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画押
    西城秀树的脸上终于是忍不住暴怒,他抬起手一巴掌朝西城秀清的脸上扇了过去,奈何他如今只是一具灵魂,手掌没有任何阻挡的穿过了西城秀清的脑袋。

    “哥,你……”

    “住口,我没有你这样的妹妹,你快些叫那人开启冥界之门让我回去吧!”

    西城秀清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说道,“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是你的妹妹啊,我这么想念你……”

    “想念我?是不是接下来你得继续把爹、爷爷还有东夷族的每个人都召唤过来,然后让每个人都得因为你而羞愧的无地自容你才高兴?”

    西城秀清流出了委屈的泪水,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遭到大哥的这般怒火。

    看到她这般模样,西城秀树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只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让云公子现在陷入这种危险的境地,云公子如此重情重义之人,为了薛思雨,他什么都可能去做,而东方齐天有薛思雨在手,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借口杀云飞雪,然后就是云飞雪身边的人,你可知你犯下了什么罪吗?”

    西城秀清面色微微一变道,“哥,没有这么严重吧?”

    不理会她的狡辩,西城秀树继续说道,“而你呢,你以为大皇子会放过你吗,他拿薛思雨要挟云飞雪这种事不可能让一个外人知道,除非这个外人是个死人,因为他是要登临帝位之人,他怎么可能让一个外人知道了这种秘密还放他离去,你是不是太天真了点儿?”

    西城秀清脸色难看,嘴上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说西城秀树说的的确有道理。

    看到她的脸色,西城秀树依旧是面无表情,“其三,你知道那个人借助外力使用的这种召唤术有多么大的弊端吗,一旦稍稍有任何闪失,我们冥界的灵魂就会陷入两界的虚无之中永世不得超生,你自己好好想想你都干了些什么吧。”

    西城秀清这才完全变色,她着实想不到事情竟然会这么严重,她在带走薛思雨的时候内心的确是有些愧疚,但一想到能见到大哥,这种愧疚也就淡了许多,但如今看来,她的这种自私甚至能让所有人都陷入万劫不复。

    “你仅仅只是为了见到我就让你身边的所有人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而且云公子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可知没有他就没有你的今天,你早就被其他势力抓走关在牢房里面每天让你做一个只会炼丹造物的机器?”

    西城秀树真的是恨铁不成钢,他只觉对云飞雪亏欠的太多了,他很清楚当初云飞雪收留西城秀清要冒多大的风险。

    尽管西城秀清继承了东夷族的才能,可和那种危险相比,相信很多人都会避而远之,但云飞雪并没有这么做。

    如今云飞雪陷入水深火热之中,他真是羞愧的无地自容,可他现在是冥界的灵魂,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那……那我该怎么办?”西城秀清哭丧着脸说道。

    “为今之计,必须要帮云公子脱离险境方可弥补你造成的这种灾难。”西城秀树面色凝重的说道。

    西城秀清一脸羞愧,“可……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西城秀树说道,“你怎么做不了,既然是你带走的薛思雨,那你就想办法再把她救出来,大皇子没了薛思雨,他也就奈何不得云公子了。”

    “我要怎么做?”

    “我教你,这样……”

    在他们商议应对之策的时候,云飞雪只身一人走到了潜龙宫内。

    不少灵海秘境的高手见到他都是露出了忌惮之色,毕竟云飞雪现在在圣门也算是声名远播,能够只身进入魔域种族而救下拔旱,要说他自己没什么实力那是打死他们也不会相信的,现在已经到了晚上,他跑来潜龙宫做什么?

    东方齐天的旁边,薛思雨如同一个智力低下的小孩站在那里东张西望,丝毫察觉不到四周有什么危险传来。

    云飞雪并没有慌张,他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平静,东方齐天正在案几跟前喝着茶,宽大好似宫殿的阅书房内有二十几双眼睛盯着云飞雪的一举一动。

    看到云飞雪前来,东方齐天好似没看到这个人一样,他依旧在看着案几上用鹅毛粗笔在白纸上写着什么。

    “云府云飞雪拜见大皇子!”

    云飞雪弯腰抱拳行礼,但东方齐天就好似聋子一样根本听不到云飞雪的话。

    就在这时,一旁一名化灵境高手说道,“见到皇子还不下跪?”

    皇上也没有让云飞雪下跪的资格,但此刻他不得不低下高贵的头颅,他双膝重重的砸到了地上,“云府云飞雪拜见大皇子,愿大皇子千岁千千岁!”

