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 龙脉现
    金色的龙影将半个夜空点亮,在龙影的身后,一道人影朝东方齐天飞掠而来。

    只听他一声大喝道,“龙脉降世,请大皇子顺应天命接任潜龙帝国帝王之位以带领帝国走上无尽的强盛之路!”

    此人话音落下,却见整个潜龙宫的所有人都是双膝跪拜匍匐在地。

    龙脉之威不可抵挡,东方齐天气势滔天,处在睡梦中的潜龙城彻底被惊醒,所有人纷纷走出房门朝天空看去。

    强横无匹的威压席卷整个潜龙城的上空,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就是一种根本连看都不敢看一眼的天威,他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双膝跪地以表示自己的虔诚。

    不过他们也明白,东方剑雄驾崩之后,大皇子终于是要继承帝位了吗,只不过为什么要选在这个三更半夜的时候呢?

    而且根据潜龙宫的规矩来说,他不应该要去皇城寺祭祀上天,然后再来继承那个位置吗?

    但这都不重要了,反正不管是谁继承皇位,只要他爱戴子民,只要他为国为民,管他在何时何地去继承皇位,这并没有那么重要。

    东方齐天兴奋的看着眼前这金色的龙脉所散发出来的威压,他说道,“父皇刚刚离我而去,我本不该这么快就继承这个位置,但国不可一日无君,为了潜龙帝国的子民们安居乐业,我也只好冒这个大忌讳来提前接任,还望潜龙帝国的子民们能够多多谅解。”

    他刚说完,身后的伏龙、伏虎齐声道,“请皇子顺应天命接龙脉!”

    东方齐天点了点头,“既然这样,那我就顺从天意,接任皇位!”

    话音落下,他大手一招,手中出现了一块金色的玉玺,龙脉似乎受到感应扬天发出了一声惊天怒吼。

    可就在龙脉刚有异动之时,却见不远处的天边陡然出现了数道身影,只见那为首之人面色威严神色郑重,此人正是聚财楼楼主方万才,在他的身后是云府的原班人马,包括十八名暗影在内的所有人全部到齐。

    看到这些人的到来,东方齐天的神色瞬间冰冷了下来,他可不认为云府的这些人是来祝贺他登基的。

    不过这个时候他内心反而有着一丝莫名的兴奋,只听他说道,“你们这些反贼逆党居然还敢出现在潜龙城?”

    他口中的反贼逆党自然就是指苏煜和洪岩二人了,这两个人当初被关进大牢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现在他们二人在被通缉的情况下出现在了云府的阵容之内,东方齐天完全就有理由将这里的所有人一网打尽,也正是想到这一点他才如此的兴奋。

    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有他一个人了,至少潜龙城的大部分人都苏煜和洪岩是会造反之辈,相反,他们可是刚立下大功不久,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造反呢?

    只不过这样的心里大伙儿也只敢在心里想想了,毕竟那是大皇子,是东方剑雄的儿子,再如何怀疑他们也是无凭无据。

    洪岩淡然一笑道,“是非公道大家心里都有数的很,你虽然是皇上的儿子,但做的全都是大逆不道之事,今天你还想继承皇位,你可问过你的父皇没有?”

    他的声音犹如雷音滚滚在天空来回飘荡,每一个潜龙城的子民都是听的清清楚楚。

    大皇子会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每个人心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这个,整个潜龙城居然没有一个人怀疑他所说的话。

    听闻此话,东方齐天内心猛的一颤,他陡然想到潜龙城内的那个传言,东方剑雄并没有死,他装死不过是为了试探每一个皇子作何反应,难道事情真的是这样不成?

    但随即他又摇了摇头,这种事绝不可能发生,东方剑雄根本不可能还活着。

    可是如果他死了,那他的尸体为什么又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就算是云飞雪把尸体给偷走了,但那有什么意义?

    东方齐天想不通,此刻也没有时间容他想这些,他把嗓音提高了几分,“你们休要在此血口喷人颠倒是非黑白,我现在怀疑我父皇的死就是你们一手所为!”

    洪岩冷笑道,“我们可没有你这种狼子野心,皇上的死究竟是谁所为,你心里最清楚不过了吧?”

    东方齐天的神色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就算他的心性再如何强大,但此刻面对整个潜龙城的百姓他也是心虚的。

    说到底,那终究是他的父亲,再加上潜龙城的种种传言还有东方剑雄尸体的失踪,东方齐天的内心是越发的害怕起来。

    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露出任何的不自然都有可能让他万劫不复,所以他努力的保持着镇定说道,“本皇子为什么要清楚,你想在本皇子登记之日栽赃嫁祸?”

