打开一看,里面果然是粟婴花,众所周知,这种花朵人是不能食用,一般只有一些有资历的医师方有资格使用这个东西,因为吃了此物之后便会上瘾,很多不法的饭店都会在食物中掺杂少许此物以提高自己的生意销量。

    杨铮怒目一睁道,“好你个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居然在饭菜里面撒下粟婴花,还有你们……”

    杨铮陡然将手指指向了云飞雪和薛思雨,“我现在怀疑你们就是和这家店老板接头的人,把他们也给我抓起来。”

    老板大急道,“公子,这和他们没关系,他们只是来我这里吃饭的客人……”

    “客人?你说客人就是客人吗,来人,给我将他们拿下。”

    说罢,他身边那两个高手朝云飞雪走了过去,虽然他们气势非凡,可看起来还是小心翼翼,至少云飞雪背后的那把弯刀已经能够震慑不少人了。

    云飞雪蓦然抬头看向杨铮道,“在这个铁塔镇,你就是这样为所欲为做着这一切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