    薛思雨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波动,她朝前迈步想来到云飞雪身前,但一旁的一名大汉拦住了她的去路,任凭薛思雨大哭大闹此人亦是无动于衷。

    东方齐天终于抬起了头,“没想到你今天就来了啊,喏正好,你把这个东西看看。”

    他说着将手中一直在书写的一张纸扔到了云飞雪的跟前,云飞雪拿起白纸,上面的内容简单清晰明了。

    云飞雪蓄谋造反已久,他找机会在皇上的御膳里面下了毒药,现在又想和这些皇子作对企图谋夺潜龙帝国之位。

    东方齐天说道,“签字画押按手印。”

    没有什么多余的话,东方齐天说完再度看向了案几之上,这种绝对的掌控让他底气十足,如今的云飞雪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云飞雪的双手在颤抖,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做了这些会有什么后果,可是看到那还在大汉手中挣扎的薛思雨,他不得不这么做。

    以他的修为可以不惧这里的任何人,可是他却没有任何手段能安全的救下薛思雨,大皇子为防着他也算是煞费苦心,这一屋子的人哪个不是灵海秘境的顶尖强者。

    云飞雪吸了口气说道,“我做到这些,你是否能放了薛思雨?”

    东方齐天说道,“君无戏言,签字画押之后,薛思雨可以安全的回到冰城,我亲自派人送她回去。”

    云飞雪点头道,“好,我画押……”

    在所有人期待的神色中,云飞雪准备朝那张纸上按下去,可就在这时,一道惨叫声忽然从潜龙宫传来,接着只见外面火光冲天而起,无数侍卫疯狂的朝那着火的地点赶了过去。

    东方齐天终于变色,“云飞雪,是不是你搞的鬼,你还想不想让薛思雨活了?”

    云飞雪面色大变道,“不不,不是我……”

    东方齐天朝书房内的几个人示意了一下,这些人迅速出门朝着火点飞掠而去。

    东方齐天冷笑道,“你最好别和本殿下玩什么花样,我可以顷刻间要了这个已经变得呆傻小美人的命。”

    就在这些人出去不久之后,书房内的所有人看到外面不论是高手还是那些侍卫都在一步步的后退,他们后退的方向正是东方齐天所在的这个书房。

    东方齐天面色阴沉的走了出去,却见西城秀清手中那把短刀架在了温涛的脖子上一步步走过来。

    看到西城秀清的这番作为,云飞雪出现了一丝惊讶,但紧接着却又是担心,她这么做无疑会彻底激怒东方齐天,薛思雨的境地无疑会变得更加危险。

    东方齐天说道,“西城秀清,你干什么?你的愿望已经让人帮你实现,你现在这算什么意思?”

    温涛就是一个只会谋略的文生而已,西城秀清的修为也踏入了真元秘境,此刻在她手中可谓是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西城秀清冷冷的说道,“放了薛思雨,不然我要了他的命。”

    东方齐天的眼皮子跳了跳,温涛如果只是一个普通人,他当然可以根本不用管他的死活,可温涛并不是普通人。

    虽然他没有任何修为,但他的师父天尘子对其却是颇为喜爱,用他的话说来,温涛就是一个能用嘴杀人的人,让他来协助东方齐天无疑会让他如虎添翼的完成任务,但现在他却落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中。

    东方齐天说道,“西城秀清,你可想好了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至少你是再也没办法见到你哥哥了……”

    “我并不需要她再见到我。”

    陡然,一道阴森的声音从书房内传来,那名看着薛思雨的大汉如遭重击倒飞而去,薛思雨被一股大力拍过去不由自主的朝云飞雪飞来。

    书房之内,只见一道浑身布满阴风煞气的透明身影瞬息之间来到了云飞雪的身前。

    云飞雪认出此人正是那西城秀树,只听他说道,“云公子,先想办法逃出去再说,我给你断后。”

    薛思雨安然无恙的到手,云飞雪自然是底气十足,他说道,“不必,谁敢动一下,我先要了那个人的命!”

    在刚刚这短暂的对峙过程中,云飞雪明显察觉到了东方齐天对温涛的看重,所以他是毫不犹豫的来到了温涛身旁将手扣在了他的脖子上。

    四个人外加一个西城秀树的灵魂一步步朝潜龙宫外走去,东方齐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他不敢拿温涛的性命去赌,就像云飞雪不敢拿薛思雨的命去赌博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