    洪岩冷笑道,“真正要栽赃嫁祸的是你吧,你可还记得这个东西吗?”

    他说完手中拿出了那一纸书信,然后红岩将上面的内容念了一遍,东方齐天的心跳也随着不断加快,好在身边高手如云,他这才勉强保持冷静。

    一旁的伏龙看出了东方齐天的紧张,他连忙站出来说道,“大胆逆贼,竟敢污蔑大皇子,你罪该万死,来人,将他们给我拿下。”

    所有灵海秘境的高手几乎瞬息而动,但就在这时洪岩一声怒喝,“谁敢动手?我有先皇亲赐的真龙宝剑在手,除了皇上任何人没有权利动云府,大皇子也没有这个权利?”

    看到洪岩手中那柄雕刻着真龙的宝剑,东方齐天的眼皮子一阵狂跳。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场合,他完全可以忽略真龙宝剑的权威,可现在整个潜龙城的百姓都抬头看着天空,他岂能无视这先皇所赐的宝物。

    伏虎却在此刻冷声道,“真龙宝剑乃先皇所赐不假,但你们也不可仗着此物就能为所欲为吧,难道你们屠杀了全帝国的百姓我们也必须要遵从先皇旨意不能对你云府动手?”

    伏虎的话说完,潜龙城不少百姓都是相互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观点,先皇只是因功论赏,这可并不是你就能拿来为所欲为的本钱。

    洪岩淡淡的说道,“此话差矣,云府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如何想必每一个百姓心里都有数,因为我云府三代都在为帝国效力,但让人可笑的是,皇上的儿子反而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手以提前谋夺皇位,按照先皇遗旨,真龙宝剑有权利斩杀这般忤逆的皇子。”

    “大胆,你胡说什么呢,你敢污蔑大皇子?”

    “动手,将他给我拿下,死活不论!”

    “洪岩,真正要造反的是你们,你们现在还是潜龙帝国的囚犯,给我拿下。”

    伏龙伏虎话音落下,所有高手瞬息而动,洪岩却是淡淡一笑道,“难道大皇子这么快就想杀人灭口吗,我可是有证据在手的,是不是污蔑你,各位百姓心中自有判断。”

    “简直一派胡言,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大皇子弑杀了皇上?”

    洪岩冷笑道,“就凭这一纸书信,信件上的内容已经说明白了一切,当然,你们可以说这是我们自己随便写的,但这封信所用的信纸正是出自御书房”

    “众所周知,御书房的笔墨纸砚都是专门特供,在外面是很难买到的,巧合的是,不单单是这信纸,就连所用的墨水都是产自淮氏墨业,这家产墨的家族专供潜龙宫的所用纸墨,这就直接说明了这封信来自御书房”

    “请问如今能出入潜龙宫御书房并且还能写这么一封信的,能有几个人?”

    洪岩看着全城茫然的百姓,他再度放大声音道,“十二位皇子,三皇子不幸在玄苍帝国之战的时候战死,九皇子历练在外,现在身在潜龙宫的九位皇子为大皇子马首是瞻,出入御书房都得经过他的同意即可,孰是孰非,大家心里可都明白?”

    听闻此话,整个潜龙城的百姓不禁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大皇子居然杀了自己的亲生父皇,这听起来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但这一切的证据确实又都指向了他。

    洪岩接着说道,“况且,皇上身体一向健康的很,修为同样也达到了灵海秘境,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病死,你们相信吗?”

    一道道议论声传来,整个潜龙城几乎在这一刻炸开了锅,事情的真相似乎渐渐倾向了云府这一方。

    相比于大皇子,潜龙城的百姓当然更愿意相信云府,苏煜和洪岩本该是帝国的功臣,可却也被大皇子无缘无故给打入大牢,更是将皇上专门为苏煜建造的学府废除,这些举动再加上刚刚洪岩所说的这一切,大部人都已经明白了其中的些许缘由。

    东方齐天在这个时候终于也是忍无可忍,他怒吼道,“将这些满嘴胡诌的逆贼叛党抓起来。”

    所有人再一次准备出手,可就在那一瞬间,却见一道威严的声音陡然从天而降,只见一名身穿金色龙袍仿佛有着盖世之威的男子从黑夜的天空换换来到苏煜他们的身前。

    只见他面色阴沉的说道,“大皇子,朕当初是最疼爱你的,朕这江山迟早都得给你,为何你要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